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强

石述思 | 两会上的归真堂博弈

    如果现在找个廉价的方式证明自己很人道、很生态,那就拼尽全力声讨归真堂吧。 如果现在找个廉价的方式证明自己很人道、很生态,那就拼尽全力声讨归真堂吧。 这家准备上市的中药生产企业,由于“活熊取胆”,即使承诺向公众开放自己的养殖园,获得有关部门的公开支持,并正规合法,还是被牢牢地绑在道德的祭坛。 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社会文明的进步,生态环保意识的觉醒,但想到北京街头被人类无情抛弃的300万流浪猫狗,俺又觉得这次保护动物意识提升的速度过于迅猛。 而且,单靠道德的声浪阻止一个合法公司上市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这件事得到政府部门公开支持之际。 此前,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说“活熊取胆看着很舒服”遭到各界一致炮轰,不少网友甚至建议他老人家回家按归真堂模式取自己的胆汁试试。俺倒对他如此懂熊的感受感到惊讶。 更多的媒体和公众随后卷入,并成为两会热门话题。也使整个事件开始驶入真正的理性轨道。 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汲取了协会同志的悲催教训,不再轻易替熊代言,而是指出熊胆等名贵中药材是人类抗击疾病的工具,在尚无有效替代品的情况下,“活熊取胆”也属无奈之举。 但他显得身单力孤。 更多的代表委员,依旧沉浸在对熊无限的哀伤中。全国政协委员、作家冯骥才和全国政协委员、画家韩美林联名提案称,“活熊取胆”无论是先前铁马甲式的虐熊,还是现今的造瘘引流,都是对熊人为和强加地制造终生不愈的创伤,都是非人道的,是为现代文明社会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这个道理多数有起码良知的人都懂。但目前悖论是:假如“活熊取胆”是为了治病救人,就    这家准备上市的中药生产企业,由于“活熊取胆”,即使承诺向公众开放自己的养殖园,获得有关部门的公开支持,并正规合法,还是被牢牢地绑在道德的祭坛。     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社会文明的进步,生态环保意识的觉醒,但想到北京街头被人类无情抛弃的300万流浪猫狗,俺又觉得这次保护动物意识提升的速度过于迅猛。    而且,单靠道德的声浪阻止一个合法公司上市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这件事得到政府部门公开支持之际。    此前,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说“活熊取胆看着很舒服”遭到各界一致炮轰,不少网友甚至建议他老人家回家按归真堂模式取自己的胆汁试试。俺倒对他如此懂熊的感受感到惊讶。    更多的媒体和公众随后卷入,并成为两会热门话题。也使整个事件开始驶入真正的理性轨道。    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汲取了协会同志的悲催教训,不再轻易替熊代言,而是指出熊胆等名贵中药材是人类抗击疾病的工具,在尚无有效替代品的情况下,“活熊取胆”也属无奈之举。    但他显得身单力孤。     更多的代表委员,依旧沉浸在对熊无限的哀伤中。全国政协委员、作家冯骥才和全国政协委员、画家韩美林联名提案称,“活熊取胆”无论是先前铁马甲式的虐熊,还是现今的造瘘引流,都是对熊人为和强加地制造终生不愈的创伤,都是非人道的,是为现代文明社会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这个道理多数有起码良知的人都懂。但目前悖论是:假如“活熊取胆”是为了治病救人,就会陷入人本和熊本之争,有时找寻最佳结合点比杀猪吃肉还要艰难。按照人本的观点,为了人类的生存需要,动物权利应当让位于人类福利,但是在动物向人类作出奉献时,人类应该尽量减少动物的痛苦。    要想使熊全身而退——其实野生黑熊随时面临盗猎的危险,在人类的统治下,熊多数情况下只面临马上死和生不如死的命运抉择。有人坚持,让熊直接死比在取胆过程中生不如人道。而俺印象中国人秉承的生命哲学却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因此,最佳的方案是尽快研发出替代药品,彻底放过可怜的黑熊。但这个观点遭到王国强的反对。他说,目前包括熊胆在内的动物药在临床上尚有不可替代性,和植物药、矿物药、菌物药相比,动物药活性成分作用更强,疗效也更显著。熊胆作为中国独有的中药宝藏,已入味123种中药,其独特的止痛消炎功效目前尚无其他药物可替代,且大量的患者需要依赖这些药物治疗。    另外,目前激起巨大民愤的铁马甲式的虐熊视频也非归真堂所为,而是被取缔的黑养殖户。更令人纠结的是,归真堂养殖场的黑熊已非野生动物,不受法律保护。 如果现在找个廉价的方式证明自己很人道、很生态,那就拼尽全力声讨归真堂吧。 这家准备上市的中药生产企业,由于“活熊取胆”,即使承诺向公众开放自己的养殖园,获得有关部门的公开支持,并正规合法,还是被牢牢地绑在道德的祭坛。 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社会文明的进步,生态环保意识的觉醒,但想到北京街头被人类无情抛弃的300万流浪猫狗,俺又觉得这次保护动物意识提升的速度过于迅猛。 而且,单靠道德的声浪阻止一个合法公司上市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这件事得到政府部门公开支持之际。 此前,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说“活熊取胆看着很舒服”遭到各界一致炮轰,不少网友甚至建议他老人家回家按归真堂模式取自己的胆汁试试。俺倒对他如此懂熊的感受感到惊讶。 更多的媒体和公众随后卷入,并成为两会热门话题。也使整个事件开始驶入真正的理性轨道。 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汲取了协会同志的悲催教训,不再轻易替熊代言,而是指出熊胆等名贵中药材是人类抗击疾病的工具,在尚无有效替代品的情况下,“活熊取胆”也属无奈之举。 但他显得身单力孤。 更多的代表委员,依旧沉浸在对熊无限的哀伤中。全国政协委员、作家冯骥才和全国政协委员、画家韩美林联名提案称,“活熊取胆”无论是先前铁马甲式的虐熊,还是现今的造瘘引流,都是对熊人为和强加地制造终生不愈的创伤,都是非人道的,是为现代文明社会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这个道理多数有起码良知的人都懂。但目前悖论是:假如“活熊取胆”是为了治病救人,就    平心而论,俺在情感上也不能接受归真堂这样的公司。     而且,即使靠政策和资本的护佑,它可以成功上市,只要国人能同仇敌忾,它依旧在劫难逃。     比如所有病人都高尚起来拒绝使用任何含有熊胆成分的药品,医生不管能拿多少回扣都不再开这样的药方,让它业绩为零,迅速倒闭。 :更多公众知道了归真堂的药品成分是纯天然熊胆汁,自己有需求时会疯狂追捧——盘剥残害动物维护人类自身健康很残酷,但却很现实。 即使这样,还可以对受市场追捧的归真堂完成致命一击。那就是假如它能上市就全面拒买其股票,让其在资本市场上零交易。但亲,可能吗? 因此,没有完善制度支撑的道德显得弱不禁风。更可悲的是,不少人的道德却是绑架:自己可以当孙子,别人必须是圣人。 毕竟两会代表委员不都是刘翔,有人找到了更好的解决方案。全国政协委员何悦在提案中指出:“活熊取胆”与动物保护初衷相悖,应立法禁止:“制定并出台《动物保护法》,避免严重侵犯动物福利行为的再次发生。” 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背后有极其复杂的文化、制度、利益要素纠葛在一起。 现阶段,即使集全民之力灭了归真堂,一定还有后来人。     遗憾的是,归真堂的产品始终深受广大患者青睐,常年供不应求,不少医生更是其忠实拥趸。这场声讨过后,甚至可能产生一种可怕的负面效应:更多公众知道了归真堂的药品成分是纯天然熊胆汁,自己有需求时会疯狂追捧——盘剥残害动物维护人类自身健康很残酷,但却很现实。    即使这样,还可以对受市场追捧的归真堂完成致命一击。那就是假如它能上市就全面拒买其股票,让其在资本市场上零交易。但亲,可能吗?    因此,没有完善制度支撑的道德显得弱不禁风。更可悲的是,不少人的道德却是绑架:自己可以当孙子,别人必须是圣人。     毕竟两会代表委员不都是刘翔,有人找到了更好的解决方案。全国政协委员何悦在提案中指出:“活熊取胆”与动物保护初衷相悖,应立法禁止:“制定并出台《动物保护法》,避免严重侵犯动物福利行为的再次发生。”    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背后有极其复杂的文化、制度、利益要素纠葛在一起。    现阶段,即使集全民之力灭了归真堂,一定还有后来人。  

阅读更多

联合早报 |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长: 熊胆入药暂无替代品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长: 熊胆入药暂无替代品 (2012-03-06) 早报导读 [时事漫画] 奥巴马:不要轻言对伊开战 [中国早点] 雷锋不是小明 [中国政情] 拉萨市委书记:西藏要打赢3月敏感期 [名家专评] 郑永年:中国外交的内部要素改革   (北京综合讯)在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引发多方热议之际,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目前熊胆入药暂时没有替代品,并表示自己尊重大家保护动物的心情,但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王国强也是全国政协委员。据《新京报》报道,他在被询及归真堂“活熊取胆”所引起的议论时说:“熊胆本身是复方,不是单一成分,要找到替代药物也不是很容易。现在加强科研,人工养殖也是可以的。”   日前,云南卫视制片人余继春在微博曝光归真堂以活熊取胆的方式抽取胆汁,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目前在中国共有68家获得政府批准的合法养熊场,被养殖的黑熊达1万只。其中,可取胆汁的熊有6000到8000只。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日前提出了“关于建议国家立法取缔活熊取胆”提案。他说,中国已进入了文明社会,不应该再使用古老方式取胆汁。“如此‘惟利是图’不仅有损国家的文明形象,而且在确立正确的社会价值观方面会起到负面作用。”   和冯骥才一同提出提案的另一政协委员、艺术家韩美林也对胆汁的卫生程度表示关心。他说:“你给它(胆囊)造个开口,几乎百分百都要激发胆囊炎,而且实际上胆汁也是被污染的。”

阅读更多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两会的实话与假话

两会的实话与假话 作者:叶檀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2-3-6 本站发布时间:2012-3-6 12:53:27 阅读量:2122次     只有两会议政不再是橡皮图章,才有精英共献良策、共襄国家大计的希望。讲真话、讲智话、讲有人性之话,是议政前提,否则不能方正、不配议政。两会讲真话者越来越多,讲违背常识、违背人性、故意矫情的“雷语”者相对减少,却仍然存在。   刘明康讲智话   刘明康与李稻葵的两会讲话与访谈说的是真话,他们说的是智话,虽然一些言论会引起争议,却会引发进一步的思考,对完善规则制度十分重要。   3月4日在政协小组讨论时,刘明康对中小企业融资难做出较为客观的发言,包括中小企业本身的问题,没有抵押品、信用不佳。在企业成立的前三年或者三年半,小微企业处于“死亡谷”中,风险过大,不可能获得银行商业贷款,此时需要种子基金与天使投资。但资金浮燥,天使投资接近于零,在企业成长期有少量创业投资投入,在成熟期有私募股权投资投入,大部分都用高市盈率投入较为成熟、有希望上市的公司,千军万马摘桃子,没人培育桃树,结果可想而知,竭泽而渔成为必然。   中小企业没办法得到金融支持,不仅因为中小企业没有抵押品、信用不佳,还因为在经济紧缩周期,银行无法从大企业、重要平台收回贷款,只能收回中小企业的到期资金,扰乱了中小企业的发展步骤。经济预期不明确、大企业溢价过高,银行偏爱大企业、被大企业捆绑。   出人意料的是,刘明康提及民间借贷官商勾结,一些中小企业家不选择破产保护,而是选择“跳楼”、“跑路”。现实触目惊心,民间借贷官商勾结比比皆是,往往与黑社会连在一起,刘明康调研得出的结果与笔者了解的情况完全吻合,高利贷借贷者在黑社会秩序下苟活,他们或者还钱或者还胳膊还腿甚至还命,否则高利贷的血腥利益链条就会被打破。   在分析清楚原因后,答案呼之欲出。打散高利贷的铁板一块的利益结构,一要靠种子基金、天使基金与立足于地方的小微金融机构,二是坚决打散官商勾结中的利益输送渠道,三是给予种子基金、天使基金充分的退出空间,让地方小微金融机构有发展的余地。   不能否认,刘明康说的不是全部实话,如少提或者不提银行的高利润与担保公司的高风险,银行享用资金高额溢价,甚至参与到高利贷之中,这位前银监会主席语焉不详,只以银行风险防控含糊带过。即使有此瑕疵,也算难得的真话。   李稻葵讲真话   还有一位让人印象深刻的发言者是李稻葵。   农民、股民、网民“三民”让李稻葵闹心,农民不懂经济规律,看到肉价下降卖猪崽,看到肉价上升多养猪,每次都踏错节拍,赚不到钱还会赔本;股民让人伤心,没有自我保护意识,没有风险意识;网民让人寒心,不懂一些最基本的市场经济知识和事实,把救欧洲与救温州对立起来。   批评算得上诚挚,没有用“杀戮民众”这样杀气腾腾的字眼,而是立求提供理性、公平的探讨平台。用非理性的办法讨好民众容易,把资产一分了之、把大企业家一关了之即可——谁还能没点原罪——但真正让民众过上安居乐业有尊严的生活,却十分困难。这需要独立法律的公平救济渠道,需要让民众有创业、乐业的环境,需要金融、垄断行业有更市场化的公平发展模式。   我们应该看到李稻葵逻辑线索的反面,才能深入思考。很多农民是不懂基本的经济周期,但这并不是中国特有,很多国家在工业化化初期都会陷入相同困境。此时,通过自律、政府补助的农业协会等方式就能够取得较好的效果,民国时就有蚕桑等农业学校,日本等国有行之有效的农协,政府必须提供充足的商业信息,可以将补贴的钱交到农民手中,让农民选择接受哪家农业学校或者农协科技督导员的辅导——中国已经有年轻农民上网卖白菜,城市化进程过半,有能力在现实的基础上,进一步让农民的自律组织发挥更大的作用。   A股市场投资者有各色人等,监管层无需保障股民赚钱,只要建立公平的基础性规则即可,在这方面万里长征开始了第一步。市场建立基本的公平交易规则,推出新股发行改革与退市制度,定价扭曲情况就会有所好转,股民狂炒ST股的现象将有所减少,笔者领教过炒作ST股的投资者,他们甚至为了短期利益反对推出退市机制,而在套牢之后要求政府保护屡见不鲜,监管层不需要对此进行赚钱应答,只要用制度进行公平应答即可。   至于网民不了解经济学基础知识,只能步步为营,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CPI、PPI是好事。中国百年现代化,往往讲究从文化革命、从新民开始,而现在开始回到经济基础与人性基础,公民能够公平地保障自身利益、有乐业之所,才是现代市场与公平市场的根基。   雷人雷语的矫情者   本次两会上,雷人雷语也不少。有人是学习来的,如全国人大代表、世界体操冠军、湖北省体育局体操管理中心主任杨威坦言,从2008年开始做代表,5年没提交过一次议案。“我这个年龄还是最需要学习,从学习里面成长,为以后的道路做铺垫”,刘翔因为训练无法出席只能遥祝。是什么让我们相信跑得快的人议政能力肯定也不错?如此荒唐的逻辑居然比比皆是。而倪萍则因为出言被误解,准备当哑巴,让人感慨善良与头脑两个都不可少。所谓的雷人提案如母乳喂养等都是,这是很重要,但要上两会由政治人物们讨论吗?   有些语言经过包装,较为客观理智,却有避重就轻之嫌。   3月4日,在全国政协第一场小组讨论会结束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首度正面回应活熊取胆,提出中国名贵的野生中药材效果目前无法人工替代。他表示,在加强对濒危动物保护的同时,将通过人工养殖的方式解决中药材需求问题,同时,科技部门也将加紧研究熊胆等名贵药品的替代品。   活熊取胆的讨论背后是伦理碰撞,是中药的发展路径之争。要厘清这一问题,必须厘清名贵中药材背后的利益链条,保健品市场的泛滥程度大致能看清滥用的程度,要真正发展中国的医药事业,有关方面有必要解释,为什么十几年不审批较为成熟的熊胆替代品,为什么不鼓励进一步研究,这是推广中医药事业的正确态度吗?   至于委员代表们买不起房,有可能对极少数人是事实。笔者建议最好别再说,富裕人士、有话事权人士大聚会,再说这样矫情的话,让普通公民情何以堪?对准明星委员的镜头,一年就这几天重要的集中议政时间,别玩追星行不行?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翻车现场】穿越者习近平于1978年到安徽调研包产到户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