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墙

翻墙 | 苏星河:局域网的基因

以GFW(GreatFireWall)为代表的信息阻断工程,又得到“网络身份证”的添砖加瓦,关于身份、内容、渠道等全面审查的局域网再次升级,变得更加封闭和严格。网络发展20年,局域网已经不仅是通信领域的概念,而且深深植入到用户的基因之中。文字被发明,持续千年的封锁便由此而生。在帝制时代,只有少数的“识字”者,他们识字的范围和表达的内容,大部被限制在“四书五经”等典籍以内,这是关于内容垄断的局域网。“新中国”建成以后,识字的基础有了提升,识字的目的则是接受当局意识形态的塑造和改造。识字当然会造成知识水平的进步,于是垄断的方式发生了改变。“传达到县处级”、“传达到省军级”、“国家秘密”等有关这个国家最为关键的信息,被以受众分级的方式处理。普通民众只能得到精心选择的信息和解读,这是关于传播垄断的局域网。在突如其来的网络时代,邮件组、门户+搜索、电商……中国急速地跟随世界在形式上走完了这样的发展历程,并把局域网的基因深深植入其中。邮件组时代通过价格和需求筛选用户。在这个时候谈情怀是不恰当的,只有接入没有服务,只有用户没有世界,依靠人们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来推动,结果是必然的──1km的信息高速公路成了烂尾工程。把它放在信息世界的大背景里,则是与信息垄断等价的信息需求,容不得新兴产业的分割;而通过分级控制传播实现的、原有的信息分享局域网,被移植成为现实的信息接入与服务市场。张树新的失败并不在于市场,而在于局域网的基因根本不允许自由空间的发育。但是网络时代带来的信息需求总是存在的,门户和搜索迅速满足了人们最低层次的需求。门户帮助人们获取必须的网络信息内容,搜索则把更多可能需要的内容呈现在用户面前──这仍然是人们美好的想像;实际情况是,门户在当局的指导下为用户提供内容接口,搜索在当局的指导下去除对用户有害的信息。门户+搜索,只不过是把原有的传播垄断和内容垄断局域网,几乎原封不动地移植到“互联网”上。用户在相对无限的信息冲击之下,误以为来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局域网的基因隐藏在了相对多的信息后面。可以用有线电视来做一下对比。即使用户同一时间只能收看一个频道,也希望有线电视服务商提供更多的频道选择,因为节目可能永远不够好。而网络用户在相对无限的信息之中,忽略了这样的需求。在有线电视用户看来,他比较明确地知道自己希望得到什么,即使他不停地切换频道,但总有一个或许并不明确的需求在驱动;而在互联网用户眼中,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得到什么,每一次搜索得来的结果虽然不合他的需求,但总能带来与需求相似的刺激,进而使原有的需求变得虚化模糊并被重新定向。于是用户甚至不知道正在使用的网络被阉割成了局域网。这些精心选择的或者精心屏蔽的信息,以它内容的不断冲击,和其他媒体一起,构成了隔离网络用户与真实世界之间的心理之墙。即使是自媒体平台,人们的表达仍然是既有心理的延续,继续着自我选择和自我屏蔽。此时,用户不再需要外部的监督,局域网已经无处不在。局域网最终成为中国网络用户基因的一部分,在人们的心中架起了高墙铁网。在充满自我审查的社会,对罪恶的熟视无睹,对迫害的冷漠麻木,使人们生活在封闭无知且自命不凡的虚拟世界之中。任何对围墙的打破,不必当局来动手,身边的人们已经用血肉筑成了新的长城。然而这是历史决定论的范畴,信息总是代表着新生──尤其是那些越来越明确指向极权的信息──它无视当权者的意愿,也无惧大众的冷漠,它是自由的本能。原地址: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80496翻墙技术博客订阅地址及社交帐号

阅读更多

翻墙 | GoAgent开发者担忧人身安全发表公开声明

@phuslu:声明: 本人 Phus Lu, 南京大学 2010 年毕业,目前在南京从事 IT 工作。在 2011 年业余开发 GoAgent 四年以来,从未在 GoAgent 获得直接或间接的经济利益,也未接受过任何境外和境内组织的捐助;从未提供基于 GoAgent 的公共服务和政治看法。@phuslu:之所以发这条声明,是因为看到 @onionhacker 貌似被抓。 https://twitter.com/search?src=typd&q=onionhacker … 虽然我觉他的确不厚道,但是罪不至此,所以以防万一,我先发一个声明表白一下自己。 @phuslu声明: 本人 Phus Lu, 南京大学 2010 年毕业,目前在南京从事 IT 工作。在 2011 年业余开发 GoAgent 四年以来,从未在 GoAgent 获得直接或间接的经济利益,也未接受过任何境外和境内组织的捐助;从未提供基于 GoAgent 的公共服务和政治看法。— Phus Lu (@phuslu) November 12, 2014 之所以发这条声明,是因为看到 @onionhacker 貌似被抓。 https://t.co/0zbnNFYEQ7 虽然我觉他的确不厚道,但是罪不至此,所以以防万一,我先发一个声明表白一下自己。 @phuslu— Phus Lu (@phuslu) November 12, 2014原地址:https://twitter.com/phuslu翻墙技术博客订阅地址及社交帐号

阅读更多

翻墙 | 分析防火长城的DNS审查

中国的防火长城被动检查互联网流量,通过注入伪造的DNS响应或TCP重置中断不想要的通信。最早的防火长城注入DNS响应数据报告是在2002年,2007年演化到能根据关键词对所有屏蔽的域名注入DNS中毒响应。西厢项目的研究人员曾识别出了防火长城用于伪造DNS查询回应的8个IP地址。现在,匿名研究人员通过在中国境内和境外进行了数以亿次的DNS查询,刺探防火长城DNS注入器的计算集群结构和处理速度(PDF)。借助这些刺探,研究人员定位了防火长城的位置,发现了14495个关键词构成的DNS黑名单。匿名研究人员发现,防火长城的模式匹配精度最近突然提升了。研究人员共在中国内部发现了超过120万/24子网,防火长城只监视其中7000个,但这些网络连接都属于AS边界。换句话说,防火长城的DNS节点是部署在流量进出口的国境上。防火长城的一个计算集群有360个节点,每个节点的平均处理速度是每秒2800个DNS包。此前的一个流言称防火长城使用的是曙光4000L超级计算机集群,而曙光4000L集群确实有360个节点。原地址:http://www.solidot.org/story?sid=41829翻墙技术博客订阅地址及社交帐号

阅读更多

翻墙 | 非中国手机业务在国内能翻墙?

@泰国头条新闻:【温馨解释】近日泰国前总理【英拉】和他哥哥泰国前总理【他信】以及她儿子在中国旅游,频频用她个人的各种社交平台发表图片和文字,让国内很多无法使用的读者充满疑问?在这里做个温馨解释,外国电话号码到中国大陆使用国际漫游,所有社交平台都可以畅通无阻的使用,封锁的只是中国国内号码。@哆啦C梦_2012:本人通信公司上班,解释一下。由于计费原因,所有的移动数据业务都会回到号码归属国家网络,然后再出到internet。网络内容过滤一般都在internet出口处限制,所以泰国号码在中国不受限制,中国号码在国外一样受限制。@二傳媒:長見識!傳說中的超國民待遇果然存在。原地址: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4/11/%E3%80%90%E5%9B%BE%E8%AF%B4%E5%A4%A9%E6%9C%9D%E3%80%91%E5%A4%A9%E6%9C%9D%E9%98%B2%E7%81%AB%E5%A2%99%EF%BC%9A%E6%A0%87%E5%87%86%E5%9B%BD%E6%B0%91%E5%BE%85%E9%81%87/翻墙技术博客订阅地址及社交帐号

阅读更多

長平 | 我們都是牆的磚

來到柏林之後,才知道柏林牆不只是一堵牆。當它還活著的時候,它是一種不斷地膨脹和強化的建築。最初是鐵絲網,接著是加強的鐵絲網,然後是混凝土,最後建成的所謂「75型邊境圍牆」,極為堅牢,被稱為牆史上的「傑作」。 在鼎盛時期,它的實體部分包括內外兩堵牆,中間圍住的部分,本來應該是(現在也還原成)寬闊的大街,卻設置成死亡地帶。裏面有地面觸發報警器、金屬栅欄、鐵絲網報裝置、獵犬區域、鐵軌阻擋器、邊防哨所、探照燈和瞭望塔、照明區、控制區、金屬圍欄、車輛阻塞溝等複雜的設施。事實上,在距離內牆50-70米遠的地方,就是當時的東德人的「世界的盡頭」了。 參觀了東德秘密警察「史塔西」檔案館之後,我更明白柏林牆遠遠不止那條長達140公里的實體牆,它無限延伸到社會文化和個人生活之中。正如該檔案館牆上張貼 的「史塔西」口號「作爲秘密警察,我們應當無所不知」一樣,它無處不在,無所不及,讓每一個人都生活在隔離和恐懼之中。 更加恐懼的是,這堵遮天蔽日的大牆,還讓每一個人都成爲砌牆的磚,成爲它精緻的構件。你不僅被別人阻攔和隔離,你還阻擋和隔離別人。我們每天都在聽命於強權,服從它的規則,配合它的節奏,讀它的報紙,聽它的音樂,為它納稅,為它投資,我們就必然成爲它的同構。正如中國上世紀的一首旋律優美的流行歌裏所唱的:「公社是棵常青藤, 社員都是藤上的瓜, 瓜兒連著藤, 藤兒牽著瓜, 藤兒越肥瓜越甜,藤兒越壯瓜越大。」 如果你是一隻鳥兒,你就會嚮往自由的天空。當你成為一塊磚頭之後,你就不會有飛翔的願望,你的理想就是被砌進一堵牆,或者被拍到別人的頭上。至今很多東德人還懷念柏林牆矗立的時代,很多中國人在詛咒自由世界,甚至夢想「文革」重來,都是被專制政權燒製成磚之後的悲劇。 作為「社會主義陣營的橱窗」,東德在當年不僅在該陣營中經濟發展得最快,在人道和法律方面也算是做得最好的。它既沒有兩千年的封建殘餘,也沒有不願消除的文革餘孽,更沒有餓死幾千萬人的「革命壯舉」,而且還在1987年廢除了死刑。它的牆仍然令人窒息,它的磚仍然無處可逃。 柏林牆倒塌二十多年了,德國人還在清理它的殘跡。這二十多年來,牆卻在中國繼續高效構築,如今已經從實體世界發展到虛擬空間,成為無可比擬的「傑作」,讓柏林牆的「75型邊境圍牆」無地自容。 同樣地,這堵大牆並非從天而降,而是就地取材,每一個人都是它的磚頭,而且早已經智能化,適應一切條件,能承受任何撞擊。大火燒了,動車翻了,家被強拆了,活人自焚了,宮廷亂了,它都巋然不動。不僅毫髮無損,反而更加堅固。靠的是什麽?不只是牆的主人的雄才大略,更是每一塊磚的精誠合作。「平庸的惡」在中國早已經升級換代,假如它的發現者漢娜·阿倫特遇見,恐怕也會對它感到陌生。 镜像链接: 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相关日志 2014/11/10 — 博谈网:东德军官解释他为什么打开了柏林墙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06 — 林贤治:书报审查与秘密阅读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28 — 陈子明:后极权社会的两种前景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22 — 项小凯:梦回秦朝的依法治国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20 — 阿史:這一年,行政長官,在談判間調兵把一整代後殖民菁英殺掉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19 — 祖国,我为你感到羞耻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18 — 项小凯:新极权意识形态的破败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18 — 黎学文:新极权下无人能幸免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18 —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原版节选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0/17 — 一个记者之死改变了台湾的历史——崔蓉芝谈“江南命案”30周年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6月17日,香港《苹果日报》再遭打压,五位高层被捕。很多香港市民从深夜等到18日凌晨,只为购得一份报纸。有别于平日约七八万份的印量,6月18日《苹果日报》加印至50万份。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人权组织网站:中国政治犯关注
推荐理由:关注所有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艰难生存境遇,为他们争取自由。

被审查的微信文章插图

反审查网站:自由微信
推荐理由:在微信上被审查删除的文章,其中很多都是那些让中国当局感到害怕的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