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欧金中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欧金中案件相关的两份警情通报

2021年10月10日,发生在福建省莆田市上林村的一起命案(致2死3伤,一家五口祖孙四代受害)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出逃嫌犯欧金中个人的悲剧性故事被全网同情。55岁的欧金中本是一个善良有正义感的人,据称三十年前他曾冒着生命危险跳海救助落水儿童,而这位被救男孩也拍视频证实了此事,他还因救助搁浅海豚上过当地新闻,在邻里乡亲间有不错的口碑——“一个老实且本分的人”。几年前,欧金中家拆旧建新房(400平危房改150平,得到合法手续)却一直遭到多位邻居阻挠(当地不成文的规定要求,自建房屋必须获得邻里签字),被害的欧春九一家还带人殴打过欧金中的妻子(欧金中未出手帮助,两人因此闹离婚),最终欧金中一家不得不忍气吞声在铁皮房过渡了整整五年,期间他尝试过各种求助渠道:当地媒体、市长热线、微博公开求助等,所有方式通通无解。

10月,一场大风把欧金中家“房顶”的铁皮吹落,掉在邻居家地上,双方口角引发积攒多年矛盾的总爆发,随后一场血腥的惨剧上演。但这位“没有争议的杀人者”却因为多年维权无果遭受欺压的遭遇,而得到了网民普遍的、大面积的同情。

10月18日,福建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傍晚发布通报: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金中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畏罪自杀”这一说法令本身公信力已经非常脆弱的官方遭到了更大质疑。

“好人好事”

如今的杀人嫌犯欧金中曾经也是位“老实人”、“老好人”。例如,2008年他曾因救助2只搁浅海豚上过当地新闻,还在30年前跳海救助过落水儿童,甚至因此大病一场。10月14日,一位自称是“30年前被欧金中救起小孩”的中年男子开通微博并发视频讲述当年的获救故事,反复强调“只陈述事实”,他表示欧金中确实是村中“一个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人”,对于如今的事态发展感到难过。

 

@你风尘仆仆走向我:30年前,欧金中还是个小伙子,却默默无闻救了一个小男孩的生命。身在海边,调皮捣蛋的小孩子背着大人偷偷去海边玩耍,不久就被海浪卷走了。一群人上前营救都无可奈何,只有身高180多的欧金中,不顾自己的性命冲到深海里救出了孩子,救出来孩子已经不省人事了,好在老天有眼,经过抢救活过来了。后来欧金中自己因为救了这个孩子生了一场大病,连续输液有一个多月,孩子的父母为了感谢多次送去营养费和营养品全部被推却回来。慷慨激昂,见义勇为,不求回报真让人感动了。这是真实的,所以希望老天继续有眼,保佑欧金中好人好报,这么好的人,一生这么可怜的人,能得到好的结局。也希望上级领导严厉惩罚那些不作为的干部。事出必有因,天道轮回,还欧金中一个公道!

求助无门

欧金中发布的求助信息

随着更多消息的披露,人们发现早在今年1月,欧金中就在社交媒体上实名发帖求助,声称自家遭到村霸欺压无安身之处“五年受难”,长期上访无门,“求求大家指条明路”。包括向当地莆田市长、福建媒体东南网记者爆料求助,都没有得到回应。[1]

@林哥观察:在莆田案发生之前,55岁的大叔做了以下事:买了一台600块的红米智能手机不太会用,用手写输入法,名字欧金中识别成了欧全中。微博提问求助,说自己会发红包请放心,为增加自己的曝光,开通了微博会员。报警求助,没想到警察来了之后没有结果。去信访局上报,没有任何回应。向福建东南网记者爆料,没有回复。在几块钱的烟盒记下各类求助电话,打了个遍,但都石沉大海……55岁的他,等了5年,没等到任何援助。五年他用尽各种方式求助无门。

矛盾爆发

双方住宅布局

此次命案与邻里矛盾有关,“邻居多次阻拦欧金中家建房”,矛盾长年来无法化解。欧金中在推倒自家旧房后,在原地临时搭建了铁皮房过渡,但一直未能修好新房。而此次命案的导火索,是因大风把欧金中“房顶”的铁皮吹落,掉在邻居家地上,双方口角引发矛盾总爆发。

争执细节

此次命案背后的相关真相,由于调查媒体的缺位,人们所了解的细节情况并不十分完整,已知情况有:

与欧金中家宅基地争议最大的欧某贵家,是欧金中的亲戚,争议的土地来自欧某贵哥哥的赠与,欧某贵的哥哥是欧金中的连襟,因此欧金中反复强调的“村霸”一说,或许并不符合事实。

这一经年累月、异常复杂的宅基地之争,争议土地有三处:最大的一处涉及100平方米土地,是早年欧某贵的哥哥送给妻子的妹夫欧金中的,这一行为引发欧某贵不满,早在1995年欧金中盖房子的时候,双方就起过争执,2017年欧某贵得知欧金中要在受赠的土地上拆旧新建,欧某贵再次出面阻拦。第二处是与欧某勇争议面积约11到12平方米,涉及侵占邻居家土地,争执过程中对方家的老人意外死亡,欧金中停止建房。第三处就是事件受害家庭和欧金中的10平方米。2016年就发生了争执。与欧金中家存有争议的三家邻居里,受害者家的争议面积是最小的。[2]

官方追捕

欧金中逃亡后,当地政府派数百人追捕,还发布了“发现线索奖2万,发现尸体奖5万”的悬赏通告,被网民怒斥“买凶杀人”。多架搜寻直升机首次出现在上林村的上空,阵仗惊人,网民讽刺“求助5年见不着领导,现在领导派飞机来到处找他了”。

10月12日,福建省莆田平海镇政府发布悬赏通告,称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欧某中线索的一次性奖励2万元,有发现欧某中尸体的奖励5万元。此悬赏在网上激起广泛争议,大量网民抨击政府是在“买凶杀人”,不久之后平海镇政府删除了通告,并有平海镇政府工作人员通过媒体出面回应,让网友“切莫误解,通告绝不存在鼓励或者怂恿不好行为的意思。”[3]

网民同情

在网络上,欧金中个人经历的悲剧性打动了很多人,也引来了很多的同情声音,网民们倾向于认为这是一起“将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一个想讲理的人最终逼上梁山”的故事,而其中公权力、媒体角色的缺失,是导致这起悲剧的重要原因。

Jenny_婕:厉害了这个县政府,先是黑恶势力当村霸,现在直接暗示杀人灭口。

o墨墨笙箫o:让人民绝望的政府,没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您呼叫的神父未在服务区:青衙赤钞,悬命庶黎,官逼民反,始料不及。

柒白露:曾经救人一命的双手无奈的拿起了屠刀。

鸡毛令剑:恶性案件发生,才能引起老爷们的注意,他们都赌你没胆量,这次赌错了。

jc雅痞:六年来法律没有帮助过他,他求助的所谓官媒也从来没有给他任何回应,法律唯一起作用的时候,就是把他送进监狱。

超爱喝奶茶的娜酱:我和你讲法律的时候你给我耍无赖,我和你耍无赖的时候,你又开始讲法律。

xuansanghao:协商,报官,付诸舆论,他用尽了一切文明的手段。

苏宁马越海:欧金中只是杀人的显相者 ,而不作为的部门,闭塞的言路,才是背后的杀人真凶 。这些背后的杀人真凶也要接受法律的惩治!

maozedongguilai:6月11日 求求你们救救我 10月11日 草泥马的 杀你全家

匿名网友:欧金中求助5年见不着领导,现在领导终于派飞机来找他了。

死因质疑

欧金中被抓捕时“畏罪自杀”的消息发出后立刻传遍网络,短时间内澎湃新闻微博评论区已有数万留言,几乎全部是为欧金中抱不平、质疑警方通报、讽刺政府不作为的声音,其中很多留言要求公布执法记录。

qian_ya:能躲山洞8天就不想死啊!

我说什么你听不见:畏罪自杀这个词用的极不规范,未经法院审判不得宣布任何人有罪是法律的基本原则,怎么能这样就说畏罪自杀呢?

萌臺:这次正义不是迟到了,而是直接没有了。

你隐于月色中:救过溺水小孩,救过搁浅海豚,无家可住漂泊五六载,手刃仇敌后畏罪自杀。他的命运如同那几年他用破布搭起来的房子,这场人生无赢家。

闰土举钢叉:没死于白虎堂,没死于野猪林,没死于草料场,死在了梁山。

jc雅痞:几个文字没有说服力,官方出来说话,执法记录仪,详细搜捕过程,要不然可以怀疑有人为了赏金终结了他的生命,或者你们都不想要他活。

三青三去:也该放下歌舞升平,重新思考善恶的意义了。

落花无情非有意:孟婆啊,你记得要给这位叔叔汤里多加点糖。

朝夕皆是春:我们为嫌犯发声,致与同情,并非浇油纵火,黑白颠倒。而是希望在下一个当下,下一个人遇到类似情况时能有人为底层普通的我们发声,我们是在捍卫我们本该有的公平,而非简单的悲悯。希望公道存在,一个令我们都折服的公平。

相关争议

欧金中杀人事件中出现了一个显著的舆论倾向,是这位杀人者得到了广泛的、公开的同情。而在此之前,农村孤狼式杀手,比如张扣扣,在舆论场中并未受到一致理解,反而招致相当多的恨意。舆论“孤立”杀人犯的长久基调,在欧金中这拐了个弯。当然在舆论场上,也有很多声音认为不应对欧金中的遭遇予以同情,例如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就指出“这是为行凶杀人叫好”、“需要严惩加谴责而非道德开脱”。

互联网上会把一些恶性杀人案包装成“正义的反抗”,被杀者则被定义成“死有余辜”。网上这样的叙事反复出现,但生活中的逻辑从来不会这样简单。我认为欧某中不仅要受到法律严惩,还须受到社会的同声谴责。对他的开脱将造成严重的是非混淆和价值误导,将会刺激一些有潜在犯罪动机的人。 —— @胡锡进

无论真相如何,一个基本共识是,暴力不该被鼓励,更不该被赞美。舆论审视与评判这起悲剧时,不宜用“合理化同态复仇”的逻辑将其轻描淡写成“快意恩仇”,将事情纳入法治轨道内解决,当是社会共识。 —— 央视网评

我们为嫌犯发声,致与同情,并非浇油纵火,黑白颠倒。而是希望在下一个人遇到类似情况时能有人为底层普通的我们发声,我们是在捍卫我们本该有的公平,而非简单的悲悯。—— @朝夕皆是春

我们需要有一个基本的认知,那就是我们没有成为这样除了做出灭门大案之外别无选择的绝望之人,并不是因为我们足够聪明、能避免被欺辱,也不是我们足够强大、能给通过维权保住自己一大家子人的家底,更不是我们足够善良、面对对我们赶尽杀绝的仇人也能坦然原谅。我们只是运气好,没有遇上他这样的事;同时也够懦弱,遇上了事也没有他这样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决心。但是,系统是没有公道的系统,体制是无法自愈的体制,环境是颠倒黑白的环境,你我何时成为莆田人,何时成为杨佳,都是随机点名而已。 —— @未命名璀璨者

欧金中这人,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他在已经办好盖房手续之后,却又住了五年的铁皮房?他称自己的遭遇了村霸的阻挠,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上诉的五年中,又是什么挡住了他的维权之路?案发前他与邻居的纠纷又是如何激化的?所有这些疑问,现在都没有一个权威的解答。所以每一条关于该事件的报道下面,你都会看到对真相的不同解读者在捉对厮杀。可以说在这起案件中,公众陷入的是一个“无真相迷宫”当中,因为讨论的基准坐标是缺失的,所以不得不进行一场蒙眼的战争。 —— @海边的西塞罗

相关敏感词

CDT敏感词周报第37期.png

2021年10月19日【CDT敏感词周报】第37期:

欧金中杀人案在官方通报其“畏罪自杀”后引发热议,各平台均试图以审查来压制质疑和愤怒情绪。

敏感词:“欧金中”、“畏罪自杀”、“被自杀”、“欧金中+伸冤”等。

敏感度:高。

1. 微博检索“畏罪自杀”,仅能找到蓝V(媒体和机构账号)发布的内容,普通用户、普通V用户所发内容则被自动“隐”处理,无法被检索。“被自杀”则没有近期相关结果。“欧金中+伸冤”仅1条“金V”所发内容。

2. 抖音、快手搜索“欧金中+伸冤”全部为与“欧金中”不相关的内容,相当于禁止模糊搜索;“畏罪自杀”结果两平台则各异,抖音大部分为各类官方媒体主播的宣传内容,快手则仅有案情通报。

3.B站“欧金中+冤”的内容为空。[4]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