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s 政治

埃及:公民媒体的革命角色

最近有部关于埃及革命的记录片,其中 第一部分 主角是博客兼影片制作人Aalam Wassef,着重于網絡影片及其他媒体如何伴随这场人民抗暴行动。 这部记录片由 NarcoNews 网站制作,该网站主要报导拉丁美洲的反毒战及民主议题,今年五月亦曾主办“ 真实新闻学院 ”活动,并在当时推出这段影片。 虽然该网站以拉丁美洲为主,埃及似乎也是今年的焦点内容,有一场活动邀请埃及革命要角 演讲 ,也邀请身在埃及抗争现场报导的 记者 出席。 这段影片希望说明人民反抗运动为何能成功,也追溯自数年前开始的埃及抗争史,Aalam Wassef提到自己从2007年起,便使用假名张贴影片批判政府,以及如何让影片广为流传。 一切并不单纯是运气好,这位博客除了用不同姓名发表文章,也在Google搜寻引擎刊登广告,用尽各种途径让众人得知讯息;当然他也没有错过其他实体世界的媒体。 他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让埃及民众更瞭解各种问题,但直至英国广播公司报导他的故事,他才觉得前总统穆巴拉克( Hosni Mubarak )执政28年之后,此事终于传到国外,而不只是埃及国内能使用網絡的10%民众。这段影片亦有 西班牙文版 。 在其他成功的網絡运动后,人们加入无数埃及民众的行列,共同追求终结这个政权; 下一段影片 于革命爆发前20天出现,或许也是引发政治山崩的另一颗小石头。影片最后有段简短讯息,呼吁所有人和朋友一起在1月25日当天,把头探出窗外,高喊“穆巴拉克下台”,许多人确实照做。 埃及人民期望重建国家的理想还很遥远,民众透过博客、媒体及街头持续努力,Aalam Wassef也在继续制作新内容,包括 两个 YouTube 帐户 、 博客 、 網絡艺术家档案 ,他最后在记录片表示: 我们无法轻易得到民主,那是个永远不会彻底达成的目标…每个人每天早上起床,都得思考这场革命取决于每个人的行动,这是革命成功的要素,每个人都必须觉得,若自己没有行动,民主就会消失,我每天早上都有这种感受。 校对: Soup 作者 Juliana Rincón Parr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菲律宾:政治犯的網絡狱中日记

菲律宾一名艺术家、记者兼社运人士自从遭政府拘禁后,便成立博客,记录自己的监狱体验及想法,他的亲友、其他艺术家、作家和一般民众也运用網絡,四处为他奔走,希望让他获释。 2011年2月13日,亚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准备驾驶汽艇,前往菲律宾东部岛屿萨马(Samar)的偏远乡镇圣荷黑,却遭到 军方逮捕 ,现场人士还取笑他带着电脑去乡间,但他遭指控为地下共产运动领袖一事,却令人完全笑不出来。 前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执政时期,当时共有126人未经司法程序遭到杀害,另有27人失踪,亚哥斯塔被捕时,正在为当地撰写 人权报告书 。 军方讯问他后,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诉,民间团体、作家、艺术家和他的亲友均严正驳斥不实,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他。 亚哥斯塔目前仍监禁在萨马地区的Calbayog市监狱,人权联盟 KARAPATAN 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为止,菲律宾监狱内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总统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独裁时代,菲国政坛便不时出现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运动,执政党长期骚扰、恫吓、甚至杀害批评政府的人士及社运份子,阻止他们争取缩短贫富差距及增加贫民权力。 此次要求释放亚哥斯塔的运动中,民众大量运用網絡工具,这一点与过去相当不同,相较于义大利哲学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监狱手记》,亚哥斯塔的狱中日记定期刊登在 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 博客中。 其中记录许多监狱体验,例如4月13日的文章 提及 : 我可能还没适应目前牢房环境,因此白天几乎无法动笔,闷热程度令人无法喘气,囚室里没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户不到一尺,旁边又是两 座从不停歇的煤炭火炉,外头噪音令人发狂,有时似乎来自青少年,有时却又像僵尸,我和另外11名囚犯挤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让人无法专心、也无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 写道 : 对许多狱囚而言,会面与放风时间都令人无比期待。 会客室大小几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时做为活动空间使用,每间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会客室待几小时,囚犯能趁这个机会透透气,纵 然不是新鲜空气也无妨。囚室内几乎吸不到氧气,尤其在早上十点至下午三点格外明显,故犯人们都很期待每个礼拜一回的会客时间。 博客里也有亚哥斯塔在狱中的 想法 :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羁押之前,我早已觉得自己基于种种目的和原因,和社区关系已变得疏远而模糊,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体运动,为乡村贫农及农村劳工争取权益,这是必然的结果。 脱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其实牺牲很大…其中当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为诗人,我从未遗忘稻田与赤脚孩童的朴实画面,也从未忘记蟋蟀和乌鸦的原始叫声,不过有时在自省时刻,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诗歌。 亚哥斯塔的狱中诗作请见 Ikatlong Sundang: SIPAT 博客。 “释放亚哥斯塔运动”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张贴狱中日记,也建立 網絡连署 活动与 Facebook页面 ,本文撰写之时,已累积788人参与。 这项行动的博客 freeacosta.blogspot.com 中,汇整愈来愈多声明、证词及其他文章,显示活动声势仍在增强,菲律宾争取政治犯获释的路途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5k6998hGw8 校对: Soup 作者 Karlo Mikhail Mongay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阅读更多

俄罗斯:網絡自由成为冷战2.0

作者 Gregory Asmolov · 译者 Yigi · 阅读原文 [en] 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照片来自 Gregory Asmolov 2010年2月15日美国国务卿希拉蕊柯林顿 分享 她如何看待现代世界中網絡所扮演的角色。她的新评论强调網絡空间的定义是“21世纪的公共空间”与美国对于提升網絡自由之承诺。 此类演说似乎该被全球的博客所支持,虽然大部分俄罗斯媒体对该演说抱持疑虑在预期之中,但俄罗斯博客也对希拉蕊柯林顿的演说表示怀疑则令人出乎意料之外。许多抨击的文章标题生动地传达对该演讲的诠释框架:“最高等的引战言论:美国政府计划透过推特启蒙俄国公民( Vzglyad )”、“策略性推特攻击:美国声称具有对于保护全世界網絡自由的权威( Gazeta.ru )”、“140个符号的敌人之声( Polit.ru )” 该演说的两项内容引发最多的关注。其一是在俄罗斯发表美国国务院的推特帐号;其二是美国决定将投入二千五百万美元于“網絡自由”倡议。 推特做为终极的资讯武器 尽管俄罗斯并非该演讲的主题,同时也只不过是被提到了两次而已(其中一项包括谈及Help Map计划时,做为網絡潜力的一个例子),但大部分的网志文章较主流媒体对于该演说更具批判性。 对希拉蕊的演说之批评主要有两大要点。一群博客指控美国企图利用網絡来引发俄国内部的革命。其他博客则抗议美国涉入網絡的管制,以及认为 “網絡自由”的演说主动地将博客变成美国的合作伙伴。自由派博客试图嘲弄该则演说,并讨论谁将会收到两千五百万美元。有些博客则质疑以美国为基地的推特究 竟能对俄国阅听众产生多大的冲击。 Cenzor1998 以“美国国务院意图喂养俄罗斯博客”为题,写到: 与90年代的同样故事已经开始了。我们不应该相信西方。我们必须即刻创造替代的资讯来源。 LJ博客 socialism_vk 在标题为“推特里的冷战2.0”文章中 解释 , “明显不值得信赖的美国人想要藉由管控網絡的万恶之首—推特的民意,让来自其他国家的人民成为笨蛋并臣服其下。”带着些许讽刺,该名博客说出他的希望: “具有进取心与创新性的总统梅德韦杰夫(Medvedev)”知道如何利用“恶毒的西方工具”,并能够透过有关政府讨论的推特内容与发送“正确讯息”来催 眠人民,藉此保卫他的民众。然而,该名博客也 预测 这将使“冷战2.0”的战况扩大: 明显的问题已浮现:美国国务院与五角大厦[……]是否会造访“ Odnoklassniki ”与“ Vkontakte ” (俄国的热门社交平台),并用俄语发动一场新的冷战,以做为摧毁我们国家的计划之一部分?除了我们主要的網絡堡垒—梅德韦杰夫(Medvedev)的推 特、Nashi行动主义者的博客以及網絡安全联盟(League for Secure Internet)之外,俄罗斯能够提供什么回应呢? 与五角大厦相比, Gazeta.ru 上的一位匿名评论者注意到推特的功效: 以经济观点来说,这个资讯武器是更具有经济价值的…两千五百万美元相比于五角大厦三千亿的预算。但是愤世嫉俗者的率直陈述是令人感到惊讶的。 VZ.ru 的评论者Olesya Semenova 建议 用同样的“武器”对抗美国: 我想知道我们是否能够以同样的方式影响美国。他们的情况也并非如此完美。他们没有民主。在教育、贪腐等方面,他们的情况很糟糕。美国人民应该知道他们是如何被鲁莽的美国政客所愚弄、洗劫与摧毁。 一些隶属于克里姆林宫(Kremlin)的博客察觉到網絡自由演说与前些天约翰麦肯(John McCain)的 访谈 之关连。博客 Demidov-Anton 代表“Rossiya Molodaya”运动 发表 一项声明指出,所有“美国假性民主支持者将埃及的情况强加于俄罗斯的任何努力都将被防止”。 博客们也注意到在希拉蕊柯林顿的演说前几小时,俄国副总理Sergey Ivanov 表示 ,网际網絡是恐怖主义者与反社会行动的主要工具。博客ivn_derevnya 比较 两位政治人物的谈话: 他们谈论不同的事情。但是,就结果而论,他们的谈话相同:相对自由与不受管制的網絡转型成为21世界冷战的新战场… 我们不要更多的網絡政治角力 许多不视美国为敌人之自由主义的博客也表现出强烈的批判。知名的自由主义博客Anton Nossik 论称 : 对于美国国务院将投入两千五百万美元以协助全世界的博客之计划,希拉蕊柯伦顿近期对该计划所发表的演说提供我早期论证的示例。无论是国内或者国际间的網絡,任何企图控制網絡的官员都应该立即下地狱。不管是对美国官方、埃及或者俄罗斯来说都一样。 Nossik提到对于维基解密的镇压就是对于網絡审查最为鲜明的例子之一。此外,希拉蕊柯林队的演讲也会对自由派博客造成危险: 即便亚桑杰(Assange,维基解密创办人)并不存在,希拉蕊柯林顿的陈述仍然无法用善恶来形容。在如此愚蠢的演讲之后,任何 鲁卡申柯 (Alexander Lukashenko,白俄罗斯总统)、Ahmudi、 苏克夫 (Surkov,克里姆林宫官员)或者 札巴耶夫 (Nazarbayev,哈萨克总统)无疑地都可以宣称任何对政府有批判言论的人都是“美国国务院付钱找来的特务”。 ivn_derevnya 延续此论点: 昨天,我、你、我们都只是单纯的博客。现在我们都变成受到美国影响的特务,谁晓得搞不好我们甚至是海外有现金帐户的拥有者呢,包 括Navalny、Gudkov与我们所有人…。因为拥有海外存款,我们变成国家安全的威胁,是恐怖主义者与极端主义者…。我们是国家与外国特务的敌人。 Petroffvalerij 欲知 该则網絡自由的演说是否确实服膺于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 现在,我们面临一个“可笑的”情况;任何在網絡上批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政策的人便主动变成“希拉蕊柯林顿奖”的入围者。我必须说,这是栽赃。或许“统一俄罗斯党”要求希拉蕊柯林顿这么做? 自由派的著名博客们试图揶揄这则故事。知名的博客Ilya Varlamov在 推特 写到: 有人刚刚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美国国务院正打算付钱给博客,以在博客中推广民主。终于!!! 俄罗斯内的州政府推特? @ClintonRussia:假的国务卿帐号,萤幕截图 美国国务院始终没有表明两千五百万美元将何去何从?然而,俄国网民有不同的资讯。假的 @ClintonRussia 帐号已被注册,该帐号活跃地在推特上以故意拼错的俄语发文: 拜托请告诉我在你们国家中,于推特分享思想自由与人权政治行动主义者的帐号。 后来,该帐号开始致函给最受欢迎的自由派博客们: 部分俄罗斯博客 想要知道 若是真实的帐号,是否能够做同样的事: 如果美国国务院的推特与John Beyrle(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的LiveJournal帐号之更新频率一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害怕在本世纪末之前,俄国会发生像埃及式革命了。 推特做为媒介的功效亦被 Slon.ru 的博客Svetlana Romanova所 质疑 : 美国国务院是否有任何评估其社群媒体员工效率的指标尚不得而知,但是在俄罗斯,仅有0.4%的人口使用推特。[……]所以美国国务院的推特帐号不足以成为“改革的探照灯”。 在俄罗斯,美国国务院的脸书帐号是十大受欢迎的粉丝专页之一,它有42,672为粉丝,且每个月持续增加。 令人讶异地,我仅能找到一则对于“网络自由”演说的正面回应。一位匿名的评论者 回覆 Gazeta.ru的文章: 我们国人眼界的受限程度真是令人诧异…他们不在乎美国偶尔会表达对于我们国家的正面与贴切的想法,且该想法在不久的将来会变的特别适切。我们的国人在乎的是“为何他们代我发言?我不如此认为。为何美国再次渗透我的生活?他们没有让我宁静与骄傲地活着。” 翻译的隔阂 或许有人认为对发展新美国網絡自由策略的人来说,俄罗斯博客的反应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但是,希拉蕊柯林顿并非是第一位接近俄国网友的人。 2008年时,美国负责公众外交的副国务卿James Glassman发表创立俄语的“数位对外扩展小组(Digital Outreach Team)”,此小组会参与俄罗斯網絡上关于美国政治的讨论。该项方案难以被接纳。 对于如此的反应有许多可能的解释。其一是由Steven Corman与其同事所 提供 。他们认为美国在其他国家的沟通失败起因于缺乏理解,此理解是“无法像一封从A地寄到B地的信件一样简单地被传递”,而是“解读彼此的行为,对于思想、动机与意图有所贡献”。 Corman写到:“接收者的解读是受到许多讯息来源者所无法控制,甚至根本不晓得的因素所影响”,并结论到:“一则讯息也许能够增进瞭解,但也能产生误会”。 看来俄国人对于美国国务卿所发表的網絡自由演说的反应似乎是后者。或许聪明的外交政策应该将其他人的释义系统纳入考量,而非仅仅是将讯息从A传到B而已。 校对: Portnoy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年终专题】2021年度人物

【时间馆】江雪日记

【老大哥馆】你还敢买小米吗?

【公民行动馆】中国哭墙

【404档案馆】香港抹除六四记忆,国殇之柱终被粗暴移除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