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腐败精选

网络民议 | 一场由“适度腐败”引起的胡锡进包围战

自从5月29日《环球时报》刊登了一篇称民众应“允许适度腐败”的社评以来,该报主编胡锡进就似乎陷入了与网民甚至主流媒体的包围战之中。@胡锡进 在新浪微博连续几天为《环球时报》以及自己的“复杂中国论”辩护。然而,从5月29日的理直气壮指责腾讯网更改标题、到今日质问《中青报》“相煎何太急”后又删除该条微博、同时人民网和新华网都转载了反驳“适度腐败”说这样的转变可以看出,舆论似乎并不站在胡主编那头。

阅读更多

《中国青年报》加入反腐混战 大骂《环球时报》祸国

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环球时报》如今因刊发社论,公然鼓吹“适度腐败论”而再闯大祸,《环球时报》指责民间媒体擅改标题误导读者“官司”稍解,然而时隔仅1天,中央团报《中国青年报》便加入挞伐《环球时报》的行列,5月31日该报发表评论指责《环球时报》谬论骇人,欲消除民众“腐败痛苦感”却不去对腐败零容忍反苛责民众降低腐败预期,无异于本末倒置。 这篇题为《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的署名文章称,中央领导在各种场合强调了必须对腐败零容忍。对腐败零容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普世价值,也是一个断裂的社会中上上下下难得的价值共识。 然而,5月29日《环球时报》却刊发社论《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拐弯抹角地支持“民众允许一定程度的腐败”,被公众视为公然为腐败辩白。《中国青年报》31日在评论中亦认为,剥去粉饰于其观点之表的文字游戏,究其实质所指,正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宽容腐败论”。文章斥责该谬论反法治、反常识,与当年臭名昭著的“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论如出一辙,无非是论证腐败存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环球时报》将中国之所以成为“腐败痛苦感”最突出的国家的原因,归咎于“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给了公众对官员太多不切实际的期待”。照此,只需一针自我欺骗的麻醉剂,降低对官德那些不切实际的期待,容忍一定程度的腐败,“面对官员腐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就能够心安一些了。”文章批驳此谬论本末倒置,令人瞠目结舌。 ——— 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 虽然腐败并未得到有效的遏制,但中央对反腐的决心一直很坚定,中央领导在各种场合强调了必须对腐败零容忍。对腐败零容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普世价值,也是一个断裂的社会中上上下下难得的价值共识。然而,竟有媒体在评论中拐弯抹角地支持“民众允许一定程度的腐败”。 《环球时报》近日刊发《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的评论,看这个题目,本以为是批评腐败、倡导反腐,可透过评论中那些浮在表面上关于反腐败的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却能发现不少让人目瞪口呆的谬论,比如评论称:“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还有:“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 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 剥去粉饰于其观点之表的文字游戏,究其实质所指,正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宽容腐败论”:腐败无法根治,民众允许一定程度的腐败,现实必须要面对适度的腐败。这样反法治、反常识的论调,与当年臭名昭著的“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论如出一辙,无非是论证腐败存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真的如此吗?如果老百姓能真正做主的话,谁会容忍腐败存在? 评论说:中国很可能是当前亚洲“腐败痛苦感”最突出的国家——作出这个判断后,原以为作者会延伸开来批评权力滥用,批评权力不受约束,可他竟然由此得出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结论:这跟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在全社会深入人心有关。不要惊讶,其实,这种论调与其核心主旨是完全契合的。这“惊险一跃”的逻辑无非是:中国并不是腐败最严重的国家,而只是“腐败痛苦感”最突出的国家。为什么“腐败痛苦感”这么突出呢?并不是腐败问题真的很严重,而是“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给了公众对官员太多不切实际的期待,可现实离宣传距离很远,于是就非常痛苦。 按照这个逻辑,得出腐败有“民众允许的程度”就顺理成章了。因为,面对“腐败痛苦感”最突出,开出的药方不是以宪政之制约束权力,以法治将权力关进牢笼,而是一针自我欺骗的麻醉剂:降低对官德那些不切实际的期待,如果我们能降低期待,能容忍一定程度的腐败,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能在心理上接受官员有适度的腐败,那么,我们在面对官员腐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就能够心安一些了。 何其大谬的观点。如果我们的反腐败真的接受了这样的谬论,不是去致力于制度反腐,不是以零容忍的姿态去严打严控严治腐败,而是让民众在心理上降低期待,接受适度腐败,以此换得“皆大欢喜”,那我们的反腐大业必将走入非常危险的境地。这样荒唐的观点,不是真正爱护官员,不是真正地为这个国家的前途着想,而是祸国之论。在“腐败零容忍”的追求下,腐败都如此猖獗,如果开了口子,力挺“腐败容忍”论,那么,有了理论支撑和借口,腐败又将猖獗到何种地步? 公众对腐败问题的痛苦感,是“为人民服务”的官德宣传传播了不切实际的期待吗?当然不是,“为人民服务”根本不是我们特别的要求,每个国家的公务员都应该有这样的担当,哪个国家的公仆不是为民服务的?只是话语表述不同罢了,比如会表述为“为公共事务服务”、“为公共利益服务”等等,这是公务员的本体承诺和普世规范。公众对腐败问题的痛苦感,就是腐败带来的。消除痛苦感,惟有制度反腐,惟有以制度将权力驯服。 反腐败不容妥协。天真地以为将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的利益赎买和妥协让步,可以换得政治清明,可以用“容忍小腐败”换得“不去大腐败”,纯粹是痴人说梦自欺欺人。 腐败问题无法通过“发展”来解决——正如经济发展了,并不能带来社会文明和道德素养的全面提升,同样,经济发展也不能解决腐败问题。腐败不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同样,发展也不是终结腐败的推进剂。舍制度之外,舍民主之外,反腐无解。祸国之论”,警告说假如接受此论,“不是去致力于制度反腐,不是以零容忍的姿态去严打严控严治腐败,而是让民众在心理上降低期待,以此换得‘皆大欢喜’,那我们的反腐大业必将走入非常危险的境地。”在目前腐败如此猖獗的情况下,为腐败提供理论支撑和借口,腐败更加难以控制。 作者最后总结,经济发展也不能解决腐败问题。腐败不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同样,发展也不是终结腐败的推进剂。舍制度之外,舍民主之外,反腐无解。妄图以“容忍小腐败”换得“不去大腐败”,纯粹是痴人说梦自欺欺人。 相关日志 2012/05/30 — 曹林:驳“腐败适度论”,对腐败必须零容忍 2012/05/30 — 《环球时报》要中国民众理解官员腐败 2012/05/30 — 环球时报的腐败容忍论成过街老鼠,总编胡锡进压力山大栽赃腾讯擅改标题再爆乌龙 2012/05/30 — 环球时报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 网民创作“适度体” 2012/05/28 — 《环球时报》知识分子莫谈政治 2012/05/27 — 蔡慎坤:谁在为孔子学院的潇洒埋单? 2012/05/21 — 《纽约时报》中国商业巨鳄的贿赂及走私生活 2012/05/18 — 网友杜撰“胡赐进” 模仿言论风格恶搞“胡锡进” 2012/05/09 — 英媒继续深挖谷开来的庞大经济实力 2012/05/05 — 淘宝就小二受贿公告:相关人员已被处理

阅读更多

人民网转载评论批环球时报:面对腐败再忍忍?

编者注:《环球时报》近日一篇称民众应“允许适度腐败”的社评激怒了大量网民,“适度腐败”也立刻成了最新的网络热点词。虽然环球主编胡锡进在新浪微博竭力为该报辩护,称腾讯网恶意篡改原文标题误导读者,但此番辩解非但未能平息众怒,反而引来更多网友挖出环球网使用“允许适度腐败”标题的百度快照截图。继中青报昨日发表社论“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反驳环球的社论后,今日人民网转载了宋鹏伟的评论“面对腐败再忍忍?”以批评环球的“适度腐败”论。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 “适度腐败”风波之 误读还是解读?

然而所有的这些与并给网民对“适度腐败”的讨论热情降温,截止美西时间5月30日下午3时左右,“适度腐败”在新浪微博内的搜索结果已有将近30万条。与昨日的三千多条结果相比较便可推知“适度腐败”火爆网络之迅速:

阅读更多

慕毅飞:“允许腐败”是误国之论

《环球时报》向来追求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也要有自负言责的担当。就算腾讯转载的时候,改了标题,那也无可厚非。这改后的标题,恰好就是《环球时报》那篇社评的主旨,何错之有?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言论,又不想对这个言论负责任,那就有点不地道。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