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会

8月26日无锡招商城千名商户和平游行被压散

@王克勤:【今天江苏无锡招商城千名商户游行】8月26日9时左右,招商城千名商户组成游行队伍前往新市政府所在地,意欲维权。11点左右走到华清大道与梁东路交叉口,被阻截。随后有政府官员出面承诺进行谈判。此消息来自@MC927 有视频http://t.cn/auPQIv 视频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k4NTQyNTU2.html8...

阅读更多

BBC | 香港上海出现悼念温州死者集会

在上海火车站外这名男子可能是响应网上号召的人 中国大陆和香港在7月30日晚均有小规模的集会悼念温州动车事故的遇害者。 在香港特区的港铁旺角东站外,数十人点蜡烛和组成“723”字样,是次集会由社民连和人民力量这两个组织发起。 另外,据香港媒体报道,在上海火车站前广场的钟楼下,有大约40人在傍晚手持茉莉花集会。 报道指这个集会相信是响应今年早些时候发起茉莉花革命的网站的号召。 在这个名为“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网站上刊登了在7月30日下午以及晚上举行集会的呼吁。下午在各地市政府广场,晚上在火车站正门广场。 另一方面,中国官方新华社在30日报道,据温州政府所称,10个遇害家庭接受了新的91.5万人民币的赔偿。 此前,7·23事故救援善后总指挥部将赔偿救助标准由50万元提高到91.5万元,但有家属对此赔偿额不满。 有网站引述死者家属透露,将用3-5天时间与铁道部谈判,如果谈判破裂,所有受害者家属会联合起来请律师团提出法律诉讼。

阅读更多

香港上海出现悼念温州死者集会

在上海火车站外这名男子可能是响应网上号召的人 中国大陆和香港在7月30日晚均有小规模的集会悼念温州动车事故的遇害者。 在香港特区的港铁旺角东站外,数十人点蜡烛和组成“723”字样,是次集会由社民连和人民力量这两个组织发起。 另外,据香港媒体报道,在上海火车站前广场的钟楼下,有大约40人在傍晚手持茉莉花集会。 报道指这个集会相信是响应今年早些时候发起茉莉花革命的网站的号召。 在这个名为“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网站上刊登了在7月30日下午以及晚上举行集会的呼吁。下午在各地市政府广场,晚上在火车站正门广场。 另一方面,中国官方新华社在30日报道,据温州政府所称,10个遇害家庭接受了新的91.5万人民币的赔偿。 此前,7·23事故救援善后总指挥部将赔偿救助标准由50万元提高到91.5万元,但有家属对此赔偿额不满。 有网站引述死者家属透露,将用3-5天时间与铁道部谈判,如果谈判破裂,所有受害者家属会联合起来请律师团提出法律诉讼。 点击 页首

阅读更多

联合早报 | 林雨峰:耐人寻味的马来西亚709大集会

林雨峰:耐人寻味的马来西亚709大集会 (2011-07-14) 早报导读 [名家专评] 中国内部转型对外部崛起的制约作用 [中国早点] 马伦访华与姚明退役 [时事漫画] 意大利国会 将通过更严厉节约配套 [马国政局] 耐人寻味的马来西亚709大集会 [南中国海争端] 解决南中国海僵局需要新思维 ● 林雨峰 示威游行一直以来都不是马来西亚政治文化的一部分。然而,自1957年独立以来,示威活动也并非为马国社会所陌生。大型的示威活动在马国也发生过,不过随着马国政治上的逐渐稳定而越来越少见。 今年7月9日在吉隆坡市举行的净选盟大游行,算是马国近年来最令人感到担忧害怕的大型示威活动了。在集会以前,不仅首相纳吉呼吁人们不要参加集会,更惊动了素来极少干涉政务的雪州苏丹出来调解,使得人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而除了净选盟,血气方刚的巫统青年团、言论激进的土著权威组织,也酝酿着反净选盟游行的“反示威的示威”,打算在709冲着净选盟举办游行,三方人马届时将爆发怎样的冲突,实在不敢想象。 随着集会日期的接近,警方亦不断在媒体揭示净选盟的“阴谋”,包括接获投报在义山发现的武器,和攻击巫统地方事务所的指示,让马国社会顿时弥漫着肃杀的氛围。土权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更不负责任地提出屯米论,让马国社会笼罩着一层阴影。 此时,官员、商家、地方领袖亦纷纷出来表明,不愿看到集会的举行,因为集会只会给国家带来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到了7月9日,警方在集会地点附近设下路障检查来往车辆,以防有人将黄色T恤和武器带入集会中,并希望藉此阻吓参加者,让他们打道回府。结果交通陷入严重堵塞,怨声四起。 然而,无论警方如何采取措施,包括限制91名净选盟和反对党领袖进入该地区,人群依然自中午时分开始陆续集聚。到了下午,游行队伍在净选盟的黄色旗帜下,浩浩荡荡地开始游行,而另一边警方早已严阵以待。这场声势浩大的游行,最终在镇暴队催泪弹和强力水枪的武力镇压下结束,历时6小时左右,1600多人被捕,包括净选盟领导安美嘉和反对党领袖安华。另一边厢,巫青团则不顾首相的反对,依然故我地同时发动了红色“爱国游行”,最终亦被警方镇压。 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这一切的我,突然有一种掉入时空洞的错觉,这不是21世纪的马来西亚,不是我所熟悉的马来西亚了,眼前的一切变得很荒唐、很不可理喻。 净选盟在一开始打起黄色的集会旗帜时,国阵似乎还不太认真看待,报章的报道也是挤在小小的角落,毕竟净选盟不是第一次举行类似的活动。事情突然一百八十度的改变,变得棘手,是从巫青团和土著权威组织恫言要举行“反示威的示威”后开始的。言论激进的土权组织更发出屯米的警告,使一件简单的示威活动升温成一场燎原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就连首相、元首也必须出面处理,进而使人心惶惶不安。 反对党的加入和支持是预料中的事,因此整个事件难免沾上了一丝政治气息,被贴上反政府示威的标签。在以蕴藏政治议程为前提下,国阵坚持这次游行是反对党的伎俩,首相纳吉还在事后炮轰反对党制造马国不是民主国家的假象,博取国际宣传。 国阵铁腕反应非比寻常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