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防疫

何光伟v|过凉州户

吾上书阁部,直指玛纳斯过度防疫,发微博、朋友圈,以告天下。是日晚,有玛纳斯疫官致电老何,欲查一日两核酸案。疫官先表歉意,案发详情逐一细录,相关问题,查清即改,冀老何“理解”。

阅读更多

人间三角|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认真看新闻的人了

若非疫情,泗县只是一个没什么知名度的小地方。但我们和泗县的人们都生活在同一套政策体系之下。如果大家默认有疫情的地方可以无视规则、“重拳出击”,却希望自己生活的地方可以永远安全无虞,等到有了疫情也不会加码不会一刀切,那这个愿望注定是会破灭的。

阅读更多

兽楼处丨海鶄落游记

离开海鶄落医学观察点,我才查了下这个生僻的地名。海鶄就是海东青,是游牧民族的猎鸟,万鹰之神。这个村之所以叫海鶄落,背后还有一段故事。据说元末蒙古族一位王爷喜欢骑射围猎。围猎往往要打扰百姓,一次围猎中,他饲养的一只海鶄起飞后久久不愿落下,最后扑地而亡。王爷心痛,从此不再打猎。当地百姓感谢那只海鶄,把它扑落的地方,叫做海鶄落。

阅读更多

旧闻评论|步步惊心的“未来五年”(舆论手札)

根本而言,党报的报道修辞之所以激起舆论阵仗,还是因为大众困于疫情政策,不再掩饰对防疫为名的种种约束的厌倦。拥有这般情绪的不再是个人而是群体,一旦偶遇“未来五年”的表达,那些藏在心底的愤慨就喷薄而出。那四字被党媒当作统领,却被大众理解为枷锁。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