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滥权

Matters | 张洁平:香港,一场不明不白的死亡

1997年出生的周同学死了。死在家门口的停车场。死在一场持续了五个多月仍未结束的抵抗运动中,许多人称之为香港的end game。但停车场并非战场。周同学是从4米高的矮墙坠地,重伤不治。

他出生於香港回归的那一年呢。他人生的22年,也是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走过的22年。他的人生终结在一场剧烈的社会运动中,死在大时代一个偏僻的幽静角落,不明不白,无人目击,死无对证。死者不会说话。历史任人阐释。这是周同学的 End Game。在哀戚的人群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许多人感受一样:他也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他可能就是香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