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赢麻了,真的赢麻了

最近看了乔治奥威尔的一篇文章,关于他对民族主义者的分析,收录于《政治与文学》。奥威尔对“民族主义”的定义比较宽泛:一个人对一个国家或一个团体产生了认同感,并将其凌驾于善恶之上,认为除了维护它的利益之外再无其它责任,就是民族主义。重点不在于产生认同感的对象是什么,而在于是否会因为产生了认同,就丧失了善恶是非的基本判断。在奥威尔的定义下,疯狂追星且无论艺人做什么都支持的粉丝,某种程度上就是“民族主义者”。

阅读更多

燃读|崔卫平:被禁锢的头脑

在某种意义上,米沃什的这本《被禁锢的头脑》,比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更加富有意义。奥威尔的那本是预言幻想小说,重在描写人们在巨大的外部压力及恐惧之下,如何思想变形,完成了从属和归顺的过程。身在英国的奥威尔,并没有亲身经历俄式极权主义,没有看见它是如何从一个社会内部成长出来。实际上任何被称之为“怪胎”的东西,都不可能仅仅是外来的,“被植入”的,而是有其自身深刻的历史、文化及人性的根源。

阅读更多

【404文库】咚心 | 一切都烟消云散

沉甸甸的年岁仍在轻飘飘地流逝着。你本想依托抽象能力留住那些感受,现在却发现自己并想不起什么。你曾感受到的悲怆、愤怒、卑鄙、腐烂,都让位给了自豪、庆幸、伟大、正确。一切就像诺兰导演的一场梦,从一开始就是既定的钳形叙事。在声音被统一的世界里,记忆是最容易被篡改的。安全感覆盖住本就贫瘠的怀疑力,习以为常的割裂感无法阻止一场既定的崩溃发生。...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