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

手紙|上海狂欢:当“万圣节”成为“万梗节”

上海人当然懂得玩梗,尽管以玩梗为标志的脱口秀归于沉寂,但玩梗狂欢的游戏精神走上了街头,创造了比电子屏幕更加直接的社会公共性。这些年来,喜剧电影里本该拥有的笑,离场了,断货了;综艺节目里本该存在的笑,净化了,尬场了。当日常生活所需要的笑逐渐消失,这本身就是对日常生活的巨大冒犯。

阅读更多

无声无光|被背叛的鲁迅

以中国思潮更新迭代的速度之快,不同世代的人有不同理解也不算意料之外,甚至究竟有没有鲁迅的“本意”也众说纷纭,然而,如果当代对鲁迅的解读竟然走向了他曾经批判的那一面,那这种误读,难道不是悲哀?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