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

欧阳乾的世界 | 领导不倒台,你翻的了案吗?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原文已在微信上被删除。聂树斌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二十年之屈辱一夕洗净,沉冤昭雪,真相大白于天下。

按说应该高兴才是。但是,相比网络上的普天同庆,我的心情却格外沉重。

我真的没有装逼。

是真的沉重。

确切的说,二十一年过去了。河北省高院1995年4月判决聂树斌死刑,两天后,就执行了枪决。人这一辈子,满打满算,也就活四五个二十一年。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条新闻,而对于聂树斌以及其家人来说,却已经是所有的人生。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凭什么他们的生命,就要接受这样的选择?

阅读更多

澎湃 | “聂树斌母亲不该恨我”:王书金11年来坚称自己是真凶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澎湃新闻原文已被删除。12月2日,澎湃新闻从聂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及聂母张焕枝处获悉,他们接到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法院通知,目前已在沈阳,聂案或有重大进展。

律师朱爱民最近一次会见王书金是在2016年6月24日,此前半个多月,最高法决定提审聂树斌案。

据朱爱民介绍,会见时,王书金说,他也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消息,并清楚地数着聂树斌案延期复查的次数,四次。

“聂树斌案立案再审,意味着你的死期快到了,你紧张吗。”朱爱民问。“不紧张,这事我想呢早晚要有一个了断……早结束比晚结束强。”王书金答。

2005年1月,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河北人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在供述完他在河北广平犯下的5起案件之后,他还称曾于1994年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奸杀了一名女子。而这起案件的“凶手”聂树斌早已在十年前就被执行死刑。

此后十余年,王书金案历经两审,他始终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一案是他所为,但未被法院认定。

他告诉律师朱

阅读更多

熊培云:哪是什么迟到的正义,停止羞辱而已

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第一,聂树斌不能死而复生。

第二,在无数人心中,聂树斌早就被认定为无罪。

所谓改判,就像一个在网上流行了一整年的笑话,在年底突然出现在春晚上,规格好像提高了,但笑话还是笑话。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本周推荐

维权媒体: 中国劳工通讯
推荐理由:至少在五一假期这一周,你要读读中国劳工通讯。更何况,在纪念争取八小时工作天的节日里,我们在中国目睹历史的倒退。

微信公众号: 秦川雁塔
推荐理由:秦晖教授和金雁教授的文章发布平台。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中国一代学人中,鲜有出其右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