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

自由亚洲 | 从流亡到流浪:六四诗人老木的归途

王龙蒙在电话里听起来很忧郁。他说,是流亡生活加速了这些六四参与者的死亡。这是六四流亡者都忌惮的命运深渊,但这深渊却在不详地召唤他们。在可见的未来,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都难以在中共政权下被平反,六四参与者的流亡者生涯还遥遥无期。

老木似乎也早已预见到自己的归途,提前为自己与天安门广场之间的精神联系立了碑。

老木在作于2009年的《录鬼簿》中写到:

我已经埋得深了,

头上是整个世界的尸骸,

总有青年挖胫骨为横笛轻吹。

我不出来,

我在地铁站里走了一万圈,

一万圈都是黑绢花编织——

走成一个广场,为我自己。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7期:河南洪灾:该闭嘴的让不该闭嘴的闭嘴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在线博物馆: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推荐理由:这是一座流动的纪念碑,碑身交错刻下四条时间线:一、1989 年 4 月至 6 月的中国民主运动;二、中共 1949 年建政以来,对社会“一系列的镇压与控制”,以及这种模式如何“蔓延全球”;三、当代全球民主自由抗争史;四、“被大历史裹挟的个体命运的挣扎”。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开幕

独立媒体: 改变中国/ 英文: China Change
推荐理由:致力于提供中国法治、人权、公民社会的信息,帮助读者了解中国政治图景中受审查最严重、最少为人知的方面。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