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

萝卜网 | 沈阳大学要求贫困生演讲比穷 学生称太伤自尊

“想申请助学金,交贫困证明还不够,还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讲家里有多困难,太伤自尊了!”沈阳大学某学院学生小刘自从在同学面前讲了自己最羞于启齿的家境后,常常觉得抬不起头来。“本来不想让大家知道家里困难,可这样一来全班都知道了。说是为了公平,可让我们当众‘揭伤疤’,这对我们公平吗?”为认定贫困生资格,贫困学生需当众演讲接受投票,得票高的才有资格得到助学金,这样的方式对这些学生来说究竟是公平还是伤害? 测评方式: 演讲并投票选出“最穷” 小刘告诉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她是外地来沈读大学的学生,家境贫困,可正是贫寒的家境养成了她好强不服输的性格。“我最不爱在别人面前说我家里的情况,不想让大家知道我家困难,不想让人同情,更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小刘说。 “可现在要认定贫困生资格,拿助学金和奖学金,就必须在全班同学面前讲我家困难的情况,真是开不了口!”小刘告诉记者,学院为了公平公开,在认定贫困生资格的环节上,每位提交申请的学生除了要上交贫困认定材料外,还要在同学面前将自己贫困的家境和盘托出。随后投票选举,得票最高的前5名才能获得资格。“有的人愿意讲,得票自然多,可像我这样不爱讲的,肯定没人投给我啊!这样真的公平吗?” 贫困生自述: 当众揭疤感觉很受伤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可我实在受不了。自从那次演讲后,我每次跟同学在一起都觉得抬不起头来。”小刘无奈地说:“在全班同学面前当众揭伤疤,还公开选谁家最困难,认定贫困等级又不是选美、选举,凭啥让我们站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小刘告诉记者,从小她家的家庭条件就不好,父母常教育她要自立自强,所以她一直比同龄的伙伴们更努力。“我虽然不觉得比人低一等,可还是很介意谈起家境的,毕竟这是我心里最不愿提起的事儿。” 院方回应: 最初是想评判公平公开 小刘告诉记者,学院里高年级的班级,因为同学们私下对彼此很了解,并没有全都采取公开演讲的方式认定贫困生,而一些低年级的班级则会选择采用这种方式。公开演讲认定贫困生是学院的要求吗?学院为何会以这种方式评定申领助学金的资格呢? 10月15日,记者来到了这所学校,见到了该学院贫困生资格认定工作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贫困生认定工作一直是学院的一项重要工作,力争做到公平、公正、公开,认定标准则是申请学生提交的贫困认定材料。贫困生分为特殊困难、困难和一般困难三个等级,每个等级的人数都是有定额的,因此学院才想以一个公平的方式进行认定。“公开演讲的方式也是一年多以前才使用的,出发点是好的,以前学生没有反馈说这种方式不好,我们也就疏忽了。现在看来,这种方式的确会对贫困生的自尊心有所伤害。我们已经着手修改测评认定的方式了,可能会借鉴兄弟学校、学院的好办法,尽量做到让同学们满意。” 来源:http://news.qq.com/a/20131016/013328.htm 梁萧想起来以前的一篇文章: 看完都是泪啊,比穷大赛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比丑大赛吗?】日本大学小姐(miss)的候选人都是些丑八怪 视频:马云美国哥比亚大学商学院演讲 金日成大学的学生在游泳馆内嬉戏 大学课堂的怪现状 大家怎么看申请了贫困生的大学生用iphone··· 无觅

阅读更多

傅蔚冈 | 用房子养活谁

当电视上在播放以房养老的新闻时,岳母也在看电视。听到“以房养老”四个字,岳母就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说有了房子,政府每个月会给多发一些钱,然后过世之后这房子就归政府?我赶紧向岳母解释“以房养老”的专业术语,并问她愿不愿意这么做。...

阅读更多

萝卜网 | 父母因病交不起学费 大学生儿子将其告上法庭

含辛茹苦将孩子供到大学,结果因家庭困难无力支付孩子的学费,父母竟然被孩子告上法庭索要学费和生活费,这是近日发生在连云港市连云区的一件事。经法院调解,案件以孩子撤诉告终,但是留下的思考似乎远没有结束。现代快报记者根据此事采访了多位连云港的父母,大家普遍的观点都是“法律是法律,父母是父母,只要有能力,绝不亏孩子”。 无奈 父亲生病母亲打工 儿子的学费交不起 连云港市连云区连云街道的小柱(化名)是南京某学院学生,暑假过后就要上大二了,今年暑假,小柱在和父母谈起学费时,他父亲郑重地对他说:“小柱,你看我病成这个样子,家里生活仅靠你妈打工维持,我每月要花几百元的治疗费,你在学校每个月要1000元生活费,我们坚持了一年,家里值钱东西都已经卖了,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已经借遍了,现在实在无力供养你上大学了。要不你先找个勤工俭学的事做,自己赚钱交学费。” 父亲的话并没有让小柱理解,反而让他感觉气愤,小柱对比自己身边的同学,恨自已生在这样的家庭,他越想越觉得委屈,凭什么别的同学父母给儿女交钱读书,自己的父母要求自己打工挣学费?法律上不是说要保障受教育权吗?于是,在父母无法给他继续交学费的情况下,小柱一气之下把自己的父母诉至连云区人民法院。在法庭上,他请求法庭判令父母继续支付自己今后三年的学习费用和生活费。 结果 在法院调解下,儿子撤回起诉 那么,父母有没有义务在子女已经进入大学后,依旧提供学费与生活费呢? 据连云区法院工作人员称,原告小柱刚开始情绪非常激动,认为作为父母就有义务负责孩子的学费以及生活费,至少也应该供自己到大学毕业。负责办案的法官指岀,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已经年满18周岁的就读大学的青少年子女,父母没有承担学费、生活费的义务。已读大学的小柱,明显属于此种情况。这与受教育权是否被侵犯是不矛盾的。因为子女既然已经达到18岁,而且到了大学深造的阶段,完全可以通过课余做家教、打临时工、获取学校奖学金、申请助学贷款等方式养活自己,受教育的权利理应由自己来行使。 连云区法院经过调查发现小柱的父母确实生活困难,最终在法官的耐心调解下,此案以小柱撤回起诉而终结。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连云区法院己将小柱家列为重点帮扶对象,该院干警不仅为小柱捐助了全部学费,而且还派专人给他家送去了2000元。 “中国式”父母为孩子不顾一切 看法一 只要孩子有需要,就会尽力满足 任女士的女儿刚上高一,她表示只要孩子有需要,她会尽全力去满足,“法律我懂,但是我觉得孩子处在人生的什么阶段就应该干什么事,学习的时候就不应该去打工,我女儿现在上高一,只要她有能力读书,读到博士我就供到博士,我不会让她过早接触社会。大学是孩子学会本领的关键时候,我不会让她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看法二 法律虽然有规定,但做不到 市民刘先生一对儿女已经毕业并工作,他觉得:“法律虽然规定了,但是作为我们中国父母却做不到,中国应该都会养到成家立业。我的孩子我都供他们读到不读为止。我认为为了孩子读书我可以砸锅卖铁坚持,实在困难我可以通过申请助学贷款帮助孩子,如果孩子懂事,能够通过勤工俭学解决一部分也是挺好的。总之,只要有能力,我们肯定不会亏待自己的孩子。” 可申请助学贷款,也可勤工俭学 看法一 父母不容易,要理解他们 出身农村的小伟,靠着打零工的父母供自己和姐姐上了大学,大学四年小伟靠助学贷款完成学业,毕业好几年后他才还清贷款,提起小柱的事情,小伟觉得换成自己肯定做不出,“父母供我们已经不容易,到头来这么做不仅显得自己不理解他们,更会让他们伤心,毕竟谁家的父母不想给孩子更好的条件?” 看法二 可以和父母一起解决问题 大学毕业刚一年的姑娘小珍告诉记者,到了法定年龄父母不再有义务抚养孩子,在国外可能很正常,但是在国内她觉得这依然停留在法律层面,“如果我当年上大学,我父母不给我钱,我肯定也会怪他们,但是这个也要看能力,像小柱家的这种情况,父母确实拿不出也没有办法,作为成年人,自己可以想办法去帮助父母一起解决,但是父母如果有能力不给那就得另当别论了。”(朱先明 王晓宇) 相关法律 《民法通则》以及《婚姻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规定,“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是指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的,或者丧失或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等因非主观原因而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的成年子女。 PS:父母能说出供不起你那就是真的供不起了,这个世界上唯有两个人是不会骗你,不会对你吝啬,一个是父亲,一个是母亲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铁证如山!女子不满婆家指责不能生儿子,婚外生子证明 母亲心疼儿子上班停车难,每天骑车提前占车位 学费高打工时间少,三分之一德国大学生考虑卖淫交学费 扫描四类大学生:富二代、中产子弟、城市平民子弟、农家儿女 现在的女大学生果然够彪悍够淫荡 无觅

阅读更多

鄢烈山 | 其实他们的父母已经是成年流浪者了

毕节市5名男孩在垃圾箱里避寒而不幸毙命,这幕惨剧触动了众多有良知的国人内心的隐痛。20日新华网披露,“毕节市委、市政府对在此事件中负有领导和管理责任的有关部门和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目前,5名死亡男孩的善后工作已妥善处置。”...

阅读更多

联合国:中国仍是全球营养不足人口最集中国家之壹

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30多年后,在实现减少贫困等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食物和营养不足在某些地区仍然是一个大问题。联合国最新报告显示,世界食物不足人口中有三分之二生活在七个国家,即孟加拉国、中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   报告还显示,全球饥饿和营养不足人口中40%生活在印度和中国。但该报告没有发布中国的饥饿人口具体数字。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署本周最新发布报告,尽管近期取得的成绩有可能使全球饥饿人数减少至10亿以下,但却依然是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数字。对2010年全球长期挨饿人口的最新估计数为9.25亿——比2009年的10.23亿减少了9800万。   “但事实是,每六秒钟就会有一名儿童因食物不足而死亡,因此饥饿现象仍是世界最大的悲剧和丑事,”粮农组织总干事雅克·迪乌夫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阅读更多
  • 1
  • ……
  • 5
  • 6
  • 7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翻车现场】35岁的“老年青年人”被优化,60岁的“青年老年人”再就业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