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作人

谭作人:我的兄弟陈云飞和他的精神

又是清明时节,愁字涌上心头。 去年清明,我的兄弟陈云飞因为去新津和双流,为当年北京罹难的学友吴国峰和肖杰扫墓,结果把自己扫进了牢笼。兄弟坐牢,已经整整一年了。 一年来,很少得到兄弟的音讯。不知道这位长年吃素,却敢于舍身饲虎,自称驯兽师的憨直兄弟,在兽笼之中挨打乎?受罚乎?饱暖乎?笑口常开乎?由于不知,倍加思念。思念无涯,愁绪无边。 也正是因为不知,兄弟的音容笑貌,日渐清晰,终日挥之不去。...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这不叫污染啥子叫污染

7月23日,有成都网友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彭州石化项目排污图引起大量本地网友的转发和关注,从图片中可以看到,该石化基地的厂区的两根烟囱在晴好的傍晚天气下发出滚滚黑烟….....

阅读更多

【诗】主仆王怡 | 哎呀 我的朋友真多

刘晓波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再说什么。高智晟也是我的朋友,虽然我们见面次数不多。许志永是我的朋友,他来过我家,又来教会听我讲道。陈云飞是我的朋友,他的女儿放假了,也习惯了爸爸不在家……

阅读更多

东方日报|乔木:从灾难到颂歌的汶川地震纪念

今年的5月12日,是汶川地震7周年纪念。人们在为尼泊尔地震的几千死难者哀痛时,为在那里的游客如何回国争论时,又有几人知道,或还记着当年的汶川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当年面无表情的胡主席和表情丰富的温总理,下台后都在被人淡忘,何况那些无名的地震冤魂。现在有几人知道,或还记着当年的汶川地震到底死了多少人?地震,在任何国家都是灾难,都是悲剧。可是在中国,地震之后,却变成颂歌,变成感谢。感谢解放军,感谢志愿者,歌颂党的领导,歌颂和谐社会、八方救援。甚至有某省的作协主席,写出「主席呼,总理唤,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的诗句,发表在官方媒体上。假如能问问近9万的死亡和失踪者,他们幸福吗?问问众多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学生,他们愿意做鬼吗?问问伤残者和死难者的家属,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情?不仅是颂歌和感谢,还变成慈善攀比。各种赈灾晚会和电视直播的募捐活动,不断飙升着捐款的数额。没有捐款的企业被人责骂,捐的少的被人质疑。过后才发现有诈捐的,也不知道捐款用到何处,所有民间的捐款最终都被政府收走,再以官方财政的名义不透明使用发放,以至出了后来的红十字会丑闻。除了攀比,还有娱乐。什么可乐男孩、哺乳警嫂、猪坚强。还有什么天佑中华,大难兴邦。天如果真佑中华,怎么会有如此惨烈的灾难?一个民族的复兴,是不是非得要经历这样的磨难?哪些是天灾,但可以减少损失,哪些是人祸,本来可以避免?所有这些都在回避问责,为了稳定,可以忽略真相。于是家长的哭喊愤怒被压制,调查死难孩子信息的艾未未被殴打、谭作人被判刑。中国有太多的灾难,汶川之后又有雅安地震,就像矿难之后还有矿难,大火之后还有大火。每次都是领导重视,军民救援,都是感激,都是庆幸。见了太多,最终麻木,只是到了某个周年的纪念,再感慨时间的流逝。历史的真相没有,就会被遗忘或演绎,灾难的教训不吸取,天灾人祸就会重复不断。应急是重要的,问责也是必要的,可是在政治保稳定,社会要和谐,媒体不自由的国度,一再出现的是主旋律、正能量、好人好事受表彰,丧事当成喜事办。而在网络媒体活跃、民众不断觉醒的时代,这种导向越来越难,就像黑龙江庆安县的副县长,在真相、责任、性质不清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慰问开枪的警察,想塑造勇斗歹徒的英雄,却被网民扒了个精光,弄虚作假,丢人丢官。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