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控制

短史记 | 大秦帝国的“崛起”模式 丝毫不值得称颂

文 | 谌旭彬 近日,电视剧《大秦帝国第三部:崛起》热播,引起很多讨论。后续剧情将如何呈现“大秦帝国”的“崛起”,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就史实而言,“大秦帝国”的“崛起”模式,是丝毫不值得称颂的。 商鞅设计的秦国“崛起”模式...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中国独立民间组织生存愈发艰难

北京——警方先是带走了该智库的平面设计师,然后是一位组织了研讨会的年轻人,最后是其创始人。还有一名员工逃离了中国首都,害怕有人逼自己在暗箱操纵的审判中指证同事。 “非常焦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抓你,”这位名为杨子立的员工说。他是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从去年11月开始就藏了起来。“令人恐惧,因为随着朋友们的失踪,一个接一个的,警方根本不依法办事。他们简直就是为所欲为。”...

阅读更多

米歇尔•福柯 :《规训与惩罚》的开头与结尾

开头:   1757年3月2日,达米安(Damiens)因谋刺国王而被判处“在巴黎教堂大门前公开认罪”,他应“乘坐囚车,身穿囚衣,手持两磅重的蜡烛”,“被送到格列夫广场。那里将搭起行刑台,用烧红的铁钳撕开他的胸膛和四肢上的肉,用硫磺烧焦他持着试君凶器的右手,再将熔化的铅汁、沸滚的松香、蜡和硫磺浇入撕裂的伤口,然后四马分肢,最后焚尸扬灰”(《达米安案件》,372~374)。...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