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Matters | 米米亚娜: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我很难想象,在充斥着黑人和慕斯林歧视、反港独和香港运动、反美、反资本主义、粉国家主义、以及所谓“田园女权”话语的内地社交媒体舆论环境里,一个坚信“屁股决定脑袋”的小粉红如何才能辗转腾挪找到可以安放自己那套叙事的安全空间?因为总会在某个案例里,几套逻辑互相矛盾,如果不给自己的三观来次大修正,认知的障碍就可能越来越多——把这个花样navigate的过程称为“杂技”真是传神。歧视黑人就得说美国体制和警察没错,反美就得说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如果再加上个香港运动的layer,就必须更讲究: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那么香港人的反抗是正当的吗?如果香港的体制和警察暴力没错,美国的体制和警察暴力也没错吗?我相信以此完成一套无懈可击的论述一定难不倒中国人,万一自己的逻辑无法自洽,他们还可以把别人的经验变成“幻觉”,而墙的必要性被循环自证了:它保护了很多被它制造出来的有精神分裂风险的人。

阅读更多

选美 | 吴如加 李想:总统大选中的美国华人

2016年的大选在华人群体中制造了前所未有的撕裂。第一代、第二代移民之间的冲突自不待说,华人们更建立起前所未有的“华人川普助选团”。根据采样统计,52%的华裔最终投票给希拉里,11%投票给特朗普。本文描写了在美华人在大选中的众生相。

尽管有言在先“No politics(不谈政治)”,但一家人还是在饭桌上发生了争论。

出生于美国的二代华人移民William认为,母亲对特朗普的支持近乎没有原则;母亲则觉得,特朗普能为蓝领工人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对那些拼命工作的中等收入家庭也更公平。

阅读更多

纵览中国|吳菊生:为什么华人精英右翼多?

这个问题困扰我二十多年了。九十年代初驻留美国时,身边几乎所有来自大陆中国的精英知识分子都倾向美国的右翼——共和党,我自己也不例外。记的当年我还曾为老布什打赢了海湾战争,却在九二年的总统大选中输给名不见经传的克林顿而大惑不解,忿忿不平。对这种华人右翼现象那时无暇多想,觉得一切理所当然。后来一位在哈佛大学(哈佛所在地波士顿历来是左翼民主党重镇)教书的朋友告诉我,她的从幼儿园起在美国长大的儿子(前两年才知道他初中是在大陆读的)进了美国名校威廉姆斯学院,刚满十八岁...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404档案馆》———大学女生的广告与铁路女工的死亡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Facebook专页:六四纪念馆
推荐理由:32周年纪念日,香港六四纪念馆被迫暂时关闭。请访问该纪念馆的Facebook专页。

Facebook专页: 1989年的传真
推荐理由: 1989年5月及6月的传真,虽然热感传真纸早已褪色,却记录了香港学联与北上声援同学、海外中外人士、香港市民、各大传媒的信息往来。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