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人

【404文库】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起来,不愿做“奴隶”的自媒体人!

对于每一个有着良知关注社会关注民生的自媒体人来说,时常都得面临着三大“悲哀”之事。一是写的文章发不出来,披露的真相公布不出来;二是,文章发出了,但在极短的时间就被消灭掉,还有可能因此而惹上祸端;三是披露的真相被定义为“谣言”,从而被“寻衅滋事”送进小黑屋。

阅读更多

卖杏花|黄志杰归来,更多的黄志杰再也不归

黄志杰这个名字,没有黄志杰的自媒体“呦呦鹿鸣”知名。我认识黄志杰,是在2015年春天。北京朝外泛利大厦上初创一家媒体,我入职,他是我的领导。很惭愧,我是第一批员工中最先逃跑的。那家媒体刚办够一年,忽然夭亡,至少留下了两起令人伤感的悲剧。

阅读更多

【404文库】码头青年|一些媒体是“两面人”:批李云迪时义正词严,舆论监督时装聋作哑

从昨天到现在,我的朋友圈里,有人震惊,有人八卦,有人惋惜,有人调侃,但少有人大骂李云迪是人渣。成年人的世界中,没有什么非黑即白,何况李云迪并未结婚,也没听说有女朋友,他的生理需求如何解决,纯属他个人私生活范畴。让一个正常人没有情欲,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阉割。让世界没有性工作者,过去不可能,现在不可能,相信未来也不可能。既然它们都不可能在人类社会被杜绝,为什么要动用公权力去保护“性”这种东西?一个把所有不雅行为都曝光在众人面前的社会,是该欢呼,还是该深思?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