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轻女

席越 | 那些被外国人收养的中国弃婴

我对那些流着泪来认亲的母亲没有同情,对一二百个认亲电话有丝齿冷。一个弃婴的故事,肯定不是童话。背后有深深的,纵横过大洋,千万人血脉和命运的起伏跌宕。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农村女性用行为艺术抗议不公平待遇

上周,一群农村中年女性在位于杭州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大门前叠罗汉,以此作为对一个大问题的小小抗议。她们指出,这个问题就是对中国农村女性挥之不去的经济与政治歧视。 这些女性来自经济繁荣的浙江与江苏。其中一人做了更具体的说明,她们被剥夺了土地使用权与房产所有权,往往还有因政府开发征地而获得经济赔偿的资格。 “国家只赔给男的,不给女的,”来自江苏的一位单姓抗议者在杭州通过电话接受采访称。 在中国农村,传统上女性从自己的村落“出嫁”到丈夫家中。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土地与房产登记在丈夫家族名下,许多人丧失了独立的法律身份。眼下正值高速的经济发展与城镇化,政府会征收土地移作他用,这意味着女性经常会发现自己被排除在了赔偿协议之外。认识这些女性并了解其抗议内容的杭州律师忻芙蓉称,其中几人过去曾就这一问题上访,但空手而归。 于是,在上周四,她们进行了一场不同寻常的行为艺术抗议。单女士等人戴着农村地区常见的蓝色或米色头巾,同时也以此来掩盖身份。“还有很多女人和我们一样,支持我们,”她说。 她还表示,她们的抗议不止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无数的农村女性。 “不是说村子里的每个女人都有这种事,但是每个村子都有这种女人,”单女士说。她举出的例子包括,男性官员或家族成员 剥夺女性的土地权利 。 中国法律维护性别平等原则,以及女性的继承权和土地权。可是,按照单女士的说法,这些在实践中可能会被忽视。 这群女性在杭州的四个地方进行了行为表演的抗议:省政府、省人大、省高院,以及旅游景点西湖。她们称,仅在其中一处有公安出面干预,问了她们话。 近年来,中国大城市里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女性举行了多次行为艺术式的抗议活动,涉及一系列议题,比如女性公厕不足、女公务员选拔中的妇科体检、家庭暴力,以及某些大学专业要求女生高考分数高于男生。在抗议中加入点艺术色彩,有时可以避开政府做出严厉的反应,但偶尔仍会被驱赶。在杭州的这几次活动中,女性抗议者身上贴着的字条清晰地表达了她们的忧虑。一条标语写着,“重男轻女霸条。”另一条写着,“嫁出女儿泼出水。” 总部在美国西雅图的乡村发展研究机构农村发展研究所( Landesa )2011年与中国人民大学和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合作进行了一项覆盖中国17个省份的调研,结果发现,“女性的名字一般不会出现在土地文件上。” 报告中写道,有两种土地权证件: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截至2011年,“仅17.1%的现存房产证与38.2%的现存土地证上有女性的名字,鉴于女性在法律上享有与男性同等的土地权益,这反映了某种严重不足。”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黄铮 纽约时报中文网

阅读更多

张鸣 | 有关剩女的社会焦虑

有关剩女的社会焦虑             张鸣 当下的社会,剩女是个大话题。街谈巷议,酒后茶余,人人说剩女。其实,剩男从来不比剩女少,但剩男的问题,没人关注。自古以来,人们坚信这个世界有剩男无剩女,剩男没大了不起,从来就有剩的,现在连女也剩了,不得了!不仅是好奇,而且是焦虑。人们焦虑的是,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啦? 这个世界变了。在传统的男权社会里,女人被物化,商品化。重男轻女的结果,是女子反倒成了稀缺物品。男子没点子实力,讨媳妇有困难,所以,剩男不希奇。女子嫁人,背后的经济含义就是买卖,卖与不卖,身不由己。在卖方市场的情况下,女子无论美丑,肯定能卖出去。但是,时代变了,现代化的结果,使得女性的解放成为事实。很多传统男人的领域,女人进来,而且做得很好。女子在市场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权力。越是大都市,女子出人头地的就越是多。即使那些靠出卖色相的二奶、情妇以及性工作者,很多人也借此获得了经济上的独立。 过去女子稀缺,但女子离开男人没法活,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但现在这样的状况被颠覆了,很多能干的都市女人,不嫁汉,也照样吃饭,而且吃的不错。有房有车,有工作,甚至有产业。男人做剩男,是不需要资格的,但女子做剩女,却需要有资格。凡是剩女,大抵长的不错,而且事业有成。即使是嫁过人再剩下的,也一般都吃穿不愁,生活优裕。一句话,剩女都是好女。正因为好女剩下了,而且数量不小,所以才格外扎眼,格外引舆论关注。 不消说,这样的剩女,之所以剩下,是因为她们的婚姻可以自己做主,有资格挑剔。挑不到合适的,自然就剩下了。从反面也说明,现在的社会,随着优秀女性的崛起,相对而言,优秀的男性绝对量已经在大幅度地下降了。由于这些优秀的女性,有本钱等,有资格挑剔,所以一般都不肯将就。即使自己一天天年龄大起来,择偶条件越来越不好了,也绝不肯将就。反正生活无忧,可以等。 所以,尽管中国社会剩男的数量其实比剩女要多得多,但众多的剩男,绝对不在剩女的眼里。庞大的剩男队伍,根本不是剩女的菜,入不了她们的眼。这样两个剩下来的群体,命里注定,只能渐行渐远,永远无法交集。因此,目前而言,剩女问题,基本无解。而且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女性胜任的领域越来越多,优秀男子的相对数量只能越来越少。而择偶意识中,男子一定要更优秀的观念,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消失。所以,剩女只能越来越多。而且随着现代化的进程,人们性观念的开放。性和婚姻分开越来越成为现实,很多女性和男性,选择不婚的会越来越多。这个社会现实,不仅中国有,西方发达国家也相当普遍。草食男的出现,就是这种现实最好注脚。很多草食男,不仅对婚姻没了兴趣,对个人奋斗,也丧失信心。不幸的是,这样的草食男,正在增加中。好在,相对于草食男,凶猛的肉食女正在崛起,肉食女的个人奋斗野心,反而比男人还高。但愿,这样下去,世界会由此会演变成母系社会。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剩女了。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recommends: Massacres That Matter – Part 1 –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In Egypt, Libya And Syria Massacres That Matter – Part 2 – The Media Response On Egypt, Libya And Syria National demonstration: No attack on Syria – Saturday 31 August, 12 noon, Temple Place, London, UK

阅读更多

BBC | 联合国促请亚洲国家勿“重男轻女”

重男轻女的传统也导致了性别比例失衡。 联合国多个机构携手呼吁停止亚洲价值观里“重男轻女” 的传统,因为这歧视妇女权益。 联合国注意到,妇女在“生男孩”方面承受巨大的压力。 这不但影响了妇女的生育抉择,同时也进一步加固了男尊女卑的传统。 联合国表示,假如妻子无法生个儿子,丈夫就有权离婚。而如果孕妇发现怀上的是女婴,则有可能堕胎。 这种重男轻女的传统导致了很多亚洲国家男女性别失衡。 根据最新的中国人口普查,男女婴的比例是118.06比100,男性数量多于女性。 联合国的声明指出:“性别选择助长歧视和暴力文化,政府和社会各方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应付这个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五个机构认为,政府有责任保护妇女,确保这种不公平的现象受到正视。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重温】解构新疆镇压

【404作者】陈亚亚

【文章总汇】北京疫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海上指南针/流浪防区:上海疫情互助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