王丹

【河蟹档案】好想有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王晓渔:快递员上门送东西,说到刚才路过一家旅店,几名新疆人想入住但是被拒绝,开始说是民族原因,后来又改口说已经客满,双方吵起来。快递员感慨,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应该可以入住旅店,这样下去民族问题越弄越坏。想起一句老话,“知政失者在草野”。 2014年03月20日...

阅读更多

王丹认为能改变中国的只有网络

图:王丹和浦志强的合影,但在微博上却被删除 日本——1989年中国「六四」民权运动领袖之一王丹为宣传纪录片《亡命》,首次访问日本。王丹7月4日在东京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当今民主比天安门事件时更加倒退,并呼吁日本政府与民众应该更加关注中国人权。 由于最近的抗议政府事件多半是来自年轻人在网络上的号召,王丹表示,「我相信能改变中国的只有网络」。王丹5日也在脸书上透露,他与老友浦志强意外在东京偶遇,但浦志强将合影放上微博后,就被删除了。似乎暗喻中国当局还是相当在意有关六四的相关人事。 王丹这次日本行,主要是为了参加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的纪录片《亡命》的东京首映。他并在「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发表演讲,提及中国的民主化及人权现况。他认为,当今中国民主「比天安门事件时退步」。 王丹表示,希望自己能发挥影响力,让日本政府及人民更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他强调,中国民主除了影响其自身,也会影响世界和平与东亚国家的安全,因此,中国民主化对日本与中国都是好事。 王丹还提到,最近四川省什邡市发生的大规模聚众抗议事件,参与者大多是使用网络的年轻人,因此他强调,「我相信能改变中国的只有网络」。 据BBC报道指出,王丹说每年六四时,马英九总统都会发表有关中国民主化的声明,但王丹提到「在我看得到的范围内,马英九对中国民主化,什么都没做。」言中透露出他对台湾国民党政权的失望。 FMN 引用: NewTalk

阅读更多

蘋果日報 | 談六四 所屬《中時》遭王丹抵制 蔡衍明轟《華郵》斷章取義

【綜合報導】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與中國民運領袖王丹,針對蔡日前在美國《華盛頓郵報》專訪指稱,六四天安門大屠殺非事實引發的議論備受關注。蔡指《華郵》報導「斷章取義,片面曲解」,要王丹向《華郵》記者查證,王丹前天回應,「讀者沒義務去核實新聞是否斷章取義」,但對蔡的澄清表歡迎。 《華郵》在台灣時間上月22日刊出曾獲普立茲獎的記者安德魯希金斯(Andrew Higgins)對蔡衍明的專訪。據《華郵》報導,蔡稱,天安門事件時一名男子獨身抵擋解放軍坦克前進的畫面令他震撼。這名男子沒被殺,顯示大屠殺的報導非事實,並指中國「在許多地方都很民主」。 蔡要求還原真相 這一套說法激起王丹的憤怒回應,指其言論「顛倒黑白」,23日在臉書宣布拒買蔡旗下《中國時報》。31日王丹臉書出現署名旺旺總裁蔡衍明的留言,內容指控《華郵》報導「斷章取義,片面曲解」,要王丹向《華郵》記者查證。王丹回應:「讀者沒義務去核實每一條新聞是否有斷章取義,這應當是自認為被斷章取義的當事人的責任。」 對於蔡稱願與王丹及澄社成員對談,王丹所屬的澄社已跟《中時》聯絡,願與蔡當面交換意見。澄社社長黃國昌說,他與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瞿海源上月底在《蘋果》刊登《向淪為極權化妝師的蔡大亨說不》後,蔡即透過《中時》找他,希望當面溝通,不過他說此事不單是澄社的事,也關乎台灣知識公共領域、媒體專業自主、中國民主現狀與六四歷史扭曲等問題,不可能私下談。因此與其他公民團體發公開信,要求對話過程公開。 蔡衍明在留言中還指出:「如果我的本意及談話內容,對於六四事件不幸受難的大陸同胞有不尊重,或有任何對不起台灣同胞的地方,我願意鄭重道歉。」他稱會去函《華郵》要求還原真相並作適當處理。 網友轟蔡「太瞎」 此外,身為《中時》、中天電視台的老闆、同時也是香港亞洲電視第三大股東的蔡衍明,還在專訪中提及,記者有批評的自由,但「需要在下筆前三思」,避免導致冒犯人的「侮辱」。報導引述的是《中時》總編輯夏珍因「A咖對C咖事件」遭撤換一事。蔡說遭撤換的總編輯「冒犯了人,不只大陸人,讓我受到傷害。」報導還說,批評者指蔡衍明砸大錢,透過媒體附和北京的觀點。 對於相關報導,旺旺集團主管說,這是總裁私領域的事,與公司營運無涉,不便代為回答。《蘋果》記者昨致電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執行副總羊曉東,詢問蔡衍明是否有針對此事發表聲明,羊曉東回應「沒有」,並指蔡在王丹臉書的留言就是關於此事的「正式回應」,不會再做任何聲明。《蘋果》以電郵詢問《華郵》記者希金斯及編輯部但都未獲回應。而PTT的網友則「噓爆」蔡衍明的言論,推文留言「六四事件會讓他對中共有希望,就知道真的太瞎」。 蔡衍明《華郵》專訪爭議 事件簿 ◎01/22: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接受《華盛頓郵報》記者希金斯專訪,《蘋果日報》即時新聞,率先摘錄訪談摘要( http://goo.gl/vYl4Z ) ◎01/23:中國民運領袖王丹在臉書引用《蘋果》報導,砲轟蔡衍明「顛倒黑白」,發起拒看《中國時報》 ◎01/30:澄社以《向淪為極權化妝師的蔡大亨說不》為題,投書《蘋果日報》 ◎01/31:王丹臉書出現以中時電子報帳號發文、蔡衍明署名的留言,指《華郵》報導「斷章取義,片面曲解」 ◎02/01:澄社、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等發公開信要求與蔡對談六四及媒體老闆與新聞自主的問題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蔡衍明接受《華郵》專訪爭議言論 ◎記者有批評的自由,但「需要在下筆前三思」,避免導致冒犯人的「侮辱」 ●Journalists are free to criticize but “need to think carefully before they write” and avoid “insults” that cause offense. ◎「無論你喜不喜歡,統一是遲早的事。」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unification is going to happen sooner or later,” ◎中國「在許多方面非常民主,很多事情都不是外人想像的那樣」 ●China“is very democratic in lots of places. Lots of things are not what people outside think,” ◎(因「A咖對C咖事件」遭撤換的《中時》總編輯夏珍)她「冒犯了人,不只大陸人,讓我受到傷害。」 ●She”hurt me by offending people, not just mainlanders.” ◎(談天安門事件)他說,一名男子隻身抵擋解放軍坦克前進的畫面令他震撼。這名男子沒被殺,顯示大屠殺的報導非事實。「我知道並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死掉。」 ●Tsai said he was struck by footage of a lone protester standing in front of 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tank. The fact that the man wasn’t killed, he said, showed that reports of a massacre were not true: “I realized that not that many people could really have died.” ◎中國「一直在進步」、「台灣卻進步非常緩慢」 ●It is “constantly moving forward” while “Taiwan progresses very slowly.” 資料來源:《華盛頓郵報》網站( http://goo.gl/S6YiX )

阅读更多

编程随想 | 回顾 六..四 系列[12]:4月18日,从悼念到请愿

前一个帖子 ,俺介绍了胡先帝的悼念活动3天内席卷天朝各地。到了4月18日这天,帝都的大学生们已经不满足于纯粹的悼念。他们想借助这次声势浩大的悼念,提出进一步的政治诉求。所以,18日这天出现了(六.四.运.动中)第一次 政治性 的抗议活动——人民大会堂静坐请愿。 ★”北大七条”的出台   话说17日晚间,有几位北大的学生制作了一块10米长2米宽的横幅,上书”中国魂——部分北大校友暨师生敬挽”。然后拿着这个长条幅在校园内游行。到了深夜时分,参与校内游行的学生越聚越多。大伙儿就提议,干脆到广场上去。于是,一干人等(据说有上千人)就从北大校园一路走到天.安.门(到达广场的时候已是次日凌晨4点,精神可嘉)。   那会儿还是大清早,广场上除了学生,大概也没多少市民。于是这拨学生就开始考虑接下来该咋办?估计很多学生对2年多以前的 八.六.学.潮 还是记忆犹新。八.六.学.潮没有持久,有很多原因(俺的分析在” 这里 “),其中之一就是:缺乏明确的,统一的政治诉求。所以,纪念碑周围的学生们就开始讨论他们的政治诉求。最终商定了七条要求——也就是后来闻名海内外的”北大七条”。 ★”北大七条”的两个版本   为了写这个系列,俺特地参考了不少相关的资料(书籍、网站),以求尽量真实。关于”北大七条”,俺发现有两个版本,流传较广。 ◇版本1 一,公正评价胡耀邦的政绩,肯定民主自由的宽松的政治环境; 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与”反自由化”运动,并为这次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平反; 三,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子女向全国人民公布其财产状况; 四,允许民办报纸,开放报禁,制定新闻法; 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 六,取消北京人大常委会违反宪法而制定的限制游行的”十条”; 七,对此次活动作出公开的报道,见诸党政机关报。 ◇版本2 一,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过,肯定其民主、自由、宽松、和谐的观点; 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给予平反; 三,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 四,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 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 六,取销北京市政府制定的开于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 七,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作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份领导实行改选。 ◇哪个版本是真的?   这两个版本的头6条大同小异。但是 第7条完全不同 。那么,到底哪一个版本是真实的捏?   版本1的出处比较丰富,有如下几个: 香港记者协会出版的《 人民不会忘记 》(相关页面在” 这里 “) 当事人之一 张伯笠 的个人网站(相关页面在” 这里 “) 当事人之一 李进进的文集 (相关页面在” 这里 “) 《”六 • 四”事件民间白皮书》第30页(书中的备注称:提及的”北大七条”引自李进进文集)   版本2的出处比较单一,主要来自于《 天.安.门文件 》(又名《中国”六 • 四”真相》)。   另外,维基百科的 “六四事件”词条 不知何故也采用此版本。不过维基百科还算客观,在该词条的备注中,注明了”北大七条”存在多种版本,维基引用的是《中国”六 • 四”真相》的版本。   从资料出处来看:版本1有多个比较可信的来源。比如:张伯笠是那天参与讨论北大七条的学生之一;李进进是当天向人大常委会递交请愿书的学生代表之一。   从当时形势来看:18日那天,大学生刚开始准备政治请愿,学生和政府之间的矛盾还没有激化,不太可能提出像”版本2″这么激进的政治要求。   综上所述,俺倾向于认为: 版本1是真实的 。 ★《天.安.门文件》为何失实?   至于《天.安.门文件》一书,为啥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失实,俺顺便来聊一下:   在 前一个帖子 ,俺大致介绍过这本书的来历。此书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当时的党国爪牙(比如国安人员)发给裆中央的报告。照理说,”北大七条”是学生提出的最主要的政治诉求,当时广场上肯定有便衣人员把这一幕给详细记录下来。这帮爪牙连某某大学在几月几日几点几分贴出几张大字报,都数得一清二楚。如此敬业的爪牙,没道理把”北大七条”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搞错了。   所以,比较大的可能性是:爪牙们提交报告之后,在到达裆中央之前,中途被人篡改了。那么,会是谁干的捏?   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俺先来聊一下当时朝廷高层的情况。 本系列 的头几个帖子,俺已经花了很多口水,介绍当时朝廷中的两大派系——改革派和保守派。这两派的关系,可谓水火不容。想当初老胡就是因为八.六.学.潮没处理好而下台。老胡被废之后,保守派本来想趁机拿下总书记的宝座,可惜老邓又扶了赵.紫.阳,让保守派美梦落空。如今,大学生借着悼念老胡,掀起新一轮学.潮。对保守派而言,这是个天赐良机。如果八.九.学.潮老赵没处理好,也很可能下台并导致改革派元气大伤,那保守派就可以从中得利。   而当时帝都的市长是陈希同,市委书记是李锡铭。此2人恰好都属保守派,据说他俩跟李鹏的关系还挺密切。而李鹏这个人,一直不满足于总理这个位置,老想把赵.紫.阳挤掉,自己当总书记。所以,当这份报告送到北京市政府手中的时候,很可能就被篡改了。   篡改者的目的,就是故意夸大学生的要求,让高层(主要是八元老)觉得学生很激进。大伙儿想想看,”北大七条”的最后一条被改为: 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作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份领导实行改选 。这样一种说法,无疑会激怒八元老,尤其会激怒老邓。后续的帖子,俺还会提到保守派的另外一些伎俩——通过这些伎俩,保守派逐步地让老邓觉得,这帮大学生已经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 ★人民大会堂的请愿   分析完”北大七条”的真伪,接下来稍微介绍一下那天的请愿过程。   话说那天拟定出7条政治诉求后,还没到上班时间。于是学生们就到人民大会堂门前等着(人民大会堂就在天.安.门.广.场边上)。等到里面上班了,就选出4个学生代表( 王丹 、李进进、 郭海峰 、张志勇)进大会堂提交请愿书。   当时和学生代表交涉的,是人大信访办的官员。这些官员根本就没把这些学生放在眼里,拿到请愿书之后,只是简单说了句”要研究一下”,就想把学生们打发走。大会堂门口的这些学生,当然晓得政府官员在敷衍了事。但是他们都比较犟,一定要全国人大派出正式代表,接受学生的请愿书。而全国人大的官员,在上级没有指示之前,又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双方就这么耗着——从上午耗到下午,再从下午耗到晚上。很多学生是17日深夜从北大徒步走到广场,然后又在大会堂门口不吃不喝,静坐到18日晚上,实在是毅力惊人。 (香港《亚洲新闻周刊》89年5月那期的封面,地上铺的是”中国魂”横幅,横幅上放的白纸写着”北大七条”,拿话筒的是李进进)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会堂门口的学生越来越多,各个大学的人马都加入进来——很多学生本来要到纪念碑搞悼念活动的。搞完悼念,也顺便加入到静坐的队伍中。据李进进回忆,他当时已经做好连续静坐几天几夜的准备,还叫人回北大拿些棉衣棉被。   到了晚上7点多,随着静坐队伍迅速扩大,官方终于做出让步——人大常委会派出几个知名的代表(宋世雄、刘延东、等)到大会堂外面跟学生见面,并当面接受了请愿书。顺便说一下:刘延东当时任全国青联主席,如今已高升政治局委员;至于宋世雄,央视体育频道的名嘴,90前的网友应该很熟悉。   既然人大已经派代表接受了学生的请愿,一部分现场静坐的学生认为目的已经达到,纷纷散去;但还有一部分学生不满意——毕竟刘延东当时只是个小官,宋世雄虽然名气大,也还是个小官。这部分学生认为,政府应该派出级别更高的官员出来跟学生见面并接受请愿书。于是,这群不甘心的学生就高举着”中国魂”的大横幅,一路奔向中南海(朝廷重量级的官员都住在那儿)。之后,就发生了六四运动中,第一起流血事件——新华门事件。   下一个帖子,俺介绍一下新华门事件的经过。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 编程随想 “和本文原始地址。 学习翻墙 发信给 help_gfw@yahoo.com 可获取翻墙教程 (用国外邮箱以免被墙) 如有其它问题, 用 program.think@gmail.com 联系俺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蔡衍明六四言论引批评 各界抵制其集团商品(图)

台湾旺旺集团创办人及董事长蔡衍明就“六四事件”发表亲北京言论,遭到外界批评。前学运领袖王丹宣布拒买蔡衍明旗下的《中国时报》以及其他产品。 图片:蔡衍明(百度百科) 台湾旺旺集团创办人蔡衍明近日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两岸统一是迟早的事,还说,台湾应该克服对大陆的戒心,以及中国在许多方面都非常民主,不像外人想的那样。 他还说“六四”天安门事件”,让他突然发现,只身阻挡坦克的那个人“居然活着“,要杀会死太多人,大屠杀之说显然不对,因此,六四事件反而让他对中共怀抱希望。 民运领袖王丹对此表示极大地愤怒,他在推特上公开表示:“针对这样的颠倒黑白言论,我宣布:本人即日起拒买《中国时报》!”此言立即得到了许多网友的响应。 著名专栏作家莫之许在推特上表示,蔡衍明无耻言论是台湾开始香港化的迹象吧?不少人支持王丹拒买中时,并表示罢吃旺旺。 莫之许星期二向本台表示:“他这种表达完全没有逻辑。按照一个个案就推出没有大屠杀能推的出来吗?他就说,那个拦坦克的没有死,那已经是六月五日了。关键在于说没有这种逻辑的。而且他是一个商人,说这种事情有什么意义呢?不就是为了一种政治表态,和以前香港的很多学者,商人一样,说这种话的目的就是为了政治表白,向中共讨好。其实完全没有这种必要,好好做你们的生意就行了。所以,我觉得这样一种现象代表着台湾以后要注意,随着两岸交流越来越多,有些台商在大陆生意越做越大,之后就会把一些不好的风气带进来,去说一些完全站不住脚的说法,在台湾的公共空间中进行污染,这个我觉得是要警惕的。” 蔡衍明是旺旺集团的董事长,是全球最大米果制造商之一,被称为“米果大王”。2010年,53岁的他以43亿美元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位居第197位。大陆市场对于蔡衍明来说,是及其重要的。 旺旺公司于1992年正式投资大陆市场,是台湾第一个在大陆注册商标并且拥有最多注册商标的公司,1994年,蔡衍明带领旺旺由毛泽东故乡湖南出发,展开“西征大陆”工程。 近年来,旺旺集团版图不断在大陆扩张,不但开起大陆第一家台资医院,更积极建构横跨两岸的连锁饭店体系。 就该次蔡衍明关于六四的言论,一直坚持平反六四的香港民间团体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向本台表示:“六四肯定是军队杀人。军队屠杀自己的人民,这是很清楚的。无论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发展的怎么样,我觉得从人性来看,大家都不会允许这个政府透过杀害人民,获得政权的稳固。我觉得大家也不希望看到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人民无辜牺牲的基础上的。” 今年是六四23周年,六四问题是中国大陆当局不愿提及的事件,民众在网络中提到六四相关信息,会遭到网管人员删除,而无论搜索引擎、微博、各大网站等“六四”都是被屏蔽的敏感词。 香港不少高官及政界人士则因为六四发表不当言论而遭批评。 去年6月10日,香港教育部门高官谢凌洁贞,曾在一所中学中演讲表示“六四事件,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粒沙石”引发外界不少批评,并要求其道歉。 而早在2007年,已故民建联主席马力也曾发表过类似言论,他说,因为“火化需要1000度,如果这样就可以烧尸,焚化炉就不用轮候这么久。”而传媒拍得地上有“肉饼”就认定坦克车辗毙学生并不恰当,并说:“找一头猪来测试一下,便知道能否变成‘肉饼’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