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愿

我的大连,遍体鳞伤

感谢 天朝临时工 投递给天朝娱乐! 踌躇了一早,要不要码这篇文章。只因梅子的一句话“等你的日志”,才毅然写下。 诚然,如果百姓人人讳莫如深,主流媒体刻意避讳,别有用心者谣言四起,那么8.14的跌宕壮阔,英勇而惨烈,注定要被掩埋。作为一位小小的大连市民,我只想透过自己的文字,还原一点这个注定成为大连历史上不平凡的日子。 市民的呼喊 我住高层,房间阳台可以一览无余地眺望到人民广场。9:30分用望远镜向广场张望,稀稀拉拉的行人和车辆,并无异动。那时心里真的有点失落,以为人民的请愿终归落空。 10:00钟,不知何时涌出几万人,组织者打着标语和条幅,带着大队伍缓缓从人民广场西侧行至市政府门前。渐渐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起市民群众,在家依稀听到此起彼伏的口号。 中午12:30,但见秩序良好,人群尚无散去之意,北京街附近亲友邻居纷纷踏至,鼓起勇气来到广场。 各种警察虽多——蓝衣公安,绿衣武警,黑衣特警,头戴盔甲、手持警棍和盾牌的防暴警都森然戒备,但并无阻挠和驱赶群众的现象,分隔把守,四散守卫,相信是安全戒备的必然。而我们可爱的市民们,更是依序坐于市政府门前的马路上,几万人之众并无推搡和拥挤,大家高呼着口号,表达着自己对家乡大连的热爱、对无良前市长的愤恨、对自身和后代安全的关注……几万人静坐,竟自觉地绕开草坪,无人乱扔杂物,无人粗口谩骂。 这一刻,我竟然有些感动。虽则以“北方香港”自诩,但偏安老东北一隅,与南方诸省市的自由与开放相较,大连的特质仍倾向于哑忍、闭塞、沉闷、政府驱动、百姓无争。而此时,她的百姓终于开始觉醒,为了维护自己正当的权益,发出一点正义的声音! 自强而克制,正义而有序——这是我所看到一幕真实的叙述。 傍晚的戒严 本以为城市的进步日将以这样美好的记忆收场,但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6:40云山街下406步行回家,按照惯例应该是从新开路北下,偏偏昨儿好奇,向西绕到人民广场后想去看看人群散没。我想老天一定是保佑我,怕我受伤,竟让我避开了7点左右新开路的惨剧。 从云山街下到纪念街时,很惊讶地发现街上连拍停靠着几十辆黑蓝色的大巴车,车身“辽宁特警”的字样格外扎眼。车边车上满满都是身着黑衣、身形健壮的军人,衣服上写有“营口特警”字样。街上行人不多,警察数量远胜,心里不安,脚下加快脚步往家赶。 路过人民广场喷泉后身,不知何时多出那么多警察,依次挨着身,从喷泉后到法院前,竟将一个诺大的广场水泄不通的封锁。据说下午4点政府已发出公告将福佳PX停产,于是请愿市民逐次撤离了广场,虽然广场外围还有好多驻足的群众,但广场内部已近“坚壁清野”。 未知的惨剧 夜幕下的人民广场,无数的警车车灯在闪动,警车呼啸的声音此起彼伏,时而夹杂着不知是枪声还是炮声回荡在夜空,令人极为不安,以致毛骨悚然…… 夜风肃杀。 等我打开校内,发现还有未知的惨剧正在上演。 据说就在我回家路上那段时间,请愿未散去的群众集体向东游行,路过新开路珠江大厦附近与数百特警冲突。特警挥动警棒打人,一些学生、女性被棒打在地,数人头破血流,特警前冲并无绕行,直接踩踏…… 又见图片分享,图上是广场正中间,时间约莫在下午。一群暴徒竟然用瓶子等物品袭击并无反抗的防暴警察,防暴警察们用盾牌护身,周遭是一地被践踏、毁坏的花草树木…… 深夜,有人发状态说沈阳方面正出动50多辆警车向大连方向呼啸而去…… 又有人说看到了街上满满装载着解放军的三大卡车…… 大连,我为你鼓掌又悲痛 8.14,好好的城市进步日、市民觉醒日、群众请愿日,如何会以这样的情形收场?难道,百姓向民主迈进的每一步,必要经历血的洗礼么?! 从第一点来看,我们的百姓确实缺乏游行请愿活动的经验。政府已发公告,但并非所有人“见好就收”,其中不乏被反动分子利用,煽动情绪、不依不饶,导致非武力不能使之散。 但另一方面,警察就该暴虐打人么?!为什么不是直接带走几个闹事者小惩大诫就好?!昱儿说在俄罗斯,即使光头党都不会殴打妇女。而我们的特警们竟群起而上,见人就抽,那些跑得慢的多半是姑娘妇女,各个头破血流。危急时刻,有仗义市民抱打不平,冒着吃警棍的疼痛上前将女人们拖出,防她们被踩踏……而剩下的人中,尚有血气方刚、手无寸铁的学生。即使他们头脑发热,带回警局教育下便罢了,一棍驱散尚且令人心揪,怎么能痛下杀手持续暴打呢?!……特警同志们,你们没有妻子儿女么?你们痛打的人每月上缴税收,难道不是他们在养你们么? 心痛至极…… 我亲爱的家乡,你听到家乡人民真心挚意的呼喊了么?为了你的碧海青天,我们已经尽全力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仍难逃血泪收场。 8.14,我们的城市已然进步,即使媒体噤声,也无法掩盖它在历史上的伟大光芒。但是请同时记住,为了这一刻的正义,我们的城市也已遍体鳞伤 猜您喜欢: 真相,就是这么稀缺 号外!!刚才大连街面上惊现核武器!! 官方通报称大连海上污染已清除 水产品未受影响》的网易跟贴 很好很强大,大连外国语学院的重要通知 套 无觅

阅读更多

为艾未未请愿,美国网站惨被黑

为艾未未请愿,美国网站惨被黑 记者: 黄耀毅 | 华盛顿  2011年 5月 12日 图片来源: Change.org 网站截屏 Change.org 为艾未未请愿 一个美国民权网站在发起为艾未未请愿的活动之后,受到来自中国的攻击,美国议员呼吁谴责这样的行为。 “改变”网,Change.org,是一个提供网上请愿的平台。今年4月中,包含古根汉姆美术馆馆长、纽约当代美术馆馆长、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台北当代艺术中心创始总监等来自各国的艺术工作者,在改变网上向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请愿,要求释放艾未未,有来自175个国家,13万3500多人签署了这项请愿。 4月18号,改变网的服务忽然受到来自中国的攻击,以庞大的虚假造访流量(false request),导致网站不堪负荷,暂时关闭。改变网的创始人暨执行长本.拉特雷(Ben Rattray)对美国之音说,以前从未受到这种攻击:“我们是个公开的平台,让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能来针对他们关心的议题,进行活动。议题包括了气候变化、同性恋权利、走私人口等等。我们的确收到请愿的目标,以防卫心态来攻击我们,但在任何情况之下,在我们开始这项与中国有关的活动之前,都没有任何外来的实体主动的攻击网站,来阻止其他人在网上组织活动。” 拉特雷对美国之音说明攻击经过以及最新情况:“4月18号早上,攻击开始。这个攻击导致网站关闭至少24小时,之后就断断续续的无法上去。攻击现在还没有停止,不过我们对于阻挡导致我们网站关闭的假造访流量,越来越有效率,不过攻击依旧在继续,依旧继续影响网站。这攻击是从中国境内发起的,并且在第一波的攻击之后,由许多匿名的电脑持续着攻击行动。” 拉特雷说,改变网的专家们目前仍在与来自中国的黑客战斗,保持网站的正常运作。 *美国会谴责,白宫提法案* 在遭受攻击之后,改变网马上向联邦调查局(FBI)报告,目前已经进入调查阶段。拉特雷说他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在对付网络攻击方面,加大力道:“我们打了电话给罗莎.德劳洛(Rosa DeLauro,民主党)议员,她代表康涅狄格州。她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其他国会议员,来要求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谴责这起攻击事件,并且更重要的是,调查攻击事件,揪出幕后黑手,并且起诉他们。我们认为这是必要的。就在今天(5月12号),白宫提出了网络安全的法案。我们完全同意白宫的看法,这是个国家安全的议题。” 拉特雷说,白宫今天的提案,正是要在国土安全局内,成立一套正式的应变机制,让美国企业受到攻击时,能够及时回报,并且受到保护。 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加入了德劳洛众议员公开信的呼吁行列。 收听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2) 2011年 5月 13日 热腾腾 中共剩下的选择不多,欺骗世界吧,公信力破产了,只能用黑社会手段了 2011年 5月 13日 我的房子被河北张*家-*口-政+府强-=拆了,还被桥西区建设局局长杨子兵殴打!!!!!到现在没人管,这他妈的是什么社会呀?????13932306757 这就是现实,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这些官对待百姓是多么的暴虐!!!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阅读更多

郑州逾百村民请愿遭报复 四人被抓一人被打伤(图、视频)

河南郑州朱屯村逾百村民上周五向区政府请愿,遭当局报复。该村一位村民告诉本台,村民返回后,二,三十名公安带着七十多人进村抓走四名被指“带头”的村民,另有一名回族女子被打伤。 Photo: RFA 图片:朱吞村村民在墙壁写上反抗字句。(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四个月前,朱屯村的一位村民被拆迁方打倒在地。(村民提供/记者乔龙) 郑州市中原区的“城中村”朱屯村村民自去年底,大部分房屋被强拆后,许多村民无家可归,他们的要求一直无人理会。上周五,逾百村民到区委和区政府请愿,要求妥善安置。一位要求匿名的村民星期六告诉本台,近百名公安及保安进村报复抓人:“ 去区里面(请愿),最后村长去了,一点左右回到大队不处理,最后派出所、公安局来了二三十人,保安来了七八十人,现在抓走四个人,不知道定的啥罪名”。 该村民说,被抓村民的母亲向村委会求助,但无人理会:“一个人的母亲八十多岁,老娘去找村长,村长不给答复,村长现在不露面”。 朱屯村有居民两千三百多户,近万人。村民说,从去年10月起,区政府与村委会组成拆迁指挥部,在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不征求多数村民意见,以欺骗、瞒哄的办法逼迫村民搬迁,埋下严重隐患。 另一位村民说:“昨天他们去找有关部门反映问题,问他们没有手续,其实不是合法的(拆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村民),就是因为这样把他们(当局)激恼了,下午四点半左右,抓了四个人,包括兄弟三个,还有另外一个,全抓走了,真正打人的,却没有抓走一个,维护权益的反而被抓”。 本台致电村委会委员蔡国强,他叫记者向区政府查询。 记者:您好,是蔡国强? 蔡:你哪里的? 记者:记者问一下抓村民的事。 蔡:哪儿的记者?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 蔡:你找区政府问吧。 记者向区政府办公室查询村民被打及请愿一事。接听电话的职员证实有村民请愿,对具体情况,称不清楚:“我们是值班室,今天上午刚接到班,我不太了解这个情况”。 记者:有没有人知道的? 职员:值班就我一个人,我们周六,周日是分班值班。 记者:朱屯村拆迁的事情,您知道吗? 职员:朱屯村昨天我见门口有人。 记者:昨天来了多少人? 职员:对这个情况不是很了解。 记者:办公室有人接待吗? 职员:应该是有人的吧,不清楚这个具体情况。 村民王先生告诉记者,被抓及被殴村民的姓名:“一个叫冯保国、一个冯麦囤、一个是冯秋囤兄弟三个,还有一个齐素梅(音)”。 记者:谁打人了? 王先生:他们自称是干部,也不知道是不是国家公务员,把一个回民女的打了,因为她太穷,住不起医院,现在外边。 去年12月20日,该村数十户拒绝签订协议的村民,抵抗强拆,两个村民被打倒在地,其中一位村民金国庆被打骨折,一度失去知觉。 根据中国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和拆迁人应当及时向被拆迁人做好宣传、解释工作。” 村民指当局隐瞒真相,封锁消息。从来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征求意见,除了向党员通报情况外,只向他们指定的代表通报。而这些所谓的代表绝大多数又是村干部的亲属和亲信,根本不能代表群众。 村民陈先生说:“他没有拆迁手续,他是瞒着老百姓,把人家的房子拆了,他们属于违法,最后人家知道了,有二三十家不让扒房子”。 另一位村名揭发村委会将开发商提供的村民集体车位,私下出售:“开发商给了五百多个车位,集体停车位,他们都卖了,都是村里面弄的,群众不愿意”。 朱屯村在八十和九十年代初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庄,每年的经济收入达数千万元,当时是郑州市蔬菜生产基地,企业是乡镇企业的领头军。不过,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走下坡路,村民说,新上任的领导将数千亩土地“出让”,村民强烈要求村委会公布自1993年以来村财务状况,但始终无人理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部队加薪引发军转干部请愿 截捕在京访民被指责在中央

北京政协会议开幕当天,陕西省星期四有至少千名军转干部到当地市政府等地聚集,要求政府落实军转政策,为他们改善生活。据悉,早前传出将为在职军人增加工资待遇,再次引起全国军转干部不满,该消息之后,至少有深圳,昆明等地军转干部上访请愿。而去北京国家信访局的访民是有进无出,有分析认为,是中央政府默许抓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数百川震家长德阳请愿 谴责政府食言(图)

四川地震已过去两年半,而校舍倒塌的究责及善后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 灾区各地死难学生家长周四联合到德阳市政府上访请愿,表达对政府食言的不满,而官员不予理会。家长们表示,将酝酿更大规模的请愿活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