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彪

冯正虎从容面对强权 展现独特维权功力

星期一晚上,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与几位维权人士和律师聚餐时遭到警察的阻挠。他在警察的逼迫下从容地走出餐厅、走进了警车。参与聚餐的维权律师们说,冯正虎面对强权而镇定自若,展现了他维权的独特功力,也为其他维权人士提供了重要的经验。 近一年前,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以他独特的方式成功争取回国的权利,成为闻名中外的一位传奇式维权斗士。 在成功从东京回到上海后的过去一年里,他依然以不屈不挠但又不与当局直接对抗的独特方式继续为争取自己和他人的权利而抗争。 *聚餐被警察驱赶  镇定自若感染其它维权人士* 星期一晚上,一些上海本地和来自外地的维权工作者亲身体验到冯正虎维权的独特之处,并为之感叹。 当天晚上,冯正虎与上海的另一位维权人士陆以诺、上海律师李天天以及来自北京的著名维权工作者腾彪等人相约在上海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餐馆聚餐,交流维权经验。就在饭菜刚上桌、酒杯刚举的时候,多名上海国保警察闯入了餐厅。 李天天律师向美国之音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李天天说:“腾彪约了我,跟一些网友和几个朋友晚上七点钟见见面,聊一聊,在上海火车站附近。我们就赶过去了。赶过去之后,一口饭没吃,一口酒没喝,刚举杯,碰了一下,警察就进来了。  ” 李律师说,饭菜都上桌了都不让吃饭的经历对她来说还是头一遭,因此本能地要与警察抗争。她先是拒绝离开饭桌,但警察开始摔酒杯、推倒椅子,并夺走她的包,于是她决定离开酒席,不再正面抗争。 回到家后,李天天在自己的博客中说,自己决定不正面与警察冲突至少部分原因是冯正虎和陆以诺也没有反抗。她写道,“今天真应该与警察他们打一架。有点后悔(没跟他们打)。但看冯正虎和陆以诺都一点没有反抗穿衣服就走了,我也就(算了)….哈哈,受他们影响也是一个原因。” *滕彪:冯正虎预备生活随时被中断* 在准备聚餐前, 北京维权工作者腾彪已经跟冯正虎谈了两个小时,了解到他的正常生活经常被粗暴地中断,他也随时准备着这种中断。 腾彪说:“ 他的生活可以随时被中断,包括跟朋友吃饭,见朋友。他经常被传唤,被软禁,被跟踪,甚至被抄家。就是说需要非常强的心理素质,非常好的心态。我也是非常欣赏他的快乐维权的方式,就是不要生气,不要太着急,不管这些国保特务他们多野蛮,但是自己这边要有尊严,而且也决不会妥协。 ” 腾彪对聚餐活动被干扰而冯正虎坦然应对的事件感触很深。他在博客中写道,“冯正虎被国保带走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老冯非常清楚,自己讲话的每一秒都可能被中断,与朋友聚会的每一刻都可能被破坏。” *冯正虎:坚持护宪维权 延续维权之路* 据几位在场人士的讲述,当几位国保警察一走进饭厅时,冯正虎就面带笑容地起立,并从容地走进了警车,被带到派出所。从派出所回到家后,冯正虎对美国之音说,从容地去应对警方的行动,也会促使警方从容地应对维权人士,在双方的这种不激烈的摩擦中法制渐渐得到加强。 冯正虎说:“一个社会就是这么发展的,就在这种摩擦中发展的。如果我们经常见面,习惯了对方,对国保来说,对上海当局来说,它习惯了这种事。否则它一直处在一种紧张状态。所以我从来不去折磨他们。我基本的原则就是护宪维权,一直坚持在法律的框架下维权。所以我的路一直能走到现在。” *滕彪:欣赏冯正虎维权方式* 除了李天天律师称自己星期一晚上对警方的反应是受了冯正虎的影响之外,腾彪律师也认为,冯正虎独特的维权方式值得他自己和其他维权人士去借鉴。 腾彪说:“我还是很欣赏他的这种维权方式。就是举起宪法的旗帜,要求政府、要求警察和各个执法部门按照中国的法律来办事。如果每一个执法者和政府工作人员都能够遵守法律的话,那么这些侵犯人权的现像也就不存在了。他尽量不去喊那些特别激进的、特别大的政治口号,但是他做的这些维权护宪,包括争取回国权,包括要求立案,他有非常实际的、非常有成效的行动。这个恰恰是目前最缺乏的,也是最珍贵的,是有节制的,有远见的行动。” 冯正虎自我滞留在东京机场三个月后去年二月三号成功回到了上海。过去一年里,他也成功争取到参观上海世博会的权利,并常常与上海的访民会面、聚餐。不过,在过去一年里,他遭受过软禁、抄家、绑架甚至被警车撞击。他针对当局不允许他回国的做法坚持要求法院立案的努力至今也仍然没有成功。

阅读更多

访问中国和解智库发起人:王光泽

作者: 老虎庙  |  评论(0)  | 标签: 和解 , 王光泽 , 智库 , 学者 一般人说起王光泽:这人是主张和共产党和解的。我去王光泽家里录制本集《努力走向公民社会》时就以此为题,我问“能够简单用一句话概括你的政治主张吗?这就是‘和共产党和解’?” 王光泽笑笑,说,当然不能。 也许由于他主张的独特,大家就习惯做个提炼,就这么着把王光泽的主张给说邪了。王光泽说这个和解,是在三个层面上去看。一、和中共和解;二、和民族和解;三、和社会和解。而王光泽又表示对在专制制度的国家实现政治和解不抱希望。因此他谈到了“颜色革命”,谈到了发生在台湾美丽岛的民主运动…… 作为2009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名单之一,对王光泽的评价是这样的—— 中国和解智库的宗旨是揭示历史真相、促进朝野之间对话、化解民间维权冲突,充分吸收基督教和其它一些宗教的和解理念,借鉴外国的政治转型经验,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和平转型,减少社会动荡和族群间冲突。中国和解智库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家专事为中国的政治和解与民族和解鼓与呼,从和解的角度参与公共事务的发言和评论。经过王光泽等学人的努力,开创了民间政治表达的新篇章,试图扭转数千年来的对抗性政治文化。2008年11月,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授予王光泽先生及中国和解智库“促进中国进步奖”。 王光泽是中国和解智库的大陆召集人,亦是和解智库的发起人之一。 另:《努力走向公民社会》拍摄和发布已经42集,在此寻求光盘制作和继续拍摄工作资金。此事可与我手机联系13466717175 截止目前完成拍摄的名单如下——(001)张辉 (002)许志永 (003)李海 (004)莫之许 (005)崔卫平 (006)何方 (007)郭于华 (008)徐友渔 (009)张辉 (010)艾未未 (011)刘晓原 (012)翟明磊 (013)李加富 (014)苏雨桐 (015/16)夏业良 (017)杜光 (018)冯正虎 (019)傅国涌 (020)张耀杰 (021)周曙光 (022)殷德义 (023)梁晓燕 (024)毛向辉 (025)王荔蕻 (026)杨立才 (027)吴华英 (028)艾晓明 (028续)艾晓明 (029)倪玉兰 (030)冉云飞 (031)李凡 (032)腾彪 (033)沙叶新 (034)程巢父 (035)魏英杰 (036)刘锡伟 (037)杨支柱 (038)屠夫(吴淦) (039)许志永 (040)华泽/灵魂飘香 (040续)华泽/灵魂飘香 (041)郭玉闪 (042)王光泽 【如何观看本集视频】 □ 通过代理(墙)youtube在线观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H8RC7m4MU0 □ 通过115网盘下载 进入下载页面 http://u.115.com/file/t8553850cf □ 现在点击直接下载 直接下 http://supermail.263.net:6682/cgi-bin/supermail.fcg?func=downfile&ip=NDE3OTM1Nw==&ipfrom=emhvdXlvbmdtZWk= □ 通过电驴共享第42集 点击获取地址 http://notepad.cc/share/WYw1YMVyYO □ 全部42集(截止目前)电驴共享地址 点击获取 http://fhttian.info/24hour □ 提交您的邮址获得定向发送大邮件 点击提交 http://24hour.blogbus.com/logs/86279554.html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一切源自有念头 / 2011-01-23 18:04 / 评论数( 5 ) 黑头套后面的公民头颅[视频信息] / 2011-01-22 09:08 / 评论数( 8 ) 纪斯尊 / 2011-01-19 04:54 / 评论数( 4 ) 和流民在一起的女性们 / 2011-01-17 11:27 / 评论数( 4 ) 八案在手 俨然公民律师 [视频] / 2011-01-14 10:52 / 评论数( 3 )

阅读更多

吴法天:钱云会案中的“蛋派”

        前几天,我作为嘉宾参加了凤凰卫视中文台《一虎一席谈》节目,在现场与几位微博上的好友讨论了钱云会案中的证据问题。我在现场的观点是,目前从各方(不仅仅是警方)的证据来看,支持交通肇事而非谋杀,只是在一些细节上仍需随着程序进展进一步核实。在这期节目前后,微博上的讨论如火如荼未尝间断,网友把正反两种观点分成“墙派”和“蛋派”。我知道,这种比喻来自村上春树的一句经典:“在一面高大而坚固的墙和一只撞向墙的蛋之间,我永远会站在蛋的一边!无论墙有多对,蛋有多错,我都会和蛋站在一起。”这话很煽情,用到钱云会案中,判断真相变成了站队。     李大眼在他的微博中自称是一只“有情绪的蛋”,他不相信这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他的逻辑就是《恰恰》,有那么多的巧合,不是谋杀谁信呢。也真是巧,河南驻马店施工现场碾死阻挡者的电视报道及时出现在微博上,于是他很给力地说出了“常识中比比皆是证据”。王小山、窦含章本来是和李一同去乐清的,结果临走前夜他变卦,理由是“去了无非证明警方调查是对的”,不如不去。从头到尾,他并没有仔细地看过证据,却很讨巧地站在蛋这一边煽风点火,不可谓不高明。我一直很喜欢大眼的文字,很有感染力,但在这件事情上,我对他比较失望。如果只是为迎合网上的流行观点或者自己的好恶而站好队,这样的蛋不要也罢。     我跟所有赴乐清调查的公民学者团、记者以及网友都有保持联系,从前方回来的这些人包括小山在内,其实都有比较倾向于排除谋杀。许志永的团去之前是抱着最多的质疑去的,我也了解腾彪、志永他们很难站在官方立场,算是蛋派,他们的走访路线也很少去接触官方,他首先从寨桥村村民调查起,但即使这样还有网友想当然地认为他们是按照官方规定的路线调查证据,所以才得出和官方一样的结论。殊不知志永他们当时对自己的结论也很困惑,因为跟预想的不一样,这次是跟官方一致的,甚至内部成员主张不公布了。但作为法律人,志永还是公布了认为是交通肇事的结论。结果是遭致很多网民的围攻,甚至有人指责他收了两百万的封口费。阴谋论很有市场。公盟一贯代表蛋发出声音,这次竟遭遇蛋们围攻,真是无语。     去乐清的团中有例外,那就是屠夫。超级低俗屠夫的勇气我是赞赏的,他有强烈的正义感,有行动力。但如果这两样和无知结合在一起,则有可能会有巨大的杀伤力。我见过屠夫,比想象中憨厚、纯朴,有大无畏精神。他写了一个山寨版的总结,声称是带着预设立场去的,只为他的团队出钱出力的网民们负责。据说在乐清时他的粮草接近 2 万顿,并且还发帖呼吁捐款,这也是所有赴乐清团队中唯一有赞助的一支。自称“只有初二文化”的屠夫用网民们喜闻乐见的文字发泄了一通不满后,提了一些质疑(其中有些质疑是自己理解的问题),然后“据知情人所提供的资料”讲了一个曲折的故事版结论,而这个结论与前文几乎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他大骂得出与官方一致结论的调查团“没人性”,这种骂阵肯定受草民欢迎。照此风格,我敢说,在邓玉娇案中红过的屠夫还会继续红下去的。     在《一虎一席谈》节目的录制现场,我又见识了更给力的“蛋派”。一位现场观众的发言给我印象很深,他说“我就是不信,我什么都不信”。既然已经什么都不信了,谁还能说服他呢,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就好了。北大的夏业良教授,是现场质疑派的坚实后盾。作为凤凰卫视常客,他以过来人身份告诉我们录制节目时注意事项,并说每个人要说得简短一些,气氛比较自由,说完后想再发言时打断别人的话也没关系。结果在现场争论起来,他与窦含章观点不一致,他马上质疑窦含章是否代表警方,后来又因为窦含章打断了他发言,拉下脸来训斥,甚至在节目录制完后依然不依不饶。两天后我在他空间看到他发的微博,原文是“领教了窦含章的表演,才知道什么叫令人恶心的五毛。”这就是一位自称崇尚民主、自由的北大教授的气度。   1 月 10 日 ,我在网上看到李劲松律师向温州市政府致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提出“钱云会命案的 108 个相关问题”,勇气可嘉。但作为律师,他应当知道《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开的内容不包括《国家保密法》第八条第六款中的侦查事项。保守秘密原则也是各国侦查的基本原则之一,证据细节在审判前不应向社会披露,以保证侦查活动顺利进行。仔细推敲, 108 条中大部分都属于国家保密法规定的内容,有的问题估计公开审判阶段也不可能给他答复。作为一名媒体曝光率很高的律师,这个案件肯定不能缺少他。文中多处提到自己“身为精研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并亲历了成都唐福珍被逼活活自焚身亡、山西太原孟福贵被活活打死这两起灭绝人性的强拆血腥命案的资深刑事及拆迁专业律师”,而且专门提到自己的律所,这样的植入广告未免有夹带私货之嫌。     当一个案件变成公共事件后,情绪化、主观化、符号化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在微博上,由于大家都是草根,站在蛋这边肯定比站在墙那边的人有道德优势,乐清的调查团回来之后,说是交通肇事的人就被骂五毛、指被收买,阴谋论很盛行。那天在节目现场还有观众愤怒地谴责强拆,可是,钱云会案只能算是一个征地补偿款标准的纠纷,争议的土地主要是那部分滩涂的归属,跟强拆根本挨不上。如果想当然地贴上标签,那真的没有必要看证据。如果你已经选择了不相信证据,那么即使公布的就是事实,也是徒劳。司马当说异地侦查,温州警方介入乐清案件了,还是不信。那让上海警方来,估计还是不信。最后让公安部来侦查,你就能信吗?请国际刑警照样还会有人说他们被收买了。也有人说请第三方,公民学者团去了,但公布的调查大部分人仍选择不信。质疑是容易的,谁都会做,但真相只有一个,必须排除这种情绪之后,才有可能冷静地去分析证据。   微博上有人骂我五毛,我不生气,因为他们不了解我。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张远洋案中,义务为其辩护一年有余,甚至在司法局找我谈话后坚持不懈为无辜者鸣冤,因为证据显示张远洋是无罪的。我举报禹晋永的诈骗行为,是因为证据显示禹晋用不仅冒充北大博士后,而且虚报注册资本,我敢实名举报就是不怕他威胁我。我揭发出“天价微博”事件中金娜撒谎,也不是因为我想站在联通一边反对消费者,而是证据显示金娜在关键性事实上陈述不实,所谓的天价微博根本不存在。大部分时候,我都被人认为是站在蛋一边,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是被墙顶撞。可我不会因此就给自己选边,如果非要选,我选证据一边。当蛋们众口一词说是谋杀时,殊不知司机费良玉面对这样的指控,也可能是一枚蛋,民众成了墙。我并不是说不能质疑证据,而是质疑的问题如果现有证据可以解释,就不成其为真问题,最多搏一些眼球而已。      在《一虎一席谈》的节目现场,夏业良教授质疑说:钱云会当时是带着雨伞的,为什么现场勘查没有发现雨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现场勘查照片中有雨伞,警方也公布了,只是夏教授没有注意。有人质疑说,为什么现场没有刹车痕?警方说了有刹车痕是 5.4 米 ,只是蛋们认为那是尸体拖痕不是刹车痕。有人说为什么监控录像选择性失明?移动公司的人说了那天线路在调试中,只是蛋们认为移动公司和警方串通好的。有人说那为什么无缘无故抓证人?警方说了钱成宇和王立权被抓是以寻衅滋事罪为案由,也允许律师会见,彭剑律师也去见了钱成宇,只是蛋们还是认为是“抓”。有人质疑说为什么警方这么早就作出结论?熟悉刑事诉讼的人应该清楚,警方的“定性”根本不代表最后结论,目前尚未侦查终结,还有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届时再说不迟。——故意曲解有关部门的话,然后攻击它,那不是蛋们应该有的做法,那是有关部门的套路啊。到底是蛋选择性失明,还是所谓的“幕后黑手”选择性失明?除了墙和蛋,谁能冷静地站在事实一边呢?   不管是李承鹏,王小山,许志永,笑蜀,还是屠夫(无论他们是否当我朋友,我把他们当作诤友,所以我说话可能直接一些。李承鹏,王小山,许志永,笑蜀,窦含章,屠夫,除了大眼其他几位我都见过并交谈过,我不在人后说是非,有问题我都是实名提出来公开讨论,他们知道我为人坦诚,也不会迁怒与我。夏教授除外,观点不同,就直呼窦为五毛,称我为“无法天”,说我们意见一致是臭味相投),不管是在旁观的还是赴乐清的,但凡蛋们有足够的理由推翻警方的结论,他们是不会含蓄地隐而不说的。他们所能做的,要么是像志永一样勇敢地承认调查结果,要么和小山、笑蜀一样提出一些模棱两可的问题让大家去猜,顶多也就是像屠夫一样提出一些质疑,要求进一步公布证据。那么,请允许我提两个问题:有谁,提出过任何能证明是谋杀的证据?有,还是没有?蛋们会说,我们没有侦查权,警方才有啊。那么抛开情绪,以事论事,警方有在庭审前公布证据细节的义务吗?有,还是没有?   少安毋躁,放下姿势,等到审判再说吧,审判是公开的。     如果 “无论墙有多对,蛋有多错”,大家都会和蛋站在一起,而不管真相,那么中国的法治之路注定是死胡同。   吴法天 1月10日草就   这篇文章肯定会得罪很多人,俗话说不得罪小人宁得罪君子,以我的认识,文中提到的诸位都是君子,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由于我的微博被新浪封了,因此不能在微博上回应各位了。   欢迎下载《声音·法治》周刊: 第18期 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须注明“转自 法天下”字样,并标明本网网址 http://www.yadian.cc/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出播别脆干妈他你 论评发让不都晚春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