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人事

争鸣|习近平亮用人底牌 警告党内“五大派别”别挡道

习江斗进入关键时期,陆媒披露,习近平用人的三大标准及中共内部存在五种阻碍当局各项政策的“派别”。分析认为,这是习近平在警告中共党内“五大派别”。8月6日,“学习中国”微信公众号撰题为《习近平呼唤改革促进派》的文章称,习近平用的“改革促进派”就是那些既“口能言”,又“身能行”的“国宝”。文章称,中共“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都是难啃的硬骨头,都有可能遭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拦”。文章列出了习近平三大用人衡量标准,如“政治立场牢靠”、“敢于亮剑”等。报导称,面对中共当局的改革和“夺印削权”、“断腕割肉”般的利益调整,中共党内出现五种不正常的派别:在“关键时刻和大是大非面前”出现了“骑墙派”;敷衍了事的“摇头派”;不愿改革、拖拉推等的“梗阻派”;为官不为、尸位素餐的“观潮派”;反对改革、畏难而退的“促退派”。习近平“打虎”已瞄准江泽民、曾庆红媒体表示,习近平当局的反腐“打虎”已进入深水区,目标已瞄准江派大佬曾庆红、江泽民之际,陆媒披露习近平的三大用人标准及中共党内存在的“五大派别”,警告之意明显。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当局出台了《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决定》包括设立两大权力机构: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全文分16项共60条内容,也包括中共国防和军队改革等多项重大内容。此前报导,习近平当局出台的《决定》,其实质就是从中共江泽民集团手中收回中共的党、政、军、财政大权。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囊括了中共党、政、军、财政、公安、武警、司法、情报、外交等部门,将使习近平高度集权,同时也架空了江系三常委的权力,并收回江派此前长期把控的政法委的权力。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就是要收回江派在中共经济领域、中共各级政府、国企中的权力。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等多次强调中共改革进入“深水区”、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反腐“打虎”进入胶着期,“开工没有回头箭”等。时政评论员表示,中共当局的改革,其实就是中共党内的利益再分配,而江泽民集团不仅长期把持中共政权,而且掌控了中共的主要经济命脉,如江泽民家族控制中国电信行业、曾庆红、周永康两家垄断中国的石油行业,李长春家族掌控了部分文化基金,刘云山的儿子是金融大亨等。石实认为,习近平的改革和反腐“打虎” 过程,其目的就是从江派手中收回权力的过程。来源:争鸣转发此新闻:

阅读更多

台灣新聞 | 北京衛戍區司令潘良時 任戎裝常委

被外界視為受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信任、2013年底從39集團軍長被拔擢為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的潘良時,日前已出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香港大公網報導,各級(中共)黨委常委班子裡,省級軍區(衛戍區、警備區)均有1名主官進入地方黨委擔任常委,被媒體稱為「戎裝常委」。報導說,解放軍人事異動,湖南、福建、江蘇、河北和上海等地的省級「戎裝常委」近日也陸續交接。潘良時1956年出生,河北人,少將軍銜,曾長期在瀋陽軍區服役,歷任40集團軍副參謀長、參謀長,39集團軍參謀長、軍長。他在2012年11月中國共產黨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共十八大)上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陈破空: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本月16日,中南海召开了一次冗长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不似以往的半天,而是整整一天。外界认为不同寻常,中共官方喉舌《环球时报》也承认“不同寻常”。所谓不同寻常,在于该会的一个形式:由五大机构的党组向政治局常委会做工作汇报,政治局常委会则对这五大机构2014年的工作进行点评、打分。这五大机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分别代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大权力。说是不同寻常,其实,从中共自己的逻辑上而言,却说得过去。中共的原则是,一元化,党领导一切,党指挥枪。政治局常委会是党的最高权力机构,让五大机构的党组向其上级党组织——政治局常委会汇报工作,顺理成章。下级对上级负责,下级向上级汇报工作,原本是党的规矩。习近平的意思是,最近几十年(邓、江、胡时代),党的规矩被破坏了,要恢复规矩。(其实,毛时代,又有何规矩可言?无非是一言九鼎的规矩。)所有规矩,所谓游戏规则,都由中共自己制订,跟人民没有任何关系。说坏了规矩,也是中共自己坏了自己的规矩。鉴于五大机构的党组书记,就是这些机构的龙头老大。比如,李克强是国务院总理,也是该机构党组书记;张德江是人大委员长,也是该机构党组书记……党组的工作汇报,由党组书记来做,就是由这些机构的龙头老大来做。在这几个龙头老大中,有三人本身就是政治局常委,他们的工作汇报,是做给其他常委听?还是做给习近平听?其实就是做给习近平听。因为,其他常委各自都有分管的工作,习近平则是总管。于是,低头做汇报的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等人,在习近平面前,顿时矮了一截。妙处就在这里,这是习近平集权的又一高招。把“集体领导”变回个人领导。这在中共内部而言,自然又是一种“改革”,反正,不管往前改还是朝后改,都可以称为“改革”,舆论在当权者手中,由他说了算。对中共本身,很难说是好是坏。胡锦涛宣称“党内民主”,也不过是因为他掌不了实权而不得不说的自我安慰、自我解嘲的话;胡鞍钢鼓吹“九常委就是九总统”、“中国集体领导制优于美国总统制”,则是受人(周永康)所使,帮人抬轿;如今,习近平强调“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毛泽东式的老调重弹,又未必能建立起毛泽东式的不二权威,除非,习近平也能如毛泽东那样,来一个“开天辟地”,来一番“天翻地覆”。向政治局常委会汇报工作,却不包括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或许可以解释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与中央委员会平行,独立工作;然而,中纪委仍处于政治局常委会之下,受政治局常委会领导,焉能不汇报工作?其实,习近平、王岐山结盟,中纪委已经成了习近平的锦衣卫。习王同心,双剑合璧,天下无敌。中纪委免于向政治局常委会汇报工作,表明,习、王不想让其他常委染指中纪委、知情重大案件,而保持中纪委的独立性和神秘性,也将对其他常委构成震慑、威胁。一举两得。如果中纪委已经成为一个超级机构,于制度建设而言,并非无益,未尝不可。只是,中纪委毕竟是党的机构,并没有独立于执政党之外,与香港的廉政公署相比,差之千里。说到中纪委,三个月内,连续两次召开全会——四中全会(2014年10月)和五中全会(2015年1月),这在中共党史上,实属罕见,前所未有。那阵势,仿佛如临大敌、如临大战,仅仅用“反腐形势严峻”来解释,说不过去;只有用权力斗争激烈来解读,才符合逻辑。实际上,中纪委与其他机构一样,也都掺杂了各派各系的人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不能内部肃清、内部统一,所谓“反腐斗争”(或权力斗争)可能功亏一篑。最大的问题在党内。说不稳,是党内不稳;说不统一,是党内不统一;说问题,共产党本身,成了中国最大的问题。习近平和中纪委的紧张万分,政治局常委会议的不同寻常,都暗示,党内斗争、尤其高层权力斗争,激烈而诡异,随时呈现对决态势。

阅读更多

苹果日报|动完枪杆子动笔杆子 习要万无一失

解放军高层将领的异动,由刘晓江、刘成军、张海阳退役牵动,现役上将减至 29 个。苗华、高津、王家胜分别接任海军政委、军科院院长、二炮政委,副总长王宁与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北京军区司令员张仕波与国防大学校长宋普选、军科院政委孙思敬与武警部队政委许耀元互调职位,新疆军区政委刘雷晋升兰州军区政委,加上副大军区职的异动覆盖四总部七大军区三大军兵种及武警,相信习近平在徐才厚案发后的军中布局已大致完成。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