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

博探网 | 小时代:国外影评人是这样评论的

《好莱坞报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是美国娱乐行业的一份专业报纸,他们昨天发了一篇《小时代4》的影评,我翻译了一下。《小时代4》是由作家转型的导演郭敬明根据他自己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四部曲的最新一集、也是最后一集,小说讲述的是四个生活在当代上海的女孩之间起伏不定的友情。在电影里,郭敬明堆砌了所有的东西:撕逼,癌症,公司里的勾心斗角,整容手术,Chippendale式的裸男,唯独没有现实。 注:撕逼,原文用的是catfight,原意是女人之间的争斗。Chippendale是拉斯维加斯非常有名的猛男秀,他们的男舞者素以上身赤裸、只戴领结和袖口著称,如下图。不过,就像他的角色一样,郭敬明在新的艺术领域里的尝试看起来并不成熟。尽管有两名‌‌“执行导演‌‌”的辅佐,但郭敬明在把自己的小说改编成电影时却完全迷失了。他完全不管电影的结构和质感;这一点在那些为了减少因为吸毒被抓而上了黑名单的柯震东的出场而重新拍摄和剪辑的拙劣场景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前几集里,巨大的情节漏洞基本上被郭敬明用对物质最大化的铺陈给糊弄掩盖了过去,面对那样毫无节制的、挑衅似地扔了你一脸的物质展示,要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小时代4》减少了这样珠光宝气的炫耀,这可能是因为预算的削减,也可能是为了避免被倡导艰苦朴素生活方式的人批评。于是,这部影片就暴露出了一个视觉叙事新手在试图给一个陈旧的主题赋予严肃性时所遭遇的失败。 7月9日上线的《小时代4》两天内在中国揽下3220万美元,显示了狂热的粉丝们将会对郭敬明和他星光熠熠的卡司团队支持到底,不过它们的票房部分地受到了另一部瞄准青少年的花样少年题材电影《栀子花开》的影响。而在中国以外,这部电影的市场前景几近于无;《小时代3》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海外上映。 许多系列电影都不适合对其不太了解的人观看,郭敬明构建的宇宙对新观众来说也并不轻松。第三部里混杂了大量的人物角色,其中大多数是年轻健壮的美男子,他们有着一样的肌肉和一样的眉头深锁的表情。如果不是资深粉丝,要弄清这样繁杂如迷宫一样的人物关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几乎不可能的挑战。 第四部延续第三部的情节发展,主要围绕对顾里的审判展开,这是一个曾经富有、但因为父亲留下的债而陷入财政危机的女王蜂。也许是担心具体的审判过程对于他的目标观影群体来说有点太难了,郭敬明给了顾里一个更容易让观众理解的审判方式——与刚刚诊断出来的癌症作斗争。由于太过骄傲而不愿意向身边任何人寻求安慰,顾里开始了一系列自我毁坏的举动,导致了她与曾经的好友林萧、南湘和唐宛如渐渐疏远。 也许郭敬明能够更加得心应手地用文字来展开互相交织的故事线,而在电影里,情节的把握对他来说变得相当艰难。他的剧本没有能够让角色去做出那些细微但是一目了然的肢体语言,而是把宝押在了让漂亮脸蛋摆pose上,结果完全没有传递出悲伤的情感。《小时代4》是一部反高潮的电影,此前极富争议、充斥刺耳杂音的来势,最终以一个低迷的结尾收场。 除了《好莱坞报道者》,目前还没有看到别的主要外媒关注《小时代4》。不过,两年前的《小时代2》曾经被很多媒体集中报道。美国另一份娱乐行业的专业媒体《综艺》(Variety)当时是这样评论的。因为泛滥的物质主义和荒谬编造的情节设置,《小时代》曾在中国的微博上遭到嘲笑。比如说,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可能立即当上CFO?不过,来自四川小城的男孩郭敬明,为主要来自乏味的二线城市的大众编织了一个大都会之梦。从这一点来看,所有矫揉造作的卖弄就和一个小女孩偷偷试妈妈的口红那样,既可爱又无害。郭敬明也许是把物质的丰裕变成了让人着迷的奇观,可巴兹·鲁赫曼(《了不起的盖茨比》导演)也是这么做的;看到片中角色如同机场跑道一样的更衣室,你甚至可能会想到盖茨比那些剪裁考究的衬衫。 炫目光鲜的制作会让观众觉得自己在精品服装店或者家具展厅里被困了两个小时,但是电影在审美上的许多处理方式却充斥着坏品味。摄影车亮逸用了很多夸张的镜头运动和糟糕构图让剧情发展显得不自然;顾晓芸的剪辑一塌糊涂;而候志坚的煽情配乐一直就没停过,有时把人物的谈话都给淹没了。 《纽约时报》也曾经接连发了两篇关于《小时代》的文章,这里节选一下。布鲁克林或许属于莉娜·杜汉姆(Lena Dunham)和《绯闻女孩》(Girls)。而在《小时代2》中,编剧兼导演郭敬明继续改编自己的成长三部曲小说,讲述四个从中学起就是好朋友的年轻女人在当今这个野心勃勃、物欲横流的上海寻找自己道路的故事。‌‌“姐妹情有力量‌‌”,这句话似乎很容易被翻译成普通话。 《小时代》第一部推出了四个女主角:时髦、富有、全能妈妈一样的顾里;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南湘;胖乎乎又花痴的唐宛如,以及叙事者、‌‌“普通‌‌”女孩林萧。有点像年轻版、无性版的《欲望都市》(不过《小时代》里的都市可能就等于性,它如同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奥兹国,充满光彩熠熠的建筑和奢侈品牌)。 《小时代》对《穿普拉达的女魔头》(The Devil Wears Prada)借鉴颇多,比如林萧就是在一个要求很高的时尚杂志编辑手下当实习生,并证明了自己;不同之处是,她的上司是个男人,名叫宫洺,有点像凯莉(Carrie Bradshaw)的Mr. Big,只不过这个人物长得更像汤姆·克鲁斯。 该片第一部今年夏天在中国票房极佳,因此郭敬明提前发行了这部续作。这一集里,四位主角已从大学毕业,上演了一部关于背叛与分手、误会与原谅、疾病与死亡、董事会会议室政治与公司收购的肥皂剧。20多岁的人就是这样,你懂的。 作为娱乐片,这是一部典型的粗制滥造之作。但是这部影片同时也是一种幻想,一种结合了崛起的财富与西方生活方式的21世纪青年文化的产物。延伸阅读: 微在:好莱坞是如何评论郭敬明和《小时代》的? 小时代系列在国内屡创票房纪录,好莱坞的业界人士也一直在一旁目瞪口呆地关注。在《小时代4》上映之际,我们找到了《洛杉矶时报》和好莱坞行业报纸Vareity 影评人对郭敬明和《小时代》的严肃评论,让我们来看看好莱坞的影评人是如何向美国观众介绍小四和他的代表作《小时代》1、2 和3的。《洛杉矶时报》说:小时代都是闪光灯,没有内涵。这是四个上海姑娘闯祸的故事,里面有一大堆愚蠢的填充物。 把《欲望都市》里的欲望拿掉,然后移植到上海,你就有了郭敬明零性爱的《小时代》。四个爱穿貂和高跟鞋的好朋友和一群男孩子们无所事事,也不知是因为目标人群是十几岁的少年还是因为审查原因,没有任何一个女孩脱过衣服,甚至算不上是接过吻,但是她们流行歌星似的男朋友随时都乐意脱掉衬衣,然后像在剃须水广告中一样走来走去。 我们的Carrie 是林萧,一个奢侈杂志的编辑助理,她以第一人称叙述她那些情场失意的女朋友是如何围着她老板流口水的。这些女人在现实中不太可能是朋友,霸道总裁式的顾里和养蟑螂的唐宛如没有任何共同点,长头发的南湘唯一的个性就是她真的好美好美好美而且非常被动。这些愚蠢的填充物被慢镜头和伤感的中文歌曲弄成了一部肥皂剧。好看吗?No。有意思吗?有一点。有换衣服和化妆的蒙太奇吗?当然有。Variety 说: 《小时代》触动了整个国家争名逐利的热情。 《小时代》是中国的萝莉girl power 幻想片的终结者,比任何阿莫多瓦电影里的高跟鞋和难以置信的情节转变还要多。这是一部根据四个闺蜜在上海梦想爱情和成功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小说家和初出茅庐的导演郭敬明对电影语言的掌握说不上是最好,但是电影让人着迷的奢侈感确实很有效地触动了整个国家争名逐利的热情。 郭敬明,一个四川小镇青年,表达出了大都会里大众对梦想的渴望,而这些人大多来自土气的二线城市。从这个角度说,电影里夸张的炫富就像小女孩在偷涂妈妈的口红一样,还蛮可爱也没有什么坏处。 郭敬明的一个问题是他作为一个小说家的才华并没有很好的嫁接到荧幕上来。书里口若悬河的对话在荧幕上显得累赘而做作,至少在这一部电影里是这样。各式各样的男人都在接近这些女孩,但是没有任何关系得到了发展,也看不到一个主要的故事线索,这部电影看起来更像是一些养眼的镜头拼贴,而不是一个完整的叙事。 《小时代3》比前两部电影更加奇葩。 长相一模一样的人,长期失散的兄弟和乱伦恋爱的同性恋表兄只是《小时代3》情节的一小部分,足以让它比前两部电影更加奇葩。中国的畅销书作家在转型电影导演后,依然没有展示出在技术与叙事逻辑上的任何进展,郭敬明仍然依靠漂亮的脸蛋和超级浮夸的场景设计让人眼花缭乱,但是电影里空洞的角色和他们内置的虚荣心已经变得非常令人厌倦了——除非你是郭敬明数百万青春期脑残粉中的一份子。 《小时代3》和中国所有的浪漫喜剧一样,选择在国外(罗马)拍摄外景的套路正是它创造力在急剧萎缩的象征。 和《小时代2》一样,只要这些女人在派对或者走T 台的模式中,观众就可以被一股毛茸茸的喜悦感蒙蔽。但是每过一会儿她们偏偏要认真起来,不是花里胡哨的示爱就是参与空洞的公司管理活动,她们越是假装大人一样走来走去,看起来就越幼稚可笑。第一部电影算得上是对女性友谊的一种可爱的致敬,续集可以说是赋予了这些女人职业生涯和拔地而起的野心。在这里,可惜,这些角色们是为了男孩子们发神经,而且为了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相互撕咬。就像所有类似的电影一样,她们打架、亲吻、最终和好,但是这部电影里这种套路既比以前粗暴又比以前难以吸引人的注意力。 也许是团队人员的变化,道具制作虽然还是很浮夸但是没有了以前的优雅。场景设计令人感到制作成本的压缩,没有那么多浮夸的舞台和香槟,也没有换那么多套衣服。摄影师终于没有给以前那样夸张的特写,但是镜头转动依然达到了让人呕吐的效果。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中国梦的泡影”

《新苏黎世报》周四发表的文章对比了中国80后的文学领袖韩寒和郭敬明,分析了两人不同的公共角色及其鲜明的时代特征。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80后一代很大程度上被这样定义–在中国革命时期和后革命时期的分水岭间,他们长大了”,文章的开头这样写道。”从邓小平宣布富裕是光荣的那一天起,中国逐步告别了革命性的意识形态,而越来越多地转向国家资本主义。在文化政策上,这意味着文学逐渐放弃以前思想指导工具的角色,而更多地体现非政治的、轻松的、商业性的潮流。这种文化环境的改变深深烙印在80后一代的身上。” 文中认为,80后一代作家在思想上相对来说”没有负担”,这让他们成为将文学”从政治宣传中解放出来”的主力军。”伴随文学审查重要性的逐渐下降,文学对社会政治的影响也持续下降。80后一代作家更感兴趣的似乎是商业上的成功,而非对新艺术可能的探索。” 韩寒和郭敬明在中国家喻户晓。文章称,两人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他们都对自己的公共角色心知肚明,并对其进行策划和塑造。尽管两人视对方为对手,但两人除了鲜明的差别外,也有其相似之处。 两种潮流 作为青年作家代表,郭、韩两人的成长轨迹大相径庭。在介绍韩寒的成长历程时,文章分析称”他属于为数不多的质疑中国社会基础的声音,然而韩寒并不是意识形态松动的后革命时代的非典型产品,不然他就不会拥有那么多热爱他嘲讽散文的追随者”。 韩寒曾经用著名的”韩三篇”(《 谈革命 》《 说民主 》《 郭敬明不仅是名畅销书作家,也是名成功的商人 郭敬明则代表了80后一代的另一个发展方向,文章这样写道:”他代表着与政治隔绝,毫无保留的商业化,专注于娱乐精神和个人成功的至高无上”。 作为畅销书作家和商人,郭敬明的成功毋庸置疑,他拥有自己的文化传播公司和出版社。他的《小时代》不仅在出版业取得巨大成功,也为他带来了最佳青年导演奖。文章援引诺奖得主莫言的话评价郭敬明:中国作家中,只有郭敬明靠写作致富了。 文章写道:”郭敬明的公众形象不局限于写作,他也是时代符号和潮流的引领者……他足够聪明,知道他的炫富会引起公众舆论争议。他说自己诚实没有隐瞒,他说自己体现了真正的’中国梦’。”而韩寒则批评郭的”唯物主义”和”矫揉造作”。 在结尾一段,文章总结道,郭、韩两人的成功反映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经历的惊人转变。当韩寒试图以他的讽刺促进社会变革时,郭敬明则为他这一代人创造逃避现实的幻想–尽管做出巨大努力,却仍然无望改变个人处境的这一代人。 “当郭敬明声称他完美地体现了(习近平经常谈到的)”中国梦”时,人们可以反问,这是否源于文学艺术本身?” “北京 的 幸灾乐祸” 在美国NSA监听丑闻甚嚣尘上之时,《法兰克福汇报》在11月2日发表题为”北京的幸灾乐祸”的署名文章。文中提到近来包括一向谨慎的新华社在内的中国媒体,对美国的监听丑闻进行了批评和嘲笑。”在北京,没人对此感到吃惊,毕竟这两个新、旧超级大国的关系不算太好。” 文章称,北京有自己偷偷欢呼的理由,毕竟自NSA事件以来,几乎没人再谈论中国在网络间谍方面的活动了。自斯诺登开始揭秘起,中国不再坐在”被告席上”了。”这个对网络进行全面审查和监控,对公民通讯大规模监听、让公民因言获罪的国家,现在愉悦地为NSA在没有法院批准的情况下侵入谷歌和雅虎账户而义愤填膺。不少评论人士指责美国漠视自由和人权。…… “主旨是明确的:中国再也不会让美国指手画脚了。” 摘编:万方 责编:苗子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敏感词库】冬奥通敏感词库

【图说天朝】“现在这位”

【CDT周报】脖子疼

【404档案馆】“我们中国真的太厉害啦!” 爱中洋网红与利润丰厚的五毛生意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