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浙江农民李加富是个意外。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最初定位于学者、社会思想精英范围,虽然后来也有了向社会各阶层发出邀请的意愿,但尚未实现。李加富是来京上访15年之久的“访民”,自己的问题虽然没有解决,却从此锻造出了一个敢于担当社会责任,敢于替弱民伸张正义的维权公民。这种现象其实实例不乏。知名的福建吴华英就是一位,还有许多不做点名。有一个甚至对我说,隔三岔五我就去北京转转,这是工作。而说话者所在省份距离北京至少两千里。还有一位妇女对我讲述她的案例的时候,显得很不耐心,以至线索呈断续状,像记忆的残片。还是我不断提醒她几年前她是如是说如何让如何的。她这才恍惚般地回到了自身的话题。而此前她所热衷谈论的是其他的什么事,社会上的什么事,以至谈到了国外的时事……

这些访民的状态无疑也是一种“出世”和“出脱”了。由自身冤案的纠结(入世),到上下求索追求说法的漫长期(处世),再到如今的至高境界而为世事所担当,不正是体现了一个公民社会的个体公民其公众意识的觉醒和形成吗!这又何其不是一种“出世”,一种涅槃。

我请李加富来京专程采访。几天下来,片子是拍完、制完了,结果怎样呢?还请大家评说。我只想说的是,我希望我们的这个系列视频节目有更多的公民站出来讲述,讲述其公民生长的过程,讲述其身体力行,所见所闻,包括您对自己的冤情的重新认知,我是说,当您意识到您是在履行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的时候,您是否从此感到了力和智的加力呢?

和我们老话说的同样,李加富的谈经论道——是农民的实在、直接和朴实,虽显表述的粗糙和个别观点的局限,但我仍然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下来。大家不妨和他直接交流,尤其全国的农民们,为此他在视频里坚持留下了自己的电话、

备用视频地址:新浪 搜狐 土豆 高清下载至本地观看:(107M)点击

附录为证明自己不是神经病的人

李加富为什么上访?他说就是想弄明白镇干部拿没拿他的赔偿款,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被关,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从1998年10月开始,李加富先后到市、地区、省直至北京上访,“去市里每周两次,地区每周一次,省里每两月一次,北京每年三四次……”

2010年春节过后,李加富出门寻找战友。他1983年退伍后和战友天各一方,这次“寻找”是为了让战友证明他不是“精神病”……

浙江温岭:上访人李加富和他的“精神病”史/刘朱婴

[中青报记者]

一封申诉信

2010年4月,记者收到李加富的申诉信。信中说:“我本是残废军人,在温岭民政局扶持下卖香烟等。1995年……【看全文】

请看原文: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李加富(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