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Q

莽莽|离开是为了不再回来:一位跨性别者决定寻求庇护

“我认识到的朋友想跑路大多会走合法的途径,各显神通,很少有人和我一样铤而走险走这种途径。因为在国内的状态已经无法再支撑我继续生活下去了,我甚至不能再看书了,而且还有自杀倾向。更糟糕的是,由于跨性别的身份,在申请签证的时候也会更容易被判定有移民倾向而拒签。”

阅读更多

真实故事计划|在跨性别青少年门诊,目睹中国家庭的撕裂

有人将这里当成精神世界的避风港,残酷生活的逃难所,有人将这里视为蛊惑、毒害青少年的窝点,以及一群为了挣钱勾结的无良医生。这间小小的房间,只能算是跨性别者的小型“战场”。仅仅为了成为自己,来诊者承受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风险。而在他们当中,抗争最艰辛,情况最复杂的,往往是未成年的孩子。

阅读更多

烈火战车洗车行|处分决定被市教委维持,彩虹旗事件当事人向教育部申请行政复议

事实上,在向清华大学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诉时,我就已感到申诉不太可能改变处分结果。而经过了一系列的申诉流程后,我反而更愿意将它继续走下去。我们进行的申诉、发的推送,一遍一遍地强调了高校性少数的存在本身。我不是说我们已经推动了什么改变,也许我们只是在为避免高校性少数群体整体上被消声投入一些努力。这是LGBTQ+ visibility最基本的意义。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