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系列

墙外楼 | 路透社特别报告:中国“野蛮”的制药厂

核心提示: 中国在全球制药原料市场的统治地位使这一问题变得既迫切需要、但却又难以解决。专家估计,在所有的活性药物成分中,大约有70%到80%原产于中国和印度,其中中国占了绝大部分。据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称,中国出口这些产品的年销售额价值220亿美元。 原文:Special Report: China’s “wild east” drug store 发表:2012年8月28日 作者:Melanie Lee、Ben Hirschle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未经校对。 上海/伦敦——周旋于中国混乱制药世界的调查员菲利普·安德烈有一些惊人的故事要向人诉说。 在去年5月,他走访了离上海一个小时车程的某工厂,该工厂据信是生产一种制药原料的。当身穿防护服、头戴一尘不染的安全帽的工作人员带着他四处参观时,安德烈注意到了异常之处:地面极其清洁,一些工人无所事事地闲坐着。 这家工厂有长达8年的质检记录,结果全部合格,但是所有年份的笔迹都是一样的,而且没有一张纸有摺角。更有甚者,尽管厂里有烘干产品的设备,但是却看不见把蒸汽或废气引至厂外的导管。 在天津经营一家制药业审计事务所并为外国制药公司在中国采购原料提供咨询的比利时人安德烈说:”显而易见,产品不是在那里生产的。”他说,那座厂房不过是企业试图用来掩盖中国欣欣向荣的假冒伪劣药品制造业的”招牌”之一。 四年前,在至少149个美国人因为使用了中国供应的被污染的抗凝血剂肝素而死亡之后,中国承诺清理自己的行为。但是路透社的调查发现,生产活性药物成分的不受监管的中国化学企业仍然在极少甚至不接受检查的情况下向公开市场销售产品。 对 于十几家活性药物成分厂商及中间商的采访显示,在没有接受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监管以及未经国际认可的”良好作业规范”(GMP)认证的情况下, 药物成分被制造出来,并正在进入全球供应链。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医药质量保证和安全的协调员伦比特·拉戈说:”中国存在活性药物成分的造假,我们是知道 的。欧美等有监管的市场相对安全些,因为它们的监管当局兵强马壮。但是在非洲等地的情况就完全不同,那里有许多当地的医药制造商都使用中国的活性药物成 分。” 无人监管的药物原料出口可能会使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中,尤其是在缺乏监管的贫困国家中。含有劣质活性成分或含量不准确的药物无法产生疗效,并可能导致疟疾等危险疾病的病原体获得抗药性。 跨 国制药企业礼来公司发言人爱德华·扎格比尔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对公众安全的全球性犯罪。因为这些散装化学品没有经过监管,它们骨子里是不安全的。”礼 来称,该公司对自己的产品实行高标准,但是也发现过无人监督的中国企业在未经授权情况下生产供本公司药物所使用的活性成分。 中国在全球制药原料市场的统治地位使这一问题变得既迫切需要、但却又难以解决。专家估计,在所有的活性药物成分中,大约有70%到80%原产于中国和印度,其中中国占了绝大部分。据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称,中国出口这些产品的年销售额价值22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药监局称,外国公司应该自己负责确保只向得到合格认证的出口商购买产品。药监局发言人对路透社说:”我们希望进口国的监管机构也提出类似的建议。” 监管缺失 在 2008年肝素丑闻之后,北京曾发表白皮书称,生产任何活性药物成分的制药公司——而不仅仅是那些为特定的最终产品生产活性药物成分的公司——都必须获得 药监局发放的执照。当局还引入了更严格的制造标准。不过漏洞仍然存在,而且法律专家称这套更严厉的制度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 今 年罗氏公司注射用抗癌药”安维汀”的假冒产品取道欧洲进入了美国。罗氏公司当时称,他们知道造假者试图假冒该公司其他药品的许多案例,并且正在与执法部门 合作以取缔这种非法贸易。这些假冒安维汀的确切来源还不知道,不过今年6月份上海的一家法院曾在另一起涉及安维汀造假的案件中判处11人入狱。 中国一个关键的监管弱点是制药企业与化学企业之间的划分。前者由药监局监管,而产品从增甜剂到溶剂无所不包的后者则不受药监局监管。然而许多化学企业也生产药物成分,它们利用规则上的漏洞,把产品笼统地称为化学品,而不是更为确切的活性药物成分。 宛若迷宫 互联网的兴起使药物成分的出口变得更加便利。网上一搜就能看到汇集了数以百计的中国活性药物成分销售商的网站。这些没有得到GMP认证、也没有在中国药监局登记的企业未必是劣质企业,但购买者却得不到独立的质量查证手段。 供应链上无所不在的中间商是另一个风险。希望在中国寻求活性药物成分货源的制药公司通常雇用中间人帮助他们处理语言、官僚手续及规章制度等方面的麻烦。这种做法帮助生产劣质活性药物成分的中国企业掩人耳目。 从严执法 8月份中国当局在一次全国性扫荡中逮捕了近2000人,查封了价值1.8亿美元的号称可以治疗从糖尿病到高血压和狂犬病等各类疾病的假药。 官方还将采用更多技术。到2015年,中国希望能够以电子手段对各类药物进行从生产环节一直到终端市场的跟踪,以防止假冒伪劣药物进入销售渠道,尽管这种做法将只用于在国内交易的产品。

阅读更多

《麻省理工科技创业杂志》 中国农民工正面临着来自机器人的竞争

核心提示:中国大型电子产品供应商富士康正考虑使用工业机器人替换现有工人。根据法兰克福的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给出的数据,富士康并不是在机器人上押注的唯一中国制造商,中国商人于2011年购买先进工业机器人的数量跃升了50%,达到22600件。显然,工业机器人在中国将”炙手可热”。 原文:Migrant Workers in China Face Competition from Robots 发表:2012年7月16日 作者:CHRISTINA LARSO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提示:中国大型电子产品供应商富士康正考虑使用工业机器人替换现有工人。) 【中国制造:一张关于中国南部深圳富士康工厂装配线上的工人的照片。一班工作长达12个小时,其中只有两次休息供员工在公司的食堂吃饭。】 一种关于现代中国的定义性叙述在于年轻工人的迁移——对女孩来说,这种迁移经常发生在其青少年阶段的最后时期。他们从农村来到广阔的城市,在工厂中寻找工作机会,其中就包括富士康。这是一家雇佣了将近一百万低薪工人进行电子产品手工装配的企业,其客户包括苹果、任天堂、英特尔、戴尔、诺基亚,微软、三星、索尼等知名公司。 去年七月,当富士康的首席执行官,61岁却依旧作风强硬的亿万富翁郭台铭宣布,这家台湾的制造业巨头将在三年内,在其装配线上添加一百万件工业机器人时,这让所有人感到震惊。 其目的在于,像日本、南韩以及美国的公司之前自动化生产汽车那样,实现电子产品的自动化装配。 作为中国最大的私营企业之一的富士康,一直以来在中国的劳工叙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通过廉价劳动力吸引着跨国客户,但现在却因为低工资和被一些人视为非人道的工作环境,面临国际监督。 “自动化意味着工厂女工时代开始走向终结,这是件好事,”来自北京的战略传播及信息技术分析家David Wolf这样说。他曾经走访过多家中国工厂车间,并预言中国早晚将会经历一个类似”美国裁缝和秘书室的衰落”那样的劳动力转换。 在声明发布之后,郭台铭没有提供任何细节,这使得观察家们怀疑富士康的这一计划真实与否。(通过其公关公司博雅公关,富士康拒绝透露相关进程。)贸易公司也并未看到和富士康需要的工业机器人有关的大规模订单,虽然一些专家相信这家公司很可能正开发其自己的机器人。 “郭台铭有理由不过分张扬,”Wolf说。保持沉默可以让富士康不经意地领先于对手。甚至,考虑到中国经济正在下滑,”政治上不建议过分讨论用机器人代替人工的方法”,他说。 中国的领导人将就业视为维护社会和谐的重要手段。创造就业往往比提高效率还要迫切。比如,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说,即便条件上允许,节省劳动力的设备也并不常被使用。”如果所有新的隧道使用先进设备来进行建设,这将削减约600万农民工就业的需要…为求解决国家的就业问题,在某些领域我们并不期待中国的快速发展,”他说。 相关日志 2012/04/11 — 薄熙来下台,郭台铭、林百里最担心的两件事 2012/03/28 — 鸿海收购夏普股权凸显日本电子业颓势 2012/07/18 — 华尔街日报:美国一些企业决定将制造业务迁回国内 2012/07/13 — 破产工厂回忆录 2012/07/12 — 传松下大规模裁员欲关上海工厂 2012/07/09 — 美媒惊呼:制造业回巢了!高科技与家电将成主力军 2012/07/02 — 富士康或在印尼建厂提供100万岗位 规模与中国相当 2012/06/28 — 台湾人感叹:风水轮流转,只好给大陆企业打工 2012/06/26 — 松下总部人员减半 大裁员以盈利化为目标 2012/06/21 — 中国代工厂:武汉富士康的年轻人

阅读更多

网络审查:隔墙有耳,隔山有眼

中国的5亿网民早就意识到了网络管理员存在。他们监视网民动作,并随时删除较具煽动性帖子。但如今,这些管理员也不得不适应被人监视的生活了。 来自哈佛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团队近日正使用新型软件监控中国的社群媒体网站,这些软件可以让他们比从前更近距离地观察网络帖子被审查的情况。现在,团队已开始公布一些关键成果。其中的一篇报告中指出,来自哈佛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已发现:在中国的社群媒体中,13%的帖子处于网络监控之下。 Gary King是一位政府系的大学教授,同时也是该报告的第一作者。他指出:“中国政府允许其人民享有社群媒体,但他们也设立了一架巨大的机器监视网络言论。”King及其团队使用他之前创建的一家叫Crimson Hexagon的公司开发的程序,围绕85个敏感主题的动向展开监控。从去年的内蒙古示威事件到中国著名海外艺术家艾未未,以及政府政策和其它能够导致大规模示威的信息。他们的监控能够识别包含此类主题的帖子,记录他们发布和被删的时间,并计算出其在网上的“存活”时间。 该团队建立了一个至少包含1100万帖子的数据库,这些帖子来自中国的1382个互联网论坛。其最出乎意料发现当属那些批评政府的帖子并未遭到严厉地封杀,而意图聚众示威的帖子则在几小时内就被清除。 King说:“我们曾经以为他们是顾虑外界的看法,但事实并非如此。很明显他们的目标就是阻止民众聚集。”《网络认同——全球互联网自由的斗争》( “Consent of the Networked: The Worldwide Struggle for Internet Freedom”)一书的作者Rebecca MacKinnon也赞同这点,她表示,“中国政府想要的从来都不是白色统治。他们只想维护党的领导权。全面的、令人窒息的、紧身衣式的统治在中国不可能发生,除非中国政府想要把中国变成朝鲜,显然他们不想这样。 与哈佛大学团队的方法相比,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款单独针对中国最流行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的监控程序。该程序监控着30万用户,平均每个用户拥有1000个粉丝。King-wa Fu是一位助理教授,同时也是WeiboScope(微博视界)的开发者之一。他表示,新浪微博用户是中国当今“最具影响力的团体”。他们发现,通过在一天的不同时段监测新浪微博用户的个人界面,就可以几乎实时地观测管理员的工作,并识别每一个被他删除的帖子。研究人员随后检查这些被删除的帖子,并推测其被删原因。 我们发现的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关键词列表,一场人民群众与管理员之间的猫鼠游戏。 这些程序的出现意味着研究者能够逐渐清晰地描绘中国审查制度的蓝图,同时还能够给出任何时期内最敏感的话题。更有趣的是,如果再来一点点运气和悟性的话,研究人员还能够预言某部门或某人将发生的大事变。 King的团队分析了有关某书记丑闻、艾未未被拘以及最近其它的一些敏感新闻。在回顾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些明显信号:在新闻爆发的前夕,管理员对于此类话题的审查力度会大大加强。 简单来说,如果这些数据研究员恰巧找对了地方,审查员可能无意中就会成为他们的最佳情报员 目前这些小组主要在回顾过去几个大事件的数据。在得出最初结论后,他们准备探究更深层次的内容。King说“我们会继续观察。” 管理员注意:你们被盯上了。 相关日志 2012/07/10 — 《外交政策》 Google董事长:中国的防火长城将垮塌 2012/07/10 — BBC:中国当局加强对网络视听节目审查(当局不担心你吃进去什么,只担心你看到什么!) 2012/07/10 — 马伯庸:中国为什么没有超级英雄电影 2012/07/07 — 《华尔街日报》看看中国是如何进行审查的 2012/07/06 — 媒体人证实蓟县断网 火灾死亡人数存疑 2012/07/06 — 某中央媒体同行敬请前往蓟县调查大火真相的记者注意 2012/07/05 — 曹林:传统媒体对热点新闻视而不见被边缘化 2012/07/04 — 新浪删除彭博董事长高逸雅帐号 2012/07/02 — 于声雷:政府如何监控我们的电子网络通讯? 2012/06/30 — 中国禁止网上搜索“习近平”

阅读更多

《外交政策》 Google董事长:中国的防火长城将垮塌

核心提示:Google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称,对中国的技术和信息渗透最终将迫使中国的”网络长城”垮塌,甚至导致中国体制在政治上的开放。施密特相信,一旦中国的互联网检查制度破产,中国各地的信息渗透也将导致政治和社会的自由化,从而最终改变中国政府与平民关系的性质。 原文:Eric Schmidt: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will fall 发表:2012年7月9日 作者:Josh Rogin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校对 据Google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称,对中国的技术和信息渗透最终将迫使中国的”网络长城”垮塌,甚至导致中国体制在政治上的开放。 去年卸任Google首席执行官的施密特仍然是该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和首席发言人。他在全球各地旅行,发表演讲,考察Google可以扩张业务的国家。他一直被称为Google的”世界大使”,他本人对这个外号既不支持,也无异议。在上周的2012年阿斯彭创意节间隙,他坐下来接受了《外交政策》”电报”专栏的长时间专访。 在被问及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检查能否持续的问题时,施密特说:”我相信这种检查制度最终将破产。中国是唯一对互联网进行积极的、强有力的检查的政府。他们并不以此为耻。” 施密特相信,一旦中国的互联网检查制度破产,中国各地的信息渗透也将导致政治和社会的自由化,从而最终改变中国政府与平民关系的性质。 他说:”我个人相信,你不可能用这种行为建设现代知识社会,这是我的观点。我想Google的大部分人会同意这一点。下一个问题自然是中国何时将出现变化,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在一个足够长的时期内,我是否认为这种制度将会结束呢?答案是绝对肯定的。” 据施密特称,对中国信息自由的推动是与对经济现代化的推动同步的,而政府指使的检查对这两方面都有妨碍。他说:”我们强烈地认为,你利用这种活跃的检查制度是不可能建立起高端的、非常先进的经济的……这是我们的观点。” 施密特说,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积极地支持网络检查和网络间谍活动的政府,并由此产生了令人震惊的效果。Google与北京从2010年起就存在争执,当时该公司宣布其Google.cn网站不再对搜索关键词进行检查,并且把中国业务的骨干部分迁至香港。此举是在2010年Google邮件服务遭到一系列攻击后采取的——这些针对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攻击被广泛怀疑与中国政府有关。 最近Google采取了积极措施帮助用户对付政府的检查,例如在怀疑Google邮件用户的帐户成为政府指使的攻击目标后提醒用户,并在用户输入可能被中国政府的检查过滤程序过滤掉的搜索关键词时告诉他们。 施密特并不把Google对国家指使的网络压迫的关注当作Google与中国之间的战争。他解释说,Google的政策着眼于帮助用户了解自己帐户正在发生什么,以及给他们提供自我保护的工具。 他说:”我们相信应该赋予重视言论自由的人们以力量。今天明显存在的证据是:中国的攻击主要是工业间谍行为……他们想偷的主要是商业机密,然后才是人权问题,显然他们正在试图侵犯人民的人权。这是我们所知道的两件事情,但我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 Google仍然有数百名工程师在中国国内工作,并在那里维持着迅速增长的广告业务。但是中国政府同样在下许多功夫,以便让使用Google在中国变得更困难。施密特说,有时候Google邮件服务一连几周运转缓慢,接着邮件服务又会神奇地恢复正常。中国检查人员常常对输入违禁搜索关键词的用户实施惩罚,冻结他们帐户一段时间。而Google旗下的YouTube网站在中国是无法浏览的。 施密特说:”中国政府很可能会继续为使用Google服务制造障碍。那里的冲突是某种本质上的冲突:我们希望信息流入中国,而在某种本质的层面上,政府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同时,施密特一直在全球各地旅行,寻找扩展Google外部疆界的途径。他最新的一次国际之旅是去了四个正在发生冲突或者刚刚经历过冲突的国家:阿富汗、利比亚、巴基斯坦和突尼斯。 “我对那些特立独行的国家特别感兴趣,你知道,那些国家存在问题,”他说,”除非你去看看,否则无法真的了解那些东西。你的印象和判断会有所帮助的。” 施密特相信智能手机技术会对人们在一个变化的时代中的行为产生革命性的影响,他正在研究智能手机的使用如何帮助贫穷国家的人们与腐败和不良治理斗争。他也考察Google如何通过及时的商业行为扩张进入新兴市场。他说:”很显然,在大多数国家, 最赚钱的生意首先是在电信领域。一个笑话是,你知道索马里的海盗也得使用手机,所以索马里最强大、增长最为迅速的合法生意是电信行业。” 施密特表示,阿拉伯之春革命证明了开放的信息系统可以鼓励和推动政治变革。他说:”我认为我们正在谈论的这些国家都有非常活跃的检查制度,而他们未能对互联网进行检查。他们窃听电话系统,控制电视报纸,除了在互联网上,很难发现真正的不同政见者的新声音。因此你可以想象当政府无法充分实施检查时会发生什么,这显然就是我们对于开放和透明有如此强烈感受的原因所在。” 与在中国不同,Google在世界其他地方采取了更为积极的态度,开发了可以被用来培养更为活跃的民众的信息传播工具,例如with its project可以在像埃及这样的地方组织和散发选举信息和政治候选人资料。 施密特说:”我们在为选举提供帮助。我们试图通过把信息传递给候选人来帮助选举,在这些国家里,Google处于公共领域的中心。” Google也在扩大自己在汇编政府有关人员及其活动的信息汇编上的作用,以便帮助民众与腐败作斗争。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施密特说,只有存在起诉坏人的司法体系,这种信息才会起到改造社会的作用。 他说:”你需要信息,然后你需要有人愿意对说谎的人提出起诉。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是掌握信息,然后必须以公正的方式实施惩处,这将会大大改变这些国家。” 他表示,信息并不足以推翻政权,而阻挠信息开放的政权最后注定会倒台。 施密特说:”最糟糕的情形是民众拥有大量的信息,而政府完全无动于衷。例如,伊朗就是这样。有时候,这种情况是不稳定的。有时候,情况会恶化……但是在人们推翻当前的领导人之前,他们必须掌握达到这一目的的信息。这就是透明的重要所在。” 相关日志 2012/06/01 — 谷歌搜索开始向大陆用户提示敏感词 2012/05/04 — 月光博客:传工信部禁止移动终端使用Google 2012/05/04 — 南都记者核实多家业内厂商确认已收到官方通知移动终端产品出厂不允许有Google字样及相关应用 2012/05/04 — 网传工信部禁止移动终端、应用使用谷歌标识 2011/10/09 — 月光博客:谷歌电子市场无法访问 2011/03/22 — 明報:中國外交部反駁谷歌指控 2011/03/21 —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2010/11/16 — 路透社:谷歌呼吁西方政府挑战中国等国的互联网限制措施 2010/09/09 — 谷歌首席法律事务官呼吁向对封锁网站的国家施压 2010/07/23 — 中国声称谷歌同意审查,谷歌移除所有需审查的服务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404档案馆》———大学女生的广告与铁路女工的死亡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Facebook专页:六四纪念馆
推荐理由:32周年纪念日,香港六四纪念馆被迫暂时关闭。请访问该纪念馆的Facebook专页。

Facebook专页: 1989年的传真
推荐理由: 1989年5月及6月的传真,虽然热感传真纸早已褪色,却记录了香港学联与北上声援同学、海外中外人士、香港市民、各大传媒的信息往来。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