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代

郑可元“被旅游”,洪战辉“被当官”

作者:辣眼时评 | 评论(2) | 标签:被时代, 赔偿, 法治, 洪战辉, 辣眼时评

今天看到两个毫不相干的新闻,却得出一个统一的结论——某些地方官员,为了自己的“面子”,已经无所不用其极,比江湖骗子、拉客妓女的手段都卑鄙下流!哪里还有面子?从里到外整个一副流氓相!

  本来河南沁阳八农民因举报村支书经济问题而被捕判刑,经网络曝光惊动上层,责令撤案放人。你麻溜地放人家回家,准备国家赔偿就是了。即使不能做到像商丘王书记那样亲自登门道歉,让对方感动地鞠躬不停谢声不断,也应当以袖掩面不吭不哈算了。

  可你竟然放不下架子,抹不开面子,丢不起这个“人”,硬是不说无罪释放,即使赔钱作揖,也要让人家戴上取保候审的“帽子”。为此不惜动用能够说服或胁迫八位农民的七姑八姨同学战友等所有关系,利用金钱、工作相利诱,甚至用“陪同旅游”这种令人喷饭的“被旅游”伎俩,迫使他们就范,收下“补偿款”(注意,是补偿而非赔偿,这是有质的区别的!),签署“取保书”。

  这样的江湖手段,我们好像似曾相识,仔细想想,呵呵!原来就是香港三等影剧中的黑社会哥们的惯用手法,嚯嚯!好流氓啊!

  说完河南的“面子”,我们再看湖南的“脸子”。

  因带着捡来的妹妹艰难求学12年,5年前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并真的感动了包括你我的无数国人,一时成为时代偶像的河南贫寒大学生洪战辉。日前竟然被极不情愿地扣上了一顶“长沙宁乡县花明楼镇党委副书记”的官帽!(在十一名党政领导人中位列第十)

  为此网上一片声讨之声指向洪战辉,闹的这洪哥们好不委屈。仅仅为了写论文而到该镇调研,就被拉住不放,每逢“招商引资”或大型体面活动,都要拉上他,以壮“镇威”,活脱脱一个公关先生,傻呆呆一名礼仪小姐!

  且不说一个在读研究生能够有多大的“面子”,可以让投资者大把撒钱。即使是道德楷模有面子,那也是道德层面的,好像与招商引资风马牛不相及吧?假如你真的有心“攀高”,倒不如给洪先生提供一些创业条件,让他在您这里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因为当初我看他的报道,印象较深的除了感动于他的道德高尚,还对他的经营头脑和创业精神印象深刻。如是,那不是两好双赢吗?何必给他戴一个空头的“官帽”呢?

  不要以为你们喜欢的东西,人家就一定稀罕,脑残!

  退一步讲,给个官帽也要看人家愿意不愿意要啊,不能像妓女拉客似的,走过门口就不放,拉到怀里就是钱啊?流氓!

  面子啊面子,鸡的屁升天,为的是面子,被统计、被小康、被幸福,为的是面子,一座座政府豪楼为的是面子,一桩桩瞒报的灾难为的是面子,就连争做西门庆潘金莲的邻居都是为了面子,……

  当为了“面子”已经不顾面子的时候,还有何面子可言!真是丢尽了老祖宗的面子!

⊙ 不一样的眼光,不一样的评论,欢迎来到辣眼时评。

⊙ 本文作者:子实

⊙ 全文链接:http://bbs.voc.com.cn/topic-2341430-1-1.html

辣眼时评的最新更新:
  • 请不要拿GDP堵老百姓的心! / 2010-05-13 10:07 / 评论数(0)
  • 工会的声音:劳动报酬占GDP比例连降22年 / 2010-05-12 13:40 / 评论数(1)
  • “集体户口不能结婚”是在保护谁的利益? / 2010-05-12 13:32 / 评论数(0)
  • 建议中国教师们都去做一个智商测试 / 2010-05-12 12:10 / 评论数(0)
  • 网络实名制——都是雷锋惹的祸! / 2010-05-12 12:07 / 评论数(4)
  • 阅读更多

    以微烛,温暖被时代离弃的人

    前记: 前几天,我的同事,南方周末的公益活动专员黄河颂兄给我电话,说南周资助代课教师的活动还将在贵州或云南进行,当时听了真高兴。2008年-2009年一年,南周曾受众多爱心人士之托,募捐四十万元资助甘肃渭源代课教师,当时也是黄河颂负责这个公益项目的。期间,曾受到过地方某些地方官员以维稳为名的阻挠,后来我去渭源协调,终告诉那些官员,全国的爱心人士帮代课教师解决困难,这会影响维稳吗,你们在怎样理解中央精神和和谐内涵,你们到底想要实行什么政策,?后那些地方官员终于妥协,项目也得以顺利进行。 去年年未,资助的项目全部完成时,黄河颂告诉我,在告别会上,许多代课教师感动得哭了。我当时因为工作太忙,没来得及过去。但我深深祝福他们,也祝福所有告诉代课教师的读者与爱心人士。 由于心中一直牵挂着代课教师,也在09年未,我建议同事叶伟明兄去做了一个卑微而高尚的代课教师王建林的故事,他写出了《一个代课教师的人生答卷》,以表达南周对这个群体不离不弃的关注。 很巧,刚才看到了我在2008年年未写给南方周末“燃烛行动”的公益广告词。于是就想拿出来,与诸位分享,也祝愿“燃烛行动”新的资助项目能惠及更多的代课教师,希望更多的人去关注他们,希望他们并没有被时代离弃。 以微烛,温暖被时代离弃的人 傅剑锋 在只需穿件衬衫就可望月的广州冬夜,我很难想象,在滴水成冰的那个西北黄土坡上的小山村,月光会是怎样的苍白凛冽。已经衰老得的下不了床的王政明老人,会不会因此感慨世态炎凉与运命悲辛。 王政明是我2005年10月采访过的甘肃渭源县的代课教师。这位历经苍桑的老人,在渭源县张家堡小学代课半个多世纪来,一直拿着每月五六十元的工资,受尽委屈却宽厚淡定。这个被称为中国最老的代课教师,尽管在张家堡“村子里孙子辈的是我的学生,父母辈的是我的学生,爷爷辈的也是我的学生”,但却在2007年9月被清退,当地政府给他的清退费只有600元。在渭源县,该年有百余名代课教师被清退,所给的清退费在300-600元左右,代课老师们说,“打发我们就像打发叫花子”。也是在该年,国内有数十万代课教师被清退,尽管也有少部分在培训与考试后被转正,但多数代课教师则不幸如王政明。 就是在2008年12月21日这个广州冬夜,与王政明同时被清退的原张家堡小学代课教师刘秉章告诉我:王政明已经彻底地老了,他的腰很难直起来,在整个寒冷的冬天,他几乎都躺在家里。这个悲伤的老人,当他被清退出与他血脉相连的张家堡小学后,他几乎一步都没有踏入去过。 刘秉章的命运则是渭源的不少中青年代课教师的命运缩影,因为做代课教师太穷而一直娶不起老婆,已经三十六岁了还在打着光棍。去年被清退后,他重新务农。他现在就是一个灰头土脸的农民,你可能已经很难想象,他曾经一年又一年地在三尺讲台上,为那些山里的娃娃传道授业、播种有关知识与人生的梦想。土地能够给他的回报如同当年教书给他的回报一样可怜,他在电话中告诉我,洋芋(土豆)的卖价是一毛钱/斤,以前每公斤可以卖30多元的当归现在只能卖五六元,以前可以卖1.6元/斤的大豆现在只能卖0.8元/斤。一年辛苦下来,也只有两千元左右的收入。依然娶不起老婆,依然住在全村最破烂的土屋。 被清退的代课教师,他们多数就如王政明、刘秉章那样,离开学校后,既得不到按劳动法规定的解聘补偿,又无力寻找机会扭转命运。只有在少数地方财政比较充裕的地方,例如广东,尚改变了代课教师的待遇,那也是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被“血淋淋的事实”刺激、作出批示后,才得以改善。而广泛分布于甘肃、江西、川渝、湘鄂、云贵等不发达地区的共44.8万代课教师,当地政府的财力根本无能为力。 但这不应该成为可以冷待代课教师的理由,中华民族从来不是、也不应是对教育者冷漠的民族。这些代课教师,尽管可能学历不高、能力有限,但在缺少教师、缺少经费的广大农村,他们曾是农村基础教育的脊梁,并且至今还是某些贫困农村的骨干教育力量。 对待这样的教师,我们的国家,在教育投入上已经对贫困地区够不均衡,够不均衡了,我们不能眼看着倾斜的天平更加倾斜。 中国目前的农村基础教育,是由县级财政供养的。而在不少国家,基础教育不是地方的事,而是国家的事,基础教育是由中央财政直接给养的。中国国土过大,全部由中央供养可能不现实。但由于地区发展不均衡,贫国地区基础教育进行中央财政的援助应该是可以做到的。这也是减缓地区发展不均衡的长远之计。 说得更异想天开一点,4万亿的拉动内需投资,有相当部分是投入于民生的,代课教师是不是也可以分杯羹呢?四十余万被清退的代课教师,其实每人有数万元、共十亿元左右的补偿,就能够达到基本的公平了,这些钱对他们来说,是最可以拉动生存消费的。用经济学的话来说,是可以有很好的边际效应回报的。 但我知道这些畅想对大多数代课教师来说,可能是遥远的。 那么,大家别等。有爱心、坚持的人们,都应该来为他们做点什么,都应该来为农村教育做点什么,尽管那可能是如此的微小。但这种微小足以打动人心振奋人心,我记得南方周末报道在2005年、2007年两次报道代课教师后,都有不少人来捐款与声援,有的甚至是很老的老人与很小的小孩。 在这方面,我所供职的这家媒体,她也承担起了报道之外的企业责任,以所谓“燃烛行动”来赞助捐助,并计划去帮助那些陷于命运深渊的代课教师,尽管只是70万善款,仅管只能助渭源百余名代课教师。但微烛,亦可暖人。2008年12月22日召开的燃烛行动发布会中,发起方南方周末、平安保险公司和中国红十字会均宣布,这次对代课教师的资助,不是简单的钱财支援,而是在提供资金支持、小额无息贷款的同时,设法对被清退的代课教师进行农技培训,不但“授之于鱼,还要授之以渔”,欲助他们找到发展的机会。在春节前,这个行动就将实施。 但愿这样的点滴善行,会如涓涓细流汇成江河。 因为我相信,良知良能,乃荡荡然存于世道人心。他们被时代离弃,却不应被人们遗忘。 2008年12月23日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阅读更多

    引用在国家法官学院学习的日子里(转载3) – liujun_99的日志- 网易博客

    二是要能动司法,是服务型、主动型、高效型的司法;司法与民意要良性互动,不能留于形式上互动,那样更会引起民众反感!要在实质上互动!要培养法官与民众感情,争取民众感情认同。要在增进与群众的感情上下工夫,换位思考,把群众当亲人、当良师益友… …. 你理解这些网络流行语的含义吗?“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嫁人就嫁灰太狼,做人要做懒羊羊”、“躲猫猫”、“欺实马”、“不差钱”、“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被就业,被XX、被时代”、“这事儿不能说得太细”、“打酱油”、“你是哪个 …

    阅读更多

    時代的韓寒,韓寒的時代

    作者:張鐵志 | 评论(2) | 标签:时事观点

    他曾经只是一个文坛叛逆少年、明星作家或八零后作家的代表。但现在,他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公共意见领袖之一,一个敢於说真话的「公民」典范。最近,他被时代杂誌选为影响世界的一百人。

    他今年二十八岁,他是韩寒。

    韩寒於十八岁出版首部长篇小说《三重门》,引发所谓的「韩寒现象」。此后他持续出版多部畅销作品,並且多次发表引起巨大爭论的言论。2006年,他开始博客写作,评论社会各种现象。文章的点击量常常过百万。到四月初,韩寒主博客的累计访问量已经达到了3.46亿次,成为了中国点击量最大的博客。

    韩寒为什么有这么大影响力?当然一方面是他的语言充嘻笑怒骂,符合年轻人与网路世代的语汇。但在这些戏謔语言下,他不是一个虚无主义者,而是有自己的价值。他质疑官方和主流媒体的谎言,挑战权威,並且同情悲悯底层人民。例如他会採用鲜明的反讽说:

    「我真的愿望政府可以忘记GDP的荣耀,让出一个点,在开会的时候少说一点排比句,多分一杯羹给大家,让他们少一点生活压力,庇护他们,罩著他们,让他们有点尊严。你要是把这样好的人民给饿死了病死了穷死了逼死了毒死了吃死了气死了冤死了喝水喝死了睡觉睡死了,你去哪里找比他们更老实的人民呢。」

    因此,他被许多人认为是「国王的新衣」中说真话的小孩。在这个以荒诞与虚偽来支配的当代中国,他说出了人们心中的话。这些语言无甚高论,大都是常识。但常识,尤其是关於公民与国家之间关係的常识,正是穿破这个时代谎言的利剑。尤其,当其他成名作家都在享受体制给予的各种好处,而丧失了作家的批判角色时,韩寒显得如此难得。

    「知道中国为什么成为不了文化大国吗?因为在们大部分讲话的时候,各位领导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各位领导都是没有文化的。他们还是惧怕文化的、是审查文化,所以说这个国家怎么够成为文化大国呢?」

    对於成为时代杂誌选他为影响世界的百人,他放下了戏謔,而增添了深沈的无力感与悲剧感:「我经常自问自己,我为这个充满著敏感词的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可能到最后我只贡献了一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敏感词而已。」

    他说自己並没有影响力。「在中国,影响力往往就是权力,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和九十年代,是思想启蒙的年代,学院知识份子扮演了重要角色。现在,学院派的启蒙角色似乎逐渐退位。毕竟中国公民的权利意识越来越强,只是国家依然压迫,政治依然荒谬,所以关键就是起而对抗爭取权利,或者把这些基本道理说出来。哈维尔说,在后极权体制下,无权力者的权力就是「活在真实中」(Living in Truth)。韩寒固然不是一个积极的反抗者,但他確实是在实践了无权力者的武器。下面这段话让韩寒真可以当之无愧进入「时代」:

    「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臺上被灯光照著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隨时让这个舞臺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跡可寻。我只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而我们每一个舞臺上的人,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爭取把四面的高墻和灯泡都慢慢拆除,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將再也没有人能摁灭。」

    (联合报名人堂专栏2010/4/26)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5559448.shtml

    張鐵志的最新更新:
  • 馬英九vs,蔡英文辯論ECFA文字紀錄 / 2010-04-25 23:02 / 评论数(3)
  • 异议五十年 / 2010-04-19 11:00 / 评论数(2)
  • 中国孩子 / 2010-04-12 19:31 / 评论数(3)
  • 鮑布狄倫的「抗議」音樂 / 2010-04-08 21:09 / 评论数(7)
  • 无壳蜗牛与台湾民主 / 2010-04-06 11:12 / 评论数(3)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