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腐败的根源是体制,而不是体质。把我弄去当足协主席,我一样贪污。”

编辑信箱 [email protected]

这篇文章本来是不写的,谢亚龙真被抓了,跟他PK 了三年的我一时竟没有什么可以表达,这感受想必大家能理解,一是说来说去已没有新意了;二是就像你昏天黑地要打上一条大鱼自己差点还淹死在河里,可那鱼最后竟跳上甲板,那一瞬间脑子是空白的,很尴尬。还有就是,谭飞、王小山、黄健翔一些朋友善意提醒我“要厚道”、“要有风度”、“不要情绪化,不要得瑟,不要证明自己过去的正确”,我觉得他们说得对,我最后还是写了,只是一个小原因,由于最近我拒绝了很多记者的采访,终于,有记者打听,谢亚龙被抓,本该欢庆的李大眼这么多天却一声不吭,恐怕也被协查了。我要是写了,就是没风度,我要是不写,就是被协查。这就是他们给我规定的两条路,只有写了。

——现在什么心情?

答:心情是——这次,真的首先要感谢国家啦。在我看来,“打假斗士”越来越成为一个时代的反讽,有的人认为我牛B,其实我觉得自己很傻B,因为我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去年9 月24 日南勇说要起诉我,要是国家不把南勇抓进去,他就得把我弄进去,他要把我弄进去,我写的就不是《足球内幕》而是《狱中一周通讯》,这,多傻B。

——为什么这么多年可以坚持?

答:其实没有人可以坚持,我那是装的。大家都说要打假扫黑,我较为冲动一些,等我上前跨了一步,回头却发现大家还在原地,于是我就曝了,就算我想退回去,他们又把我推出队列,我只有假装很坚持的样子。后来的事情大家都晓得,就是官司、官司和官司,我不是那个为了公主勇敢游向鳄鱼池对面的勇士,我上岸后也想回头质问一声:刚才,谁他奶奶的把我踢下去的。这样十几年不断被踢下去,后来就成习惯了,别人还没踢,我率先跳下去。我多配合。

——能谈谈谢亚龙的案情吗?

答:不能。我除了身份证是公安部发的,人事关系还不在公安部。专案组显然不会邀请我参加审讯谢主席,我要说得活灵活现的,那肯定是编的。但我可以确认,谢亚龙在轮值A3 主席时,A3 是发放了高额工资的,谢亚龙不小心把足协工资卡号给了A3,钱打到后,足协会计就直接扣下一笔个人所得税,这导致谢亚龙大怒之余冲到足协财务室大喊大叫,逼使财务室姑娘被迫把那笔个人所得税退回,才罢休,这个,应该算是违法了。

——为什么足球界的腐败如此惊人?

答:这是个文化问题,中国是一个山寨的体育大国,很奇妙,中国人在北京奥运获得51 块金牌,但中国人没有体育生活,中国有很多足球迷,但中国没有足球精神,这很危险。包括知识分子阶层,他们极少像欧美知识分子那样参与到运动中去,不理解世界体育已成为一门生意了,所以他们天真地认为足球只是一项运动,但足球早就不仅是一项运动了,它是政治和经济的博弈物。因此,你能看到这些号称社会精英的人们也会姑息自己球队的假球和贿赂行为,只要赢球就爽,这样的社会舆论间接保护了“假赌黑”的存在,人们并不觉得有太多不对,最多只是骂一声不争气。

令人更觉无趣的是,足球新闻圈已失去正确的价值标准,大家天天私下抱怨“假赌黑”,可真有人披露“假赌黑”的时候,包括CCTV 在内的很多同行会黑打打黑者,并为足坛腐败提供平台。这很有意思,一名足球记者会声援仇子明,却会仇视郝洪军、李承鹏、黄健翔,有句话到位:方舟子被支持,因为他没有同行。对了,上述三人因为说了真话,现在全成为被告,这多好玩。

——你觉得谢亚龙、南勇会判多少年?

答:这个问题得问公安部和法院,我说了不算,也许八年十年,也许二十年三十年,也许无期吧,这个问题跑来问我,是问错了。

——中国足球腐败的根源是什么?

答:体制,而不是体质。

——中国足球有希望吗?怎样才有希望?

答:具体说来是成立职业大联盟,由司法介入监管,日常管理办法是《公司法》和《职业体育法》,而不是人事任命,否则会培养更多的谢亚龙和南勇,因为这里面利益比一个上市公司大多了,把我弄去当足协主席,我一样贪污。关于整个职业足球架构,详细说会篇幅很长很复杂,脑残不懂,好容易大部分脑残懂了,大部分领导也不懂。

——以后你还会在足球圈里打黑吗?

答:肯定不会了。

——总算两条大鱼进去了,能对过去的足评生涯做一个总结吗?

答:经历过一个傻B 而伟大的青春,曾经同一些非常有才华的同行一起,用各自漂亮的语言把足球叙述得很精彩,他们比我都先闪人了,这句总结的话是,我在这里,你们会想我死的,我不在这里,你们会想死我的。