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

南华早报|河南多地设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变相劳教?

内地去年正式废除劳教制度,关闭劳教所,被称翻过历史上的黑暗一页后,有学者担心,社会矛盾没有从根子上解决,上访接访关系不正常,最终会导致变相劳教滋生,上访者仍会遭到不公甚至暴力对待。

微博网友“南阳奥奔小杨11”本周二(2月11日)发出多图微博称,“南阳新型的劳教场所改换名称为南阳市训诫所,非法拘禁访民,我母亲张凤梅已经快70岁了,在2月4日晚被河南政法委,南阳政法委,南阳驻京办强行劫持回南阳,关入训诫所非法拘禁,没有任何手续,南阳车站办事处,南阳新西北居委会十几人看守……”

其中一幅配图中,一名白发老人躺在一张带轮推床上,周围环境类似汽车车厢,老人右手捂着头,紧闭双眼,神情痛苦。

此前,1月30日,“南阳奥奔小杨11”曾发出配图微博称,“今天大年三十,也是母亲的生日……母亲眼含热泪站在司法部门口……希望吴(英爱)部长能关注我哥哥杨金德被河南第二监狱监狱长郭永禄虐待致残问题……这就是我母亲的中国梦。”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黑监狱及劳教所摇身挂牌 河南现“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大陆去年废除了劳教制度。但是一所名为“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1月10日在河南省正阳县公开挂牌,训诫中心可以无限期非法羁押访民。被囚禁其中长达两个月的访民阮开香的丈夫1月21日告诉本台记者,其妻因被非法劳教而上访,被关押在该“训诫中心”已经六十天,另有三人也关在里面。而县信访办人员在接受记者查询时称,此事领导知道,他不清楚。 虽然去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废除了劳教制度,但是与劳教所性质相近、不经司法程序的羁押场所,正从幕后走到台前。据维权网周二报道,由于劳动教养制度已被中共明令废止,开黑监狱又有一定的风险,为了达到既能长期关押上访人自己又不冒风险的目的,元月10日一个取名“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的场所,在河南省正阳县正式挂牌。该“训诫中心”原是黑监狱,隶属正阳县信访局,关押上访民众,院内每人一个3平方米的房间,吃、喝、拉、撒、睡全在房内,潮湿昏暗,且没有床、四季不见阳光。他们希望国际社会和国际人权组织关注事件。 目前身陷该“中心”的访民阮开香的丈夫张新忠周二(1月21日)告诉本台,他十天前曾前往探望妻子,但被拒绝: “我们这个月9号去,地方(干部)不让进,9号还没有挂牌,我们照了一些照片,到10号挂了 ,牌子上写‘正阳县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以前是黑监狱,但没有牌子”, 记者:现在里面关了几个人? 回答:我们九号去时,关了四个人,现在不知道几个人。 记者就此致电正阳县政府办公室,对方叫记者直接向县信访办公室联系,于是再致电信访办。 记者:信访办? 信访办:对, 记者:听说你们本月十号挂出“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 信访办:你是哪里?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想问一下? 信访办:不知道。 记者:那谁知道? 信访办:领导,我也不清楚。 张新忠说,他的妻子曾多次上访,后被关押在此: “因为告非法劳教、超期羁押问题,我们地方政府、县委书记指使黑社会,从北京把我妻子押回来以后,先拘留十天,后送看守所,又到黑监狱,到现在关了60天了”。 河南访民时育红对记者说,她去年被关押期间,听地方截访的官员说,劳教所废除后,有新的办法对付他们: “我也听说了,他们现在变了一个方法。我在(北京)救助站,我们当地的人来接我们的时候说,领导就说,你别觉得废除劳教了,就没法整你们了,现在改成新的办法,变成羁押,可以无期限的羁押。其实我们当地也有这个地方,原来有劳教, 但去年7月我被软禁时,他们说正在建‘训诫中心’,现在也建好了”。 她回忆被软禁时说: “看着我们,不让睡觉、不让吃饭,怎么刻薄怎么来。我被软禁期间,看管我的人,曾经有多个人跟我提起过这件事”。 郑州市的一位拆迁户李先生认为,黑监狱关押的是政府最怕的人: “这里面关押的人是政府非常害怕的人,所以有特别的地方。地方政府现在开始走国民党的老路,当年国民党为什么不得天下,不得人心,就是因为共产党得人心。现在反过来了,他们开始搞独裁,搞专政,中国还要乱”。 长期关注访民的成都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强烈要求地方政府撤销变相劳教所及黑监狱: “众所周知,保障民众上访投诉权力,是反腐败第一利器。在中国政府废除劳教和各地黑监狱遭各界广泛质疑后,河南驻马店继续推广河南长葛市‘非访行为依法处置训诫中心’的做法是完全违法的。无疑,该举动延续了中国各级政府非法限制访民人身自由的各种套路。我们敦促各地方当局落实习近平先生群众路线全新举措,立即无条件释放全部在押访民,真正保障其依法上访权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贵州黄明海在网上发布强拆信息被警方训诫(图)

(维权网信息员高鸣报道)贵州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黄明海因遭遇强征强拆,将强拆事件发布在网上。 2013 年 8 月中旬,桐梓县公安局的警察与镇党委副书记一起到黄明海家,亮出证件后,训诫黄明海,说:你接触了不该接触的人,联系了不该联系的人,在网上发布言论危害国家安全,已经形成政治问题,与危险人物联系,现在已经很危险了。房子和土地被占,反应合法权益是对的,但不能在网上发布,可以去上访,上访是派出所的事,由派出所来管,网上发布国安就要管。下次再发布,抓人是小事,可能要你的命。训诫完毕后,还对黄明海进行了拍照。 自从反对政府建煤化工厂强征、强拆而上访的黄明海,就被当地政府全程监控, 2012 年 11 月 1 日又遭追杀,冲出重围后在山坡上露宿。后政府官员警告黄明海:他和香港人权组织反党反国的人联系,他们已经查到,而且发出去的材料已被中央国安拦截。还说李长春的秘书都是秘密枪决的,香港人权组织调查了 3 年都没有头绪。 目前,被强征强拆的黄明海一家居无定所,住在随时都要垮塌的危房里。 黄明海电话 15519610876 附: 强征强拆建工厂 失地农民乞讨谋生 贵州桐梓县燎原镇为了迎接 80 多个县委书记到此地参观贵州省重点企业煤化工厂的建成、投产,中秋节期间,威胁并软禁了因该工程被强征、强拆而上访的油草村石门组的黄明海,同时,桐梓县还出动了上千警察,把守公路两侧,严防失地农民靠近领导。 2007 年 5 月,贵州省发改委批准立项在燎原镇上马煤化工厂,占地 941 亩。桐梓县成立煤化工厂修建指挥部,进行拆迁工作。 ﹙ 成立指挥部,违反黔府发“ 2006 ” 2 号文件精神 ﹚ 。在拆迁中,采用施放催泪瓦斯、被精神病、关押、毒打、追杀、甚至致人死亡等暴力恐怖手段,强征、强拆两千多亩。致使 280 多户农民得不到合理的赔偿,生活陷入困境,有些甚至以乞讨为生。 煤化工厂在 2011 年建成, 2012 年正式投产。几年来,被强征、强拆的农民多次到市、省、中央上访,均无结果。在北京上访还被安元鼎黑保安抓起来关押在派出所殴打。 2007 年,村民栽在地里的庄稼还有一个月就可以收割,但政府既没跟村民签订拆迁协议,又没通知村民就派挖掘机等机械毁坏庄稼和土地。村民们上前理论,却被燎原镇派出所警察拖到指挥部房间里,关起来毒打,连 70 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被抓的农民有陈光发、胡军、黄明吉等人,被毒打关押的陈光友放出来后,因伤害严重导致死亡,儿子陈小东精神失常。家人至今不敢上告,因为怕没有清官替他们伸冤。 2007 年冬月的一天晚上,煤化工厂近 20 人,拿着各种砍刀,对石门组弯弯组的被拆迁户乱追乱砍,其中有一个还拿出枪朝村民开了一枪,但没打中,有 3 位村民被砍成重伤而住院,当时有很多村民惊动赶来,其中有一个行凶者被村民抓住,交给派出所,但派出所第二天就把凶手放了,说是被追被砍的人是打牌引起的,然而被砍的村民当天晚上并没有打牌。同年 12 月,指挥部强行挖了三星赵组瑜的住房,并填埋了其他村民的祖坟。 黄明海等几家死活不搬,要求县政府拿出合法有效的审批文件和公告,规划许可证及拆迁许可证。指挥部人员就说:不搬就强毁几家的房屋。黄明海说;强拆要依法申请检察院法院,由人民法院院长签发公告才能拆迁。你们连合法审批文件都没有,分明就是在犯法。于是,指挥部人员白天逼他们搬迁,强迫签订协议,晚上就派人打击报复。在无任何相关合法手续的情况下, 2008 年 5 月 28 日 ,县委书记罗其方,县长王忠,县人大主任兰远驰亲自坐阵,指挥公安及黑社会几百人强毁黄家兄弟几家房屋。当天,天上乌云密布,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强拆人员说;就是天上下石头,就是十级地震也要把黄家几家的房子挖掉。当时黄明海的妻子坐月子才二十八天,被拖出来毒打,婴儿也被他们抱出来在大雨中哇哇直哭。黄明海为了不放弃祖祖辈辈居住的家,一直坚守在 300 多平米的房子里。但拆迁人员全然不顾,照样强拆、强毁。好在老天有眼,轰然倒塌的房屋没有压死黄明海,正好有点空隙,当家人哭泣着刨开废墟找到黄明海时,黄明海已是伤痕累累。家人叫其慢慢爬出来,可黄明海死活不出来,叫家人搭篷死守家园。就在黄家几家坚守期间,指挥部指示公安及地痞经常威胁恐吓黄家弟兄几家,白天晚上大人小孩都不得安宁。但黄明海几家坚持再坚持。最后,公安及黑社会决定要把黄家几家整死在窝棚和废墟里。 2009 年元月 3 日凌晨 4 点左右,一伙人提刀拿枪冲向黄家的窝棚,黄家的狗叫惊醒了两弟兄,弟兄俩见势不妙,鞋袜衣服都没有穿,迎着料峭的寒风拼命奔跑。后面追赶的人呲牙咧嘴地叫着:快追,不能留活口!并向弟兄俩开枪。弟兄俩在漆黑的夜里拼命地呼救,惊动了当地的农民,有的拿钢钎,锄头,铁铲,包围了这伙不明身份的人。只见这伙人都戴着面具,农民看到有公安人员忙着撕下肩章领章。最后这伙人向农民求饶放他们一条活路,说他们为了找一碗饭,吃说句实话是县委县政府的官员指示他们来的。但没过几天,公安人员公然在大白天追杀黄老五,将其逼下悬崖,幸亏黄老五被树枝挡着,没有被摔死。   3 月 8 日 下午,所谓的专案组见黄家老六单独走在路上,马上组织 20 多人围追堵截,准备抓捕,追了几座大山,黄老六有坡跳坡有坎跳坎,脸上、衣服全被刺划伤、挂坏。吓得躲在山里几天不敢出来,饿了就吃嫩蕨苔。 3 月 9 日 ,自称是贵州省的十几人,又到黄明海家,说是来依法协调处理他家拆迁问题,黄明海知道来者不善,没有出来。那些人开始施放催泪瓦斯,把黄明海呛得鼻子嘴里都出血不止,感觉天玄地转。有很多农民知道了,纷纷赶来,还没有走拢,就闻到了很强烈的气味,只感觉头疼眼花,站立不稳。自称是贵州省的人见农民纷纷赶到,才上车走了。黄明海一家土地房屋被违法强毁强占,衣食家具全无。妻室儿女流落街头以乞讨谋生,被阻止,没有房子租房子,政府官员知道后,对房东威逼利诱,追赶一家老小。就是收捡矿泉水瓶捡垃圾也有人干扰。 总之,凡是不搬迁和反对违法占地的村民都受到打击。很多村民在家里和路上就被拘留,且不出具任何手续。黄明海等拆迁户向市、县人民法院起诉违法占地暴力拆迁残酷血腥打击农民。几次三番,法院都不予立案。现在,油草村一千多人居无定所,衣食无着,很多人以乞讨为生。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