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污染

城市空气污染损害胎儿智商

母亲接触化石燃料燃烧后释放的物质,与孩子的智商降低有关联,而波兰克拉科夫的一个研究证实了这一点。 污染对妊娠的危害:科学家警告,孕妇吸入的常见空气污染物会导致孩子智商降低 时间追溯至1999年,纽约一个闷热的夏天,Yolanda Baldwin怀孕已有八个月,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住在一个加油站附近,街对面的十字路口挤满了大大小小各种车辆,呼呼的排着尾气。有时候污浊的空气浓重到到她可以看得到,呼吸到,闻到,甚至尝得到。她也常常担心这些会不会伤害到她未出生的孩子。 如今,在自己的子女参与完一个长达10年的跟踪监测后,包括Baldwin在内的几百位母亲终于知道了:早在婴儿呼吸到第一口空气之前,母亲吸入的各种常见空气污染物就可能已经对孩子的智商造成了损害。 两项由两个城市中超过400个女性参与的研究发现,5岁的儿童如果在胎儿时期母亲接触的多环芳香烃(或简称PAHs)超过平均水平,那么在IQ测试中的得分就会较低。这种化合物由化石燃料燃烧产生,在城市中无处不在。 纽约的非裔美国人和多米尼加族群中,249名儿童被追踪监测至11岁,以观察环境污染带来的影响。而在大洋彼岸,波兰的克拉科夫,另外214个孩子也参与了平行调查。 波兰在今年春天发布的研究结果与纽约的极为相似:母亲PAHs接触量高于平均值的孩子,在IQ测试中的得分要比母亲PAHs接触量低于平均值的那些孩子低4分。 IQ的差异虽然并不是很大,但专家认为这个差异已足够影响孩子在学校的表现,甚至是终生的学习能力。污染带来的这些影响,与低水平的铅暴露基本相当,而铅作为一种导致儿童智力下降的物质早已广为人知。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发现,因为孩子的智商是预测他日后在学业上表现的重要因素之一,”Frederica Perera,纽约市哥伦比亚儿童环境健康中心的高级科研作者及主管,如是说。 这两个研究“为接触环境毒物可能阻碍儿童智力发展,增加儿童患注意力集中障碍、多动症和行为障碍的几率,提供了更多的文献支撑,”Bruce Lanphear说。他是英国哥伦比亚西蒙莎菲大学的儿童环境健康学教授,不过他并未参与这个研究。 胎儿暴露于污染环境与其后认知发展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成长中的研究领域,“越来越受关注”,哈佛医学院环境流行病学家及神经学教授David Bellinger说。 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的优势之一就在于科学家们能够准确的知道准妈妈们在一段妊娠期内所接触的污染量到底有多少。 来自纽约市和克拉科夫的Baldwin与其他462名孕妇参与了1998年至2006年期间的研究,她们会携带一个背包48小时,包里面装有可以检测PAHs水平的仪器。然后她们的孩子被分为高吸入量与低吸入量两组——标准分别是高于和低于平均值——等到这些孩子成长至5岁,就会接受标准测试以检测他们的认知学习能力。 “一想到生活在一个污染无处不在的社会而人们却有可能从未察觉,我就觉得害怕,”Baldwin说,她现在已经是5个孩子的母亲了。“我现在才知道我们当下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到未来。作为母亲,我们吃的东西、呼吸的空气、所处的环境,无不对孩子产生着影响。”在克拉科夫,这些污染物的主要来源是家庭供暖和工业生产中的煤炭燃烧,不过在纽约主要来源就变成了各种车辆的尾气排放。 波兰的研究结果于四月发表,支持了一年前发表的纽约市的数据,即尽管生活条件不同所处地域不同,儿童智力受污染物的影响程度是相当的。 纽约市的实验组——成员来自哈莱姆区(黑人住宅区——译注),南布朗克斯区以及华盛顿高地——包括非洲裔和多米尼加裔妇女。不过在波兰的实验组成员皆为高加索人。 “我们在不同人群、不同实验设定、甚至是不同的污染物接触程度下佐证了这一发现,从而巩固了在纽约得到的初步结果”Perera说。“研究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证明胎儿时期吸入的空气污染对孩子的智力发展有负面影响。” 在克拉科夫,女性接触到的PAHs水平平均为纽约女性接触量的8倍。(克拉科夫污染物为每立方米17.96纳克;纽约则是2.26) 一些专家提出研究结果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因为尽管两个实验组所处环境的污染物水平相差八倍之多,IQ值的损失量却是相近的。 “在两个实验组存在如此多差异的情况下,这个发现令人吃惊,”Jennifer Adibi说,她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流行病学家,研究环境对于胎儿发育的影响。“我们希望在更多其他的实验组中都可以得到类似的结果,这样才可以确定环境污染与胎儿智力之间的因果关系。” Adibi还补充了一些纽约市与克拉科夫所不同的因素——例如饮食结构,生活习惯,种族特点及其他的污染物种类。 “鉴于两个实验组的各种差异以及实验规模不同,想要直接将两者相比较是非常困难的,”Negin Martin补充道,作为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他主要研究的是污染物对于大脑发育的影响。 不过尽管差异存在,Martin认为两项研究结果如此相一致仍然值得关注;两项试验分别发现了“可被测试出的、统计上有显著性的IQ值下降”。科研人员比较了两地女性中污染接触量类似的150位,IQ值确实存在差异。 研究者们也调整了一些会影响到儿童智商从而造成实验结果偏差的因素,例如母亲的受教育程度和二手烟。不过有一个可能造成干扰的因素,儿童幼年期的铅吸收量当时没有检测,而只在胎儿期检测过,胎儿期的铅暴露通常不造成影响。分析这些因素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并且这也是哥伦比亚的研究小组做的非常好的一点,”Bellinger尽管没有参与此项研究,却也如是称赞。 目前研究者们正将几种不同的环境污染物与大脑发育相联系,找出其中关系。 在早前的研究中,哥伦比亚大学的实验小组发现,母亲对一种杀虫剂——毒死蜱的接触量如果较大,孩子的IQ也会变低,而这种杀虫剂曾被大量使用于日常生活中,直到2001年才被禁止居家使用。类似的结果也出现在二手烟对胎儿影响的研究中。并且近二十多年以来,位于北大西洋的法罗群岛上,科学家们发现母亲怀孕时从水产品中摄入的汞一样可以损害孩子的智力。 Lanphear指出,PAHs、铅、汞、烟草燃烧释放的烟等都是全身中毒性毒素,即可以破坏身体内的多个器官系统。 “已广为人知的是空气中的污染物——多种毒素的混合体——会造成新生儿体重过轻,肺功能减弱,肺癌以及哮喘。所以尽管这些研究(即与儿童IQ相关的研究)非常新颖,但得出的结果一点也不出乎意料,”他说。 科学家们已知包括PAHs在内的许多种化学物质都可以穿过胎盘,但是他们仍不清楚这些物质是如何作用于胎儿发育中的大脑的。 Bellinger说,大脑形成的过程非常敏感,在这中间很多环节可能会出现问题。 “大脑发育过程中一切都快速的变化着,且这些变化应该循着特定的方式以特定的顺序发生,”他说。“塑造大脑的过程非常像一连串编排好的舞蹈动作,”这段舞蹈由几百个“演员”组成,每个“演员”都化学信号的指令。污染物则会产生“噪音”影响这个过程,就像对一个电台施放静电干扰一样。 不仅如此,PAHs还可能会直接影响胎儿的DNA。当一个准妈妈吸入了PAHs,这些化学物质会被转化成副产物并在血液中循环,穿过胎盘屏障直接与胎儿的DNA相结合,Susan Edwards解释道。她是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波兰研究组论文的的第一作者。 在纽约市和克拉科夫,由于空气污染带来的4个百分点的IQ损失其实是不那么明显的;父母与老师不太会注意到这点微小的差异,因为大多数孩子的智商都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 即使如此,“三四个百分点的IQ损失到底重不重要?当然重要,”Lanphear说道,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铅的影响和儿童神经系统发育。 他提到最近的一个研究发现,在减少铅污染上每多花一美元,社会就会获得17至220美元的收益。“这些收益的来源,就是儿童智力提高后随之而来的一生的收入提高,”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孩子出现学习问题,成绩不好,我们不应该总是责备父母跟老师,而应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如何让他们少接触大范围的神经毒素污染上,”Lanphear建议道。 Perera说,好消息是纽约市PAHs的水平正在逐渐下降。通过孕妇们的背包装置搜集到的数据,研究者发现1998年至2006年期间空气中PAHs的含量下降了百分之五十多。 Bellinger认为,我们一边减少儿童对污染物的接触,一边也要注意还有一些更重要的因素在影响他们的学习认知能力。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虽然这些污染物与健康问题密切相关,它们却并非最主要的决定因素。父母如何与他们的孩子互动,如何给予孩子正面激励,才更是重点所在,”他说。 Baldwin,这位住在纽约华盛顿高地的30岁母亲,已有了5个孩子,年龄从2岁到10岁不等。她在1999年的时候带上了空气质量检测背包,那个时候她正怀着她的第一个孩子Patience,孕期已至第九个月。 正如其他参与实验的孩子一样,Patience从出生开始就由一组科学家们监测。Baldwin分娩时,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者们就守候在医院以采集新生儿的脐带血用于测试。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她的女儿在两岁时就参加了第一次IQ测试,之后又陆续参加了各种其他的测试,包括近期的一个脑部CT扫描。 没有证据证明她女儿的IQ受到了PAHs的影响。Baldwin说这个小姑娘在学校表现很不错,也没有学习问题,不过她患有中度哮喘。Baldwin也不知道这与她怀孕期间吸入的PAHs是高是低。 Baldwin说由于参与了这次的研究,她现在“非常了解”污染物和杀虫剂所带来的风险了。她的一个儿子在幼儿期被诊断出铅中毒,明显是由于接触到了剥落的油漆。 不过她现在努力不去想这些她怀孕期间接触到的各种物质可能对孩子们造成的影响。“我不喜欢总去想那些自己无法改变的事情,”Baldwin说。与其自怨自艾,不如从实际做起,她会避免走路的时候穿过汽车尾气,不使用杀虫剂,买有机食品,及时关窗以阻挡空气污染并且在家里使用空气过滤器。 “也许这项研究将来会改变我们对环境的认识,以及我们对待环境的方式,”她说。“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团体,我们都期盼着这种改变。” 本文最初发表在环境健康新闻上,此网站由非营利性的传播公司环境健康科学运营。 本文地址(转载请注明出处): 复制 收藏、分享这篇文章:       更多…

阅读更多

阮一峰:全球空气颗粒污染形势图(图)

空气污染的一个指标,就是悬浮颗粒的数量。 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对人体危害最大,因为它可以直接进入肺泡。科学家用PM2.5表示每立方米空气中这种颗粒的含量,这个值越高,就代表空气污染越严重。 昨天,美国太空总署公布全球PM2.5数值图(2001-2006)。 (点击看大图) 从图上可以看到,全球PM2.5最高的地区就在中国,华北、华东、华中全部在内。...

阅读更多

[中国实时报 经济] 中国空气污染随经济复苏而加剧

中 国又是 洪灾 ,又是另一波 热浪 ,好像这些还不足以让人把头埋起来逃避现实,权威机构又证实中国空气质量继续恶化。 AFP/Getty Images 北京一办公楼被烟雾环绕。 6月份, 国家环境保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 ,今年第一季度污染加重,这是2007年来第一次季度污染程度上升。随后环保部周一在其网站上 悄然发布报告 ,宣布了更糟糕的消息:2010年上半年空气质量是2005年以来最差的。 主要起因之一是 煤烟等微粒物质大量增加 ,空气中的煤烟与一系列健康问题有关。113个主要城市中颗粒污染物水平较上年同期的每立方米0.002毫克增加了0.091毫克。 环保部还表示,沙尘暴加剧了空气的恶劣程度。今年污染程度上升直指这一争论,即去年天空湛蓝是经济放缓的副作用,而不是更严格环保政策的结果。 中国国家媒体表示,中国经济复苏是污染程度上升的原因。中国经济复苏严重依赖支持楼市繁荣的 钢铁 、水泥和 电力 等行业,另外还由于 拥有汽车的人日益增多 。 在这份报告出炉的同一周,官方宣布将比计划提前两个月关闭468座过时的发电厂,淘汰污染更严重、效率较低的发电厂,是清理主要污染源头之一的措施的一部分。 污染程度上升还令人质疑中国 遏制温室气体 的能力,以及持续清理行动的功效。中国多数温室气体来自燃烧煤炭的发电厂和重工业。 控制污染不仅是改变中国形象的问题,污染太严重了,已经拖累了经济增长,并在影响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2007年 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 中国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的总成本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8%。 Shai Oster 关键词: 空气污染    能源    污染    天气    相关阅读 中国环境污染加剧 减排前景不容乐观   2010-06-04 中国政府承认环境污染问题严重   2010-02-10 电动自行车:并不完美的环保先锋   2010-01-19  本文涉及股票或公司 Terra Firma Capital Partners Ltd. 总部地点:英国

阅读更多

中国每年200万人死于室内空气污染

严重的空气污染使中国许多城镇居民健康受到损害

Reuters/Jason Lee

一项医学专业研究的结果证明,中国每年有超过200万人死于室内空气污染,其中一半是5岁以下的幼童。这项被中国官方新华社引用的研究结果称,与目前状况已经非常糟糕的室外空气质量相比,中国的室内污染状况又要严重5到10倍。

报告指出,中国的室内污染,其中最为主要的污染物是甲醛、氯气和氡气,这些有毒物质通常存在于家具、室内装饰及专修材料中,常年累月向外释放完毕。人呼吸了这些有害气体,会导致呼吸系统的疾病、癌症及精神发育迟缓等严重病患。研究指污染对儿童、胎儿及老年人的侵害作用尤为明显。

法新社的相关报道说,中国30年来的经济高速增长伴随着环境的极剧破坏。根据世界银行2007年的一个报告,中国每年因空气和水污染所导致的早产死亡数为75万,在世界银行列出的世界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名单中,有16个城市出自中国。
 

关键词 : 医疗卫生生态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