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

民主中国 |唐丹鸿:西藏问题:被涂抹的身份和被肢解的地理

《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 11 位亲历者的回顾,不但重现了大一统国历朝历代 “ 开疆扩土 ” 的令人发指:侵略者来了,无望的抵抗、灭绝的村庄、轰炸四散奔逃的妇孺、婴幼儿肝脑涂地、监狱残忍的苦役 …… 也见证了不为共产主义所诱惑的灵魂,拒绝加入理想国的勇敢战斗,见证了抵抗者对极权怪兽的敏锐觉察和极度蔑视。以及,是的, “ 四水六岗 ” 的将士们和其他抵抗勇士们,战败了。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连投票权都没有还说啥呢,贵党开心就好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因为我承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以我就有了执政合法性,这样的逻辑实在令人笑掉下巴。这句话作为团队的宗旨,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作为团队的理念,无疑都是正确的,但这仅仅是标语式的宣传,需要用实质性的内涵来填充,否则纯属空洞无物的口号,更不是承诺。承诺是有确切目标的、可检验的。

阅读更多

何清涟:中国反腐最后为何多成“瓜蔓抄”?

令计划案件结局初现,周永康案余震还波及了封疆大吏周本顺。有人感叹,这些故事再度演绎了寒门子弟励志向上,终至卿相,在位极人臣之后又惨罹灭门之祸的王朝故事。这种感叹并非无因,从这些政治大事件的缘起、事件所涉人物的结局等来看,确实与王朝故事没有本质差别,分析这种现代版王朝故事,有助于人们了解中国政治属性,以及今后这类事件还会不会重演。周、令两案演绎当代版的“瓜蔓抄”薄、周、令三案,其实都缘于“不讲政治规矩”。但问鼎的核心人物薄家只有夫妻二人陷狱,周、令两家几乎是“瓜蔓抄”,周家只有儿子周涵因生母不明死亡之事与父亲断交,完全无涉,方保持了自由身;令家两代人如今只剩下令狐路线与令狐剑两人算是自由身。其间原因,当然是三人出身不同,薄家位列红色公侯,算是“主子”;周出身寒门,令家只算附上“老革命”骥尾,不是红色权贵圈中人。从周令两案牵涉人数及其与核心人物周令二人关系来看,几乎就是明朝永乐帝时期的“瓜蔓抄”。何谓“瓜蔓抄”?中国王朝时期历来有灭三族(父族、母族、妻族)之重刑,谓之“族诛”。据考证,族诛始于商朝,至秦朝发展为诛三族、五族、七族。至隋,宽仁为政的隋文帝认为太残酷,予以废除,但旋即被其子隋炀帝复行并扩至诛九族。降及明朝,还出现史上唯一一次的诛十族,永乐皇帝朱棣深恨方孝孺不降,将与方孝孺有师友关系的人算为一族,列入诛杀之列。这十族当中,除了永乐帝发明的“师友一族”属于非血缘关系之外,其余三族直至九族,虽然解释有不同,但均是血缘关系。我在此借用这个词,不取明人对永乐皇帝夺位后严惩方孝孺引发世人腹诽,因而用“瓜蔓抄”一词形容其酷之用意,只取其惩罚所涉之面。如果用现代政治语言来说,“瓜蔓抄”可表述为“以周令二人为核心建立的利益集团全军覆灭”。细究起来,现代版瓜蔓抄还是与王朝时期不同,一是因为中共建政后,宗族关系被视为封建余孽予以扫荡;二是毕竟进入人口高度流动的工业化社会与信息社会,血缘关系的羁绊弱了许多,利益分享之时这种关系不是必然考虑因素,因此,被牵涉进案中的主要是当事人的直系亲属兼子侄辈、姻亲之类,五服之类的血缘亲属只要没有利益纠葛,不会因血缘关系列入其中。倒是“师友关系”的现代变种,即官场上下级因利益结成的保护者与被保护者关系网,成为被打击的主流。周永康任职经历丰富,其宦海泛舟之处,如石油系统、四川省、政法系统、先后任用的秘书亲信,无不在扫荡之列,近几年倒台的省部级官员当中,至少有80%左右与周有涉。令计划的任职经历相对简单,从山西直接进团中央,因而只有西山会(山西帮)及其直系亲属成为反腐目标,在官场引起的震动远较年长十来岁、任职经历更为复杂的周永康小得多。中国政治硬币的两面:荣与辱一般来说,王朝体制下,瓜蔓抄多用于谋逆大罪,既云谋逆,自然得有帮派,一个人是无法谋逆的。为官不清(即腐败)、行为不检等只是副产品。但世界早就进入民主化时代,第一强国美国总统都是风水轮流转,中国毕竟挂了个“共和”名号,不再是世袭罔替的家天下,所以“谋逆”这罪名无论如何端不上台面,只能用别的罪名,比如泄露国家机密、破坏党内政治规矩、腐败等等。但这不影响办案时采用瓜蔓抄方式。现在再来回答一个问题:这种瓜蔓抄合不合理?在今天的西方社会,这种先抓人、后定罪的瓜蔓抄肯定不会发生,配偶、父母与子女之间在犯罪中的合谋关系、甚至一方是另一方犯罪的受益者都需要证据,必须遵循无罪推定这一司法原则。列入中国“红色通缉令”百名追缉犯之一的程慕阳就是一例。中国法院判决认为,程慕阳1997年在河北省政府北京购买地产的一笔交易中扮演了中间人,他和经纪人将这笔交易价格被抬高部分的收入占为己有,被指控侵占人民币280万元。加拿大联邦法官罗伊指出,加拿大难民署2014年10月做出的拒绝程慕阳难民申请的决定,是依据他们相信程犯有严重罪行,但这依据过于依赖中国法院的结论,因为这些证据,要不就是加拿大难民署无法得到的,要不就是“模糊不清和第三手的”。罗伊法官写道,他“难以理解的是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程慕阳为共犯”,“我并不是说不存在证据,而是说这些文件并没有包含任何可以显示资金转移到程慕阳账号、能被中国法院裁决为欺诈的证据。”程慕阳是河南前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程维高于1990年至1998年,历任中共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是中共第十三、十四、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人当然都清楚,如果程慕阳不是凭借其父亲程维高之势,不可能白手起家,用不到10年时间,创办了32家海内外公司,资产总值达数亿元人民币。也不可能在2000年8月其父程维高秘书李真受贿、贪污案发之后,顺利经香港逃往加拿大。当然也不可能被河北省政府认可为房地产交易中间人。因此,程慕阳被列为“猎狐计划”,在中国,无论是朝廷还是民间,都认为应该而且合理。这倒并非朝廷昏愦,民间是非不明,而是如我曾强调的那样,中共垄断着中国所有的资源分配大权,极易形成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掌权者通过一家两制的方式让家人肆意攫取公共财是中共政治通例。这些权势人物大权在握,可以让自己的妻子情人子女利用其权势攫取财富,可以让自己的被保护者官运亨通、发财致富;当这些权势人物倒台后,清算其家族巧取豪夺来的财富、清算其卵翼之下的被保护网络,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一荣俱荣,当年幸运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族成员等享受的是政治硬币上荣华富贵那一面;如今一损俱损,得与家主一道承担失败带来的耻辱。猎狐行动海外受阻,并不证明这些外逃贪官家属子女的灰黑色财富来源就合理了,只能说这些人利用了文明国家的法律保护了自己。这些文明国家制订法律时,不可能考虑到这么复杂的中国因素,更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中国这种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体制。制度依旧,制度诅咒就仍然灵验我曾写过一篇《从周、令、薄三案看中国政治的制度诅咒》,指出中国反腐中的瓜蔓抄现象,其实缘于中国政治体制的制度诅咒。这种制度诅咒包含三重:第一重,权力对资源支配形成的利益帮派化成必然趋势。附着于利益链条上的帮派坐大之后,对中共的中央集权是种挑战,让最高领导人缺乏安全感;第二重,官员对资源拥有支配权,必然形成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机制,家族腐败是中共官场之特色;第三重,“二代”们不可避免地具有“权力的傲慢”之特质。后两者在中共政治中不是致命的,但如果家主卷入了不讲规矩谋求最高权力宝座的政治帮派之争,后两点就必然成为突破口。相较帝制而言,中共政治体制有个特点:有帝制之专制及裙带特点,却无最后责任人。封建王朝的最高责任人是皇帝,所以皇帝会在国难频发之际发个罪己诏,以示负责,以此挽回一点民心。中共政治体制从诞生之日开始,问责从来不及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一手制造了饿死3000万人的大饥荒,也无须用任何形式谢罪,继续伟大光荣正确下去,直至死后还能继续封神,罪责判由其妻等人承担。中国政治这三重“制度诅咒”,既锻造了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管道,让权贵与官员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最后也让不少人身败名裂,罹倾巢之痛。薄、周、令三人,既非蒙受中共政治制度诅咒的第一批,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拨。

阅读更多

万维博客|润涛阎:目前的局势与习近平的任务

中国茉莉花革命: 目前的局势与习近平的任务 中国茉莉花革命主页 镜像(新) 茉莉花问卷调查(新) 目前的局势与习近平的任务 转发此新闻: (1) 攘外必先安内习近平上台后的打虎拍苍蝇,令大老虎、老老虎们至今如坐针毡,恨不得把习近平王岐山剁成肉馅。习近平王岐山清楚:不论如何处理外事,都给对手干掉自己提供舆论与道德把柄。比如,习近平对外敌强硬,对手们便指责他“把外事搞砸了!不知天高地厚,惹是生非,在外交上造成被动!是不称职的国家领导人。理应谢罪下台。”如果习近平对外敌软弱,便成了“出卖国家利益只知道内斗”甚至被骂成“卖国贼”。这不是共产党独有的特征,而是几千年来专制制度的特征,所以,“攘外必先安内”便是专制政权面对外敌咄咄逼人时的基本国策。就目前习近平王岐山所处境遇来说,王岐山不会也不应该在近期访美,以防止给对手“巴结外敌”的口舌。王岐山不可能在美期间时时刻刻都给对方接待、谈判人员冷面孔,一旦有说有笑的镜头被记者抓到,不论是哪国记者,图片会立刻被传到国内,政敌便指责他“对共产党自己人横眉冷对、对外敌点头哈腰”。所以,不论原来王岐山想来美的目的何在,南海的紧张局势也让他放弃来美,怕的不是美国是否不给他面子令他白来一趟,而是怕国内的政敌抓住他的辫子不放。对习近平来说,一方面要在明处跟美国强硬而不把事态扩大,另一方面要跟美国私下里谈,找到双方都能暂时静下来的办法。目的就是一条:不能让国内的政敌抓到“对外敌软弱”的辫子。所以,我们可以预料到中国在南海建岛的速度会慢下来然后逐步停下来。在这之前会打一些口水仗,给政敌抓不到在大敌面前软弱的把柄。至于中美双方在此阶段是否会发生撞机、擦枪走火等事件,也无法预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发生点小事件然后谈判并把建岛工程停下来,也许符合习近平的利益。(2)周永康案的搁浅 天津是直辖市,可以不用换城市便可把审判周永康的案件完成,这是说如果判决周永康死刑的话,去天津审案,是最合理的,不担心换地方审而节外生枝。这是周永康案在天津审理的解读,也就是说,一开始习近平一拨就想杀掉周永康。周永康是政法王,对于为何在天津审他,他用脚后跟想都能准确猜出。周永康清楚,就凭贪污受贿一条,按照中国的法律,他都可以死刑立即执行。判死刑没有立即执行的贪官,都具备两条:一是配合审判,在审理阶段坦白,并在审案时不翻供。二是主动揭发别人,尤其是比自己地位还高的人。周永康需要考虑的是:过去的那套,习近平的今天还适用吗?既然自己有干掉习近平的计划,那败了还想靠磕头来换脑袋,那么便宜的事世界上有几人能得到?搞政变的代价如果仅仅是失败了就磕头便可换回脑袋,那谁还忌讳政变失败?所以,周永康会冷静下来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被抓了是惨了点,但最惨的是:招供了,磕头认罪了,到头来还是一死。根据过去的规则,光自己认罪不够,还得揭发更大的老虎。那就是曾庆红江泽民了。最最惨的便是:自己认罪并揭发曾庆红江泽民他们,得到的结果还是脑袋搬家,便成了历史上谁也看不起的孬种。所以,周永康大有可能当一个令习近平佩服的人。习近平不是公开羞辱过前苏联共产党人们“竟无一人是男儿”吗?打从习近平上台打老虎,老虎们个个都是孬种,没一个不怕死的男儿。周永康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不论是死刑还是死缓(低于死缓的可能性不大),就是比死缓还轻的无期徒刑,他也只能死在秦城了,除非习近平在此阶段被暗杀或者被政敌逼下了台。这就不排除周永康试做一个真男儿的可能。那就是:在审理阶段什么都招,但到了微博半公开审理阶段,当即发飙,把所有的前政治局常委们家属腐败的事统统都说出来,不论是邓小平陈云那一代人的后代还是江泽民曾庆红温家宝贾庆林贺国强等等一个都不剩,不站队,统统给掀了盖子,尤其包括习近平姐姐等现任常委们的亲属。承认自己是贪污犯,可别人也比我好不多少。然后是杀是刮是砍是打毒针,随便好了。历史上我周永康还闹个不是孬种的真男儿,至少令习近平刮目相看。如果周永康真的这么做,习近平一定打从内心里佩服他,不再感叹共产党里没有真男儿了。当初发动政变干掉习近平的计划失败了,可谁说失败者就是孬种?失败再惨也惨不过灭了秦朝的项羽吧?可项羽宁死不过江东的英雄举措令千年才女李清照留下了“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千古名句。所以,习近平吃不准周永康到底会来哪一手,审判周永康便还在拖着。拖着有拖着的好处,比如如坐针毡的曾庆红不知道周永康都交代了什么,也就不敢轻举妄动。而习近平也想多知道周永康想搞政变当初有没有江泽民曾庆红的认可。周永康案就这么一直拖着。有人必然担心习近平王岐山这么搞容易产生夜长梦多,尤其是内忧与外患连成一体时。事实上,在专制制度下,越是外患处境艰难,对内敌的处罚越严重。在南海冲突越是举步维艰,周永康的结局越惨。在专制制度下,不仅仅有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文化传统,也有心理上的需要,更有政治稳定的需要。就好比在暴力家庭长大的孩子,在外面没有自己的尊严,以为可以靠给上级当狗便可飞黄腾达,然而狗就是被欺负的物种,一旦被欺负后,回家就拿老婆孩子出气。如果不如此,这类人就无法在心理上得到平衡,那结局不是抑郁就是精神分裂。这是心理上的原因。从政治稳定方面来说,如同一开头讲的,攘外必须首先安内。否则,政敌就会利用外患的机会而翻身。综上所述,周永康案虽然被暂时搁浅或者无限期推迟,并不能得出周永康会被轻判的结论,外患越是严重,他的脑袋搬家的可能性越大,而不是反过来。否则,习近平的威信彻底失去。习近平王岐山不会在此时缴枪投降,因为在专制政治舞台的绞肉机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他们清楚:对手一旦翻身,自己就是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你死我活的绞肉机里的决战,拿着刀把子的绝不会把刀把子送给对手。最后的结局当然是没有胜者。让习近平当蒋经国搞治本是不现实的。(3)中美在南海近期无战事 这是说,大的战争不会在近期发生,如果中国与美国真的会发生大战的话,那也是以后的事了。中国不可能在此时与美国摊牌决战。美国即使要与中国在南海决战,那也得至少把7个航母战斗群调到南海附近。当你看到7-9个航母战斗群在南海附近集结,那才是战争的前奏。润涛阎多年前就写文章,中国和美国两国到2019年时才会遇到各自的世纪难题。现在都还没有走到各自体系的终点。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S曲线的最后阶段,经济开始震荡。美国的“寅吃卯粮”靠发行债券度日的体系要到2019年进入终点(借的钱刚好够还债务利息)。中国、美国如何解决各自的世纪危机,是否以战争作为唯一途径,还不好妄加断言。习近平急速在南海造岛,其目的是遏制菲律宾越南在南海造岛。在中国去南海造岛之前,美国对越南菲律宾占领岛礁并造岛置若罔闻,那么,中国在南海高速造岛,至少引起了美国的不安,美国已经提出了“停止造岛,维持现状”的呼声。中国造岛的举动很快就会停止是毫无疑问的,但前提是大家都别造岛了。都停下来也就等于达到了中国的要求了。如果中国不在南海造岛,就无法令菲律宾越南停止造岛。2019年以后不论发生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的民主体制可以保持它的社会稳定,不论经济发展模式如何改弦更张。而专制制度的中国,内乱往往导致外患,外患也会引发内乱。中国远没有走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的循环。根据梁启超当年告诉祸国殃民的孙中山的预测:如果孙中山走武装革命而非君主立宪的道路,中国需要乱200年才能走向民主、法治。从辛亥革命武力推翻专制的清朝到现在才104年,尚需96年中国才能走到民主、法治国家。在这之前的改革、反腐,都是治标而非治本。大家没必要着急。96年后,中国的人口也回到了清朝灭亡时的4亿多。所担心的只是今后96年里会乱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再出个毛泽东整死饿死几千万人。如果没有出现,就是中国人民的幸运。law Beyond 把我们害苦了(这话好像是老毕发明的)。其实老毕当时说的是英文“ law beyond thick and thin,left and right.”老毕被误解了,后果很严重。估计他现在是在内部当编辑,以后不能出头露面了,等于入冰柜──冷藏,不能走向社会,与走另一个极端的“周带鱼”的待遇一样了。典型的殊路同归。润涛阎在此提醒大家,与邓小平江泽民用的把捣乱者流放到美国的方式不同,习近平改用冷藏方式,以对付对社会有负能量影响的人物。如果以后不打老老虎的话,江泽民曾庆红等人也会被冷藏起来。这就是习近平说的“把权力关进笼子“的真正含义。可惜江泽民还没搞懂,不喜欢被冷藏总想出来招摇。习近平最讨厌的是“没事干指手画脚”的人。这个笼子会越来越大,好在被关进笼子里的人除了没有了权力和话语权外,吃穿不愁。习近平发愁的是如何对付靠嘴巴吃饭的该进笼子的那些人,比如宋国母。把这类人关进笼子冷藏起来,有点难度。就像叫唤惯了的鸟,总是不闭嘴。从目前来看,习近平说话算数,接地气,掷地有声。骂他的人,应该提高理解力。他的“把权力关进笼子”指的是本该放弃权力的人还想着拥有权力,就只好把他们关进笼子──冷藏起来。(4)习近平为何抓捕令计划? 其实,论贪腐,比令计划家族严重的家族应该不少。习近平为何抓住已失势的令计划不放?除了“反腐不分党派、无禁区”的含义之外,还有更深的含义。那就是:否定胡锦涛用人、看人、提拔人的能力。连令计划这个胡锦涛身边的大内总管都是坏人,胡锦涛根据“隔代指定”潜规则指定的接班人胡春华也不靠谱了。这样,等习近平废掉准王储胡春华时便不会引发政治动荡,因为人民心里明白胡锦涛看人不准,令计划就是例子。(5)论反腐机制,一党专制不如帝制一党专制与几千年来的帝制社会所不同的仅仅是权力在一人手里还是在一个团体手里,国家的利益是由一人决定还是由一部分人决定。其它基本上没差别,贫富差距在一党专制下反而更大,官员腐败的程度亦然。本来推翻专制制度是为了实现民主法治的,这在毛泽东打天下时大张旗鼓说出来的。既然不能给人民民主与法治,那就干脆回复到帝制!因为在帝制社会,皇帝是不允许贪官们毫无忌惮而胡作非为的,而且官员的数目非常少,比一党专制的现在少百倍。据传江泽民告诫习近平:总书记只能当两届。总书记只能当两届早已成为共产党的规则,江泽民为何说出这等废话?事实上,江泽民这句话并非是废话。道理在于:江泽民曾庆红等人都对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不理解。你习近平又不是皇帝,这江山谁坐上了,就是为家族、部下、朋友、七大姑八大姨、溜须拍马的奴才等人捞钱的!你习近平要傻到什么地步才为江山万代传而反腐啊?苏联老大哥解体的那一天,有一个共产党高层为之痛苦惋惜了吗?难道你习近平忘记了“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了?再说了,这江山也不是你老爹习仲勋打下来的,何况你老爹差点被共产党活埋,即使活下来了,也被关押16年。你老爹习仲勋最多算是给毛泽东拉边套的,其功劳远比不上朱德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粟裕。你习近平如果只干两届就交权,你没完没了地反腐打老虎目的为何?江泽民思前想后终于搞明白了:习近平有两届后不下台的梦!否则,理解不了他为何不在掌权期间为自己为朋友为家人升官发财,反而要搞什么对腐败零容忍!习近平的所作所为,在江泽民眼里,等于帝制时皇帝的作法,莫非你习近平想恢复帝制不成?所以,江泽民写信告诉习近平,总书记只能当两届。(6)习近平揽权、打虎的终极目标润涛阎早在旧作里预测到,习近平会让江泽民安插进去的自己人四个常委(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俞正声)去打酱油。习近平不仅这么做了,成立了十一个小组,他都是组长,而且他还不停地打虎。其真实目的一方面要扶大厦于既倒,毕竟一棵大树里长满了蛀虫轰然倒下只是时间问题。另一方面他要夺得十九大的人事权。所以,他不着急判周永康。越是拖着,周永康背后的老老虎越心里没谱,提心吊胆,等于能找到自保的路就不错了,也就不再奢望十九大话语权了。习近平不会忘记早在他年轻时就有的“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的箴言。共产党这棵大树已经长满了蛀虫,已经进入末年,一棵里边长满了蛀虫的大树,是绝不能靠反腐来制止其轰然倒塌的命运的。苏联共产党垮台时,没有一个是男儿。待中国共产党垮台时,也会跟苏联老大哥一样,因为一党专制制度下的领袖们,都清楚自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演员过客,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谁不贪腐谁是傻逼。这是制度决定的。又不是代代传的帝制,也不是有监督司法独立的民主制,你不贪白不贪,那你为何不贪?你下台了,共产党还有没有,与你何干之有?关键是你别得罪下届上台的就行了。这么明显的道理习近平王岐山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习近平王岐山对腐败零容忍,其真实目的应该有两条:一是不能让共产党亡在自己手里。胡锦涛击鼓传花的暗示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在胡锦涛任内共产党垮不了就是胡锦涛的成功。习近平想力挽狂澜,就是不想当亡党之君。二是他佩服普京。普京巧妙地利用全民选举而当上了俄国沙皇。靠的是与比他个子矮并听他话的梅德韦杰夫一起搞二人转。习近平在十九大时不能让胡锦涛隔代指定的胡春华成为王储。如果习近平在十九大前把老老虎们都吓得只求自保,那他就可独占十九大的话语权了。果真如此,十九大如果是七个常委的话,王岐山继续留任,跟随习近平的栗战书、赵乐际自然会入常。跟习近平共事时配合习近平并性格温和的韩正也有希望入常。为了平衡团派力量,汪洋也有机会入常。如果一切都能按照习近平的思路走,到两届届满时,他唯一能继续当政下去的办法就是仿效普京,与王岐山搭档来个全民投票选举。他这样做,在国际上属于“与国际接轨“,在国内的历史上,不论他是否当选,他都是历史转折时期的伟人。最重要的是:他与王岐山搭档,其他人不论是哪个派别的,都无法与他争雄。习近平成了中国的普京,王岐山就是中国的梅德韦杰夫。二人还可以搞二人转,如果年龄允许的话。世界上并没有国家领导人最高年龄限制的规定,哪个国家的法律都没有这样的规定。共产党的七上八下是曾庆红搞的,也没列入党章、宪法。王岐山不想这么干,有的是想当中国的梅德韦杰夫的,所以,关键是习近平能否成为中国的普京。梦怎么做都行,好梦成真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能缺才能把美妙的梦成为现实。然而,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当务之急是把内忧外患逐步化解,别升级到危机。在打老虎的同时,老老虎的屁股也要不时地摸摸。这样,在十九大时便可完成润涛阎在胡锦涛上台时所建议的“组阁制取代党内民主制”,以减少内斗,避免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当初胡锦涛要是听润涛阎的建议,一上台就搞组阁制,哪怕仿效华国锋用政变的方式,也值得干它一下。否则,便是窝囊废的十年。现在看来,习近平可能也明白过来了,到十九大时搞成组阁制,以后的路就好走多了。来源:万维博客 / 润涛阎转发此新闻: 较新的帖子 较早的帖子 主页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