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管理

端传媒 | 我是网约车司机 这是我们的故事

共享经济的Uber模式在中国叫做“网约车”,近两三年,几家网约车大战在中国各城市硝烟四起,改变了很多城市人的交通习惯,也挑战一直以来占据垄断地位的出租车行业。在滴滴、快的两大本土巨头合并后,今年七月,...

阅读更多

旧闻评论 | 围猎网约车 政策驱动下的中国式死法

北上广深在十月8日同一天,先后放出网约车管理细则的草案,省略其中大言不惭的部分,实质性的规定体现为三限:限制司机(本市户籍或有居住证)、限制车辆(一两年内新车,排量在1.8或2.0,轴距车长也都是B级...

阅读更多

首都专家群 | 真正做事的基层公务员是否够用?

中国青年报6月22日消息,人社部5月30日发布的《2015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全国共有公务员716.7万人。另据《中国经济周刊》最新一期报道,中国的公务员构成呈“官多兵少”怪状。 数字听上去蛮吓人的,但它其实并没有多大的理论价值,与国外尤其是发达国家相较,也没有多少可比性。因为公务员这个概念,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其内涵和外延是不尽相同的,有些甚至差异很大。若要比较,首先得对它加以明确界定。...

阅读更多

聂辉华:中国官员级别的政治逻辑

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问题,首先要理解中国政府官员的行为;要理解中国政府官员的行为,首先要理解政府官员的行政级别。为什么?第一,在官场,行政级别决定了资源和权力的配置方式。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说明级别是官场的明规则。第二,几乎所有官员都将级别的提拔和职位的重用当做职业奋斗目标。这对应于一句名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因此,理解官员级别才能理解地方政府及其官员的行为模式。...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