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执法精选

荷广 | 中国西安警察”钓鱼抓嫖” 专家:经济利益驱使

中国西安当地媒体记者日前经暗访后发现,当地警察使用无牌面包车同时抓走嫖客和“小姐”,“小姐”释放,嫖客被罚,警方疑联手“小姐”“钓鱼抓嫖”。著名学者姜明安认为“钓鱼抓嫖”是经济利益驱使下的恶劣违法行为,是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分配不合理导致的恶果。 事件:警察钓鱼分赃 卖淫女抓后再放 西安市民张先生向媒体爆料,称自己被警察“钓鱼抓嫖”,交了3000块罚金没有任何处罚证明。记者按照曝料线索,在发廊外暗访多日发现:警察抓捕并无固定时间,不属于定时巡查;抓人时总有一辆无牌面包车出现带走嫖客和小姐;小姐20分钟内返回按摩店继续营业;嫖客被罚。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今天作出官方回应称,分局连夜对于辖区内的所有浴足店进行排查,并成立了专案组对“设伏抓嫖”事件展开调查,“我们公安分局的局长和我们党委一班人态度非常坚决,不除这群害群之马或者是这一伙冒充公安人员进行敲诈勒索的人员进行坚决打击,绝不姑息迁就。” 网民:钓鱼抓嫖系无底线执罚经济怪胎 “钓鱼抓嫖”事件曝光后引发了中国互联网网民的一片哗然之声。时事评论员邓海建认为钓鱼执法的实质是将执法急功近利成执罚,是无底线执罚经济下的怪胎,一旦执罚经济的“种子”遇到权力失范的土壤,立刻将刚性法律化成寻租自肥的利器。明晃晃的“钓鱼”抓嫖,记者知、而执法部门不知,这本身就是最耐人寻味的命题。 时事评论员杨威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西安上演的这出“钓鱼抓嫖”不过是众多钓鱼执法事件的又一个异化,钓鱼执法会让民众对法律产生强烈质疑,极易让人陷入一种人人自危的惶惶心态,更是对中国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公权形象的釜底抽薪。 网友“闲散一石”则怀疑“钓鱼抓嫖”可能是个别警察所为,嫖客进入“洗脚店”,“卖淫女”立即通过手机等形式通知警察,警察不由分说逮人罚款并不给任何文字材料,以免留下犯罪证据,事后与“卖淫女”分成。“警察中的害群之马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 专家:近年基层钓鱼执法情况越来越少 荷兰在线记者调查发现,“钓鱼抓嫖”事件并非中国首例被曝光的警方钓鱼执法丑闻,早在2009年,上海白领张军因好心帮载自称胃痛要去医院的路人,结果却被交通执法大队认定为载客“黑车”遭罚款1万元,在当时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上海浦东新区政府为此向社会公众公开道歉。 钓鱼执法丑闻为何频发?钓鱼执法背后存在着哪些利益“潜规则”呢?带着这些问题,荷兰在线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 姜明安教授首先认为“钓鱼抓嫖”事件从本质上讲是地方公安机关在经济利益驱使下的恶性违法行为,行政执法要符合国务院2004年颁布的依法行政原则,合法、合理、程序适当、诚实守信、权责统一,不能采取预谋设圈套方式执法。 姜明安还认为,尽管近年来中国警方钓鱼执法的情况越来越少,但部分地方的公安机关对民警还设有“创收”的硬性指标,完成指标民警就可以拿一部分奖励,在这种指标的压力下,很多民警因为完不成任务就选择使用钓鱼执法;其次,目前在中国部分地方还保留有财政返还制度,即公安部门将罚没款上交财政后能拿到30%的返还款,导致部分公安机关为了争取财政加大返还比例而随意下达罚没款指标。 除此之外,姜明安还表示钓鱼执法现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即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分配不合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基层执法乱象。在中国的现行财税制度中,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共同参与社会产品和国民收入分配,中央政府拿大头,地方政府拿小头,某些地区因为财政存在严重困难,“增收创收的压力下摊到每个行政执法机关就极易导致钓鱼执法情况的出现,因此有必要调整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分配比例”,姜明安对记者进一步解释道。 那么,参与“钓鱼抓嫖”的民警和公安机关的领导干部面临怎样的处罚呢?姜明安告诉记者,根据中国公务员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违纪行为情节轻微的可处以警告、记过、记大过,情节严重的可以予以撤职和开除。“当事民警除了应接受行政处分外,该单位的领导干部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按照问责制追究领导干部的个人责任”。 (注:配图与本文无关)

阅读更多

共识网 | 姜草子:日本鬼子在钓鱼岛的“钓鱼执法”

一群香港人租了一首民船,顺利冲破日本海警船的“重重封锁”,顺利地在钓鱼岛海滩搁浅,又顺利登上钓鱼岛,并在哪里展示了两岸的五星旗和青天白日旗,然后连同留在船上的人全部被日本海警扣押,被押往冲绳的那霸,这是昨天所有华语媒体最为关注的一件新闻。   我要向这些被孔庆东教授骂为“狗”的香港同胞致敬。抛开所有背景不谈,作为男人,单是他们的勇气就值得同样身为男人的我敬佩。开着一首小民船去闯钓鱼岛,势必要与早已严阵以待、聚集了上十?现代化装备的日本海警船发生冲撞,在波涛汹涌的海上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期间的危险不言而喻。把这些危险都考虑过之后,他们还是毅然驶往了钓鱼岛,这番男人的勇气你不佩服还真的不行。   但去掉这层人性赞美的意思,把这件事放在国与国博弈的层面考虑,我又不得不说,本次事件的真正赢家,不会是中国,而是狡猾狡猾的日本。我们固然赢得了勇气、尊严、喝彩,但在这热闹劲儿的地下,日本鬼子又种下了一颗“实际控制尖阁列岛”的种子。   两岸三地要去钓鱼岛宣示主权,这事早已宣传出去,日本人也早已知道,且早已做好应对准备,不仅在中央一级紧急成立了对策部,还调集了上十?的海警船、数架直升飞机在钓鱼岛周边等候。做了这么充足的准备,却让香港的保钓民船冲破了封锁,抵达了钓鱼岛的浅滩,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发生了如此离奇的事情,只有一种解释最靠谱,那就是日本在故意放水,在玩“钓鱼执法”。   日本鬼子为何要“钓鱼执法”?如果我是日本鬼子,大概会作这么一些考虑;把这些考虑成熟后,我也会想到在这里“钓鱼”——   第一,中国人固然登上了钓鱼岛,但也正好第一次让日本警察部队成建制地登岛有了借口。中国人还在海水里往岛上攀爬时,日本成建制的警察早已在岛上守侯,好像他们一直就在这里驻扎着似的,这些电视画面播出后,不明就里的外国人会作何感想?一边是几个中国的普通百姓往岛上冲着,一边是日本的国家警察成建制的在岛上守着,两相对照,“实际控制”的权重会倒向那边,无需赘言。   第二,保钓人士被日方扣押后,中国官方势必提出严重交涉,但这些交涉无论怎样严厉,也无非是要保障中方的人身与财产安全等等口水,不可能涉及到对日本国正规警察驻守在岛上提出抗议。原因很简单:在此之前,日本并没有警察在岛上呆着;如果不是为了防范中国人登岛,日本警察不会在岛上出现。对中国官方的这类交涉,日本接受也好,拒绝也好,都已经无关紧要,关键是这个程序走完后,一个既成事实已经形成:中方默认了日本警察在岛上守候的事实。   第三,人被抓了,迟早得放人,而且我估计日本多半会向中国释出“善意”,很快将扣押的十几位香港同胞放掉。问题是抓人也好,放人也好,依据的都是日本的国内法,这些事一做完,日方就依据国内法为钓鱼岛执了一次法,留下了一笔钓鱼岛执法的历史记录。而且抓人放人都得履行一些手续,当事人免不了要签字画押。日本鬼子要登岛的中国人签字,当然不会愚蠢到要这些中国人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只会拿出流水账给我们的同胞看: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你到了钓鱼岛,然后被日本国的海警扣押了;某年某月某日某时你又在日本的某地,被日本的某个执法机构释放了,等等。但就是这些被当事人认可的流水账,成了日本为钓鱼岛执法的历史文献。   上述几条一拼出来,就拼出了一个“历史事实”:日本国在实际控制着钓鱼岛,因为这种实际控制权,日本政府在某年某月的某日至某日,对闯入钓鱼岛的中国人执了法,依据日本的国内法把这些人抓了,又在被抓人“依法”履行完程序后把他们放了。   傻瓜也知道,国际法其实就是强权法。作为傍强权的国际法规,它认定一块领土究竟是属于谁的,主要就是看这片土地被谁控制着,控制的时间有多长。而控制与否的认定,不是看这土地有哪些国家的民间人士来过,哪国的的百姓更多,而主要是看谁在那里行使着行政权,谁在那里执法。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百姓的人口数量就会超过俄罗斯人,但那片土地仍然会被国际法认定为属于俄罗斯,因为那里的中国人再多,行政控制却在俄罗斯手上,是俄罗斯的地方政府在那里执法。日本鬼子在钓鱼岛上玩“钓鱼执法”,无非是为了积累更多的它实际控制这个小岛的“法律依据”。   中国人不待见法治,这臭毛病还带到了国际争端上。说到南海诸岛和钓鱼岛的主权归属,开口闭口就是“自古以来”。把“自古以来”老挂在嘴上有鸟用么?自古以来中华大地上还存在过数十个国家呢。自古以来到如今,关键的问题是你得对人家觊觎的土地行使国家控制,而且这种控制还得连贯持续,而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头脑一蒙又不去管它了。即使你一时半会还控制不了,也得时不时地搞出点行使控制权的政府作为来。像如今这样,你自己趴在窝里一动不动,民间人士即使赶集式的隔三差五就往岛上跑,除了挣回来一点面子外,于主权在我究竟有多大作用?   我不反对民间去钓鱼岛宣示主权。但如果不局限于仅仅“宣示”一下主权,至少,为避免“宣示”过后,却为日本留下了一次次的在钓鱼岛执法的“法律记录,我们在鼓动民间登岛的同时,政府也得配合配合。比如这一次,香港同胞出发了,我们的渔政船能以保护他们的名义跟着出发,情况就可能不一样了。我们的渔政人员也不能把他们送到钓鱼岛12海里内就完事,最好能跟在民间人士后面也登岛。渔政人员登岛后,不要说自己也在宣示主权,也不要忌惮日本鬼子有这种想法,就一个理由(或借口):保护登岛中国人的安全。理由借口虽然不那么伟大,但效果却大不相同。电视画面一播出来,全世界就会看到,岛上固然有成建制的日本警察,但也有成建制的中国执法人员嘛!中国政府也在那里执法嘛!这些画面存档下来,不也是中国政府行使控制权的证据吗?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这种画面:荒芜的岛上,稀稀拉拉地站着几位中国的老百姓,剩下的一大堆家伙,全是对中国百姓”执法“的日本警察。有这等好事,日本鬼子怎么不愿意“钓鱼执法”?   让我再次对勇敢的香港同胞表示敬意,并为大陆人一再忽悠台湾与香港同胞,每次约好登岛却又临阵变卦的懦弱行径,表达一个大陆人的愧意。同时,我还要向只会取悦大陆权贵,并为了取悦这些权贵而污称香港人为“狗”的孔庆东教授,吐出一口浓浓的痰。   2012—8—16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404档案馆】第174期:我们的命运也会像那辆大巴,驾向坠落的黑夜——贵州隔离大巴翻车悲剧引发的舆论风暴

【翻车现场】我得罪了邻居,他把WiFi密码改了,我骂了半天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