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All

Latest

自由亚洲|中国当局劫毁高智晟新书 耿和公布电子版抗议封锁

著名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出狱后一直受到当局的严控,遭软禁在陕北老家。高智晟的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自述》,近月在台湾、香港、美国公开出版后,引发巨大轰动,令中国当局十分紧张,当局不仅对高智晟加大监控力度,切断了他和妻子儿女的联系,对陕北家人的监视骚扰也在升级,并且劫毁了辗转由朋友带回至中国大陆的新书。 为此,悲愤难当的高智晟妻子耿和日前决定公开书稿。

东网|赵思乐:不死鸟

这篇文章刊出时,郭飞雄(身份证名杨茂东)已经绝食40天了,这意味着,因抗争被关押于广东阳春监狱的他,每天都经历着痛苦的强制灌食。据他的亲友说,郭飞雄的体重已下降三成,“形销骨立”。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6月14日到阳春要求探视郭飞雄,却遭狱方拒绝。她在露天静坐抗议8小时后,狱方终于同意转交一封短信,随后郭飞雄的回信透露,他至少打算绝食100天。杨茂平发出悲问:“郭飞雄会活着走出监狱吗?”如果,万一,不会。那么中国真的要出现第一个为抗争主动走向死亡的反对者了吗?这恐怕很难说。据德国之声报道,截至2016年3月4日,已有144名藏人为抗议中共统治而自焚,但我想他们不一定愿意被划归“中国人”;2016年5月20日,一名非京籍家长为抗议孩子入学问题得不到解决,在北京昌平区政府门前自焚,但很难说他对政权的整体看法如何,属不属于反对者。因各种执政当局造成的苦难,愤而选择自杀式暴力行动的人,早不止一二三四个,有杀警的杨佳、炸政府的钱明奇、刀捅三人的范华培,他们是受压迫者、复仇者还是政权的反抗者?1989年6月4日,死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的人,还有反右、文革中死去的林昭、张志新等人,他们算不算“主动”选择以死抗争?如果,万一,郭飞雄没有活着走出监狱。他可能不是第一个,更可能不是最后一个。但是不是并没有那么重要。最近有一个让我耿耿于怀的瞬间,一名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来访,临告别时他讲起一件事,他与一名台湾朋友聊天,问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发生民主转型,这名台湾朋友回答:因为中国人怕死,我们不怕。听到这里,当时的我立刻怒火冲上脑门,冷笑并愤恨地回应:“我现在随便就可以说出300个政治犯的名单,他们的刑期加起来超过3000年。”现在想来,那句话恐怕不能代表台湾人,尤其是对抗争有所了解的台湾人的想法,这位中国学生在转述过程中亦可能有偏差。但我的确很久很久都没有像那一刻那么伤心生气过。是的,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像台湾为言论自由自焚的郑南榕那样悲怆的标志性反抗人物,但不代表中国抗争的悲壮程度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那些历尽酷刑、一次一次主动走进监狱的人,胡石根、刘晓波、郭飞雄、高智晟、刘贤斌等等,我看不出他们的选择比起死容易在哪里。中国从来不缺曼德拉、甘地、昂山素季那样的人物,只是缺看到和支持他们的人们。这一个个名字是伟岸的,虽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是神,也不是说他们就理所当然要成为抗争的领袖。他们和我们一样被苦难和对手扭曲,有各种局限和问题,并不因决绝而全知全能。根据各种知情人的描述,郭飞雄和高智晟都表现出极度乐观的判断,总认为当局的改革或崩溃就在旦夕之间,并以此鼓舞追随者;刘晓波去年在狱中度过60岁生日,他说妻子刘霞在与朋友通话时笑说“出来就是老头子啦”,他的朋友也说,刘晓波在狱中无法获得任何外界信息,估计出来时就像“傻子”,要很长时间才有可能恢复判断能力。但是,这些人,是属于这片苦难土地的“不死鸟”——他们的鸣叫提醒着我们,我们还没有死,这片土地上还有人没有死,抗争还没有死。于是,我们还没有理由和资格,陷入彻底的沉默和绝望。

纽约时报 | 中国维权律师出书 大胆预言中共倒台

时报看中国 中国维权律师出书,大胆预言中共倒台 傅才德 2016年6月15日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曾数次入狱并被监禁多年,他写的一本书被带出大陆在台湾出版。在这本446页的书中,高智晟描述了2009年至2014年他作为囚徒在狱中度过的时光。2009年获释后,他被送回陕西省的老家,与他的农民哥哥住在一起,受到警方24小时连轴转的监视。他的女儿耿格(Grace Geng)周二在香港出席了新书发布会。 Gemunu Amarasinghe/Associated Press 2010年,人权律师高智晟在北京。 相关文章一本书引发在华NGO自我审查争议 维权律师周世锋以颠覆罪送检 联合国官员敦促中国释放人权律师 国际法律界联名谴责中国打压律师 高智晟是一名退伍军人,他出名是因为他承接了老百姓与强大利益抗争的案子,比如帮助农民抵制征地,以及起诉警察的侵权行为等。他成为中国最知名的律师之一,但是,他为被取缔的法轮功精神运动追随者倡导权利的做法,让他与政府产生分歧,政府于2005年关闭了他在北京的律师事务所。高智晟现年52岁,他对共产党越来越持批评的态度,并放弃了自己的党籍。他于2006年被拘留,获释后,他撤回了自己当初的供述,描述了他在警方手中遭受的虐待。2009年初,他消失了,有一年多的时间政府没有对他的行踪提供任何解释,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2010年,在获得短暂释放之后,他又消失了,并再次被警方拘留,直到在2014年才再次获释,转为软禁。高智晟的监禁是后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更广泛地大力打压中国维权律师的前奏。去年,大批维权律师被拘留,警方本月初要求对其中一位以“颠覆国家政权”的重罪名提起诉讼,表明中国在提倡法制方面,语言与实际做法上的差距。高智晟新书的名字是《2017年,起来中国》(英译为:The Year 2017, Stand Up, China),他用了大约半本书的篇幅来描述自己在被拘留和被监禁期间受到的待遇。他详细地记录了他如何被威胁、遭殴打和电击。“他踩在我的肩膀上,电击棒迸发着吓人的声音。然后,他把电击棒放到我的下巴上,”高智晟描述折磨他的人时写道。“我听到了又一个奇怪的声音。毫无疑问,那个声音是我发出的。我找不到更贴切的描述:那像是一只狗在被主人踩了尾巴后发出的声音,有些时候,又好像是狗被拉着尾巴倒挂起来时发出的声音。”高智晟是一名基督徒,现在是一位强烈反对共产党的人。在书的中间部,他花了不少笔墨来论述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将在2017年垮台。这部分的论据似乎是出现在他梦里的一种数字占卜术。他用这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来描述中国在共产主义崩溃后的样子,那时中国将成为最初由一个过渡政府领导的民主国家。当被问及书中煽动性的内容是否会让高智晟在中国的处境更加危险、甚至导致他再次入狱时,耿格说,父亲做好了面对后果的准备。“父亲已经决定他不来美国了,”她说。“他早就打定了主意,随遇而安。”耿格说,家人对她父亲的健康颇为担心。她对香港记者说,父亲的牙齿都掉光了,只能吃流质食物。自从父亲在2009年失踪之前起,耿格就一直没有见过他。记者会由香港立法委员何俊仁主持,耿格和何俊仁都未回答这本书的手稿是如何从大陆弄出来的问题。耿格说,她与父亲大约每两个月通一次电话,而且只能是在他家外彻夜站岗的几个警察都不在的时候。高智晟的妻子和孩子于2009年离开了大陆,现在在美国居住。高智晟曾在2007年用中文和英文发表了名为《一个更公正的中国》(A China More Just)的回忆录。周二出版的新书是中文版,但何俊仁表示将会出版英文版本。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傅才德@PekingMike。Charlotte Y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翻译:Cindy Hao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自由亚洲|高智晟出狱后亲述遭酷刑及被关禁闭三年

美联社本周三发表今年1月对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专访报道及视频。高智晟曾要求美联社,要求等他完成两部书稿并将其安全送出中国出版之后,才可以对 外发表这次专访。高智晟去年8月出狱后被送到陕西榆林老家,今年1月他在老家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证实他在狱中再度遭受酷刑并被单独禁闭达三年之久。高智 晟在这次接受采访后,再度与外界失联至今。...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