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

转:公共知识分子–csdong网志

时值今日,“公共知识分子”本质上仍然扮演着社会各领域“意见领袖”的角色,尤其是在那些处于转型期的社会中,这种“意见领袖”群体的存在更为显赫,也更受公民信任。以台湾社会的民主化转型为例,《自由中国》时代的胡适、雷震、殷海光等人,在50年代中期 …. 2003年被称为“公民维权年”,公共知识分子的言论作用在这一年表现得最为明显。在孙大午、孙志刚、刘涌、黄静、李思怡案件发生后,在“乙肝歧视”事件、《南方都市报》负责人被捕事件之后,在许多大城市准备出台法规禁止乞丐在市内繁华地段乞讨的时候,公共知识 …

阅读更多

国民党是如何失去知识分子的? - 沫若使者- 天府社区博客

政府不可能再制造什么外敌,让知识分子和国民为了国家的自由牺牲个人的自由,认同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战后知识分子所一致认同的口号是“和平统一,民主建国”。通过和平、民主的方式,建立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后来,国民党想通过打内战“戡乱建国”,自然很不得 … 假如政府与民同甘苦、共患难,知识分子还可以接受,问题是国民党政府太腐败了,贫富差距严重拉大,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令人寒心。费正清后来在回忆录里谈到,1943年是一个转折点,蒋委员长失去了精英的认同。这一说法,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的确 …

阅读更多

中国盛产被阉割的知识分子

“妾妇之道”与“听话哲学”,是这类“公公知识分子”奉行的准则,也成为今天中国学术的基石。在他们眼中,真理不过是服务于既得利益者的意识形态,知识也平庸成可以沿街叫卖的产品。他们被关在体制的温室中,成为这个社会最安全、最少异议的人群。他们或者把自己禁锢在学术小世界中自我陶醉,只关心自己学术地位的升迁,不敢惊动任何人任何事;或者像狗一样被权力和媒体随唤随到,为了趋附某种利益、权力或权威,可以做任何观点的改变和妥协,更别说葬送什么公共利益了。

  随机应变的活命主义和功利主义,是这类“公公知识分子”的真正信仰。虽然他们有时也自叹是体制的牺牲者,对体制意识的空洞无物也心知肚明,但正是有这种认知使他们的行径更为卑贱,知识界也因这种卑贱在一天天地堕落。在“公公知识分子”看来,生活和活命好像也能体现一种尊严,虽然这时他只剩下一个活动的躯壳。

阅读更多

藏族作家扎加受到警方拘押

"公开信批评了国家对救援物资分发的某些做法,并对限制个人救灾行动表示了不满"
据法新社的报道,因为对国家地震救灾工作提出批评,中国西宁市的藏族作家扎加(Tagyal)受到警方拘押。扎加的笔名为"学东"。据多家传播西藏文化的网络报道,扎加于上周五被警方带走,周六,警方从他的家里拿走电脑并向扎加妻子出示了逮捕令。
有报道猜测,扎加被捕可能同他4月17日签署一封公开信有关。信中,扎加同其他数名藏族知识分子一道,批评了国家对救援物资分发的某些做法,并对限制个人救灾行动表示了不满。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