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符号暴力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Revision as of 00:52, 12 September 2020 by Qi Yi (talk | contribs)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亦称象征暴力布尔迪厄将象征暴力(Symbolic Violence)称为图利自我的能力,以确保社会秩序随“宰制阶级的意愿而定”的这种任意性,若不是被人视若无睹(ignored),就是被假定为(natural),从而合理化現有社会结构正当性

布尔迪厄在其著作《男性统治》中写道:

对一种既定秩序的一切服从都来自于集体历史个体历史纳入身体结构——”认识、评价和行动模式“——与这些结构适用的世界客观结构之间的协调一致。

"最令人奇怪的不是存在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一种性别对另一种性别的统治,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而是这种统治被被统治者接受或认可,他们只是从这种统治中感受到痛苦、屈辱或贫困。这个问题像世界一样古老。"

"大部分形式的权利都是限制、冷酷的暴力或野蛮造成的。这些对被统治者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但对统治者而言却不是最长久的。主人的力量总会遇到一种更强大的力量,而且只要他没有将他的力量转化为权利,将被统治者的服从转化为义务,他的权力就永远得不到保证。"

"除了政治或经济权力之外,统治者还有创造和传播文化的权力:他还要制造一些观念,其中大部分观念都用来促使他的统治在意识形态合法化,被统治者不加评判地吸取这些观念,最终按照“本身是统治结果的思想模式”解释世界和统治关系。"

"象征暴力是被统治者遭受的这种看不见的暴力,被统治者将从统治者的观点出发构建的范畴应用于统治关系,使这些关系好像是“自然而然的”——以配置的形式永久进入了身体的最隐秘之处。"

"使得被统治者以统治者的观点看待他们自身,即使反抗也脱离不出这种根深蒂固的认识范畴,因而其武器是软弱的。因为不存在颠覆统治的可能。"(来源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