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改革

叶檀:下半年到明年中国经济三大猜想

转型期的中国经济未来有三大可能。第一,在美元与欧元保持均衡的情况下,人民币继续上升。虽然美欧对于重建全球金融秩序的立场不同,但在逼迫人民币汇率上升这一点是相同的,因为人民币与日元这两大债权国货币上升,是美欧减轻债务的最好办法。       有了人民币这个撬动的支点,美元与欧元开始移位。美国出台一系列消极的经济数据,糟糕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不再成为全球投资者的关注焦点,相反,欧元区核心国家漂亮的经济数据成为关注点。       德国5月零售销售月率如预期一样数据由负转正,法国5月生产者物价指数月率有所降低,6月采购经理人指数降低0.1个百分点。意大利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并没有像预期那样下降,而是略微上升。德国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好于预期0.3个百分点,制造业前景乐观。欧元区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和前值保持一致,显示欧元区的制造业复苏情况较稳定。由此,美元上涨趋缓,而欧元不再大幅下降。       6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央行增加其他货币的持仓,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欧元和美元比重都出现下降。一季度全球外汇储备总额达到8.295万亿美元,高于去年四季度修正后的8.165万亿美元。其中,美元在今年一季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重从上季度修正后的62.2%下降到61.5%,为10多年来最低。另外,欧元的比重也由27.3%下降到27.2%,加元、澳元和挪威克朗等其他货币的比重略有上升。央行力求资产多元化,但目前资产可选择余地很小。       6月19日,人民币重启汇改,两周内升值0.61%。7月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7720,与上一交易日相比大幅上升138个基点,再创5年新高。人民币实际汇率将上升到20%以上,也就是说,目前还有4个百分点以上的升值空间。随着中国国内保障成本提高、外汇储备减少、经济数据下降,人民币升值压力不会一直维持在高位。       第二,中国国内一场基于消除过剩产能、提高效率的重组并购高峰到来。       6月3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促进企业兼并重组,听取对中央企业监督检查和国有企业监事会工作情况汇报。会议定下了大力推动兼并重组的基调,下决心改变目前存在的地区分割、行业垄断、内幕交易等弊端。       企业的并购重组达到以下目标,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优化资源配置,消灭高污染行业减少过剩产能,引导民间资金进入政府鼓励的行业、参股国有企业。       未来至少将有数千家企业退出市场,对于高新企业的支持力度将越来越大。为进一步改进和完善中小企业金融服务,拓宽融资渠道,着力缓解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的融资困难,支持和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日前联合发文,要求进一步做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工作。7月1日,媒体从央行获悉,为缓解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央行要求银行确保对小企业信贷投放的增速高于全部贷款增速,且增量要高于上年;同时取消符合条件的中小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准入数量限制。       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有所放缓,由于民间资金的补充,投资率不会下降太多。转折点是今年5、6月份前后,无论是房价环比、还是采购经济人指数等,虽然还在高位,但环比增速下降。       反映规模以上企业情况的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PMI数据显示,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2.1%,比上月回落1.8个百分点。虽然该指数已持续16个月保持在50%以上,但最近两个月一改之前波动上升态势,呈现连续回落。其中新出口订单、积压订单、进口和就业等分类指数均出现回落,尽管并未全部跌至临界点以下,而生产分类指数仍位于临界点上方,从5月份的58.2降至55.8。反映中小企业情况的汇丰(HSBC)采购经理人指数指数从5月份的52.7降至50.4,仍位于临界点上方。其中工厂产出分类指数降至49.6,与生产指数的轻微回落相吻合。今年初该指数达到60.6,此后一路下降。       整体经济从高烧状态逐渐回归正常温度,会有轻微紧缩,PPI等数据已经开始回落而库存上升,正如笔者所说,今年通胀压力不大,不是经济主要矛盾。随着成本上升与产能削减,明年可能出现一定的通胀压力,目前有待继续观察。       第三,资本货币市场维持震荡格局不变,空方略占上风,而行业仍然存在机会。       估值业已出现中枢下降,房地产与股市出现的是行业性、重组性与概念性机会,在实体经济稳定、生产效率上升之前,不可能出现整体上涨的格局。   注:出差,到深、广,航班大规模延误。无话可说。     参加威廉姆森中国行最后一站的活动,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对中国企业有话要说。     这两天市场变化,欧美市场换位,美国的经济数据糟糕,而欧洲不再是落水狗。到了汇率均衡点,开始有所逆转。     PMI以及PPI的下降,使人民币适当宽松有了空间。刚以为通缩,货币又来,这就是今年调控的常态。     高盛预期上海到2020年成为亚洲金融中心,也就是说,到时人民币将彻底市场化。留给中国转型的时间不算多。高盛预言总是在最后关头出错,而在前期趋势中应验。     继胡祖六等人离开国外金融机构后,蔡鸿平离开瑞银,而在香港市场已聚焦了索罗斯、国内各家机构、还有地下资金,粮草先行,调兵遣将,形势业已明朗。人民币资本项下兑换可能规模不大,但势不可挡。     周末到了,祝各位有愉快的周末。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阅读更多

叶檀:5月数据:我们需要的不是漂亮数据而是改革的决心

中美欧正在通过一系列的经济数据与心理预期,展开经济争夺战。         对于世界也好,中国也好,需要的绝不仅仅是漂亮的数据,而是改革的决心、与能够推动未来三十年发展的制度建设。       在预期经济时代,经济数据与现象有了过多的人工斧凿痕迹。中国、欧洲与美国,概莫能外。悲观的数据不值得悲观,乐观的数据不值得乐观。       中国5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从各个渠道透露出了大概,房价增幅下降、出口增加、消费上升,除了CPI数据,非常漂亮。进口多少出口多少,一切尽在掌握,外汇储备稍有减少,中国的出口大增,近两个月的进出口数据充满了戏剧色彩。出口增加与央行净投放,说明国内有紧缩趋势,货币小幅放水,以弥补资产品价格下挫的漏洞。       欧元区风暴还在刮,但那主要因为欧元区希望欧元保持弱势。匈牙利莫名其妙地自曝财政危机,不顾美国财长盖特纳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加大救助规模的提醒,欧盟严肃地表示要强化财政纪律,欧洲绝不会以美国式的直升机撒钱方式来拯救全球。通过欧元贬值,增加了出口减少了债务,欧元区经济并未更加糟糕,何乐而不为?       美国一直处于无就业复苏状态,而美国经济的决策者们信心不减。6月9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出席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听证明表示,美国经济复苏已经步入正轨。今明两年,美国经济有望步入持续增长的轨道。只要金融系统继续保持稳定,欧债危机对美国经济复苏可能仅会产生温和影响。虽然美国经济在2010和2011年持续增长,仍不足以解决就业市场问题,也不足以帮助削减巨大的预算赤字,但消费者与企业的有效支出正保证着复苏的持续。伯南克认为,通胀不会发生,利率与商品价格将持续下降。       事实并不乐观也不悲观,全球经济正处于从底部回升的过程之中,二次探底说固然无法得到印证,认为全球经济与中国经济就此将进入恢宏的上升通道,更是对于历史的无知,和对现实的漠视。       任何结构性调整都是漫长而痛苦的。直到现在为止,中国学会的宏观经济调控手段,试图不改变结构的情况下通过货币、储备、税收等技术手段,来矫正经济数据。调控经济就象蹩脚医生的牙科整形手术,只要给病人戴上一个牙箍,就万事大吉。事实当然不会如此简单,否则中国不会经历数百年的现代化奋斗历程,仍在孜孜以求。       常有人对于单个的数据预测充满兴趣,单个的数据只有嵌入经济整体进行解读,才有生命力。对于CPI权重有明显问题的经济体,对于价格传导体制并不畅通的经济体,对于不严格执行通货膨胀目标制的经济体,CPI升到3.1%能够说明什么呢?在CPI上升的同时,宝钢、鞍钢等主要钢铁企业全行业降价,大宗商品全球价格开始下降,而中国5月购入的资源价格还在上升。由于经济形势复杂,我们看到货币政策左右游移,发改委一再驳斥媒体农产品价格上升的报道。之所以屡屡被动澄清,既说明经济冷热不调,也说明我们的货币政策从来没有真正把CPI当回事,而是综合考虑整体经济情况得出的结论。       根据实体与虚拟经济数据的分析,根据对中国经济的了解,可以明确得出央行近期内不可能加息的结论,但这并不等于说,中国可以漠视中低收入阶层的生活质量。       房价数据略有下挫说明房价要全面下降了吗?拜托,房地产市场的调整早已开始,一线城市的房屋成交量已经下降了70%,我们不需要另一个数据来确认房地产价格下挫,满足自己的预言家心态。只要有正常逻辑者,都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只要政策不发生180度大改变,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下降就是迟早的事,根据现金流分析,大批降价将在三季度。       仅有上述数据分析是不够的,中国房地产数次调控,数次空调,房价报复式上涨,就是因为缺乏价值观,以及对于中国经济未来的准确把握。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更需要看到如下实证:房地产市场的此次调控将与以往不同,将摒弃投机色彩而着眼于长远,房地产市场的改革将成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会因为经济的短暂起伏,不会因为大型钢铁企业的游说,不会因为地方财政紧张,就放弃改革。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经济改革必然是整体的配套改革,单兵突进不可能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比如物业税,如果不伴之以公共财政政策,不伴之以税费整体的合法性进步,笔者就将从支持转为反对,因为那样的改革是短视的、不触动根本、不动摇既得利益阶层的改革,怎么改,就会怎么退。       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清醒与理性,关注目前的改革举措,摒弃激愤得出公平的结论,以真正造福于中国未来的中产收入阶层,建立中国的市场根基。   注:从明天开始,进入假期作息,可能不会准时发博。     会与新老朋友出行,看乡村低碳经济。     祝朋友们放松心情,过个好假期。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