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无一人是男儿精选

秦晖 | 苏共末日:尚有一人是“男儿”

不光彩的结局 关于1991年苏共的瓦解,据说有一种感慨:这个执政74年、领导着一个超级大国和世界最强大之一的军队、拥有1900万名党员的庞然大党,一下子轰然垮掉,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阅读更多

墙外楼 | 亚洲周刊:习李体制启动 习近平前不久的内部讲话曝光

北京两会习李体制启动,亚洲週刊获悉,前不久习近平有两次内部讲话,要警惕苏联解体教训,重提毛泽东思想,给那些耿耿于怀而深深不满的政坛元老补吃了定心丸,具安抚意义。有学者认为,这是习近平为争取最大公约数、寻找最广泛共识而不得不这样说。这次两会至下一次两会期间的一年内,改革派要求的宪政、政改都不会有大动作。两会只谈社会保障、住房医疗、食品安全等民生问题,不会有突破的惊喜。   在饱受雾霾和沙尘折腾之后,踏入三月,北京终于见到蓝天和阳光。北京人自嘲说:新北京精神是「厚德载雾,自强不吸;霾头苦干,再创灰黄」。京城议政中心人民大会堂内正议论如何再创「辉煌」,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两会),在此先后于三日和五日揭开序幕。步入「两会时间」,习近平、李克强的习李体制正式起步。四个月前,习近平当选中共总书记;这次「两会」闭幕,李克强出任国务院总理。民众期待「两会」继续成为解决现实问题,满足社会展望的制度平台,由此开创新的「议政时代」。   一年一度的两会,是中国最大规模的政治集会。两会会场内外,公众关注的热点、代表和委员热议的焦点,除了人事新布局外,依然是反腐倡廉、司法公正、社会保障、食品安全、房价调控、收入分配、机构改革等议题,没有太多新鲜亮点,可见国人对相关议题的持续关注,这也表明这些议题的解决,困难重重,任重道远。中共十八大后,全球关注习近平「百日新政」,而今新一届两会启动,如何剖析中国当下时局,如何评估中共未来走向,世人热议。   北京学者认为,如果说,从中共十八大结束,习近平率领六常委见中外记者开始,至三月全国两会召开,是习李体制亮相期、交接期;那么两会闭幕后到二零一四年两会的一年内,是习李体制的磨合期、调整期。中共几十年来,每届代表大会后的一中全会,主要解决中共领导班子问题,二中全会解决政府班子问题,到三中全会经调整巩固领导权,此时才会有所作为,那就是二零一四年才会有大动作,或大步前进,或大步倒退。届时,习李体制的战略部署才能清晰展示。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习近平参观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展览,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十二月四日,在纪念现行「八二宪法」公布三十週年会上,强调「恪守宪法原则,履行宪法使命」。十二月七日,习近平出任总书记后,第一次出外考察没有选择中共传统意义的韶山、西柏坡,而是去广东深圳,向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画像献花,强调「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在中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二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第四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提出,要加强宪法和法律实施,形成人们不愿违法、不能违法、不敢违法的法制环境,让民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任何组织或个人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习近平的言行和举动,反腐、整风、清党、饬军,习式新政格局初奠。大部分国人像吃了「春药」般,兴奋不已,对习近平寄予厚望,期望未来中国在习近平主政下,成为「宪政国家」。不过,习近平的一系列作为,却激起中共一批元老宋平、李鹏、周永康等人不满。习近平南下深圳,大谈邓小平,否定毛泽东,不提江泽民、胡锦涛,政坛不满声音频频传出,此时习近平脚跟尚未站稳,习李体制也未最终成型。   在两会期间,亚洲週刊获悉,前不久习近平有两次内部讲话,一是在新进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学习会上讲话,一是在法制会议上讲话,两次讲话内容差不多,却明显成了对自己新政理念的稀释。摘录如下:   ——习近平说,我们的改革本来就是全面改革。我不赞成那种笼统认为中国改革在某个方面滞后的说法。在某些方面、某个时期,快一点,慢一点是有的,但总体上不存在中国哪些方面改了,哪些方面没有改。问题的实质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这不能说不改革。现在,重大改革都是牵一髮而动全身,更需要全面考量、协调推进。   ——习近平说,我们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问题出现颠覆性错误,出现后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我们决不自乱阵脚,我们强调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就是要树立信心。   ——习近平说,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教训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就是从苏联解体汲取的教训。苏联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国家化,解除了党的武装。出来几个还想挽救苏联的人,把戈尔巴乔夫弄起来,没搞几天又被反过去了,因为专政工具不在他们手中。叶利钦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习近平说,讲理想信念,就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共产党人应该有更高的理想,那就是共产主义。一些人认为共产主义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甚至认为望都望不到、看都看不见的,是虚无缥缈的。这就涉及世界观问题,是唯物史观还是唯心史观。唯物史观认为世界发展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是可认识、可把握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认识世界、把握世界的科学方法论,而唯心史观不能客观地认识世界,认为世界是人可以任意裁剪的。我们一些同志之所以信仰动摇,就是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不牢固,不知道人类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不知道历史是怎样走过来的,要怎样走下去,也就不知道自己过去哪些做对了,今后应该怎样走才对。   ——习近平说,十一月二十七日的《人民日报》第四版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信仰的味道》。一九二零年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时,他妈妈为他准备了一碟红糖和?子,还在外面问他红糖够不够,他说「够甜,够甜了」。他妈妈收拾碟子时发现他没有蘸红糖,蘸的是墨汁。这就是信仰的味道,信仰的力量。   习近平这两次内部讲话,要警惕苏联解体教训,重提毛泽东思想,给那些耿耿于怀而深深不满的政坛元老补吃了定心丸,具安抚意义。有北京学者认为,这是习近平为争取最大公约数、寻找最广泛共识而不得不这样说,可见中国的事有多难。这次两会至下一次两会期间的一年内,改革派要求的宪政、政改都不会有大动作,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官员民主选举、三权分立,都不可能出现,这五年、十年不会有戏。这次两会,只会谈社会保障、住房医疗、食品安全、社会组织放开、环境保护、教育平等、反腐倡廉、收入分配等问题,不会有突破的惊喜。   老干部对习讲话失望   春节后,《炎黄春秋》举办了两场令当局关注的会议,一是十多人参加的小型会议,有李锐、何方等老干部、老学者;另一是杂志社的迎春团拜大会,二百人出席,十多人讲话。他们分析当下政局和未来走向。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两个儿子胡德平、胡德华来了,开国元勋陆定一儿子陆德来了,还有江平、资中筠、钱理群等人,前不久实名举报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利用维稳模式祸国殃民的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也来了。与会者听到习近平两次内部讲话精神,普遍感到失望。他们认为,两个讲话的框架和基本思路,说重些,有走老路的味道,特别是讲到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说不是制度不制度问题,不是法制不法制问题,不是民主不民主问题,而是军队中立化,共产党失去舆论控制权,人的思想乱了,导致偌大苏联没有一人站出来说「不」。说军队国家化,没有党的绝对领导,因此党就完了。   会上,胡德华说,苏共为何垮台?俄罗斯共产党总书记久加诺夫给出这样的解释:苏共垮台是由于苏共垄断了一切资源,垄断了真理。胡德平说,公民维权和腐败官员之间的矛盾,是目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之一。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法学家江平说,要按照宪法理念治国,这就是宪政。只提用宪法治国,不提宪政,是缺少宪政理念,宪政社会主义更具普世价值,应该更多强调与全世界的共同点,这就是宪政。中共元老马文瑞之女马晓力说,要把宪政这个口号喊响。陆德说,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是经济体制改革屡屡遭遇瓶颈的原因,西南财经大学经过认真研究,提出中国目前基尼系数是零点六一,这是符合实际的。原全国人大法工委政研室主任高凯说,应出台保护公民不同意见的法律。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说,应该推广广州经验,公民的社会组织实行登记制,取消上级主管单位和挂靠单位,培育公民社会成长。中宣部原新闻局长钟沛璋说,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泽东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实际上,是毛泽东一个人站起来,亿万中国人跪下去。   《炎黄春秋》杂志社长杜导正,二月十四日因血压偏高入住北京协和医院新高干病房。九十岁的他,顺便全身检查。两会期间,他在病房接受亚洲週刊访问。杜导正说,中共十八大后一百多天,如何评价政治局新常委班子?从表现看,有积极一面,令人振奋;也有消极一面,令人忧虑。   杜导正说,如果习近平的那些讲话只是出于政治策略上的考虑,那另当别论,如果是他真实想法,以此治党治国,如此接受历史教训,就十分糟糕了。他说,有人对形势作分析,说未来走向有三种评价,会有三种结果。一是先左后右,形左实右,这还会有好结果;二是左左右右,左右逢源,这表明政治是骯脏的,是一场游戏,从某种角度看,这样可获得左派、保守派的理解和支持,中国社会矛盾那么尖锐,谁坐在总书记的位子上都很难办;三是左左左,左到底,这很糟糕,很危险,会导致彻底崩溃,结局是悲惨的。   杜导正说,最初听到这两个讲话的内容,他的心情是「十分震惊,十分悲哀」,盼来这样的结果,令他寒心。最近,他继续观察,又听了许多朋友的看法,他认为应该再给中共新领导人多一点时间,不要急于作出结论。他说,他和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比较熟,习近平受父亲影响不小,人聪明也厚道,共产党这么惨痛的教训,习近平这一代人当然会有影响。政府新内阁里还有李克强、王岐山等人辅助他支撑?着。杜导正说:「网络革命是技术革命,技术革命必然引发社会革命,也必然引起政治革命。我们国家,我们这一代人实在经不起大的动乱了。现在的态势依然扑朔迷离,看不清楚,未来走向不明朗,《炎黄春秋》作了两手思想准备,一是准备迎接好一点的形势,也准备最坏情况出现,即停刊整顿。」据悉,《炎黄春秋》一月发行量增加一千多,二月增加六千四百册,三月又增加一千七百册,总发行量达十七万四千二百。   杜导正说,这次两会,政府人事变动是大家关注的,只是希望能接受历史的经验教训,让非党人士、民主人士、少数民族人士在重要岗位上所佔比例大一些。热议中的政府机构改革,不会有太大惊喜。现在新领导班子手中的权力还不稳固。杜导正说:「我总体看法是不要悲观,目前也乐观不起来。希望不等于现实。还是那句话:不改致革。」   透过改革才能解决问题   启幕才几天的人大和政协两会,是一年一度的「春天故事」,应当演进成助推国家改革、社会进步和民生权益的坚实足印。两会上传出一个个「故事」:自由迁徙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收入与经济增长同步写入今年目标……国务院机构改革是这次两会的热词之一,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银监局长高飞说,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和社会的关系,还是问题核心,要透过改革,解决政府权力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弥补「缺位」,隔断「越位」,纠正「错位」。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新一轮价、财、税改革即将来临,未来的税收改革仍应继续实施结构性减税,并考虑形成长期的制度化安排。   人大代表、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邓辉说,劳动教养制度违反了包括立法法和行政处罚法在内的诸多基本法律,与中国政府签署的人权公约相悖,其改革已箭在弦上,不改不行。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厉以宁说,城镇化即使「发展转型」,又是「体制转型」,传统城市化模式不适合中国国情,应让农民享有土地流转价值溢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要从法律上保障农民能从土地获益,建议修改相关法律法规,赋予农村土地使用权以物权性质,可收穫多方面的改革红利,比如推动农业产业化、规模化经营,加快人口城镇化进程。全国政协委员、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养老金双轨制正部署顶层设计,应对老龄化的资金安排、养老金空账都在研究……两会开启了习李体制「议政时代」,春天还会来「雾霾」吗?

阅读更多

程翔 | 對習近平政改抱希望者可以休矣!

信報博客     2013年01月31日 最近,習近平總書記南巡時的內部講話,已經層層傳達到縣團級幹部,獲悉其內容的人越來越多。筆者從內地朋友拿到這份記錄,閱後覺得,大陸內外對中國新領導人推行政治改革的熱切期待,從此可以休矣! 首先,他定義了中國的政治改革,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不斷前進的改革,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不是「往西方普世價值」方面改。他說:「我們的改革開放是有方向、有立場、有原則的。有人把改革定義為往西方普世價值、西方政治制度方面改,否則就不是改革。這是偷換概念,曲解我們的改革。我們當然要高舉改革旗幟,但我們的改革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不斷前進的改革,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 其次,他否認了內地很多人的看法認為中國在政治體制方面的改革滯後。他說:「我們的改革本來就是全面改革。我不贊成那種籠統認為中國改革在某個方面滯後的說法。在某些方面、某個時期,快一點,慢一點是有的,但總體上不存在中國哪些方面改了,哪些方面沒有改。問題的實質是改什麼,不改什麼,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過多長時間也是不改,這不能說不改革。現在,重大改革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更需要全面考量、協調推進」。 第三,他強調改革必須建立「共產主義」的理想和信念,改革才不會迷失方向。他說:「對馬克思主義信仰,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信仰,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又說:「如果丟失我們共產黨人的遠大目標,就會迷失方向,變成功利主義、實用主義」;他強調,「中國夢」固然是一個理想,但「共產黨人應該有更高的理想,那就是共產主義」。 第四,他提出要吸收蘇聯崩潰的教訓,認為蘇聯崩潰乃源於很多政治和意識形態方面的改革。他說:「蘇聯為什麼會解體?蘇共為什麼會垮臺?一個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動搖了。最後「城頭變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間。教訓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否定史達林,一路否定下去,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各級黨組織幾乎沒有什麼作用了。為什麼我們要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軍隊的領導?就是從蘇聯解體汲取的教訓。蘇聯軍隊非政治化、非黨化、國家化,解除了黨的武裝。出來幾個還想挽救蘇聯的人,把戈巴契夫弄起來,沒搞幾天又被反過去了,因為專政工具不在他們手中。葉利欽站在坦克上發表講話,軍隊完全無動於衷,保持所謂「中立」。最後戈巴契夫輕輕一句話,宣佈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拜讀了習近平上述言論後,筆者總算明白了為什麼習近平說不能否定改革開放前30年的中共歷史,也明白了他為什麼說不能抹黑中共的「光輝形象」。 今年一月五日,中央黨校舉辦中央委員、侯補委員「十八大精神研討班」,新晉七常委悉數亮相。習近平發表了講話,強調不能否定前30年歷史。他說:「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議,分為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後兩個歷史時期,本質上都是中共党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探索。兩個時期雖有差別,但決不能彼此割裂和對立,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原來在習近平眼中,連文革這些災難都算是「社會主義探索」,那麼人們還能期待什麼? 習近平這種歷史觀,早就見諸他剛剛晉身皇儲之初。2010年七月21日,他在全國黨史工作會議上說,「堅決反對任何歪曲醜化中共歷史的傾向」。他說:「研究和宣傳中共歷史,要牢牢把握中共歷史發展的主題和主線、主流和本質,旗幟鮮明地揭示和宣傳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領導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歷史必然性」;並「堅決反對任何歪曲和醜化黨的歷史的錯誤傾向」。他強調「這是黨史工作必須遵循的的黨性原則,也是每一個黨史工作者應該履行的政治責任」。顯然,習近平認為近年來很多暴露中共錯誤的黨史回憶,都是所謂「歪曲和醜化黨的歷史的錯誤傾向」而要加以反對。 中國國務院農村發展中心前研究員、學者姚監複就指出:習近平在歷史問題上的極左思維,就反映在他指導出版的《中國共產黨黨史第二卷》中,其中不但強化「毛澤東思想」,肯定「反右派鬥爭是必要的正確的」,也肯定了「三大改造」。因此他認為習近平是一個馬列主義者和毛澤東思想的擁護者:他說不能給黨抹黑,所以只能貼金。 習近平對歷史問題的看法,原來就是他本人某些「極左」思維的反映。所以他對蘇聯崩潰的分析,就完全按極左派的思路來分析。而他的政治改革,原來是要立足於共產主義的理想。 到此我們應該放棄幻想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讓中國人民憧憬的改革,是改變「一黨專制」,是廢除人民日報前總編輯胡績偉提出的「一個党、一個領袖、一個主義、一個黨軍的法西斯獨裁政治」,(筆者注:廢除「三個一」,是中共在未執政前就提出的政治訴求,見《毛澤東選集第三卷》912頁。但執政後,不但沒有廢除「三個一」,反而增加了「一個黨軍」,所以胡績偉稱之為「四個一」)。然而習近平所說的政治改革,則仍然是堅持「四個一」,這從他的南巡講話中表露無遺。 朋友們!我們還能有幻想嗎?建制內的改革派俞可平(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說過:「改革沒有突破,政局必有突變」(在2012年12月16日,鳳凰衛視主辦的「改革新動力——鳳凰財經峰會」午宴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我們惟有等待政局的突變吧!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男儿梦

习近平“新南巡”讲话: “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阅读更多

纵览中国 | 高瑜: 男儿习近平

习近平的“新南巡”讲话,核心看点是他对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惋惜。最令他感慨的是,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关键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那么,习近平“新政”的主线会不会就是如何做一个是捍卫共产党统治地位的“男儿”呢?          元旦之后,中国中东部大面积爆发长时间雾霾天气,毒性之大,令人畏惧。有人发微博,“扎进黄褐色的雾气当中,突然就感到憋气,不能呼吸,不得不上医院。”一点不是夸大其词。          北京的政治空气,也像雾霾一样,混沌不开,引发内外舆情的高度关注。上周四(17日)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教授麦克法夸尔,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发表公开演讲,以“过渡时期的中国”为题,对习近平的新中央做了“中共内部改革的可能性很小,恐怕要靠大规模突发事件从外部触发改革。”的预测。             像是有意要拨开北京上空的层层政治迷雾,习近平的“新南巡讲话”,上周也开始逐级传达。习的讲话,竟然像是对麦克法夸尔这位世界顶级的中国问题学者的预测做注脚。新政“蜜月期”还未结束,南周事件昭示的朝野不可能共有的“中国梦”已被击碎。      重提苏联解体的原因          习近平“新南巡”讲话,最醒目的部分是重提苏联解体的历史,他说“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教训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就是从苏联解体汲取的教训。苏联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国家化,解除了党的武装。出来几个还想挽救苏联的人,把戈尔巴乔夫弄起来,没搞几天又被反过去了,因为专政工具不在他们手中。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竟无一人是男儿!”这句话是多么生动表现了习近平对苏共政权垮台,苏联解体的揪心和焦虑。2004年9月19日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从江泽民手中接过军委主席职务的胡锦涛发表就职演说,也曾经痛骂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正是他提倡公开化、多元化,使苏共全党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乱,苏联、苏共正是在他‘西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冲击之下解体的。”当年胡锦涛的讲话印发成中央文件,传达到每一位党员,当时很多人听了,竟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苏东共产主义政权的解体,和二战反法西斯胜利一样,已经是二十世纪留给人类的巨大遗产。          笔者认为习近平的这段讲话,同样会引发党内外舆论的哗然。作为中共建国元勋的铁血后代,习近平的谈话更富鲜明的个人色采,彰显出他的政治抱负,他不仅要力挽中共政权于不倒,避免“君子之澤,五世而斬”的命运,而且要重整朝纲,以期恢复毛泽东建国初期的权威性和合法性。才是他“复兴之路”的宗旨和目标。          《求是》第一期推出了重头文章《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该文着重指出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出现了一股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其突出表现在于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当前的历史虚无主义整合了其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核心观点,在政治、史学和文艺上形成了一系列具有挑战性和危害性的理论和观念。该文受到毛左派的热烈欢迎。          《炎黄春秋》第一期,发表“邓小平理论”老资格宣传家周瑞金的文章,也是对十八大赞扬声音最高的一篇文章,认为习近平已经从毛的“伟人”、邓的“强人”、江胡的后“强人”时代,进入“常人”时代。笔者以为周先生是否言之过早,有待验证。但是在信息时代,谴责戈尔巴乔夫,谴责苏东巨变能否获得朝野共识是个大问号。      江泽民就不会赞成习近平的看法          六四之后江泽民伙同李鹏,进行经济治理整顿,造成连续三年GDP大滑坡,苏联“8.19”之后又立即提出“反和平演变为中心”。曾被邓小平叫到家里训斥:“中央已经下过文件,不再提‘反和平演变’这个口号,你那时是副部长,没有看到?”江泽民诚惶诚恐,但是没有理解邓小平的用意。回来之后和李鹏立刻收回“反和平演变为中心”,但是经济继续治理整顿。终于惹恼邓小平,进行南巡发表讲话。若不是江泽民转得快,用邓小平南巡讲话的语言在北京发社论,若不是陈云、薄一波劝邓小平:“事不过三,不要再有第四个了。”江也就追随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遭遇人生的滑铁卢了。这是他终生不可泯灭的教训。也是经历过中苏论战留给他那一代留苏官僚的心理阴影。              2009年9月24日,江泽民把中苏史专家沈志华等人请到中南海瀛台问学,他当时正在阅读沈志华等人所著的《中苏关系史纲》。江泽民首问:“苏联一个超级社会主义强国,一下子就垮台的原因是什么?”          沈志华回答:“这个问题就连学术界的看法也不一样,有时对话都对不上。因为基本事实没有搞清楚。十月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到斯大林、到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到戈尔巴乔夫,这七十四年的历史不是那么容易弄清楚的,不是说你一拍脑袋说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叛变了,所以苏联就完了。需要历史学家来做深入的工作,一点一点地把事情弄清楚:这个历史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有一个基本的想法,我们看苏联问题,其实是想解释中国的问题。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一直学苏联,六十年代才跟苏联分岔了,成了敌对双方,在国家体制、党的原则等等一些重要的方面我认为至今中国还没有摆脱苏联的模式。所以最终我们想要回答的问题就是:社会主义这条道路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为什么苏联就走不下去了呢?”          江泽民与沈志华等畅谈5个小时,临走请沈志华给社科院带话,是否能邀请戈尔巴乔夫访华。社科院院长陈奎元很快回话表示拒绝。          一周之后,北京举行60年大庆游行,胡锦涛用高抬着毛泽东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城楼上的画像,配合《东方红》乐曲的毛泽东思想方阵,统领着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代领导人画像的方阵走过天安门,最显著的大标语是“毛泽东思想万岁!”,用它统领着后边三个方阵中的“坚持邓小平理论”,“坚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落实科学发展观”三个理论标语。焰火晚会之后,江泽民连夜提笔给中央写了封信。信的内容大致如下:他称参加了六十年的庆典,一晚上不能成眠,感到我们共和国的六十年很不容易。前三十年跌宕起伏;后三十年稳步发展。前三十年有很多经验教训要总结。后三十年总的来说是成功的,我们有很多执政的经验可取,也有一些要总结的教训。          信的最后一段谈中苏关系。江认为斯大林和赫鲁晓夫都给了中国很大的援助。江认为历史上中苏论战是我们从意识形态挑起的;苏联也有大国沙文主义。江还提出赫鲁晓夫是改革家。      关键只能看习近平如何重整党纪朝纲          麦克法夸尔认为:既得利益集团在中共的腐败体制内已经根深蒂固,习近平不希望因冒险改革而触发巨变,导致政权颠覆,“让自己成为中国历史上的戈尔巴乔夫”。这个看法入木三分。          习近平新南巡讲话没有提“政治改革”,而且他自十八大之后就没有提过“政治改革”。他在新南巡讲话里表达了他的理论主线:“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南巡期间拜谒邓小平塑像 中国政府当前是世界最有钱的政府,这是习近平谈“三个自信”的底气所在,新南巡他首先拜谒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也是权贵资本主义的鼻祖邓小平。邓小平的南巡讲话确立的是跛腿改革路线,这正是当前中共腐败横行,社会矛盾尖锐的根本原因。习近平还不打算承认这一点,他说:“我们的改革本来就是全面改革。我不赞成那种笼统认为中国改革在某个方面滞后的说法。在某些方面、某个时期,快一点,慢一点是有的,但总体上不存在中国哪些方面改了,哪些方面没有改。问题的实质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这不能说不改革。”          哪些不能改?习近平说;“有人把改革定义为往西方普世价值、西方政治制度方面改,否则就不是改革。这是偷换概念,曲解我们的改革。我们当然要高举改革旗帜,但我们的改革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不断前进的改革,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麦克法夸尔说:“从上到下渗透全党的腐败问题,使中共不再像毛泽东建国初期那样具有权威性和合法性;而邓小平在文革后只专注于经济改革,也让中共丧失了可以将人民和党团结在一起的意识形态。”          如何面对溃败的千疮百孔的党的肌体,唤醒全体党员的改革意志?习近平说;“一定要看清我们的历史方位,看清我们为之奋斗的现实目标和远大目标。我们处在社会主义初期阶段,要全力为现阶段目标而奋斗,但如果丢失我们共产党人的远大目标,就会迷失方向,变成功利主义、实用主义。讲理想信念,就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就是一个理想。当然,共产党人应该有更高的理想,那就是共产主义。”          新南巡讲话有意识要给意识形态以新的政治思想地位。          南巡中习近平还给大家讲了一个老故事:          11月27日的《人民日报》第四版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信仰的味道》。1920年,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时,他妈妈为他准备了一碟红糖和粽子,还在外面问他红糖够不够,他说“够甜,够甜的了。”妈妈收拾碟子时发现他没有蘸红糖,蘸的是墨汁。这就是信仰的味道,信仰的力量!          中共现在还有陈望道那样资质的翻译家吗?听这个故事的党员同志们恐怕更多连想到的是前编译局长衣俊卿。衣的“学问”也好生了得!有传写入十八大报告里的“三个自信”就是这位前局长在耗资几十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里挖掘出来的。他的政治后台一直用这个功劳簿保他,但是不堪入目的12万字的揭发,如何能让党员们回味“信仰的味道”?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洞庭湖大堤决口合龙,救灾现场变表演舞台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