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高棉

【河蟹档案】做太阳的感觉太诱人了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兰州记者群:关于兰州晨报采编员工罢工最新消息,员工和报社领导没有关于稿件刊发和待遇薪资等问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明天可能还要继续罢工! 2013年05月16日 18:47 民智维新:他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 作者:蓝印 …………………. 他不但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严重祸国殃民。 三峡水坝建设与他有关,...

阅读更多

金边的S21监狱和画家

  S21监狱只不过是当时红色高棉十几座监狱的其中一所,1975年4月17日到1979年1月7日,先后有17000名犯人被抓到这里,最后,只有7个掌握特殊技能比如画画、雕塑或者缝衣服的人幸存下来。     狭小龌龊的监舍,估计才2平方大小。那个灰色铁盒使用来盛放粪便的。 S-21集中营在被改造前是Tuol Svay Prey高中,名称来自前皇家西哈努克亲王,学校共有五栋建筑。1975年,被改造成恐怖监狱和集体处决中心,将此地重新命名为「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S-21)。柬共也改造了此建筑以适应囚禁犯人:建筑物周围绕起了带高压电的带刺铁丝网,原先的教室变成了一个个狭窄的拷问所,所有的窗户都被用铁条覆盖并绕上电线以防止犯人逃脱。    导游是华裔,父母在当时的劳动营经组织安排结婚的。他说,波尔布特当时专杀知识分子,就是戴眼镜的就认为是知识分子。3年执政期间杀掉近300万柬埔寨知识分子和农民。 在S-21集中营的生活是极端血腥恐怖的。到达集中营后,犯人们先要被照像存档。之后,他们被强制脱去所有衣服并去除所有可能的自杀物。然后,他们被带去没人的小房,那些要用手铐拷在墙上的犯人会被带往更小的牢房。而那些被带往稍大的牢房的犯人,则是所有人被铐在同一根大长铁条上。犯人必须睡在冰冷的地面,没有被褥,连睡觉时也是被铐着的。   七名幸存的囚犯其中一位是:Vann Nath 。由于他是一名画家,逃过死劫。   这是他画的审讯时的情形,现在他本人移居国外。       当时越军进入柬埔寨这所监狱的时候,在楼上的审讯室内床上还拷着几名惨不忍睹的死难者,越军中有摄影记者当时就拍也下来。现在那些照片就挂在当时的房间内。 用于拷打犯人的各种各样的刑具。  在金边的酒店里恰好看到了对红色高棉前领导人农谢的审判,由此引发了我参观S21的兴趣。  一般参加国内组团的旅游不会安排S21的旅程,因为团里有女同志的原因吧。相反我在S21看到不少欧美国家的游客,其中有部分居然是中学生。   S21监狱长:康克由 在联合国和柬埔寨组建的红色高棉特别法庭上,被以反人类罪起诉的红色高棉政要之一、S21监狱负责人康克由再次受审。面对S21造成17000多人死亡的事实,他辩解说:“所有指示都来自红色高棉中央,我无从逃避,因为我的家人是他们的人质。”已皈依基督教的他,流泪乞求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的宽恕。 相比“S21是越南人开的展览会,自己还是在美国之音上听到它”(波尔布特的说法),康克由至少承认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按照他在法庭上的供述,无论是沦为盖世太保还是成为基督徒,都是他努力寻找的自我救赎。在这一过程中,他同样经历了痛苦的心路历程。    然而,在S21实施的冷静而又系统的大清洗面前,考虑到他身为S21总设计师时的勤奋和无情,康克由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除了他在被提升为S21指挥官之前曾要求调离这一证据外,事实证明,康克由是有计划地施行了这些“很坏”的罪恶。1999年一位英国记者在柬泰边境发现了他,随后他居然接受了采访。采访播出后康克由随即被逮捕。2008年2月,作为司法程序的一部分,他被带回到S21,据说他“泪流满面”。 开庭之前,曾为他进行冼礼的牧师表示,康克由盼着审判来临,他希望坦白他所犯下的罪行。     鉴于康克由在S21的“高效管理”,所有受审者都留下了档案和照片。     图中的女子现在举世皆知,参观时旁边的墙上就贴着她本人怀抱孩子的放大巨幅照片,其实原照片是很小的,只不过她的经历代表着当时百万死于红色高棉手里的悲惨命运。     这位母亲中文名叫陈金顺(Chan Kim Srun)是红色高棉外交官员的妻子,她手中抱着的婴儿是她的孩子。他们双双被处死。     前文提到那名幸存的囚犯Vann Nath,画过这样一幅画。地点是原来S21的操场。 狱卒会把囚犯吊或倒吊在上面,然后把他们的头塞进那个大缸里头逼供,大缸里全部都是屎尿。    红色高棉居然还热衷于“科学实验”,图中画的是看守割断受审者的喉管,看看留出多少血才能死去。    儿童以这样的方式最后解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S-21发掘出近九千具尸体。还有许多死人坑尚待挖掘。这些人死得极其恐怖,红色高棉为节省子弹,杀人多用棍棒重击或以斧头砍杀。 犯人们会被电击、热烙,悬挂或其他可怕的工具予以审问。虽然,很多犯人根本受不住酷刑而死亡,但过快的杀死犯人却是不被鼓励的,因为红色高棉需要他们招供集团头目。      犯人之所以会招认完全是酷刑的效果,即使是对意志最坚强的犯人实施这样的酷刑,让其招供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在S21监狱留存的档案挖掘出来的骷髅,审问过后,犯人们以及他们的家人被带往琼邑克(又名“钟屋”杀人工厂)灭绝中心予以毁灭,该中心位于金边市中心21公里远。在那里,他们被用铁棒、镐,弯刀或其他工具当作武器而被残酷的杀害。              红色高棉的【敏感ci】 所向真是匪夷所思,除了旧政权的官员和军人以外,商人、僧侣和知识分子都以“不易改造”为由一律肉体消灭。        一大批曾经和他一起战斗的“兄弟们”,从巴黎的马列小组同学到丛林中的同志,都遭到血腥的清洗。中央高层领导几乎被处决殆尽,包括内政部长,经济与财贸部长,农业部长,公共工程部长,情报部长,通讯、贸易、工业和橡胶种植业部长,国务委员第一、第二副主席,主管经济的副总理,乃至柬共主要的两位创始人、波尔布特的亲密战友符宁和胡荣在内,都没有逃脱被从肉体上消灭的命运。军队方面,柬埔寨革命军总参谋部人员,除总长宋成以外被全部捕杀,即使宋成最终也难逃一劫,波尔布特终于在十几年后的1997年以反叛罪将其全家11口成员全部杀光。

阅读更多

中国援柬专家逃离红色高棉日记

1978年10月14日到1979年1月13日,作者亲历了红色高棉的失败,和上千名中国专家一起从金边撤离到柬埔寨西北重镇马德望,手提行李箱步行跨过柬泰边界小河上的木桥,在泰国海空军基地登上中…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周报】第46期:疫情将何时结束,没有答案,从何时开始,也没有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公交车里的阵营

【CDT敏感词周报】第40期:金马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奥密克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