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卡车司机服毒自杀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15:57, 13 April 2021 by Dahzcdt (talk | contribs)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金德强的遗书

2021年4月5日,河北沧州泊头市货车司机金德强途经唐山市丰润区超限检查站时,因北斗定位掉线,被处以扣车、罚款2000元。或因不能接受此罚款,金德强服农药自杀,最终抢救无效去世。[1]

金德强在遗书中写道:

全国卡友们,你们好,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大概离死亡还有6个小时,我不是不值2000元钱,我是为了广大卡车司机说句话……我首先介绍一下我,金德强,今年51岁,干运输10年了,不但没有挣到多少钱,反落下了一身病,三高,心脏也坏了,面对这样的身体也得坚持工作。今天在丰润区超限站被抓,说我北斗掉线,罚款2000元,请问我们一个司机怎么会知道?我感觉到我也快活不长了,所以我用我的死来唤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视。我的死最对不起的是我年迈的老母亲,我9岁时父亲就去世了,那年我的哥哥才12岁,是我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两个拉扯大,太不容易了。我对人生已经看透了,太没有意思了,早晚是死,只不过早几年而已……儿子姑娘们永别了!我死后好好地疼你的奶奶和母亲,儿子照顾好你妹妹。我走后不要过度悲伤……别学我窝窝囊囊一辈子。

事件发生后,有消息指出当事人家属被维稳,“有记者联系上了金德强的亲属,但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方便说话。”最终,当事人家属得到了一笔金钱赔偿,但没有了面对媒体的可能:“外人进不了村子,金家对媒体三缄其口,面对巨大的漩涡,事件的当事人都似乎成了局外人。”[2]

导致金德强自杀的原因固然有很多,生活的重压、身体的疾病、未来的迷茫等,但“北斗定位掉线”的罚款无疑是压垮这个中年男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正如网友@宋二所说“能让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不想活了,绝不仅仅是两千元的事”[3],这起事件背后实则揭示了中国长期存在的交管部门对卡车司机们的系统性压榨,正如外卖骑手受困于“外卖订单系统”,互联网打工人受困于“996工作制”。

例如就有其他卡车司机对金德强进行声援,他提到自己同样因“北斗系统失联”被罚款,这些技术故障的让司机们负责“这很不合理”,并且司机们已经对交管体系这种动辄罚款的系统性压榨“忍无可忍”。[4]当然也有相关从业者提到,北斗系统本身就是一个垄断体系的产物,因此被各地强制安装,它的可靠性甚至不及经过了市场检验的淘宝上廉价的汽车定位系统。[5]至于中国卡车司机的生存之苦,不少媒体对此都有过报道,他们被称作“住在公路上的人”,常常要面对高额的油费、过路费,公路执法人员的盘剥,期间的隐形支出难以计算,甚至不得不长时间疲劳驾驶以提高运输效率。“跑运输既劳苦又危险,赚的钱往往又交了路费和罚款,有时甚至占了大头,因此,司机们经常相互交流如何规避这些关卡和处罚。” [6]

面对这起悲剧,不少自媒体人都提出批评,呼吁制度性的反思。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难得对此发声“不要因为我们有14亿人,就认为出一个金德强事件是难免的。体系性地避免这种悲剧发生这样的目标值得我们为之竭尽全力。 ”但最终这段话最终在国内互联网上消失。 [7]

金德强,51岁,中国河北泊头人,卡车司机,2021年在河北唐山丰润因北斗定位掉线被罚款2000元当事人,服用百草枯自杀。 —— 维基百科

参考资料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时代上更多和【关键词】相关的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Extension:DynamicPageList (DPL), version 3.3.3: Warning: No results.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词条

Extension:DynamicPageList (DPL), version 3.3.3: Warning: No resul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