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就业

后浪研究所|一晚70块,北上广的青旅里挤满了找工作的年轻人

她更加疯狂地投简历,轰炸式地给HR发消息。她算了一下,发现自己在求职过程中,总共沟通过3000多个岗位。“我们这一代卷出来的孩子,会有一种紧锣密鼓的感觉,人生只有一个目标。比如我们读书的时候,你只能学习,其他事情做起来都有罪恶感。”青旅的廉价和嘈杂,倒逼着年轻人,得尽快找到工作,才能离开这儿。

阅读更多

【404文库】“鲜花是祭奠,更是对人祸导致的生命悲剧的无声痛斥”(外二篇)

事发之后,特别是看到那名失去女儿的父亲冷静讲述齐齐哈尔当地对待这些失去孩子家属当维稳对象对待的寒心举动,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了身为大国小民的卑微。在悲剧面前,明明是灾难受害者的我们,在他们眼里竟然瞬间变成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成为“稳定压倒一切”中的“一切”。

阅读更多

后浪研究所|沉默的二本学生,在「最难」毕业季

即便成为了211大学的研究生,米粒的焦虑却没有停止。第一个学期,她始终摆脱不掉自己的自卑感,“垫底进来的,比不过其他优秀的同学”,又因为导师布置的任务无法完成而承受巨大压力,她担心自己没有能力完成当下的事情。

阅读更多

正面连接|找不到工作的应届生

又是一个最难毕业季。今年的高校应届毕业生有1158万人,比去年多了82万,再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近三成企业减少校招岗位。5月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8%的青年劳动力失业,6月,这个数字升至21.3%。没找到工作的应届生被一些调研归为“慢就业”和“缓冲就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