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监控

中国加强视频监控系统引关注

中国加强视频监控系统引关注 记者: 吴心欣 | 华盛顿 中国政府在包括北京、重庆在内的大城市中加强视频控制,政府称这是为了控制犯罪行为,做到城市无死角。不过,观察人士指出,当局的主要目的应该是要加强对人民的震慑力。 据英国的《卫报》报导,过去5年来,中国新增了数千万个监控摄像头,仅去年一年就安装了大约1千万个监控摄像头。其中,北京、重庆、乌鲁木齐、长沙等城市都加大了摄像监控的力度。 《华尔街日报》在7月份的一篇报导中,详细描述了重庆在未来两三年中,将建造起一个全中国,甚至可能是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复杂的摄影监控系统,这套即将安装50万个摄像头的系统将涵盖重庆50万个十字路口、居民区和公园。而在北京,警方已经下令要求超市和商场都必须安装高清安全摄像头。 *政府常常会偏离目标* 北京律师浦志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政府的考虑第一可能确实有服务于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会秩序、打击犯罪的目标,但是政府的权力常常不受限制,而且中国在这方面经常会走向反面。浦志强说:“比如说(中国)每一个看守所、每一个监狱在一些重要的部位都有一些监控设备,但是中国的看守所经常发生莫名其妙的非正常死亡现象,可是就偏偏在他们死去的这一段时间前后一二十分钟的录像找不到,所以我觉得即使政府有这样一些想法,他也未必能够真的做到,实现他那样一个目的。” 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资深研究员费利姆·凯恩(Phelim Kine)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政府扩大视频监控系统这种情况在世界每个大城市都在发生,但是中国在两方面和别的国家与众不同。凯恩说:“一方面是中国在采用视频系统监控人民的问题上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让人惊叹,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对这些视频是如何被使用、以及政府如何部署和利用这些系统来监控人民完全没有控制措施。” *中国监控系统发展速度世界第一* 《华尔街日报》在报导中引用了英国一家专门研究监控器材市场的公司IMS公司的数据说,中国已经成为使用监控器材发展最快的国家,目前在美国和欧洲,监控器材每年的增长幅度是个位数,而在中国,和监控有关的开支每年增长达到23%。IMS公司的数据显示,2010年,不包括网络设备和软件在内,中国光花在购买监控器材上的资金总额就高达17亿美元。 对此,北京律师浦志强幽默地告诉记者说:“我觉得最好在每台奥迪车里都要加上监控器,因为好多行贿受贿的案件给官员送礼可能就是在后备箱里,或者在奥迪车的后座上完成的。” *人权组织担心监控系统缩小异议人士生存空间* 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对中国加大视频监控力度的做法表示担忧,据报导,有些摄像头直接就对准一些异议人士的家门口。不久前被释放的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在4月3号被失踪前就抱怨说警察使用照相器材来监控他;而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曾经在推特网上发文,称安全部门用一段宾馆开房的录像来诋毁、羞辱她,还挑拨她和男友及家人的关系。 北京律师浦志强指出,中国社会的和谐和稳定不是通过疯狂加强执政能力和加强社会控制来实现的。他说:“还要让每个人心中对政府、对社会、对他人、对自己持有信心和起码的善意,要让人从内心深处不去做坏事或者没有坏的想法,而不是通过恐吓人,让人内心产生恐惧。” 根据5月份中国政府公布的财政预算,2011年中国用于公共安全方面的支出约为6244亿元人民币,占全年总预算的6.23%。这是中国的公共安全预算首次超过国防,2011年中国的军费支出预算约为6011亿元人民币。《卫报》指出,监控摄像头的花费是公共安全支出的重要一部分。 相关文章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阅读更多

《卫报》:中国将视频监控系统扩大到超市、影院和教室

据估计,去年中国安装了 1000 多万个监控摄像头 。比起收集证据,它们更多的是在于形成威慑力,让人们感到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 原文: China extends surveillance into supermarkets, cinemas and classrooms 作者: Tania Branigan 发表: 2011 年 8 月 2 日 翻译: Linns 本文由 “ 译者 ” 志愿者校对 图片说明 : 艾未未创作的用大理石雕刻的监控摄像头。照片来源: Ben Stansall/AFP/Getty Images 中国继续在扩大监控技术的运用,北京警方已下令要求超市与卖场安装高清安全摄像头。 这个国家在近五年里新增了数百万个监控摄像头,这些花费是其国内安全费用巨额增长的一部分。 上海市在五月称拥有一个 4000 人组成的队伍监视着这个城市的各处,以保证 24 小时不间断的监控。地处西南的直辖市重庆,宣布将在 2014 年之前再安装 20 万个摄像头,因为 “31 万个电子眼还不够用 ” 。 乌鲁木齐在 2009 年经历了剧烈的种族冲突之后,于去年安装了 1 万 7 千个高清防砸摄像头,使 “ 部分监控地段无缝衔接 ” (译注:参照国内新快报文章用语,与英文原文略有出入;另外,有些文章说摄像头的数量是 4 万)。正在快速发展的内蒙古则计划在 2012 年以前安装 40 万台监控装置。在长沙,据报道仅芙蓉区就有 4 万个监控摄像头 —— 相当于每 10 个居民 1 个。 在大街上,在商店里,在大学的教室,以及在持不同政见者的家门外,到处都有摄像头。三月份,北京计划花费 557 万元在电影院和剧院安装摄像头,用来监视演出节目。这在艺术界激起了忧虑。 中国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国家,在监控摄像头的使用上,英国可被认为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但是,中国投身于这件事的热情非比寻常。 IMS Research ,一家专注于电子行业的咨询公司,预言从去年到 2014 年中国(用于监控的电子产品 – 译者补充)年增长将达到 20% 以上,而其它地区不会超过 10% 。 IMS 公司的资深分析师张博(音译)认为, 2010 年中国安装了不少于 1000 万台摄像头。该公司估计去年这项花费达到了 6 亿 8 千万美元,而整个市场 —— 包括相关系统 —— 则达到 17 亿美元。 大部分摄像头都安装在私营部门,但是北京的积极干预 —— 警方声称意在打击盗窃和保障食品安全 —— 显示出官方越来越多地要求公司安装摄像头,并且把内部监控网络与官方网络相连。 行政当局也在大力投资新的公共项目。尽管各地情形不尽相同,但全国性的“安全城市”计划旨在建立一个大网络,覆盖全国的城市地区。 今年国内维稳经费已飙升到几近 6250 亿元,超过了国家正式的军事预算。监控措施从重新启用居委会监视居民出入到收紧网络控制,无所不包。 中国公安部部长还呼吁建立一个覆盖所有公民的数据库以加强 “ 社会管理 ” ,诸如缴税纪录与教育经历等个人细节都将记录在案,与身份证一一对应。 人权观察的亚洲研究员 Nicholas Bequelin 说道: “ 监控摄像头在民主社会也是一个问题,但在那儿有一些重要的平衡力量,比如独立的法庭、隐私法案、关于信息要被保留多长时间以及能通过怎样的法律程序来获取这些信息的规定,以及独立的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监督。 ” “ 但这些保护措施在中国一件也没有。因此那里有可能出现奥威尔式的社会,即公民一直处在监视之中,没有私人生活可言。 ” 尽管大部分影像并不在当时就被查看,但它们会被存储起来以备将来调用。官方也在探索数据分析自动化的方法,高清摄像头的使用为越来越精准的分析和信息连接铺平了道路。 薛峻岭(音译)是深圳星火电子工程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他说面部识别已经应 用于诸如大型体育场馆和边境检查站等关键场所,尽管有专家质疑它的效率不高。 很多人并不觉得监控摄像头的快速增加有什么错,尤其是当官方声称这有效地阻遏了犯罪之后。上海警方说视频监视在去年帮助他们抓捕了 6000 个嫌疑犯。 “ 如果是为了社会公共安全,个人权利应让位于公共利益。 ” 东华政法学院的傅顶升(音译)教授说,不过,他补充说,为了防止监控系统被滥用,需要有更完善的保护措施。 另外有些人则认为监控系统的扩张不只为了遏制犯罪,还为了系统性地缩小提出异议的空间。 “ 从监狱或劳教所释放出来的异见者经常发现他们家被监控摄像头正对着,近几年我听说了大量这样的事。 ” 维权网的王颂连(音译)说。 今年被拘禁了两个月的艺术家艾未未做了一个名为监控摄像头的大理石雕塑,嘲弄性地摹仿那些安装在他的工作室外面的监视机器。 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揭露,在她受拘禁的 3 个月中,安全部门意图用摄像头的记录来增加她的隔离感。 “ 他们甚至强迫我男朋友和他的兄弟姐妹观看我与其他男人一起走进宾馆里的录像。 ” 王说,国家安全部门用摄像头在敏感时期监视个人行踪,但他们可能也期望用摄像头造成一种威慑力。 “ 我想,比起收集证据,更多的是在于形成威慑力,让人们感到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 ”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阅读更多

译者 | 《卫报》:中国将视频监控系统扩大到超市、影院和教室

核心提示: 据估计,去年中国安装了 1000 多万个监控摄像头 。 比起收集证据,它们更多的是在于形成威慑力,让人们感到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 原文: China extends surveillance into supermarkets, cinemas and classrooms 作者: Tania Branigan 发表: 2011 年 8 月 2 日 翻译: Linns 本文由 “ 译者 ” 志愿者校对 图片说明 : 艾未未创作的用大理石雕刻的监控摄像头。照片来源: Ben Stansall/AFP/Getty Images 中国继续在扩大监控技术的运用,北京警方已下令要求超市与卖场安装高清安全摄像头。 这个国家在近五年里新增了数百万个监控摄像头,这些花费是其国内安全费用巨额增长的一部分。 上海市在五月称拥有一个 4000 人组成的队伍监视着这个城市的各处,以保证 24 小时不间断的监控。地处西南的直辖市重庆,宣布将在 2014 年之前再安装 20 万个摄像头,因为 “31 万个电子眼还不够用 ” 。 乌鲁木齐在 2009 年经历了剧烈的种族冲突之后,于去年安装了 1 万 7 千个高清防砸摄像头,使 “ 部分监控地段无缝衔接 ” (译注:参照国内新快报文章用语,与英文原文略有出入;另外,有些文章说摄像头的数量是 4 万)。正在快速发展的内蒙古则计划在 2012 年以前安装 40 万台监控装置。在长沙,据报道仅芙蓉区就有 4 万个监控摄像头 —— 相当于每 10 个居民 1 个。 在大街上,在商店里,在大学的教室,以及在持不同政见者的家门外,到处都有摄像头。三月份,北京计划花费 557 万元在电影院和剧院安装摄像头,用来监视演出节目。这在艺术界激起了忧虑。 中国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国家,在监控摄像头的使用上,英国可被认为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但是,中国投身于这件事的热情非比寻常。 IMS Research ,一家专注于电子行业的咨询公司,预言从去年到 2014 年中国(用于监控的电子产品 – 译者补充)年增长将达到 20% 以上,而其它地区不会超过 10% 。 IMS 公司的资深分析师张博(音译)认为, 2010 年中国安装了不少于 1000 万台摄像头。该公司估计去年这项花费达到了 6 亿 8 千万美元,而整个市场 —— 包括相关系统 —— 则达到 17 亿美元。 大部分摄像头都安装在私营部门,但是北京的积极干预 —— 警方声称意在打击盗窃和保障食品安全 —— 显示出官方越来越多地要求公司安装摄像头,并且把内部监控网络与官方网络相连。 行政当局也在大力投资新的公共项目。尽管各地情形不尽相同,但全国性的“安全城市”计划旨在建立一个大网络,覆盖全国的城市地区。 今年国内维稳经费已飙升到几近 6250 亿元,超过了国家正式的军事预算。监控措施从重新启用居委会监视居民出入到收紧网络控制,无所不包。 中国公安部部长还呼吁建立一个覆盖所有公民的数据库以加强 “ 社会管理 ” ,诸如缴税纪录与教育经历等个人细节都将记录在案,与身份证一一对应。 人权观察的亚洲研究员 Nicholas Bequelin 说道: “ 监控摄像头在民主社会也是一个问题,但在那儿有一些重要的平衡力量,比如独立的法庭、隐私法案、关于信息要被保留多长时间以及能通过怎样的法律程序来获取这些信息的规定,以及独立的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监督。 ” “ 但这些保护措施在中国一件也没有。因此那里有可能出现奥威尔式的社会,即公民一直处在监视之中,没有私人生活可言。 ” 尽管大部分影像并不在当时就被查看,但它们会被存储起来以备将来调用。官方也在探索数据分析自动化的方法,高清摄像头的使用为越来越精准的分析和信息连接铺平了道路。 薛峻岭(音译)是深圳星火电子工程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他说面部识别已经应 用于诸如大型体育场馆和边境检查站等关键场所,尽管有专家质疑它的效率不高。 很多人并不觉得监控摄像头的快速增加有什么错,尤其是当官方声称这有效地阻遏了犯罪之后。上海警方说视频监视在去年帮助他们抓捕了 6000 个嫌疑犯。 “ 如果是为了社会公共安全,个人权利应让位于公共利益。 ” 东华政法学院的傅顶升(音译)教授说,不过,他补充说,为了防止监控系统被滥用,需要有更完善的保护措施。 另外有些人则认为监控系统的扩张不只为了遏制犯罪,还为了系统性地缩小提出异议的空间。 “ 从监狱或劳教所释放出来的异见者经常发现他们家被监控摄像头正对着,近几年我听说了大量这样的事。 ” 维权网的王颂连(音译)说。 今年被拘禁了两个月的艺术家艾未未做了一个名为监控摄像头的大理石雕塑,嘲弄性地摹仿那些安装在他的工作室外面的监视机器。 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揭露,在她受拘禁的 3 个月中,安全部门意图用摄像头的记录来增加她的隔离感。 “ 他们甚至强迫我男朋友和他的兄弟姐妹观看我与其他男人一起走进宾馆里的录像。 ” 王说,国家安全部门用摄像头在敏感时期监视个人行踪,但他们可能也期望用摄像头造成一种威慑力。 “ 我想,比起收集证据,更多的是在于形成威慑力,让人们感到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 ”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阅读更多

日本为何能公开超过54万个视频监控探头的视频资料_秀辉_新浪博客

      自“3·11”日本东部大地震发生后,秀辉发现多个日本“天眼”系统均出现故障,地震区大批“天眼”探头失灵,导致控制台的显示的灾区多个画面变成黑屏或者蓝屏。         无处不在的“天眼”,全面开放的查阅         视频监控系统俗称“天眼”系统,是现代社会人类社会维护社会治安的一种手段,在现场监控、案件调查和事后取证等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日本是全球“天眼”最多的国家之一,在保障国民隐私的前提下,日本官方和民间在各地安装了大量“天眼”。日本的“天眼”监控情况不仅可以用电脑在特定的网站查阅,甚至一台IPHONE就能调阅有关“天眼”的视频,并可以随时随地把视频监控的情况截取下来。当然并非所有“天眼”视频都是公开查阅的,能公开查阅到的毕竟只是一部分。以秀辉手头上的IPHONE为例,可以查阅到实时监控的日本“天眼”视频就超过54万个!一台小小的IPHONE就能查阅超过54万个的日本各地视频监控,可想而知日本各地安装的“天眼”数量有多么庞大!         与国内公安的理念不同,除特定部位的“天眼”资料外,日本并不限制“天眼”监控资料的查阅和下载,因为这些“天眼”本身就安装在公众场所内,如马路、公园、停车场入口、高速公路出入口、居民住宅外等等,没什么国家秘密可言。国内开放给公众查阅的视频监控资料少之又少,难道国内的“天眼”系统都是监控着什么秘密部门或者领导的私宅?既然不是,又何必把本应公诸于众的视频监控资料神秘化呢?跟国内对视频监控资料严防死守的做法正好南辕北辙,日本的做法更重视国民的知情权。简言之,除了法律明令禁止公开的资料要保密外,其他政府资料一律公开(包括视频监控资料)。公开的另一个含义就是告诉国民,政府监控的地方全是合法的,不怕全天候受全体国民的监督。         高密度的视频监控促成日本社会的发案少         日本全国安装的“天眼”探头的准确数字,秀辉手上没有。单从我的IPHONE“天眼”软件来看,目前就能随时查阅到45529页的摄像头资料,每页的探头数量是12个,粗略一算能查阅的视频监控资料已经超过54万个!小小一个日本,视频监控探头最少也有54万个。         高密度的视频监控促成了日本社会的低犯罪率。低犯罪率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首先社会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社会分配比较平均,国民生计不成问题,令你懒得去偷,更懒得去抢;其次是教育和宗教力量,好的教育加上导人向善的宗教信仰能净化国民的心灵,令人在实施犯罪之前,心灵上、道德上有所约束;再次就是监督的力量,不可能100%的人都能自觉遵守法律,但如果你知道身边不远处就有一个监控探头对着你,那你在动手之前肯定会考虑清楚被抓的几率,很大可能打消你的犯罪冲动。   (从视频监控探头中看富士山)       大地震导致多个“天眼”探头失灵         在IPHONE用户随时可查的54万多个视频监控探头中,最近有相当一部分变成了黑屏或者蓝屏。这些失灵的探头绝大多数位于东北等大地震灾区,估计“3·11”大地震、海啸和之后的几次余震的确摧毁了不少已建成的“天眼”探头,令日本的“天眼安全网”撕开了一个比较大的缺口。   (今天下午从视频监控中截图的日落景色)       在众多的“天眼”探头中,清晰度的确参差不齐。诸位看秀辉发布的截图应该也了解到这点了,有的图并非秀辉刻意缩小它,而是它本身就是那么小;有的图并非秀辉刻意拉长拉扁它,而是它本来就这个比例……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卡车司机服毒自杀

CDT 电子报

CDT招聘

招聘岗位: 播客主持人、Clubhouse主持人及社交媒体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4月7日至5月7日

报名方式……

CDT 本周推荐

问答网站: 品葱
推荐理由:网站介绍摘录:新品葱不是我们数字生活的全部,它只是被别人割掉的那一块。但请记住他们为什么要割掉这一块,因为他们要让你害怕、服从、并且相信他们的谎言,用我们自己的时间和劳动为他们的理想牺牲,为他们的便利与错误买单。

推特账号:Xi Jinping Looking At Things 习近平在看东西@zaikandongxi
推荐理由:政治讽刺社交媒体。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