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土派

美国之音 |香港学生重回占中示威区论政治、社运

香港去年的全民运动“雨伞运动”即将踏入一周年,学生组织学联和学民思潮星期六晚上在香港立法会举办雨伞运动一周年研讨会,讨论香港未来社运方向。

学联和学民思潮9月26日晚上7点在香港立法会示威区联合举办“公民退修”研讨会,几十名香港市民到场参加。

研讨会嘉宾包括前香港大学学刊《学苑》总编辑梁继平、占中发起人之一陈健民和香港政治学者方志恒。

这次研讨会上,演讲者谈及中港矛盾和香港未来政治发展等问题,并对去年的占领行动进行反思。

阅读更多

Vicsforum|鄺健銘:關於六四悼念——我們在爭論什麼?

很多人很快便將社會間對六四悼念的各種新想像歸因於年輕人——特別是強調「本土」的年輕人——這種看法其實有點粗疏。很多人似乎忘記, 2006 年公民黨成立初期,並未將平反六四列入政綱,當時身兼主席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系主任關信基在電台節目中表示,執於六四問題,只會阻礙香港民主發展,這種觀點,與今日愈來愈有市場的「中港區隔」論,頗有扣合之處。對將「六四」與「本土」扣連嗤之以鼻、視「本土」為自私不理會「同胞」死活的眾多論者,似乎也少有注意到,即連支持支聯會維園悼念方式的論者,亦將「本土」念茲在茲、積極擴大他們對「六四」與「本土」關連的解釋話語的影響力,甚至今年維園悼念晚會,也刻意增強「本土」元素。這些社會現象,我們又應如何理解?

阅读更多

香港獨立媒體 | 否定六四,謀殺本土

學聯或缺席今年六四晚會,浸大學生會成員解釋:「建設民主中國,呢個唔應該係我哋香港人嘅責任,香港人嘅責任只有一個,就係保住香港」,云云。這犯了兩個錯誤。首先,是中了陳雲一路極端本土派所散播的咒,以為六四僅僅是別人的事。事實上,26年來,香港人之所以持之以恆,依然懷有傷感,除了因為守望正義,更是由於這是一件極之本土的事。8964根本是百萬港人的一次民主洗禮。那年春夏,連跑馬地也破天荒成了民主集會地,人們不再只做馬照跑、舞照跳的經濟動物,而是從心坎裏多了份民主意識。縱然後來坦克車將之暴力輾碎。當時,這一政治創傷,一定程度的造成了犬儒、冷漠、移民,但同一時間,也有很多人沒有給挫折打垮,並懂得了人間正義和自由民主的真諦,走上不一樣的路。後者影響了之後的社會發展,並孕育出香港崇尚自由民主反專制的氛圍氣息,1990年代滲入大眾傳媒、文化領域、以至各式公民社會運動之中,造就了之後的人間世。由此可見,極端本土派之所以是極端,乃因為他們的所謂本土,具強烈排斥性,且時常跟過去徹底割離,可謂抽象離地。此外,將關心中國和保住香港,視為相互排斥的事情,其實也是偽命題。因為,一個人對某些東西或深厚關係負有特殊義務(例如友誼、愛情、親情,或社區、城市或本土),這並不必然跟其他更普遍的追求相衝突。出席六四集會,就不能保住香港?什麼時候開始,香港人的自我理解,收縮至所謂「責任只有一個」(即保住香港)?這豈不像是說,假如你星期日去了國際救援組織當義工,那就形同背離了香港人的責任?現在看來,真正的危險不是來自一種願意出席六四晚會的本土認同,而是倒過來,當本土主義變得過分進逼和狂熱,否定自己歷史之餘,並輕率地把更為普世的追求排除在外,視為非此即彼,甚至對立,大家就更須小心。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二十届三中全会公报预告进入“历史的垃圾时间”?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