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人,到底是无私的,还是自私的?

人,到底是无私的,还是自私的?

 

 

人类并非无可救药的自私自利,而是具有与生俱来的合作本性

 

钟摆终于摆到这一边了么?数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按照对人性的一种不敢恭维的认识而运行,这种认识就是:人是一种内在的自私动物,无论生活在哪里都是一样。经济学把这桩事情看得最透,所以才有所谓的“经济人”假设,即把人看做关注自我、物欲横流的生物,不断试图通过理性计算以达到效用最大化。其实我们也都清楚,这是一种漫画化的说法,然而,在市场和政治的“真实世界”中,经济人假设的实际运行好得让我们足以接受它。毕竟,我们谁没见识过那些令人厌恶的、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贪婪的家伙呢!

结果就是,现存最根深蒂固的社会结构——从上至下的商业模式、惩罚性的法律制度、对所有事务采取的市场化取向(从教育改革到环境监管)都建立在“人是自私的”这一假设之上,在此种社会结构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金科玉律,“只问成败,不问是非”是社会认知,人们只被两样东西操控:自由市场的无形之手,或是高压政府的铁拳。

然而,在过去20余年里,经济人模型终于显示出了疲态,一批学者开始致力于提出新的解释人类社会的范式。在数以百计的不同文化中进行的研究显示,大多数人的合作能力要比先前假定的高得多。“理性人”的神话被戳出了很多漏洞,虽然新的范式也还没有赢得主流承认,无论是在经济学家、政治家还是普通人当中都是如此。哈佛大学教授尤查·本克勒的新书《企鹅与怪兽》试图为此振臂一呼,这从他拟定的书的副题就可以看出来:合作是怎样战胜自我利益的。

在这本书中,本克勒列举了来自神经科学、经济学、社会学、进化生物学、政治学等的一系列学科新发现,并且提交了大量真实生活的案例,试图证伪“人是自私的”这一命题,志向绝不在小,其目的是要论证:一旦人类懂得驾驭合作之力量,就可以以之改进商业流程、设计更为智能的科技、改革我们的经济体系、将对科学的志愿贡献最大化、减少犯罪、提升公民运动的效力,等等,不一而足。

本克勒的全部要旨在于,诸多的科学研究成果和无数的基于互联网的例子揭示了,我们人类并非是经济学家所想像的那种无可救药的自私自利的人和社会逆行者,而是具有与生俱来的合作本性,可以在各自同意的社会结构中携手行动,而不是彼此发动一场永无休止的竞争。书名中的“怪兽”其实就是霍布斯笔下的“利维坦”(Leviathan),它象征着遏制“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的绝对权威。

本克勒充满乐观地写道:“Linux 的吉祥物企鹅Tux正在一点一点地瓦解汤姆斯·霍布斯在《利维坦》一书中所宣扬的人性观。”这种人性观当然就是:从根本意义上和普遍意义上说,人是自私的。管理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建立政府并由它对我们进行控制,这样,我们就不会在盲目追求自利的过程中伤害到彼此;或是让彼此的生活悲惨到难以容忍的地步。同时,企鹅也在反对亚当·斯密提出的应对我们自私的另外一个解决方案——“看不见的手”。毫无疑问,企鹅代表着人类内在的无私本性,我们要做的是,设计合适的制度和政策以发扬光大这种本性。

本克勒的上一本书,《网络的财富》(The
Wealth of Networks
)
,着重论述了源自于国家、市场两大传统的资源分配模式之外的第三种合作努力,他称之为“共同对等生产”(commons-based peer production)。在他看来,由个人及或松散或紧密的合作者进行的非市场化、非专有化的生产,在信息、知识和文化交换中所起的作用日益加大,维基百科(Wikipedia)、开源软件(Open Source Software)和博客圈(the blogosphere)都是例子。该书虽然火花四射,但却是以学术方式撰写的大部头著作,读来令人头疼。而这本新书一反常态,充满了各种轶事,连一个脚注、一本参考文献都没有,与其说它是对自由市场的意识形态及其认知前提的学理式的解构,不如说是一本有关人类合作的新科学发现的普及版。书中的例子,从丰田的管理文化、西班牙的村民自治,到唱片的自主定价和GNU/Linux数字化礼品经济,都表明合作的可行性在大范围内不断显现。那么,合作赖以运行的底层基础是什么呢?遗传?文化?法律和公共政策?商业组织?社会规范?

真正的答案可能是:所有这一切。本克勒一开始就以进化生物学挑战了理查德·道金斯的名作《自私的基因》,以及自然选择只发生在个体层面而非集体层面的说法。他引用哈佛生物学教授马丁·诺瓦克的话:“也许进化最引人注目的方面就是,它能够在一个竞争性的世界当中生成合作。这样,我们也许可以在突变和自然选择这两个进化的基本原则之外,加上第三个:自然合作。”

本克勒接着讨论了合作的心理与社会影响;沟通的加强如何导致了同理心和团结性;以及在成功的公地管理中公平和信任的重要性。如何框定公平也是重要的,例如,我们能接受走运者的中彩、企业高管的高薪,但我们却无法容忍排队中的插队。在《企鹅与怪兽》全书中,没有一个单一的、总体性的论述,作者更像一位导游,通过不同的学术研究和许多原型系统,带领我们穿行斑驳陆离的人类合作风景。

“企鹅”讲得很多,但我失望的是,“怪兽”着墨甚少。那只“利维坦”——以国家为基础的从上至下的命令、控制和强迫系统——在书中只是个陪衬物。在《网络的财富》中,本克勒对公地(commons)的政治含义有很多论述,本来我期望,通过带进“利维坦”这个隐喻,他能够更加深入地探索在数字网络与合作的时代,国家权力会有何变化,但其实我未能读到。

不过瑕不掩瑜。过去20年,学者在人类合作上有何发现,这本书是最好的导读。要想了解21世纪,合作会在生活中占据何等地位,这本书有最好的预测。让我们期待,有关人类有能力合作的论证,能够成为更多人头脑中的常识,特别是政治家和经济学家们。企业家也是一样:是否能够重新思考人的本性,而改变那些通过激励结构——既包括奖励,也包括惩罚——来管理人的古老的做法?

 

http://read.bbwc.cn/o2xdww.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13日 上午 4:46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