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

葡萄游戏|《Beholder》:极权社会下思想警察的挣扎与反思

作为一款监视游戏,《Beholder》玩法很简单。玩家扮演一名叫卡尔·斯坦的房东,主要任务是把握房客的一举一动。玩家可以通过门的钥匙孔偷窥,也可以在房客的房间内安装摄像头,亦或者搜查房间内的物品以获得房客的特征。除此之外,玩家还可以通过和房客聊天以获得信息。搜索到这些特征后,玩家可以向政府建立特征档案,上报的特征越多,得到的奖励越大。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中文微信:一个应用,两个体制

在中国大陆,腾讯的手机“微信”应用已经主导了大陆手机通讯市场,目前该公司要抢占海外市场。腾讯公司表示,微信在海内外会有不同版本,进军外国市场没有问题。有微信用户表示,大陆通用的是经过当局政治审查的版本,但海外用户通过海外版微信和大陆民众联系时,仍会受到中国当局的监视。

阅读更多

中国宪政网|张翔:检查公民通信是谁的权力?

按照《二审稿》第46条第2款的规定,“电子信息发送服务提供者”负有安全管理义务去“发现”用户发送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并采取停止传输、消除信息的措施。即时通讯等电子信息发送,是点对点的信息推送,是具有私密性的通信方式。要求电子信息发送服务提供者“发现”特定行为,无异于要求电子信息发送服务者直接去监视微信、QQ聊天的内容。换句话说,“电子信息发送服务提供者”可以去监视两个人在用微信聊些什么,并且这是“电子信息发送服务提供者”必须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中共党员干部被要求上报各自微信、QQ群信息

中国网络最近流传一份北京市某街道办向党员干部下发的一份“党员干部参与微信群、‘QQ群’报告表”,除了要求填写个人姓名、出生日期、文化程度及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外,还要填写个人所在的微信和“QQ群”帐号及管理员姓名。有分析认为,该报告表像是针对全国的党员干部,将由基础单位要求党员填写。

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加强对言论的管控。继当局责令微信公众号备案之后,一份名为“党员干部参与微信群、‘QQ群’报告表”,连日来在北京知识分子微信圈热传。该份有北京市朝阳区某街道办向辖区内党员干部发出的“报告表”,作为有关加强党的领导,建立流动党员微信平台的学习材料附件,发给中共基层党员干部,除了要填写自己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民族、文化程度、手机号及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还要填写所在的微信和QQ群帐号,管理员姓名。最后要签上自己的姓名。

阅读更多

大数据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模式创新探究

(比大洋国的思想警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通过思想行为数据分析,即时性获取学生思想行为动态、价值导向和关注社会热点难点等
把受教育者思想行为以数据方式进行汇集,根据评估体系对个体或群体进行可视化的精准图示。
基于动态数据分析和关键热词评估,对学生的舆论舆情、思想行为的发展趋势能够作出准确的预测判断。
电子科技大学进行“思想政治教育数据收集”的渠道之一,是通过该校自建的“大数据教育研究中心”和“一体化信息搜集平台”,并得到了“图书馆、教务处、学工部、宿管中心、心理咨询中心、后勤服务处等不同职能部门协同合作”。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