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拘禁

维权网 | 紧急关注:唐吉田律师被鸡西市国保扣押

(维权网信息员郑毅报道) 10 月 16 日下午,人权律师唐吉田在陪同一位杨姓公民就其妻子被长时间非法拘禁向鸡西市 610 办公室交涉时,被当场扣押,随后被带到鸡冠区国保大队,唐吉田被扣押已近 6 小时仍没有人身自由。 据人权律师江天勇说,今天 3 点前在与唐律师通话时,唐律师已被 610 办公室控制,没有人身自由。随后,多位朋友致电唐吉田,电话或关机或无人接听。晚上,唐吉田发出信息,称自己被扣押在鸡冠区国保大队,人身自由受限,一度手机也被扣押。 本网信息员在 8 点 30 分左右致电唐吉田律师,手机接通但无人接听。由此判断,唐律师应该还未获得人身自由。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刘卫国律师见许志永被拒 遭警方扣留

中国维权律师刘卫国7月18日以受委托代理律师身份要求会见日前被拘捕的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博士但遭到看守所拒绝,交涉数小时后被关进派出所。当晚12点,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发推说,刘卫国律师表示7月19日还要去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会见许志永。国保回应只能刘律师一人在警方陪同下前往,不能有其他任何人围观。...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陈光诚呼吁各界关注侄子陈克贵案

正在北京朝阳医院接受治疗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星期一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呼吁媒体和公众关注他侄子陈克贵的案子。在此之前,美国之音报道了陈克贵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的有关消息。 陈光诚在医院病房接听美国之音记者电话时得知陈克贵被警方控制引起有关各方和媒体的高度关注后表示,希望大家予以更多关注。 他说:“非常希望更多的朋友来关注,特别是咱们媒体界、中国的网友们多多关注这种极度的不公、颠倒黑白的案子。” *陈光诚:陈克贵事件出于自卫* 陈光诚同意志愿为陈克贵作无罪辩护的山东律师刘卫国所提出的正当防卫理由。 他说:“半夜12点,带着一些流氓,带着木棍到家里打人,而且打得很狠。听说打克贵的时候,那木棍都打折了。在这种情况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克贵采取任何的这种防御措施那肯定是正当防卫,符合中国刑法所说的个人的人身财产受到威胁的时候采取的防御措施造成对方伤害的,属于正当防卫。这个一点没错的。” 陈光诚指出,沂南双堠镇镇长张健带领一伙地痞流氓在4月26日深夜至27日凌晨到东师古村他大哥陈光福家,翻墙闯入抓人打人,致使憨厚老实的陈克贵被迫用菜刀进行防卫。 陈光诚认为,从他自己和家人的亲身经历来看,沂南县政法机关已经无法无天。他表示担心陈克贵的案子如果由地方处理难以得到公正审理。 *看守所不知情?* 美国之音记者接通沂南县看守所副政委李中生的手机后,对方表示他不了解陈克贵的情况,随后挂断电话。 他说:“什么事?我说不上,我说不上,啊。(记者:没有听说吗?)啊?没听说,说不上。(我现在找谁可以呢?)……” 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陈克贵在出事之后前往一个安全地点,打电话给关注陈光诚事件的网友详细叙述了他与张健等人发生冲突的经过,并表示已经打电话报警,正在等待警车来带走他。 4月27日早晨,美国之音记者曾与陈克贵母亲任宗举通话,她表示,当地安全人员与武警到她家搜查,并告知她说她儿子陈克贵已经被抓。

阅读更多

陈光诚逃出山东并录制视频向温家宝提三请求

4月27日下午,博讯网放出了一段长为15:10的陈光诚的视频,视频中,陈光诚向温家宝提出三个请求,他还描述了他和家人多年来遭受的暴行,和当地为了看管他所存在的腐败行为,更重要的是,陈光诚的家人仍在当地,他表示了担忧,希望能保障她们的安全。此前,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曾对外界通过邮件表示,陈光诚目前在北京一个100%安全的地方,他只能说这么多。以下是陈光诚在视频中所说的文字版本: 敬爱的温总理,好不容易,我逃出来了,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对临沂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来证明都是事实,而且比所流传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温总理,我正式向您提出如下三个要求第一,依法惩治罪犯,对这件事情您亲自过问,指派调查组亲自调查,还原事实真相。 对于是谁下命令,命令县公安,党政干部七八十人到我家里,入室强打加伤害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一个人穿制服,打伤人不让就医,谁作出的这样的决定,你要展开彻底调查,并依法作出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惨无人道了,有损党的形象。他们闯进我家里,十几个男人对我爱人大打出手,把我爱人按在地上,用被子蒙起来拳打脚踢长达数个小时,对我也同样实施暴力殴打,像张健,县公安的很多人员我都认识,像贺勇(音)、张生东(音)、在我出狱前后多次打我爱人的李现力(音),李宪强(音)、高新建(音)等这些人员作出严肃的处理,还有其余的我不知道名字。我以当事人的身份对所有这些违法犯罪人员做出如下指证,他们在入室强打的过程中,像张健,他是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多次扬言说“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不用管法律有关规定,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能怎么着?”他多次带人到我家对家人实施殴打。 李现力(音),他是我们那里长期领着20多个人对我实施非法拘禁的,其中他是第一组长,这个人多次对我爱人实施殴打,曾追到半道把我爱人拖下来殴打,对我母亲也大打出手,凶恶无比。还有李宪强(音)去年18日下午把我爱人打倒在地,他是我们乡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还是所长,当时把我爱人左臂严重打伤,在村口打贝尔的那个人据我所知叫张升和(音),是我们乡镇的工作人员,他应该就是网民们所说的“军大衣”,他在去年2月份还曾向CNN扔过石头,就是他没错,这个我知道。 我听说还有网民被一些女看守打,但我当时并不知雇佣有女看守,后来我知道这些所谓女匪都是从各村调来的妇女主任,也有是组长们的亲戚,但绝大多数是妇女主任构成,还有像高新建(音)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员。但我知道他们是公安系统,虽然他们不穿任何制服,虽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但他们自己扬言说“现在不是公安,现在是党叫我们来为党办事的”。这我是不相信的,他顶多是为党内某个不法干部做事的,从各方面信息显示,除了这些乡镇干部每组有八个人以外,还有最少是每组雇来20多个人,一共三组,总共七八十人。今年善良网友不断参与和关注下,最多时候雇佣了几百人,对我们村实施整体封锁,以我家为中心,我家里一个组,家外一个组,并分散在我家四个角上,以我家为中心所有路口都有组,一直到村口,甚至到邻村的路口也坐着七八个人,然后这些不法干部还命令邻村干部在那里陪着,还有雇来的一批人开车不断巡逻,范围达到我村外的五公里,甚至还要多,这样的层层看守,在我村里至少七八层,还将所有进村的路都编上号,据我所知,都编到28号路,到时他们上班时进行分配,所有的路口都是这样,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 据我所知参与对我实施迫害的,光县公安、刑警以及县、双堠镇党政干部加起来就有九十多人到一百人,他们数次对我们实施迫害,要对他们展开彻底调查。 依法保障家人安全,我虽然自由了,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爱人、我的母亲、我的孩子还在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他们实施迫害,可能由于我一离开会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我爱人左眼的眶骨被打骨折,腰部被蒙棉被拳打脚踢,第五腰椎和骶骨的地方明显突起,左侧第十、第十二肋明显可摸到上面有疙瘩,打伤后惨无人道的不让就医,我的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一党政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头撞到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场,而且母亲像他们指控,仗着你们年轻,行,他们还恬不知耻的说是啊,年轻就是行,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们。何等的无耻,何等惨无人道,何等天理不容啊。 还有我几岁的孩子,每天上学有三个人跟着,每天还要接受搜查,书包所有东西要拿出来,书本挨页去翻,学校里看着她不让出门,在家也不让出大门。还有就是我整个家的处境,从去年7月29日断电,一直到12月14日才恢复,从去年2月份就不让母亲外出买菜,造成我家生活极度困难。因此我也十分担心,我也要求网友们不断关注,加大关注力度,以了解她们的安全情况,也要求中国政府本着捍卫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的角度去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否则他们得不到保障。如果我家人出任何的问题,我都会持续的追讨下去。 依法惩治腐败。大家可能会有一些疑问,为什么这些事情持续数年始终没有解决呢?我要告诉大家,地方上决策者、执行者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决策者怕自己罪行暴露,执行者在其中则是大量滋生腐败。我记得八月份他们对我实施文革式的批斗时,曾经说,“你还在视频里说花了三千多万,你知不知道这三千多万是08年的数字,现在两个3000多万都不止了,就这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去贿赂官员的钱,你有本事你在往外说吧”。他们当时曾说过这样的事,还有雇来的人说,“我们才拿多少钱,大头都让人家剥净了。”这的确是他们发财一个很好的机会,据我所知,乡里钱播到组长手里,每雇一个人是一百块,这些组长去找人的时候,就明确告诉他,说是一天一百元工资,但我只给九十,剩下十块我扣下了。在当地每天劳动一天也只有五六十,从事(看守)不需付出多大劳动,又很安全,一天三顿管吃,他们当然都愿意干。可是一组20多人,对组长来讲,一天就是200多的收入,那这个腐败是何等厉害。 另外据我所知,我在被关押期间,在家里看着我爱人的这些人,他们的组长要把土地全都拿出来,种下菜,然后他们需要菜的就从中拿,他自己买自己卖,从中谋取利益,这些事情民众都知道,但是一点也没有办法。据我所知,这个维稳经费,他们有次告诉我, 县里一次性就能给乡镇拨几百万元,他们说:“我们还能拿多点,带头的都拿了,我们顶多喝点汤。”可见这种腐败是何等的严重,这种金钱,权力是何等被乱用,因此,这种腐败行为,要求温总理展开调查处理, 我们老百姓纳锐的钱,不能白白的被地区的不法干部拿来害人,去损害党的形象。这些人全是打党的旗号去做的。温总理,这一切不法的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你不久应该给公众一个明确的答覆。如果咱们对此展开彻查,把事实真相告诉公众,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你继续不理不睬,民众会怎么想呢。 相关日志 2012/04/27 — CNN:珍珠(He Peirong)开车带着陈光诚星期天到了北京 2012/04/27 — 与陈光诚出走事件有关的网友珍珠被抓前最后的推文 2011/12/16 — 蝙蝠侠不敌城管,克里斯蒂安·贝尔探望陈光诚律师挨打,其出演的金陵十三钗传遭封杀 2011/11/19 — 《纽约时报》笑蜀:中国为什么就不听? 2011/10/16 — 世界媒体看中国:陈光诚案件及影响 2012/04/27 — 对华援助协会:陈光诚在安全的地方藏身 向温家宝总理提出三点要求 2012/04/27 — BBC:陈光诚4月22日逃离东师古 目前下落不明 2012/04/27 — 对华援助协会: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成功逃离 2012/04/27 — 美国之音:传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已经获得支持者营救 2012/04/27 — 美联社:陈光诚下落不明

阅读更多

蟹农场20120409

CDT: Chen Guangcheng 屋子里太黑,我什么也看不见! Filed under: 蟹农场 Tagged: Censorship , China , 陈光诚 , 非法拘禁 , 河蟹 , 专制 , 漫画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月度视频】九月之声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