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宇昊

新闻实验室 |Will we be equal? Will we be free?

我们需要微笑着告诉他们:木田和她的同学们做的完全是合法合规的事情,是在信息公开的法律法规框架之下。对于20年前的那桩案子给予恰当的公开和处理,本是一件可以很容易处理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让形势升级至此。...

阅读更多

赵智沉的空间 | 高中的一封质问信

今天看到北大外院岳昕师妹的遭遇,那种无名的愤怒和无处爆发的抑郁让我无心工作。什么是大恶?那是结构性的恶。你甚至找不出一个罪魁祸首、一个泄恨对象。这个“结构”里的每一个环节都在分散恶的风险的同时放大了恶...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