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

弗朗西斯·福山:民主依然挺立在“历史的终结”处

二十五年前,我为《国家利益》这个小杂志撰写了”历史的终结?”一文。那是1989年春,对于我们这些陷在冷战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大论争中的人而言,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时刻。这篇文章恰好发表在柏林墙倒塌前几个月...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胡少江:王岐山究竟想说什么?

四月二十三日下午,王岐山约见了美籍政治学家福山、日本经济学家青木昌彦和中信证券的日裔总经理德地立人,与他们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事后,王岐山的老熟人德地立人,将他整理的谈话发表在网络上,引起了各方的多角度解读。按照中共政坛的规矩和德地立人与王岐山的关系,他整理及发表这个讲话一定事前得到了王岐山的同意。根据德地的说法,在整个会见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里,与会者只是坐在那里听王岐山天马行空般地指点江山,福山和青木这两个世界著名的学者少有插话的机会,以至于福山在会见后评论这次谈话“像玄学讨论”。那么,王岐山为什么要高姿态地约请这三位学界和商界的日裔名人进行这样一场务虚的谈话?事后为什么要同意(或者授意)德地将这个谈话公诸于众呢?王岐山通过这次谈话传递的一个重要信息是:他所领导的反腐运动的确十分艰难。作为当前中国执政党试图挽回民心的重要战役,中国的反腐运动是由王岐山领导、习近平支持的。这场运动的展开方式和王本人的领导风格正在党内招致日益增多的非议,那些被整肃的派别和大量政府官员对有选择的反腐和王岐山手下的中纪委势力的快速扩张颇有微词。显然,王所领导的反腐目前已经陷于一种胶著状态。如果就此打住,民众的情绪会由期待变成失望,社会的不满会迅速发酵成为动荡。如果反腐继续按照目前的节奏进行,他所在的执政党将难以承受,内部的一些派别,甚至会进行拼死对抗。对于这些来自内部的阻力,王在谈话中归结为“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并且在谈话中发出有种的感叹:“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在这种两难的境况下,王岐山向党内的反对派许诺,他不会寻求能够根除腐败的彻底制度变革。这是王岐山在谈话中传递的另一个重要信息。王岐山试图通过不同宗教的内部治理中寻求经验,以期达到一方面有效治理已经腐败不堪的执政党,另一方面,实现一党永久执政的目标。他向政治思想学者福山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也是他在整个会见中唯一向对方求教的问题。遗憾的是,王岐山无法接受福山提供的答案。福山认为,宗教内部解决不同教派冲突的基本原则,就是在神面前人人平等。福山还向王岐山解释,西方社会的法治精神、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等,正是源于这种在神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当福山问到中国的宪法能否保障司法独立时,王岐山立即给予了坚决的否认,并且明确表示,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治理权威不可动摇。王岐山的整个谈话,在极度不自信和极度自信这样的两极来回穿梭。他希望用他所接触到的一些历史知识,为自己和执政党打气。其实,人们不难看出他的谈话缺乏逻辑上连贯性。例如,他一方面强调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中有著共同的基因,但是有坚持中国不应该走西方现代政治文明的道路。他似乎对他上述两个观点之间的矛盾之处全然不察,或者不屑解释。与此同时,人们通过王岐山的谈话,还可以看到他的性格上的一些特点。找来访的外国学者座谈,通常是管统战、或者教育的领导人做的事;作为一个专管党务的常委,王岐山高调出面,并且让谈话内容以非官方的方式公布,这种非常规的做法是党内高官的大忌。他这样做,一方面也反映了他在体制内难寻知音的苦恼,似乎也在表明,习近平对他的依赖,已经可以使得他不受常规的约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王岐山

阅读更多

政见|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终结、政治秩序与中国

【政见系列访谈之十八】 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终结、政治秩序与中国 【精彩观点集锦】 精彩观点集锦 ◆ 人性有趋向朋友与家人的自然倾向,但一个现代的政治体制必须是不带有个人色彩的——应该基于一个人的优点、技能和(专业)背景选贤举能,而不能仅仅出于亲属关系或利益交换而聘用不称职的人选。 ◆ 人们的教育水平改变之时,其期望和要求也相应改变。特别是随着中产阶层的兴起,人们对政治参与的要求几乎总是会提高,我认为这是一种普世的情况,不随任何人的意志而转移。 ◆...

阅读更多

日经中文网|专访福山(上):中国模式是什么

长期以来,美国的状况都影响到人们对民主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评价。近年来,美国面临着金融危机、贫富差距扩大、朝野两党一味相互对峙、外交政策左摇右摆等问题,对美国感到失望的人不在少数。在冷战结束之后宣告西方取...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