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铜锣湾书店

自由亚洲 | 大陆再有敏感书作者被捕

湖南民主人士黎建军(右一) 与长沙网友昔日合影。(民生观察图片)继香港铜锣湾书店5人疑被内地公安跨境执法带回大陆调查后,大陆亦发生类似事件。湖南省怀化市民主人士黎建军,上周二(8日)遭地方国保跨市带走。外界指事件涉及他的一本有关宪政思想的著作,成为政府调查对象。黎建军的好友相信,政府只是透过该书追究黎建军过去的维权行动。而法律界人士罗茜分析,当局难以藉书本将黎建军入罪。湖南怀化市民主人士黎建军被国保带走的消息,近日在网上传开。本台致电他的好友、同属怀化市的民主人士张善光,他证实黎建军失联,指对方的手机仍然无人接听。据张善光了解,黎建军日前到长沙市旅游。3月8日,与朋友聚会时,遭怀化市国保跨市抓走。而有消息指,黎建军被带走调查,是涉及其一本最近著作---《宪政的危机》。张善光说:我们一直打他手机,但响铃,却无人接听。记者说:这本书出版了多久?他说:这本书是出了约两个半月,不售卖的,是送朋友。今次事件很突然,之前未有听黎建军说有国保找他的麻烦,而黎建军之前在境外网站,有发表过书籍内的文章,都没有事。对于该本书是否存在敏感内容,而触动当局的神经?张善光相信,书本的内容实属次要,估计当局的真正用意,是以《宪政的危机》作愰子,追究黎建军过去一直从事维权活动。张善光说:他(黎建军)一直比较关注怀化水库移民的维权事件,黎建军接触这方面比较多。我估计当局在相关事件上,难以找到他的把抦,于是透过这本书来找他的麻烦。据悉,《宪政的危机》一书,是关于清末民初宪政运动发展。湖南法律界人士罗茜向本台指,他曾阅览相关书籍,认为是一本纯历史研究书。他指书中并无谈及当前中国政治局势,若湖南文宣部门和国保,欲按正常法律追究当事人的话,恐怕非常困难。但若当局坚决要“以言入罪”,亦自然有官方一套方法。罗茜说:根本与现今政府是毫无关系的,那本书纯粹是历史研究。我估计是恐吓成分居多,从法律角度,是没有侵犯法律。但你知道,今天的中国政府,是不按法律办事,若政府要找原因,指书本“借古讽今”也可有办法的。境外网站“维权网”报道,指湖南省委宣传部认为,黎建军的著作《宪政的危机》有宣扬宪政思想的问题,从而把该书作为重点审查对象。而湖南国保重点调查该书的出版商是什么人以及该书目前流向那里,有多少流入市场或免费赠与社会人士。而本台多次致电黎建军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

Read More

自由亚洲 | 律师袁裕来邮购港台书籍被扣起诉政府

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扩大化(忻霖拍摄) 浙江律师袁裕来近日在淘宝网上的书店购买的14本港台书刊遭当局查扣,事件引发关注。袁裕来近日一纸诉状将宁波市江东区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告上法庭,请求撤销并归还查扣书刊。袁裕来告诉本台,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扩大化,导致中国当局更加收紧大陆出版自由。 在大陆有“行政诉讼第一人”之称的律师袁裕来,近日向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递上行政诉状,控告宁波市江东区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无故查扣他在淘宝所购买的港台图书。...

Read More

联合报 | 铜锣湾书店店员为何「报平安」无用?

所谓报平安,就是一个人避免自己因为行踪不明而让家人担心,通报以让家人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危险的行为,比方说,中学生晚上离家,打电话告诉家人自己去了哪里,也是一种报平安的行为。香港数千人示威,声援铜锣湾书店5名失踪人士和要求中国政府交代5人下落如果你曾是学生的家长,你去想像一下,你大概会了解报平安是甚么回事。通常就会希望知道学生目前所在的地点,正在做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回来,最重要的是,留下之后的联络方法。这其实是一种常识,如果你的家人和你联络一次之后,又再失踪几天,而且无法联络,我想大部分心理正常的家人,都不会认同这是一个令人安心的行为。最近,香港书店店员于两个月内连环五人失踪案,失踪者多次的「报平安」然后又再失去音讯。而去到今天,这是个诱拐事件的迹象已相当明显,其实暴露这些迹象的,正正是因为报平安这个行为。我们可以合理怀疑,这是个诱拐犯罪,并假定绑匪的存在。失踪者在此案中,有几次通讯机会,内容不外乎「我没事,我健康,不要把事情弄大」,绑匪们可能觉得这就可以了,他们可能不察觉,事情弄大的原因是人持续失踪,要让事情平息,就只有让当事人重新出现,所以他们想透过报平安舒缓事件的意图,就从没有真正代入家属们的感受和需求,套一个网络上的潮语,他们真的是「你有想到报平安为何没有用?没有,因为你只想到自己。」作为绑匪或者是因为任何利益关系如政治,宗教立场,或者任何偏激的意识形态,而同情或支持绑匪者,不少都一心期望家属和公众们,能够息事宁人,把事情不看成绑票而看成是私事,使事情能够不闹大,但这些人的盲点,在于他们只站在绑匪方的立场看问题,而不明白对于家属方,他们需要的第一就是安全回港,如果做不到第一点,那需求就会是保持联络。而这个需求从没有在「报平安」这个行为得到满足,反之,这些「报平安」的行为,不仅没有达致息事宁人的效果,还会使事情变得越来越难以收拾。首先第一次报平安用的是电话,这对于绑匪来说,就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因为电话是一种实时通讯,人质很可能会突然把重要的资讯,例如绑匪的身份,目前所在的位置,在电话通讯中泄漏出去。就算绑匪立即截线,或者是处决人质,都已经太迟。所以跟着报平安,改用的是书信,自然就是方便绑匪审查,防止不想泄漏的资讯外泄。但是这个审查本身也是有漏洞的,就是绑匪的语文能力不足,并不足以看到文中的所有陷阱。报平安用的书信,出现了两个大漏洞,第一是「以自行形式回内地」,绑匪大概以为,人质声明用自行形式回大陆,是可能引导公众认为他是自愿失踪。先不论他们这种乐观的想法是否正确,但是「回内地」却成功表达了当事人现在的位置,加上他回大陆的旅游证件还留在香港。这个资讯泄漏,导致了香港有护航者主张「电话来自大陆不一定是大陆」,期望可以把事情拗成当事人从没离开香港一说,完全不攻自破,而且再也没有可能使用──失踪者在大陆,而且是非法入境这点已经被确认。而另一点「配合有关方面调查」的有关方面是什么,以及他们在调查什么,引起联想的破坏力更是可想而知。这完全是因为绑匪在文字方面的功力不足,引致的意外。而最近又据说「流出影片」,虽然公众没机会看到影片,而影片的内容又是「不要把事情闹大」,同样地,他只会得出一个恶化的结果:便是欲盖弥彰。绑匪们似乎没有理解到,报平安需要的,就是留下一种较稳定的联络方式,可以让当事人自由联络,他们一直误解了这点,概念上有落差,才导致事情越发不可收拾。 使绑匪去到进退两难的地步。 已难以息事宁人,绑匪去到这局面,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自首,否则,事情只会走向对绑匪更不利的方向。虽然这是值得严肃看待的事情,但绑匪们犯的错误,却有一种傻气的黑色幽默,犯下一些非常幼稚的错误。当然,犯罪者们的愚蠢,对于善良百姓而言,应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来源:联合报 / 郑立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苹果日报 | 中共在香港掳人回大陆非首次

转发此新闻: 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疑被掳至深圳。曾在中共喉舌报章《文汇报》任职的时事评论员程翔称,内地人员来港掳人并非新鲜事,他在《文汇报》工作期间,已听闻有中共党员被执行「家法」,遭内地人员越境押返大陆,「用普通私家车,车到码头就夹你上船,天不知地不应」。程翔指曾听闻有内地人会将目标人物带到西环三角码头,推上货轮运返大陆。多掳中共内地党员 程翔昨接受商台电话访问时指,香港是内地官场高层内斗的延伸地,近30年中共各派系,一直有人以香港出版自由空间,利用禁书发放对己有利,或不利他人消息。他相信今次内地越境掳走李波,与书店计划出版涉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书有关。程翔曾听闻内地掳人方法,内地人员会以私家车将目标人物带到西环三角码头,因该处内地货轮多,可带人上货轮返大陆。他说,过往被掳多为中共内地党员,李波则是首次被掳的香港居民,因而更轰动。晨钟出版社总编辑姚文田曾计划出版涉习近平书籍,结果在内地被捕判囚10年。姚文田的儿子姚勇战接受港台访问时指出,父亲在内地被捕前,正筹备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书,在港也被人跟踪长达半年及电邮恐吓。今次铜锣湾书店有多人失踪,估计同样与出版政治敏感书籍有关。来源:苹果日报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