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

【官方话术】责任完全在对方

CDT编者按:8月7日,有网友收集了多篇对于“中国官方声明”的媒体报道截图,展现出中国在国际关系冲突中惯于将困难、冲突等责任完全归咎于对方的行为。这些声明多由外交部发言人发布。...

阅读更多

东网|童大焕:国家为什么要赔偿?

很多网友表示反对政府回购,认为政府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拿全体纳税人的钱为少数人的损失买单,认为政府买单其实就是全民买单。今天这篇文章就专门来说说这个问题。

为什么现代国家的公民对于国家赔偿司空见惯并且毫无疑义?国家赔偿制度的建立主要原因在于公民权利意识和政府责任意识的觉醒。它对于平衡公权力和私权利冲突,保护公民权利,维护社会稳定发挥着重要作用。

首先,它是个人安定生活之需要。人类之所以要建立国家,成立政府,就是因为个人和家庭太渺小了,很多时候无力抵御来自外界的天灾人祸。国家和政府则以众人拾 柴火焰高的原理,组成强大得多的集体力量。个人和家庭通过让渡部分自由和缴纳税收的形式,购买国家的保护。但是国家和政府机构也是由人组成的,也会犯错误,有时它犯的错误甚至很大,造成的损害也不是同时对全体民众造成损害,而是对部分特定或不特定民众造成损害。这个时候就要启动国家赔偿。这时,平均每个公民付出很少,但利益和权利、自由受损者却能得到最大的精神安慰和物质补偿。而这个利益和权利、自由受损者,是随机的,今天可能是别人,明天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阅读更多

冉云飞 | 不要对别人失望

冉按:有人说,我对你真是失望。我就在想,不让你失望成了我活着的目标,你是谁啊?反正我看不出有些人说的感动,我倒看出了一些推卸责任后的绑架。自己没做够,或者做得不好,却对别人失望,如果阴谋论一点的话,是不是有人做得更好,你好搭便车啊。那就直说啊:我不想做,你好好做(不要让我失望哦),我好搭便车(一些父母对子女的期望里是不是有捡便宜的热望啊)。遇到还算有点利他精神的人,乐意与你分享,这样一来皆大欢喜。但遇到你对他失望,他却不买账,你怎么办呢?...

阅读更多

从千名教授挺马看台湾民主之偏差

(又名:公务员不应当啦啦队) 华人世界很少有人知道,在君主立宪制的瑞典,国王是被剥夺选举权的,同时也被禁止发表政治言论。为什么每一个瑞典公民都享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言论自由,身为一国之尊的国王却不能享有? 这是因为,瑞典王室是由全体纳税人供养的,国王作为国家的象征代表全体人民。由于王室的光环和所获得的广泛支持,如果国王发表政治言论偏向某一政党,就会严重损害民主政治的公平与公正。所以瑞典人和国王签订了协议,让王室成员享受锦衣玉食,但要求他们严格保持“政治中立”。 多年来笔者在瑞典教育机构任教,耳闻目睹瑞典公立学校实行的“教育政治中立”,为之体会很深。因此,当台湾大选前夕赫然出现这样的消息:“余光中等1709名教授登报支持马英九”,笔者不禁大吃一惊。尽管台湾民主选举日趋理性、成熟与干净,令中国大陆人充满羡慕与向往之心,但很遗憾的是,台湾一些名流、大学校长和教授仍缺少“教育政治中立”的理念。 ◎ “ 教育政治中立”为保障自由平等 瑞典的大选一般是静悄悄的。这个已经有百年民主历史的北欧国家,每次大选时,不过是在市中心的广场上,临时设置几个党派的选举小屋,贴出各党候选人的照片,播放优美的音乐吸引选民去咨询,完全没有台湾那种嘉年华似的喧嚷与热闹。 在由全体纳税人支持的公立大学和公立高中里,校方必须一视同仁地欢迎各党人士进校演讲宣传,让不同的观点百花齐放,不允许运用权力来为特定政党、政治团体从事宣传。 作为广义的公务员,瑞典公立大学教授或高中教师虽享有选举权和言论自由,却被禁止在教学中为某党竞选做宣传。在课堂里对学生谈论政治议题时,教师被要求面面俱陈多元政治理念,不容许表达对某党支持或反对的倾向。我和我的教师同行,从不向学生透露自己大选时投谁的票,因为个人政治倾向被认为是私人事务。教师的责任,是培养学生不受任何外来影响干扰、独立观察问题的能力。 这就是在西方民主国家普遍实行的“教育政治中立”。这个原则对公立学校的教学内容、教师个人政治观点的表达、以及学校开展的政治活动,都做出了一些限制。在很多西方民主国家中里,法律明文规定必须遵守教育政治中立这一原则。 为什么西方国家会产生这样的法规?追根溯源,“教育政治中立”原则来自民主国家的宪法精神,即不得干预公民的思想自由,不得剥夺公民政治平等的机会。当年,日本和德国等国的国民教育因当权者施压,被迫沦为政治工具及政府喉舌,向学生灌输片面的意识形态,结果酿成巨大灾难。二战后,教育政治中立的原则备受民主国家重视,他们立法保护教育应具有的独立性,以防止其它价值体系侵害教育领域的政治中立。 台湾是新兴的民主国家,也订立了有关教育政治中立的法规。2009年5月,立法院通过《公务人员行政中立法》,要求在公立学校兼任行政职的教师不得参加政治游行集会、不得具名刊登政治连署广告、不得为候选人站台等。2011年6月,行政院会通过《教育基本法修正草案》,将一般教师也纳入中立条款。 ◎ “ 天下名器”面对专制才具正当性 打开登报支持马英九的1709名教授的连署名单,台湾各公立大学的名字历历可数。几乎所有的公立大学,都有校长或教授参与了这次广告连署。著名诗人余光中勇打头阵,带领诸多名流参加由前行政院长刘玄兆牵头的“马英九学者后援会”。文人学者与党派政客合流,一起为执政党的总统大唱赞歌。 在此之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李远哲也曾亲自领军,与87位科学家公布连署声明,力挺民进党的蔡英文。笔者考察过李远哲的这个名单,发现其中也有一些公立大学的校长和教授。但比较起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敌不过名声响亮的诗人,台湾文化人的魅力似乎远胜于科学家。同时,绿营在野,不像执政的蓝营那样占有国家资源,因此,绿营所能动员连署的公立大学校长和教授,远不如蓝营那样人数众多。 这两军对垒的蓝绿阵营都挟天下之名器,汇集名流,在报纸上聚众叫战,激情演出,煞是好看。这令笔者想起郭沫若剧本中的一句台词:“成了名器的人,我们把他们无可如何。”不知这些德高望重、为人师表的国家栋梁在为某党当“啦啦队”的时候,是否知道文明世界公认的教育政治中立原则,以及中华民国政府制定的《公务人员行政中立法》?抑或知道却不在乎? 早在十九世纪,托克维尔就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谈到民主的缺陷,即多数人暴政问题。他认为,为防止多数人的暴政,应该在多数人权威与少数人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这个缓冲地带由无数的公务员和法官构成。因此,当今欧美国家的公务员都严守政治中立。即使是私立大学的校长和教授,以及一些不属公务员系统的知识分子,也不肯轻易卷入这一类助选意义上的集体连署,他们看重自己的独立人格,只愿以个人身份发表自己的政见。 只有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欧美知识分子才会聚众连署,集体表达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例如,2008年西藏骚乱时,世界三百五十位藏学家及学者联名发表致胡锦涛的公开信,呼吁中国当局立即停止用武力对付西藏人民,停止压制西藏持不同观点的人士。去年艾未未被拘禁时,各国艺术家在网站上连署声援艾未未,人数高达十几万。 为什么只有面对专制,这类知识分子的集体连署才具有正当性?因为在专制社会,被压迫者没有基本权利,身为校长和教授的人相对来说要多一点言论自由,所以他们应该义不容辞地发出声音,体现知识分子在严酷现实中承担责任的勇气。而对自由社会的校长教授来说,他们有义务帮助那些专制国家的人民获得自由,让受迫害的人民感受到精神上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必遵守教育政治中立。 ◎ 知识分子是质疑和监督权力的人 美国总统肯尼迪曾说:政治家是“创造权力的人”,艺术家是“质疑权力的人”。当年,美国最受欢迎的诗人弗罗斯特在肯尼迪总统就职典礼仪式上,朗诵了他的一首爱国诗歌。此举令诗人的一些崇拜者大感失望:质疑权力的人怎么可以和拥有权力的人出现在同一个讲台上?前年瑞典公主新婚大喜,几十位瑞典顶尖诗人拒绝为婚礼献辞,致使那次征诗活动流产。 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在本质上是与权势对立的,他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拒绝被权势者招降收编,坚持站在体制之外批判、监督体制和权力。而台湾的情况却有点特殊,从长期的威权体制走向民主,获得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的台湾人,迅速而公开地表达他们对蓝绿政党的反对和拥护。一些想要保持政治中立的知识分子,其微弱的声音被淹没在众声喧哗之中。。 记得笔者那年在瑞典批评首相,刊登本人犀利文字的报纸,正是那位首相所属的瑞典社会民主党所创办。但在台湾,很难看到这一类坚持独立立场的媒体。这是因为,统独是台湾的宿命,在统独的考量之下,知识分子和媒体都难以保持价值中立。再加上台湾旧的文官体系尚未彻底改造,所以教育政治中立的原则尚未引起社会应有的重视。 无论如何,台湾的民主改革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奇迹,我们相信它具有自我完善、自我提升的能力。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二月号,发表时题为《公务员不应当啦啦队》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敏感词库】冬奥通敏感词库

【图说天朝】“现在这位”

【CDT周报】脖子疼

【404档案馆】“我们中国真的太厉害啦!” 爱中洋网红与利润丰厚的五毛生意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